[焦点访谈]以“护矿”的名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金属钨是一种不可替代的战略性资源。我国作为世界第一产钨大国,对钨矿的开采和加工销售实行的是有计划的统一管理的严格政策。可近日记者在湖南省郴州市却发现,珍稀的钨矿资源却成了当地一些人的摇钱树。

  

    资兴市隶属于郴州市,该市的裕兴钨矿区蕴藏着丰富的黑钨和白钨矿资源。为了制止当地村民的滥采滥挖现象,资兴市政府成立了裕兴矿整治开发筹备办公室。严格的管护很快制止了滥采滥挖活动,但筹备办在管住别人采挖的同时,自己却将大量的采挖设备开进矿区,开始采挖矿石。当地村民证实,几乎每天都有筹备组的运矿车向外面不停运送钨矿矿石。记者调查发现,这个筹备组在采挖钨矿时,并没有获得任何批准手续。

  

    据反映,裕兴矿筹备组违规卖出矿石大约一万吨左右。由于记者没能采访到当地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裕兴矿筹备组到底卖掉了多少钨矿就成了一个谜。

  

    记者还发现,这些根本不允许自由买卖的钨矿产品,大多被卖到了郴州市石盖塘镇的选矿厂。按照规定,这些企业根本就不具备钨的采选资格,可有些企业却持有湖南省和郴州市相关部门颁发的许可证和执照。

  

    另外,当地政府以护矿名义进行的所谓钨矿开发,不仅严重影响了当地村民的生产生活,还对当地的生态环境产生了不良影响。同时,资兴市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也受到了伤害。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有一种金属矿产叫做钨,它是一种不可替代的战略性资源。我国作为储量和产量均为世界第一的产钨大国,对钨矿的开采和加工销售实行的是一种有计划的统一管理的严格政策。可是近日记者在湖南省郴州市发现,珍惜的钨矿资源却成了当地一些人的摇钱树。

  

    解说:

  

    风景秀美的湖南省郴州市是我国钨矿的主要产地之一。当地资兴市的大山中蕴藏着丰富的黑钨和白钨矿资源。

  

    刘涛 记者:

  

    现在大家看到的这种矿石叫白钨矿石,这种矿石不仅富含着国家稀缺的战略物资白钨,而且还富含着铅、锌、锡、钼、铜等多种贵金属。这种矿石开采出来以后运到山下的选矿场,每吨就可以卖到230块钱。而一旦经过选矿,磨碎加工之后,精选的白钨矿粉一吨就可以卖到10万块钱,正是由于受到这种暴力的驱使,我身后的这个地方才会被挖成如此千疮百孔的模样。

  

    解说:

  

    国家对于钨矿这种稀缺的战略性资源实行的是一种特殊的严格政策。国务院1991年文件中下发的五号文件中明确规定,钨矿开采首先必须取得国务院有色金属行业主管部门审查批准,即使经过批准,取得开采权的企业,每年开采多少也必须按照国家下达的开采计划执行,规定是相当严格的。

  

    而位于资兴市的裕兴钨矿区,并没有经过主管部门这方面工作的国务院有关部门的开采批准,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在这里开采钨矿呢?

  

    唐建 湖南省资兴市滁口镇镇长:

  

    当地老百姓没有泥地生产的资源,他要生产,他就总是在矿上做点小手脚。

  

    解说:

  

    为了制止当地一些人的滥采滥挖行动,由资兴市政府牵头,成立了一个名为裕兴矿整治开发筹备办公室,简称筹备办的单位进入了矿区。

  

    裕英联合整治筹备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

  

    就是让大家不准非法开采,不能非法开采,不准偷运矿石。

  

    解说:

  

    严格的管护很快制止了当地人一些滥采滥挖活动。但筹备办在管住别人采挖的同时,却将自己大量的采挖设备开进了矿区。

  

    陈理雄 裕兴矿联合整治筹备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我们没有进行开采活动,我们的职责主要是维护秩序。

  

    解说:

  

    不是为了开采钨矿,却将大量的挖掘设备,运矿车辆开进了矿区,由究竟为了什么呢?这位主任说是为了建一个废石坝。

  

    记者:

  

    这个坝建没建?

  

    陈理雄:

  

    没建。

  

    解说:

  

    看来原本要修建的坝根本就没有建起来。从2005年11月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那么几十台的采矿设备整天在矿区内究竟在忙活什么呢?当记者进入矿区时,这些大型的挖掘设备已经不知去向。但记者发现,被挖出的钨矿体上许多还留有大型机械挖掘的痕迹,而这与当地老百姓手工挖采的形式显然是有很大区别的。

  

    记者:

  

    从这个开采痕迹上看,这不像手工开采出来的。

  

    李昌庭 资兴市滁口镇高垅村倪家组村民:

  

    这个是哪里是手工开采,这是去年2005年,筹备组一进场,挖机从这里挖下去的,你看看这个地方全部是挖机痕迹。

  

    记者:

  

    多少台挖机在这儿操作啊?

  

    李昌庭:

  

    那个时候有五六台挖机在这里。

  

    记者:

  

    五六台。

  

    李昌庭:

  

    这上面两台把那个矿石挖下去,中间两台又挖到底下去,到最底下的两台挖机是装车,把矿石运走。

  

    解说:

  

    据住在矿区,通往外界公路边上的村民证实,这条路几乎每天都有筹备组的运矿车向外面不停地运送钨矿矿石。

  

    记者:

  

    整治了别人,非法开采全部退出去了……

  

    陈理雄:

  

    所有非法开采都退出去了。

  

    记者:

  

    你们开没开采?

  

    陈理雄:

  

    在这里也开了一点。你们反正到现场也看了,也不用我多解释了。

  

    记者:

  

    从去年11月到现在这个时间,你们一共开采了多少矿石?

  

    陈理雄:

  

    具体数字我不清楚。

  

    解说:

  

    对具体的开采量弄不清楚,那么筹备办在这里大张旗鼓的进行开采,是否办理了相应手续呢?

  

    记者:

  

    现在如果要开发裕兴矿这块,需要在国土部门履行什么样的手续呢?

  

    万聚经 湖南省郴州市国土局副局长:

  

    一个是要申请产量的指标,这个是由国土资源部直接下达的,要报国土资源部审批。

  

    记者:

  

    应该向国土部门履行的这些手续,现在实际上并没有履行,是不是这样子?

  

    万聚经:

  

    对,还没有履行。

  

    解说:

  

    根本没有开采手续,却以“护矿”的名义开采起了钨矿。那么他们开采的矿石又做什么用了呢?

  

    陈理雄:

  

    这些矿石处理了。

  

    记者:

  

    处理了?

  

    陈理雄:

  

    对。

  

    记者:

  

    处理到什么地方呢?

  

    陈理雄:

  

    处理就是卖出去了。

  

    记者:

  

    卖出来了?卖出去了多少呢?

  

    陈理雄:

  

    具体数字我不清楚。

  

    解说:

  

    钨矿产品的买卖,同样在国务院1991年五号文件中有着明确的规定,严禁自由买卖,只能由国家批准指定的收购单位统一收购。可是筹备办却随意将钨矿产品卖到了,而且对于卖掉的矿石数量还说不清楚。为了了解这方面的情况,记者找到共同参与出卖矿石的瑶岗仙钨矿。

  

    李胜保 湖南省郴州市瑶岗仙钨矿党委副书记:

  

    这一部分矿石拉走了。

  

    记者:

  

    有多少?

  

    李胜保:

  

    大概就是一万吨左右。

  

    记者:

  

    一万顿左右。

  

    解说:

  

    这个随口说出的数字是不是非法流走的矿石的全部数量呢?在矿区通往外界的公路上,当地设立了几个矿产品税费检查站,拉走的矿石数量按说在检查站的票据上会很容易的反映出来。

  

    记者:

  

    这个登记本是每过一车,这个矿产品……,这个钨矿拉出去……

  

    湖南省资兴市滁口镇矿产品税费检查站工作人员:

  

    车号,吨位。

  

    记者:

  

    你现在这个登记是几个月的?从4月23号。

  

    湖南省资兴市滁口镇矿产品税费检查站工作人员:

  

    就是四月份的。

  

    解说:

  

    检查站能查到的只是一个点,一个月,经过这里运出去的钨矿石的数量,而总账放在资兴市矿产品收费办公室。于是,记者又来到了这里了解情况。

  

    记者:

  

    管这个事情的人他在不在呢?

  

    周亚冰 资兴市矿产品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

  

    今天全部都下乡去了。

  

    记者:

  

    你们领导有人在家吗?

  

    周亚冰:

  

    他们都下乡了,不在家。

  

    解说:

  

    非法买卖钨矿的数量在这里成了一个谜。算起来,即使按照前面所说的只卖出了一万多吨钨矿石,那么卖矿款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高达几百万元。那么这些国家根本不允许自由买卖的钨矿产品究竟被卖到什么地方去了?

  

    记者:

  

    拉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李胜保:

  

    就拉到了郴州。

  

    记者:

  

    拉到郴州什么地方呢?

  

    李胜保:

  

    石盖塘镇。

  

    解说:

  

    在国务院的文件中早就明令禁止集体和个体工商户从事钨的冶炼和加工。可事实上,在郴州市范围内许多地方都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私人采钨企业和加工钨矿石的选矿场。

  

    记者:

  

    这是从哪儿拉矿呢?

  

    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堆上镇钨矿选场工作人员:

  

    有时候买矿,有的是买的,有的是人家送来的,这是瑶岗仙的矿,这是瑶岗仙的,摆在这里的。

  

    记者:

  

    像你们这个选出的钨要卖到什么地方呢?

  

    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石盖塘镇红星钨矿选场工作人员:

  

    不是很清楚。

  

    记者:

  

    卖到什么地方,你不知道?

  

    解说:

  

    石盖塘镇是郴州市北湖区下属的乡镇,那么这个乡镇共用多少家采钨、选钨的企业呢?

  

    记者:

  

    石盖塘这个镇一共牵扯到钨的开采和选矿的企业一共有多少家?我想要一个总的数字。

  

    李宏伟 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石盖塘镇工商所所长:

  

    14家。

  

    解说:

  

    按照国家规定,这些企业根本就不具备钨的采选资格。可这些企业中居然就有些持有湖南省和郴州市相关部门颁发的许可证和知照。实际上,正是因为有人开采,还有人在大量收购滥采滥挖得来的矿石,才使得国家珍惜的钨矿资源大量流失。说起来资兴市政府相关部门以“护矿”的名义进行的所谓钨矿开发,不仅比滥采滥挖活动对钨矿资源具有更大的破坏性,而且对于环境等许多方面的破坏性也很大。

  

    记者:

  

    这山体怎么破坏成这样了呢?

  

    李昌遥 资兴市滁口镇高垅村倪家组村民:

  

    这是筹备组叫个体老板拖到这里的。

  

    记者:

  

    这过去都是桔园?

  

    李昌遥:

  

    都是桔园,我们是1992年开发的。

  

    记者:

  

    就像这样的?

  

    李昌遥:

  

    都是高标准开发的,到现在都堆坏了。

  

    李昌庭:

  

    这个白钨矿一开矿,把这个盖山泥全部倒入这个河沟,这个山泉水一下来,把这个盖山泥、废石全部冲下来,你看那底下全部是盖山泥,堆积的瘀泥。这是东江湖,东江湖是河南省立过法的。

  

    记者:

  

    这个地方是它的水源保护地吗?

  

    李昌庭:

  

    当然是呀。不仅影响了东江湖,而且把我们的生产用水、生活用水全部浑掉了,把我们的生存用水都污染了。

  

    解说:

  

    裕兴钨矿未经批准就进行了开采,由于是以政府名义进行的,因此可以制约这种行为的相关部门没有人出面制止。开采活动不仅严重影响了当地村民的生产、生活,而且对于当地的生态环境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演播室主持人:

  

    钨矿产品能够带来的巨大的利润不仅吸引着当地一些人滥采滥挖,也使地方政府以“护矿”的名义参与其中,进行违法开采,结果是损坏了国家宝贵的战略性资源。在钨矿资源的开采上,任何人或部门都必须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行事,否则不仅仅是珍惜的战略性资源钨矿矿石大量流失,而且资兴市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也会受到损害。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