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5·18矿难调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6年5月18日晚,山西省左云县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发生透水事故,数十名矿工被困井下。目前,营救工作已经进入第五天。

  

    根据初步分析,此次透水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打穿了井下的采空区,使采空区内的积水倒灌入矿区所致。事故发生后,现场成立抢险指挥部部署抢险工作。

  

    透水事故发生时,一部分距离井口较近的矿工发现情况,迅速逃生,才幸免于难。据逃生出来的矿工说,在事故发生的前一个月内,工人已经两次发现安全隐患。对此,矿里解释说是正常现象,同时对担心安全而不愿下井的矿工采取种种手段迫使矿工下井作业。

  

    事故发生后,抢救被困矿工的生命成了最重要的工作。然而奇怪的是,从事故发生开始,究竟有多少矿工被困井下就成了一个说不清的问题,相关数字不断被改写:从最初的5个人,到后来的44个人,到最后的57个人。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属乡办煤矿。记者调查发现,该矿存在层层转包的问题。同时,按照相关规定,煤矿开采需经过审批,具体到井下而言,井下的每一个开采层都需要经过审批,不得擅自违规开采。据了解,该矿采矿许可证上仅批准其开采4号煤层,但是自2003年起,该矿就擅自开采邻近的8号和14号煤层。而这次发生特大透水事故的14号煤层,正是越层非法开采的煤层。

  

    [详细内容]

  

    主持人(方静):

  

    发生在山西省左云县张家场乡的煤矿透水事故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这次事故中有50多名矿工被困井下,社会各界都在关注着他们。根据记者刚刚了解到的情况,救援工作仍然在进行中,井下被困矿工目前仍然没有消息,生死不明。

  

    (电话连线)

  

    申宇红(记者):

  

    今天下午四点半钟刚刚又召开了一次“5.18”事故的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今天的最新进展情况。现在有六台水泵已经正常的开始排水,已经排出了一万一千立方米的水,水位已经下降了50厘米,井下的人员、人数还没有发生新的变化,对相关的矿主、相关人员的追捕有了新的进展,目前公安机关已经批准对11人进行刑事拘留,实际拘留9人,在逃2人。目前公安机关通过当地7个银行冻结了这个矿矿主以及有关人员的11个账户,涉及资金1100万元,左云县委已经决定对张家场乡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停职。

  

    解说:

  

    左云县山西省的产煤大县,全县有大大小小190余个煤矿,而这次发生事故的张家场乡新井煤矿是一个个体私营企业。2006年5月18日晚8:30分左右,井下突然发生透水,一部分距离井口较近的矿工及时发现情况,迅速逃生,幸免遇难。高峰是当时第一个从井下跑出来的矿工。

  

    记者:

  

    当时怎么一个情形?

  

    高峰(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我正在那里,那个车刚刚停好,我就听到那个水声了,我就去看,我看这个水就这么过来了。

  

    记者:

  

    到你的腰部以上了吗?

  

    高峰:

  

    不是,那个水是从你到我这里,这么一段距离,这么远。我就使劲叫他们三个,叫他们跑。

  

    甄成兵(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有声音。

  

    记者:

  

    什么声音?

  

    甄成兵:

  

    像下大雨那个声音,过山车的那个声音,哗哗地来了。

  

    郑乾辅:

  

    我们一听水来了,他叫我们跑,我们刚跑出来水就到我们脚面这了。

  

    解说:

  

    根据抢险指挥部的初步分析,此次透水事故的直接原因可能是该矿14号煤层作业时放炮破坏了附近废弃矿井采空区的隔离带,造成采空区积水拥堵所致。初步估算透水量达到了15万到20万立方米。事故发生过,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等赶赴现场调查情况。

  

    李毅中(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

  

    抓紧抢时间,在抢时间过程中注意施工安全。

  

    记者:

  

    这里就是发生透水事故的张家场乡新井煤矿主井井口的位置。我身旁的这个黑洞就是主井洞口,通过这个黑洞我们看到有一条传送带,在平时工作的时候,煤就是从这个传送带从地下运到了地上,现在这个传送带已经停止了工作。我们刚才走到这个洞口向下看,可以看到在洞口很深的地方有星星点点的灯光,那么说明下面还有救援人员正在进行救援的工作,就在距离这个洞口不远处大概一百多米那块平房现在就是整个救援抢险的指挥部的所在地。

  

    解说:

  

    事故发生后,抢救被困井下的矿工生命成了最重要的工作,然而从事故发生开始,矿上就一再瞒报井下工人的人数,相关人数不断被改写,从最初的5个人到后来的44个人,到目前确定的57个人,井下真正有多少人目前还不能最后确定,而且在矿难刚刚发生的时候,矿主为了掩盖真相,还把部分井下矿工的家属转移到了内蒙古。

  

    被困矿工家属:

  

    第二天早晨就说把我们安排到宾馆里面去,说就安排到附近宾馆,让我们上车,等我们上车以后就把我们拉到不知道什么地方,问司机要给我们送哪去,他就说不知道。

  

    解说:

  

    除了瞒报被困人数以外,这个煤矿的管理也及其混乱,新井煤矿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以及相关证件上显示,该煤矿的法人代表是韩占如,而在实际操作中又另有其人。

  

    记者:

  

    你的上面的老板是谁?

  

    何川平(张家场乡新井煤矿郭队二组组长):

  

    郭云奇。

  

    记者:

  

    他是你的甲方?

  

    何川平:

  

    是。

  

    记者:

  

    他的甲方是谁?

  

    何川平:

  

    他的甲方就是李福元。

  

    记者:

  

    李福元上面还有甲方?

  

    何川平:

  

    那我就搞不清楚了。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矿工:

  

    他们是分别承包,矿山承包给我们的老板,老板再承包给下面的小老板。

  

    记者:

  

    一层层往下承包?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矿工:

  

    层层往下承包。

  

    记者:

  

    最高层是这个法人,第二层是李福元,李福元下面有五个承包商,这五个下面又有一层?这是你们在透水事故之后发现的吗?

  

    马玉泉(山西省同市左云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

  

    对。

  

    记者:

  

    这允许吗?

  

    马玉泉:

  

    严格地讲是不允许的。

  

    记者:

  

    不允许?

  

    马玉泉:

  

    对。

  

    解说:

  

    层层转包必然层层加码,而最后一层承包方为了尽快回收成本谋取更大的利益,对工人的生死安慰就非常漠视。逃生出来的矿工说,在事故发生前的一个月内,工人已经两次发现了事故的苗头。

  

    何川平:

  

    我听我们的工人讲,特别上下班(议论),前方几十米是水库,不要打穿了,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向矿里反

  

    映过。在出事故的前四五天,我们的工人也发现这个问题,也向矿上反映过。

  

    记者:

  

    你发现什么问题?

  

    何川平:

  

    发现有水。

  

    记者:

  

    巷道里的吗?

  

    何川平:

  

    巷道里的。以前我们巷道是没有水的,现在还安了一台水泵,抽水的。

  

    记者:

  

    你说是一个月以前吗?四月十五日?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四月十五日,一个月前。

  

    记者:

  

    一个月前就发生过一次漏水的情况?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对,在8号层漏的水。我们在14号层,8号层漏水就必须往下淌。

  

    记者:

  

    8号层当时漏水严重吗?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我没看到水,但是有人在喊,做好准备工作,赶快往上跑。

  

    记者:

  

    后来呢?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后来我们那个班就没有上。

  

    记者:

  

    后来水堵住还是怎么样?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水小了过后,第二天又叫继续上班。

  

    记者:

  

    之后有没有再发生过?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之后他们在前六天的样子,说8号层在钻煤的时候出来一股水,说是射的有20米左右,射出来20米的距离。

  

    记者:

  

    压力很大?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压力很大。

  

    记者:

  

    有没有向上面报告过?

  

    甄成兵:

  

    报告过了。

  

    记者:

  

    我听说有人好像反映过这个问题,是吗?

  

    甄成兵:

  

    是的。

  

    解说:

  

    工人们多次反映以后,矿里也派技术员下去看过水,给工人的解释都说渗水是正常的蒸汽现象,还对因担心安全而不愿意矿工采取种种手段,迫使他们下井作业。

  

    李祖云(张家场乡新井煤矿脱险矿工):

  

    出了这个事情以后矿工就不愿意下去,不下去他就要罚人家款。

  

    记者:

  

    谁要罚谁的款?

  

    李祖云:

  

    就是罚探水的,炮工他们的款。

  

    解说:

  

    这其实就相当于让矿工在不断地向一个巨大的水库进行开掘,灾难也一步步地靠近。按照国家煤矿安全生产的相关规定,煤矿的开采是要经过审批,具体到井下而言,井下的每一个开采层都需要经过审批,不得擅自未经审批违规开采。张家场乡新井煤矿的井下分为四个工作层,从上往下依次为4号层、8号层、11号层和14号层。那么这四个工作层是否都经过了审批呢?

  

    记者:

  

    那么能够开采的是哪几层?

  

    马玉泉:

  

    4号层。

  

    记者:

  

    8号层和14号层的开采批准了没有?

  

    马玉泉:

  

    没有。

  

    记者:

  

    没有批准。可以说他们私自在开采?

  

    马玉泉:

  

    对。

  

    记者:

  

    是属于非法开采吗?

  

    马玉泉:

  

    对。

  

    解说:

  

    而这样大规模的越层非法开采活动,为什么相关部门没有制止呢?

  

    记者:

  

    你们在每次的验收过程中都没有发现这个煤矿在开采8号层和14号层,这样进行越层开采,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吗?

  

    马玉泉:

  

    没有。

  

    记者:

  

    每次的验收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马玉泉:

  

    对。

  

    记者:

  

    为什么呢?为什么就是发现不了呢?为什么就发现不了这个问题?

  

    马玉泉:

  

    现在这个煤矿他一知道你去,他就把壁墙封死。

  

    解说:

  

    在去年的12月28日,左云县范家寺煤矿就发生一起类似的矿难,有15名矿工死亡,距离现在还不到半年的时间,从左云县下发的一系列有关的安全生产的文件来看,左云县在安全生产方面似乎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光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就进行过四五次全县的煤矿安全生产大检查。那么为什么在这些检查中,这些本该及时发现的问题就是发现不了呢?

  

    记者:

  

    在面对这一大堆的文件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这样一些文件如果落实不到位就会变成一纸空文?

  

    马玉泉:

  

    对,是的。

  

    记者:

  

    是有这个道理吗?

  

    马玉泉:

  

    是的。

  

    解说:

  

    由于新井煤矿的非法开采和监管的缺失,一场不该发生的灾难却还是发生了。现在井下矿工的家属只能默默地等待,祝福亲人平安归来。

  

    张家场乡新井煤矿 矿工家属:

  

    我们想向有关部门提出一下这个要求,把这个事情工作量再加大一点儿,我们想及时地、尽快地能够见到我们的亲属。这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

  

    “违规生产”、“事故苗头”、“瞒报死亡人数”,这些在矿难调查中经常听到的名词,又集中的出现在这次矿难中,在巨额的利益面前,安全条例、管理规定还有矿工的生命再一次被严重地漠视。据调查这个矿不仅严重非法超层越界开采,而且存在超能力、超强度、超定员规章开采的情况,甚至在已经出现事故的迹象情况下,还逼着工人下井。现在现场抢救在进行当中,我们祝愿这些被困矿工能够早日获救。

  

    好,今天节目就是这样,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