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要打此桥过 留下买路财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河南省三门峡大坝黄河公路桥是一座危桥,按规定是不允许通车的,但是一些人却打着安全管理的旗号,守着危桥敛钱。这引起了过往司机的不满。 [进入论坛]

  

    这座桥位于三门峡大坝下游五六百米处。2005年4月,三门峡市政府决定让山西省平陆县龙潭沟煤矿负责筹资改建此桥。为了推动改建工作,同年5月当地交通部门出具委托书,让该矿在检测及施工期间全权负责此桥的安全管理工作。但由于钢桥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收费公路的条件,投资方如何受益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因此改建工程一直没能开工。

  

    然而龙潭沟煤矿老板却打着安全管理的旗号,请了一批人以卖烟为名收取过桥费。当地人算了一笔账,按一天通行200辆车,每辆车收50元的标准来算,一年便有360多万元。虽然很多人多次向主管部门反映此事,但始终没人管。当记者向三门峡市交通局办公室王主任咨询此事时,却遭到拒绝。当地人说,这桥“是国家桥卖给私人了”。

  

    



当地主管部门的沉默使这些所谓的看桥人十分嚣张。值得注意的是,在守桥人的记账本里,记者竟发现了当地派出所为车过桥而开具的加盖公章的通行证;另外还发现,一些和权势沾边的人还能享受优惠。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关注一下今天的节目。过去有一句话“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这是古典小说里一些占山为王的人拦路抢劫的时候常说的话,可如今现实中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前不久,我们栏目接到观众的反映,在河南三门峡大坝附近的一座钢桥上,一伙人竟然也守了一座危桥拦路收钱,一年多来一直没有人管。

  

    解说:

  

    观众反映的这座钢桥位于三门峡大坝下游五六百米处,桥两头竖着“前方危桥,禁止通行”的标志,但桥上通行的车并不少,很多是满载货物的大卡车。记者在桥南观察了一个小时,先后看到有18辆满载货物的卡车过桥,这些车经过时,从桥北头的房子里会出来一两个人,他们要么从司机手上收件东西,要么让司机在一个本子上写点什么,然后才放行。奇怪的是,这桥头看不到收费站的牌子,也看不到检查站的标志,那些站在桥头的是什么人?他们在干什么呢?记者决定凑到跟前看个究竟。您注意看,又一辆车开过来了,司机递出的是一条烟。

  

    记者:

  

    师傅你刚才为什么交给他烟呢?

  

    司机:

  

    什么?

  

    记者:

  

    你为什么交给他烟呢?

  

    你为什么收他的烟呢?

  

    看桥人:

  

    我让他捎一条自己抽。

  

    解说:

  

    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当然无可厚非。可是在一个小时里,让那么多司机帮忙带烟,有这个必要吗?烟背后有没有奥秘?我们采访了随后而来的司机。

  

    记者:

  

    师傅你们在这过,要不要交什么东西啊?

  

    司机1:

  

    我不清楚,我是给别人开车,我是刚来的。

  

    记者:

  

    师傅你在这儿运货多久了?

  

    司机2:

  

    我第一次来,不知道。

  

    记者:

  

    第一次,什么事情不知道?

  

    司机2:

  

    我是司机。

  

    记者:

  

    这个过桥要不要收费,不知道是吧?

  

    司机2:

  

    不知道。

  

    解说:

  

    那天发生的巧事实在太多了,我们采访的司机竟然都说自己没干多久,所以不了解情况。那么,这些守桥的人和那些过往的司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来看看记者以生意人的身份了解到的情况。为了摸清真相,我们雇佣了一辆车拉货过桥,快到桥头的时候车果然被拦下。

  

    司机3:

  

    过这个桥要花多少钱?这车花多少钱?

  

    看桥人:

  

    买条烟。

  

    司机3:

  

    买条烟?

  

    看桥人:

  

    对。

  

    司机3:

  

    给钱不行?

  

    看桥人:

  

    给钱不行。

  

    司机3:

  

    在哪儿买烟?

  

    看桥人:

  

    在屋里。

  

    司机3:

  

    上面?

  

    看桥人:

  

    对。

  

    司机3:

  

    这车是要多少钱的烟?

  

    看桥人:

  

    50元钱的烟。

  

    解说:

  

    指定的买烟点在桥北头的修车铺,奇怪的是听说有人要买烟,卖烟的不问你要什么烟,却偏偏问你开什么车?

  

    卖烟人:

  

    你是啥车?

  

    司机3:

  

    小车50(元)。

  

    卖烟人:

  

    50(元)。

  

    司机3:

  

    大车是100元,小车是50元。

  

    解说:

  

    交出50块钱,记者在这里拿到了一条烟,拿着烟回到桥头,看桥人竟然跑到一辆车上休息上了。交了烟,车就顺利通过了。问题是既然看桥人要的是烟,是不是只要交烟就能过桥呢?答案是否定的。

  

    记者:

  

    那这个烟我自己买去的还不行吗?

  

    司机4:

  

    你自己买去的人家不要。人家不要。

  

    记者:

  

    那到哪儿买呢?

  

    司机4:

  

    从这儿买。

  

    记者:

  

    在你这儿买?

  

    司机4:

  

    这儿有账,账对得上才行,对不上就不管用。你看你说得太容易了,人家不是要烟。

  

    记者:

  

    是要钱?

  

    司机4:

  

    对。

  

    记者:

  

    那他直接要钱不就完了吗?

  

    司机4:

  

    要钱不好看。

  

    当地村民:

  

    变相地收烟不收钱,你要是告他,(他说)我只是收了一条烟,又没有进行货币交易,告我也告不成。

  

    解说:

  

    原来我国对收费公路有严格的规定,符合建立收费站的必须由相应的省级人民政府批准。批准后,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还应当在收费站的显著位置设置载有收费站的名称、审批机关、收费单位、收费标准等内容的公告牌。但是在现场,我们根本看不到应有的收费站,也看不到公告牌。显然,这伙看桥人是非法拦路收费,却故意拿烟作幌子。

  

    记者:

  

    老板是谁?你们这儿的老板是谁?老板是谁?谁都知道。那雇佣这些人的老板到底是谁?

  

    知情人:

  

    雇佣这些人的老板,听说是山西的一个开煤窑的大老板,具体的没有见过,主要的就是他们,杜新强、杜小强。

  

    解说:

  

    过往的司机反映,看桥的都是当地村子里的狠人,雇佣他们的是山西的一个煤老板。刚刚开始设卡时也有司机试图不交,结果都见识了厉害。在看桥人看不到的地方,几个司机拦住记者,说明了他们的苦衷。

  

    司机5:

  

    不交不能过去啊,你说咋弄啊,你说?

  

    记者:

  

    不交他能把你咋办啊?

  

    司机5:

  

    他叫你到一边去,不要过,就是这样。

  

    记者:

  

    他还能拦得住你,我非要过?

  

    司机5:

  

    你非要过不行,人家身上带有刀,人家过来打你呢?

  

    记者:

  

    那为什么在桥上的时候不敢说呢?

  

    司机5:

  

    不敢说,老虎站在你跟前,你就说老虎不吃人,你只能说老虎是好老虎,不能说老虎吃人。

  

    解说:

  

    据了解,桥头那伙人是从2005年初开始设卡拦车的,收费只是一种方式,还可以记账,看桥人房子里有专门的记账本。

  

    知情人:

  

    他这个记账本就是说,有的司机跑的时间长,跟他熟悉了,记账,到一个月一结账,一个月比方说拉个30趟,一趟多的时候是40元一车,就这样给他结一次账。有的是提前把钱给他,或者一个月交1000元钱跑这一个月。再把我们的手机号,还有电话号码、名字都记住,到时候时间长了,他现在在大安那个地方建了个煤厂,他就让这些车白白给他拉东西,拉砖、拉沙、拉白灰、水泥,干这些活都是无代价的,连砖钱都是这些司机给他们垫上的,他一点儿钱都不给。

  

    记者:

  

    没有跟有关部门举报啊?

  

    司机5:

  

    举报没有人管。

  

    记者:

  

    举报过没有?

  

    司机5:

  

    举报过了,谁管啊,没人管。

  

    记者:

  

    至今残存在这个桥头的钢筋、水泥证明,这座危桥曾经被封堵过,可是被封堵的危桥为什么又打开了?为什么会有一批人长期在这儿变相收费,而又无人管理?当地人告诉我们,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去问三门峡的交通局。

  

    记者:

  

    王主任,我们想了解一下这个钢桥是不是归你们交通局管?

  

    河南省三门峡市交通局办公室 王主任:

  

    (无回答)

  

    记者:

  

    是还是不是?是知道不愿意说呢?还是其它原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解说:

  

    按照我国《公路法》的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对自己辖区内的公路负有管理职责。一座危桥,一年多来依然车来车往,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而当地的交通部门一直不闻不问,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当地村民1:

  

    国家的桥卖给私人了。

  

    记者:

  

    是国家的桥卖给私人了。

  

    当地村民2:

  

    对,私人管理了,就是过车收费,卖给私人了。

  

    记者:

  

    有这个背景是吗?

  

    当地村民2:

  

    对。

  

    记者:

  

    对,但是即便是卖给私人了,也是说贷款修桥、修路,是把桥修好了之后才能收钱,不是说我把这个桥卖给你,你就可以收钱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当地村民2:

  

    对。

  

    解说:

  

    几经走访,记者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经过。2005年4月,这座三门峡大坝黄河公路桥作为危桥需筹资改建。三门峡市政府同意市交通局提出的,和山西平陆县龙潭沟煤矿合作的意见,由煤矿出资改造。改造建成后,桥的产权、使用权、管理权,容许龙潭沟煤矿无偿使用20年。同年5月,三门峡市公路局委托煤矿在桥梁检测以及施工期间全权负责该桥的安全管理工作。这样,在煤矿未投资改建的情况下,就把这座侨的管理权拱手相让。于是,打着安全管理的旗号,煤矿老板雇了一批人在这里收取买路财。当地人算了一笔帐,这座桥一天少说得过200辆车,就按一辆车50块钱算,一天就有一万元的收入,一年就是360多万。事实是,龙潭沟煤矿还未投资改建这座危桥,就已经开始守着这座危桥赚钱了。

  

    司机5:

  

    这个桥收费太厉害,这个桥(收费)跟杀人一样。

  

    解说:

  

    当地交通部门到底知不知道这些情况,由于他们拒绝接受采访,我们无法知道准确的答案。值得注意的是在守桥人的记账本里我们已经发现了当地派出所为车过桥而加盖公章的通行证。另外,守桥人似乎也很懂得处理关系,凡是和权势沾边的人都能享有优惠。您注意看,记账本里这里写着“某某县长小车司机的车,不罚”。

  

    主持人:

  

    当地主管部门的沉默,使这帮所谓的看桥人十分嚣张。记者采访的时候,他们的收费曾经暂时中断,可是记者走后他们马上又开始记账,一些接受过采访的司机还受到威胁,有的司机不得不发来短信说,如果你们不能解决问题,请一定要把我的手机号码保密。面对这些事实我们忍不住要问,到底谁在给这些看桥人撑腰,让他们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肆意妄为。为什么当地的交通部门已经了解到了这些情况,这些人还能够我行我素?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