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藕断丝连的“官煤勾结”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央三令五申要求清理党政干部在煤矿里的股份,并且划定了严格的期限。最后期限已经过去了半年,记者调查发现,重庆开县温泉镇大堰联营煤矿的“官股”仍存在“明退暗不退”的情况。

  

    2000年以前,大堰煤矿的股份中,60%属温泉镇集体所有,40%属国有股份。2000年,温泉镇政府和大堰联营煤矿负责人把这个煤矿要租赁给一个叫何尚成的人经营。何尚成随即成立了成强矿业有限公司经营大堰联营煤矿。但据开县工商局工作人员介绍,成强公司没有采煤资质,这种租赁方式属违法行为。

  

    记者了解到,大堰煤矿在转包过程中就开始有党政干部的股份加入进来了。他们当中有开县科委副主任张立亚、开县矿业管理所陈黎明、万州区公安局何振亮、温泉镇政府企业办主任伍代强、会计欧利等。这样,原来属国有和集体的大堰煤矿和个人挂起了钩,入股的官员也开始从中获利。

  

    中央在去年整顿“官股”后,有的党政干部自称已退出了股份。但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自称从大堰煤矿撤股的党政干部并没有办理股份变更登记申请、变更决议、股权交割证明等手续。同时,记者还发现,自称在2003年已退股的一些干部还在领着2004年的红利。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以干股或少量资金入股煤矿获取暴利,是一些干部对煤矿趋之若鹜的真正原因。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在全国清理党政干部在煤矿里参股的现象,并且划定了严格的期限。最后的期限已经过去了半年,但有群众反映还有藕断丝连的情况存在。日前我们的记者在重庆市的开县调查了一个煤矿,从这个调查中我们既能看到官煤勾结的内幕,也能看出清理之难。

  

    解说:

  

    在重庆市开县的温泉镇有一个大堰联营煤矿,它是由三家单位共同所有的。其中属温泉镇政府的有60%是集体股份,另两家的40%是国有股份。2000年,温泉镇政府和大堰联营煤矿的负责人把这个煤矿要租赁给一个叫何尚成的人经营,和尚成随即成立了一个成强矿业有限公司经营大堰联营煤矿。但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这个成强公司是没有采煤资质的。

  

    任心坤 重庆市开县工商局注册登记科科长:

  

    成强公司按照《煤炭法》,按照《公司法》以及按照《矿山资源法》,以及按照国家《安全法》的规定,这个公司只具备煤炭销售、加工的资格,它不具备煤矿开采的资格。

  

    解说:

  

    同时,我们从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上也了解到这种租赁是被严格禁止的。1986年的《矿产资源法》第42条规定,买卖出租矿产资源的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2001年,国务院68号文件再次重申,严禁采矿权人以承包、转包和租赁方式将采矿权转给他人开采。但这个矿还是包了出去。

  

    范本吉 记者:

  

    大堰联合煤矿它在租赁承包经营的过程中,整个过程是否合法?

  

    廖文峰 重庆市开县矿业管理所所长:

  

    这个肯定是不合法的。

  

    解说: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场转包中开始有党政干部加入进来了。我们了解到的干部股东有开县科委副主任张立亚;开县矿业管理所陈黎明;万周区公安局何震亮;温泉镇政府企业办主任伍代强,会计欧利等。新的矿老板也不会演,找股东就是要找有势力的人。

  

    记者:

  

    考虑不考虑也得有一定背景?

  

    何尚成 重庆市开县成强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嗯,因为当时他(伍代强)是温泉来搞企业的。

  

    记者:

  

    对,企业管主任啊。

  

    何尚成:

  

    我说我贡献那么大,你必须来给我撑一撑(腰),所以有很多股东是他找起来的。

  

    记者:

  

    你想让伍代强来给你撑一撑腰?

  

    何尚成:

  

    当时有那个想法。

  

    解说:

  

    于是就形成这样一种状况,企业办的主任伍代强租赁了自己的企业,做了副董事长,原企业的法人邓合亮成了租赁后企业的新股东。原来国有和集体的资产名正言顺的和个人挂起了勾。

  

    记者:

  

    没签字之前,您和何尚成是一个谈判的对手,签了字之后,你马上又变成了他的股东,是怎么变成他股东的?

  

    邓合亮 重庆市开县大堰联合煤矿矿长:

  

    因为企业解体之后没有工作了,当时我确实没钱,何尚成就谈到在租赁过后,他就说给我垫十万块钱。

  

    记者:

  

    那就是说你成为了成强公司的股东,但是你没有往里面拿钱,是这样吗?

  

    邓合亮:

  

    当时我没有拿钱,我自己也没有钱。

  

    记者:

  

    那你占的是干股?

  

    邓合亮:

  

    但是由何尚成给我垫的钱。

  

    解说:

  

    耐人寻味的是这场官煤勾结不但体现在股份上,连公司的名字也是煤老板何尚成和镇政府企业办主任伍代强名字的联合体。

  

    记者:

  

    成强就是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的名字合一块了,何尚成的成,伍代强的强,是吗?

  

    邓合亮:

  

    嗯。

  

    解说:

  

    租赁经营的直接后果是国有股见不到一分红利了,而入股的官员开始分红。

  

    记者:

  

    您成为成强公司的股东以后怎么参加的分红呢?

  

    张立亚 重庆市开县科委副主任:

  

    最开始是每个月用给利息的办法。

  

    记者:

  

    每个月给多少利息?

  

    张立亚:

  

    当时好像是一千多。

  

    解说:

  

    在近年煤矿事故频发的情况下,中央在去年大力清理党政干部在煤矿的参股行为,并划出了最后期限。我们到开县后,听县里说他们这些人已经退出了股份,但群众反映说还在煤矿拿钱,我们决心进一步做深入调查。调查的第一项是法律规定的股份变更手续。在工商部门我们了解到股权变更必须在30日向工商管理机关备案登记的有如下文件:变更登记申请;变更决议;股权交割证明等八项内容。我们开始接触自称退股的干部。

  

    记者:

  

    如果股权发生任何变化,应该在30日之内在工商部门作出登记,这是法律所规定的,这个你做过吗?

  

    伍代强 重庆市开县温泉镇政府企业办主任:

  

    这个我没有做过。

  

    记者:

  

    第二个这个东西股权的转让、变更要有一个股权转让的交割,这个你做过吗?

  

    伍代强:

  

    这个没有。

  

    记者:

  

    可以在法律上生效的这些材料要在工商部门备案,这个你做过吗?

  

    伍代强:

  

    没有。

  

    记者:

  

    那现在你说你2003年退出这个股份了,目前我在你手里看不到任何你退出这个公司的这样的法律文件证明,对吗?

  

    张立亚:

  

    对。

  

    解说:

  

    到了第二天他们拿出个白条,上面写着退股协议,但一没盖章,二无工商部门的认证,上面约定的退出资金的日期却明明白白地写着2007年9月,这能作为退股的凭证吗?我们想先去负责清理干部退股的纪检委去了解一下退股操作的规定。

  

    徐晓林 重庆市开县监察局局长:

  

    因为工商机关在清煤工作当中他要承担这个责任,他负责提交这一套法律文书。

  

    记者:

  

    就是说这些退股的干部他办完了手续之后,由工商部门给你们签署一个属实,法律上有效。

  

    徐晓林:

  

    就是说我们当时从工商部门提取的材料是提取过来了。

  

    记者:

  

    撤资证明,非常严肃,盖章、签字,特别注意到这还有一份不但是他本人签字,矿上盖章,然后国税局在这里面盖了一个章。

  

    徐晓林:

  

    这个就是退股人员的所在单位也要盖一个章。

  

    记者:

  

    现在国税局盖的这个章起什么作用呢?

  

    徐晓林:

  

    就是说他要对他单位的职工曾经有过投资办矿的行为,他要承担证明责任。

  

    解说:

  

    纪检委表示,工商部门的股权登记才是干部退股的凭证,这样我们就去工商局看看大堰联合煤矿的企业登记。

  

    记者:

  

    我想知道的是就是这个成强矿业有限公司企业登记的现状,现在显示的是现状吗?

  

    任心坤:

  

    对,现状。

  

    记者:

  

    就是今天在这个时候的现状是吗?

  

    任心坤:

  

    对,这是他最新登记材料。

  

    记者:

  

    伍代强。伍代强登记的,他的单位是哪儿?

  

    任心坤:

  

    温泉镇企办室。

  

    记者:

  

    他现在也是股东,然后在这儿担任职务是副董事长,是吗?

  

    任心坤:

  

    对,副董事长。

  

    记者:

  

    接着往下。陈黎明的工作单位是哪儿?

  

    任心坤:

  

    开县矿业管理所。

  

    记者:

  

    他在这里的职务是什么?

  

    任心坤:

  

    董事兼任副矿长,一共18个股东。

  

    记者:

  

    一共18个股东,这是现状吗?

  

    任心坤:

  

    应该是现状。

  

    记者:

  

    他们出资的情况2.8万,所占比例5.555%,也就是到今天为止看到的情况,股权登记没有变更,对吗?

  

    任心坤:

  

    应该是这样。

  

    解说:

  

    我们接着再向这些干部所在的单位了解一下退股工作的操作工作。开县矿管所的陈黎明也是大堰联营煤矿的股东。

  

    张大鸣 重庆市开县矿业管理所党委副书记:

  

    陈黎明同志是我们矿管所的正式职工。

  

    记者:

  

    矿管所的正式职工?

  

    张大鸣:

  

    对。

  

    记者:

  

    从事什么工作?

  

    张大鸣:

  

    一直从事矿山安全监察工作。

  

    记者:

  

    矿山安全监察,也就是实际对煤矿的管理,是吧?

  

    张大鸣:

  

    对。

  

    记者:

  

    你本人看到过他退出来的直接证据吗?

  

    张大鸣:

  

    我本人没有。

  

    记者:

  

    那么有人看到过这个直接证据吗?

  

    张大鸣:

  

    我不知道。

  

    记者:

  

    知道陈黎明在煤矿入股,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廖文峰:

  

    昨天才知道的。

  

    记者: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他所谓退出的呢?

  

    廖文峰:

  

    也是昨天别人告诉我的。

  

    解说:

  

    就算我们相信他们那张退股白条,但明显的事实是:一他们自称的退股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没有任何法律文件证明;二就是在这张白条上写的是,他们到明年9月仍然要到矿上去拿走40万元红利,这是真的退股吗?

  

    记者:

  

    他说的是甲方,也就是你了,你经营到2007年9月30日承包期满,等于你这是承包的是吧?

  

    何尚成:

  

    对。

  

    记者:

  

    到了你承包期满的时候支付给乙方,就是这个入股的人,支付他60万元。

  

    何尚成:

  

    他是一股半。

  

    记者:

  

    一股要支付多少?

  

    何尚成:

  

    一股肯定要付他40万。

  

    伍代强:

  

    定的1:3.5的(分红)方案。

  

    记者:

  

    你解释一下1:3.5是什么意思?交1块钱拿回3.5?

  

    伍代强:

  

    对,交1块钱,你要给我3块5。

  

    解说:

  

    在这儿,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干部参股的内幕。工商登记上写的股本金是每人2.8万元,拿走的却是40万,就算加上他们自己说的,我们没有看到证据的7万元集资,也有三倍半的暴利。

  

    采访中我们还看到的一个现象是,参股的干部们在拿这些钱时候不但理直气壮,而且还带有强硬的色彩。

  

    记者:

  

    登记只登记了2万8,等他拿走的时候拿走40万?

  

    何尚成:

  

    嗯。这个40万是他们强迫要我给他那么多,不然就不让我在这儿经营。

  

    记者:

  

    强迫性地跟你要40万?

  

    何尚成:

  

    是的。

  

    记者:

  

    如果你不给40万怎么办?

  

    何尚成:

  

    不给他40万他就不让你在这儿经营。

  

    记者:

  

    不让你在这儿经营?你不拿这40万就让你走人?

  

    何尚成:

  

    嗯。

  

    演播室主持人:

  

    中央明令清退一切干部在煤矿的参股,为的是彻底切断各种权利与大小煤矿间的利益纽带,为整顿煤矿的生产安全,为不再出带血的煤扫清道路。但是从我们这个采访中可以看到这些利益关系不是一天形成的,要彻底清理它也不是一阵风所能完成的,还需要长期的努力。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