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男院长“住”进了女病房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安徽省蚌埠市传染病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记者调查发现,该院存在着用“挂床住院”的方法套取医保基金的现象。

  

    记者在医院病房里看到,虽然病历牌上写着17、18号病床有病人在住院,但实际上这两张病床一直是空着的;而51号到55号病床也存在同样现象。当记者查到40号病床时竟然发现,这张病床是该院院长陈继龄的,而陈继龄的化验单据、住院病历等都是编造的,甚至还被安排“住”进了女病房。

  

    据了解,虚设住院病人被称为“挂床”,也就是医院把医保参保人的卡拿来办住院手续,本人根本不住院,检查、化验、打针、吃药等开销都由医保买单。蚌埠市传染病医院做假住院病历,主要是为了防止医保中心查出来。在这里,“挂床”住院不但有全套的造假单据,而且任务明确,有计划有指标。记者看到,陈院长在三年里就“挂床”住了五次院。

  

    在进一步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该院“挂床”住院是医院领导集体研究决定的。在2005年12月28日召开的医院中层干部会上,该院副院长张翼就曾布置医院要在今年2月份掀起一个“挂床”高潮。蚌埠市医保中心在2005年的一次检查中,曾发现该医院的“挂床”率达到20%。据了解,此类现象在全国许多地方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目前,当地有关部门已经组成调查组,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并将严肃处理。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现在在医院里有个词叫挂床,所谓挂床实际上就是假住院,是指医院给一些人编造病历,以骗取医保基金。

  

    看了记者下面的采访,您就能够了解所谓挂床的真相。

  

    解说:

  

    我们这次采访的是安徽省蚌埠市的传染病医院,这是个医保定点医院。采访的目标也很简单,就是看看住院的病床上有没有人。从登记上看51到55床都有病人。

  

    范本吉 记者:

  

    会议室都改病房了?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

  

    对。

  

    记者:

  

    那你们干吗把门锁上了?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

  

    哪个?

  

    记者:

  

    51床怎么把门锁上了?别关上,进去,51床呢?你怎么给我们带会议室来了?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

  

    这儿本来就是会议室,我们就是病房。

  

    记者:

  

    您给我指一下哪个是51床?这是51床、52床、53。咱们医院里就这么对待病人,给病人睡光板?

  

    张翼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副院长:

  

    不,不,那不会的。

  

    记者:

  

    明明床就在这儿,您看,您这个五十几床,您的床头卡在哪儿呢?你们都给病人的铺盖在哪儿呢?

  

    张翼:

  

    这个我还得问护士长到底怎么回事。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

  

    这是工作失误呗。

  

    记者:

  

    又是工作失误。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

  

    对。

  

    记者:

  

    那为什么一个失误了,这5个人都不写呢?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

  

    这只能说是工作上面有失误。

  

    记者:

  

    你们看51—55床,这病床上有人吗?有人生活吗?

  

    张翼:

  

    这怎么讲呢?这个。

  

    解说:

  

    其实问题已经很明显了,谁知护士长又给了我们一个解释。

  

    马贤会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长:

  

    有时候我们护士也比较那个,比较懒散一点,就懒得给他铺,还有一个,我们单子也特别少,现在领多一些单子有时候扣消耗。

  

    解说:

  

    说护士懒散对护士实在不公。接着查,新问题接踵而来。在住院病人牌子上,我们发现了一个刚认识的名字,不是别人,正是精神抖擞带着我们参观的本院的陈院长。

  

    护士:

  

    40床是我们陈院长。

  

    记者:

  

    40床是哪一个?

  

    马贤会:

  

    这是女的,这是女孩子在这儿住的。

  

    记者:

  

    大娘,我问您一下,您旁边有人住院吗?

  

    患者家属:

  

    没有。

  

    记者:

  

    从来没有过吗?

  

    患者家属:

  

    没有。

  

    记者:

  

    你们入院多久了?

  

    患者家属:

  

    才几天。

  

    记者:

  

    你们这是女孩子,旁边住一男的,你知道吗?

  

    患者家属:

  

    没有,没有。

  

    记者:

  

    那男的没来住过啊?

  

    患者家属:

  

    没有,没有。

  

    解说:

  

    再细看,在女病房门口挂了一块牌子,让我们吃了一惊——麻疹,专家告诉我们这是一种急性传传染病,必须隔离治疗,难道专业的传染病医院连这点常识也没有吗?难道病房里就这样对待自己的院长吗?

  

    记者:

  

    你什么时候入院的?

  

    陈继龄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院长:

  

    那天张院长给我办的。

  

    记者:

  

    您连入院的日期都记不清了?

  

    陈继龄:

  

    对,我吊水有时候在办公室。

  

    记者:

  

    那你何必占要一个床位呢?为什么要浪费一个床位呢?你根本就不来。

  

    陈继龄:

  

    因为到其他地方住院也不方便。

  

    记者:

  

    你为什么要和女病人住在一起呢?

  

    陈继龄:

  

    那是她们安排的问题。

  

    解说:

  

    这家医院的怪事怪得出奇,护士没见过自己的病人。

  

    记者:

  

    你的病人你见过吗?

  

    金国林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

  

    这个病人我才接手,昨天没见到。

  

    记者:

  

    没见到病人?

  

    金国林:

  

    对。

  

    记者:

  

    没有见到病人,对病人的医嘱怎么执行的?怎么给他扎的针?怎么量的体温呢?

  

    金国林:

  

    昨天没见到,因为我第一天接的班。

  

    记者:

  

    没扎,没有量体温,那病人记录上的那些内容是怎么做上去的?

  

    金国林:

  

    因为是熟人,是我们医生的一个熟人,我们就这样给他常规的处置了一下。

  

    记者:

  

    常规处置。

  

    金国林:

  

    对。

  

    记者:

  

    也就是编了一下?

  

    金国林:

  

    对。这是我们不对的地方。

  

    记者:

  

    您在这儿连病人长的高矮胖瘦都不知道,这体温是从谁的身上量来的?

  

    王春华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护士长:

  

    因为我们挂户病人全部都是这样处理的。

  

    记者:

  

    挂什么病人?

  

    王春华:

  

    挂户病人。

  

    记者:

  

    挂户病人?

  

    王春华:

  

    对。

  

    记者:

  

    什么叫挂户病人?

  

    王春华:

  

    就是病人不在这儿住院,他有医保卡,有整套住院手续,医生用医嘱,有执行单,但病人实际不来的。

  

    记者:

  

    病人根本就没有在这儿出现过?但是全套手续就在这儿了。

  

    王春华:

  

    对,是的。

  

    记者:

  

    这叫挂户病人?

  

    王春华:

  

    是的。

  

    记者:

  

    也就是说我们用一句比较直白的话问,是不是这些体温也好,处置也好,打针也好,这些都是做出来的假的?

  

    解说:

  

    护士没见过的病人都是些什么样的病人呢?除了假病人之外,不会再有别的解释了。为了确认这一点,我们决心从技术层面上找到确凿的证据。假病人我们当然见不着,没关系,我们就以身边的陈院长为例,病人住院必要有检查、化验、打针、吃药,化验单据要长期保存,我们就从化验入手。

  

    刘林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检验科主任:

  

    才做完的这个。

  

    记者:

  

    才做完的是吧?

  

    刘林:

  

    对。

  

    记者:

  

    这是标本,实际上化验单上的一个角撕下来贴上去。

  

    刘林:

  

    对,你看。

  

    记者:

  

    您拿一个。

  

    刘林:

  

    这个就是的。

  

    记者:

  

    住院的时候,陈院长的化验都是你做的吗?

  

    陈康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检验科检验员:

  

    是的。

  

    记者:

  

    当时是怎么做的?

  

    陈康:

  

    当然就是陈院长来抽血。

  

    记者:

  

    是正常程序,是吧?

  

    陈康:

  

    对。

  

    记者:

  

    当时检验有问题吗?

  

    陈康:

  

    当时检验血糖高,血脂也偏高。

  

    解说:

  

    我们知道,正常做的化验要把单子右下角的标签剪下来,贴在试管标本上,一律对号入座,这些单子动都没动过,是拿什么做的化验呢?

  

    刘林:

  

    像这样的标本,我现在从这个上面来看可能是没做过(后)填的,但是也不敢讲,我们看一下电脑。

  

    刘林:

  

    2005年9月18日就做了12个。

  

    记者:

  

    有陈院长吗?

  

    刘林:

  

    没有。

  

    记者:

  

    陈院长那张单子是假的?

  

    刘林:

  

    应该是。

  

    记者:

  

    3月30号这张也是假的?

  

    刘林:

  

    嗯。

  

    记者:

  

    刚才我们在电脑上查到了,2005年3月30日,2005年9月18日,这是你做的这个检验,电脑上没有任何记录,这是什么意思?

  

    陈康:

  

    这个有可能……

  

    记者:

  

    我想问的是这个检验没有做过,这张单子是怎么做出来的?

  

    陈康:

  

    这张单子是医生拿来让补的。

  

    记者:

  

    医生让你编的对吗?不叫补,没有检验出了报告单,这是什么意思?

  

    陈康:

  

    对。

  

    记者:

  

    是编的?

  

    陈康:

  

    对。

  

    记者:

  

    在咱们医院里只要是医生拿来的,是熟人,没有做的报告就可以编出一个报告单来?

  

    陈康:

  

    嗯,很多次。

  

    解说:

  

    没做化验,干吗要做假单子?主要是为了把假病历做得逼真,防止医保中心查出来。到这里事情应该清楚了,这些没人的病床是虚设的,用医院的话叫挂床,就是把医保参保人的卡拿来办住院手续,本人根本不住院,检查、化验、打针、吃药,全套开销都由医保买单,假病人住院的全部花费都变成了医院的盈利,明目张胆骗医保。

  

    这个传染病医院搞假病人挂床,不但有全套的造假系统工程,而且任务明确,有计划、有指标。

  

    邱文珍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供应科护士:

  

    具体的指标还是在临床科室多点,我们属于一个大的叫供应科,也给了,给了7个还是几个。

  

    记者:

  

    就是7个是挂床名额吗?

  

    邱文珍:

  

    对。

  

    记者:

  

    就是让你们找病人来往这儿挂?

  

    邱文珍:

  

    对。

  

    记者:

  

    挂床的病人能获得什么好处?

  

    邱文珍:

  

    挂床的病人获得什么好处?就是你个人掏200块钱。

  

    记者:

  

    这200块钱是什么意思?

  

    邱文珍:

  

    就是拿1000块钱药,就这么回事。

  

    记者:

  

    只要挂一个床,自己交200就拿1000块钱。

  

    邱文珍:

  

    你从入院开始到什么时候出院,由张院长负责通知你,张院长操作。

  

    记者:

  

    就是说挂床挂多长时间由院长说了算,不是由你说了算?

  

    邱文珍:

  

    对。

  

    解说:

  

    有的医护人员实在完成不了,就把自己的家属全弄来挂床,甚至自己也亲自上阵了。

  

    记者:

  

    你的哥哥两次都是挂床,你的爱人三次都是挂床,那么他们就是说都不到这儿来,只是把药拿回去就可以了。

  

    许海燕 蚌埠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医师:

  

    对。

  

    记者:

  

    您往这儿拉过挂床的病人没有?

  

    邱文珍:

  

    我没有,但是我个人住过,我个人胃不舒服我就住了。

  

    记者:

  

    你的也是挂床吗?

  

    邱文珍:

  

    我是挂床,我才知道这里面的事。

  

    记者:

  

    你看到过你的病历吗?

  

    邱文珍:

  

    我看过。

  

    记者:

  

    这些病历都是实际对你进行检查和处置的记录吗?

  

    邱文珍:

  

    没有。

  

    记者:

  

    你自己的病历完全是被人家编出来的?

  

    邱文珍:

  

    是。这些病历都符合国家的要求。

  

    记者:

  

    病历符合国家要求?跟你本人没有关系?

  

    邱文珍:

  

    对。

  

    解说:

  

    就是院里的陈院长在三年里也住了五次院,全是挂床。现在我们该听听院领导是怎么说的了。

  

    记者:

  

    所谓的挂床这种情况,咱们这个医院是从什么时候开展起来的?

  

    张翼:

  

    是从2003年4月份。

  

    记者:

  

    当时采取这种挂床的做法,它是个别领导的主意?还是经过院长办公会,院党总支讨论的?

  

    张翼:

  

    这个不是个别人决定的,这个我们总支都是通气的。但是整个会议坐下来谈,肯定没有,因为这个毕竟有点违规。

  

    记者:

  

    去年的12月28号,您主持召开了院里的中层干部会,布置大家要在2月掀起一个挂床的高潮,大家一起来挂,在这个会上您具体是怎么要求的?

  

    张翼:

  

    根据人员比例分的(指标)。

  

    记者:

  

    大概一个人定几个?

  

    张翼:

  

    这个我具体搞不清楚,但总共我们用了96个人(挂床指标)。

  

    记者:

  

    一共发下去的名额96个。

  

    解说:

  

    这是第一次有人给医院指出这个问题吗?在蚌埠市医保中心我们却看到,传染病院搞挂床早有记录。

  

    倪世斌 蚌埠市医疗保险管理中心主任:

  

    在床率就是我们通过病案抽查,针对病案到现场去核对这个人是否在床。

  

    记者:

  

    就是看看是真住院,假住院。

  

    倪世斌:

  

    对。

  

    记者:

  

    这里面最低的是谁?

  

    倪世斌:

  

    就是他,就是传染病医院。

  

    记者:

  

    去年3月查的是最低的就是传染病医院,只有79%?

  

    倪世斌:

  

    对。

  

    记者:

  

    那20%的人不知道哪儿去了?

  

    演播室主持人:

  

    据了解,当地有关部门已经组成调查组,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并将严肃处理。

  

    今天看病难,看病贵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而百姓医疗的最后一线保障就是医疗保险制度,这个制度的初衷是大家帮助一人,“众人拾柴火焰高”。而我们采访中的看到的却是把它当成了“唐僧肉”。

  

    据了解,此类现象在全国许多地方都存在。如果此风不禁,再好医保制度也难以给百姓切实地保障。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