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黑手伸向“亚洲第一矿”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海南钢铁公司是一家国有铁矿开采企业,其下属的石碌铁矿号称“亚洲第一富铁矿”。近年来,这座国有矿山饱受滥采滥挖之苦,矿山周围众多的矿石加工厂长期大量收购被盗矿石,操纵着当地的滥采滥挖行为。这些企业有的竟然是当地政府通过招商引进的企业,尽管这些企业没有正常的矿石来源,但也从当地政府那里取得合法的相关手续。

  

    在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境内的海南钢铁公司铁矿矿区只有海钢一家有开采权,但实际上却有一大批靠山吃山的企业和个人在蚕食着这座国有矿山。仅在2006年3月13、14日两天,有关部门就查扣了23部大车合计9700多吨铁矿石。

  

    在铁矿矿区内有3家矿石加工企业,对于这3家企业,海钢公司一再责令其停产退出,可这些企业均以与当地镇政府有协议为由拒绝退出,而当地政府实际在默许他们这种盗矿行为。调查中记者发现,有些企业居然取得了多个部门的批准。它们是如何披上合法外衣的呢?原来,当地有一条规定,企业可以“先上车后买票”,即先办理有关手续再审查企业的相关资质。就这样没有经过立项审批,这些矿产品加工企业就一路绿灯拿到了相关部门的批准文件。

  

    在矿区外,还有几家未经任何批准的黑矿石加工点,即使有些经过了批准,但矿石加工点也没有办理过任何用地手续。

  

    全文

  

    主持人 方静:

  

    位于海南岛的海南钢铁公司是一家有着悠久历史的铁矿开采企业,其属下的石碌铁矿更是号称“亚洲第一富铁矿”。可是近年来,这座国有矿山却饱受着滥采滥挖的盗矿之苦。

  

    解说:

  

    这里是位于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境内的海南钢铁公司铁矿矿区。这里的铁矿资源虽然只有海钢一家有开采权,但实际上却有一大批靠山吃山滥采滥挖的人蚕食着这座国有矿山。

  

    李平发 海南钢铁公司矿区公安局局长:

  

    2003年矿石涨价了以后,由于受这个利益的驱动,这些村民们就拿锄头、耙,还有洋镐就去挖这些石头,挖这个矿石,挖到一定的程度,挖的差不多也没有多少东西了,甚至就发展到打坑道。

  

    解说:

  

    在矿区内随处可见的是盗矿者挖掘留下的痕迹。

  

    王兆皇 海南钢铁公司矿区公安局局长助理:

  

    前两天我们来看还没有这些矿石,这些矿石是最近这两天才挖出来的。这个是筛选的选矿工具,帽子都还在这里,很可能是我们车上来的时候挖矿的人才逃跑。

  

    解说:

  

    这几年,当地盗矿和打击盗矿之间形成了反复拉锯的态势。而在四面环海的海南岛,盗挖走的矿石又没有原矿出岛的,那么这些盗来的矿石究竟流向哪里,就成了最大的悬念。

  

    记者:

  

    像这种路山上也没有什么东西,这种路是做什么用的?

  

    王兆皇:

  

    这个原来是没有路的,这个是一些人为了给偷矿分子提供便利,他们用大型机械来开路的。

  

    解说:

  

    很显然,在当地的一些村民滥采滥挖的背后有一只巨大的利益黑手在操纵着盗矿活动。

  

    李平发:

  

    老百姓捡了矿以后,他是卖给了我们昌江地区这个地方有一些公司。

  

    解说:

  

    盗来的矿石在当地可以方便地销售出去变成现钱,这已经成了滥采滥挖活动难以禁止的根本原因。在一个山坳里正在盗矿的人被护矿人员抓了个正着。

  

    记者:

  

    你挖完了这个卖到哪里去?

  

    盗矿者:

  

    我也不知道。

  

    记者:

  

    你卖给谁?

  

    盗矿者:

  

    我不懂。

  

    解说:

  

    这位声称一概不知、一概不懂的盗矿者在公安人员的不断追问下才不得不说出了收矿的人。

  

    记者:

  

    谁跟你收?

  

    盗矿者:

  

    老书记的山。

  

    记者:

  

    那收是不是他收?

  

    盗矿者:

  

    就是他以前叫我挖的。

  

    解说:

  

    这里说的老书记指的就是山脚下牙云村的原党支部书记。

  

    记者:

  

    搞了这个矿以后卖到什么地方呢?

  

    符地心炮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石碌镇牙云村原党支部书记:

  

    我们不懂老板,反正他是来收购。

  

    记者:

  

    什么人来收购呢?

  

    符地心炮:

  

    我也不懂,好像是搞买卖的。

  

    记者:

  

    怎么个收购法?

  

    符地心炮:

  

    收购就是一车多少钱就卖给他,手扶车也好,汽车也好就卖给他。当时卖当时给钱他就走了,我哪懂他们在哪里。

  

    解说:

  

    他们处于利益的需要刻意隐瞒了非法收购矿石的下家。那么这些矿石是不是卖到了当地的企业呢?记者对此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记者:

  

    这是在矿区范围之内的?

  

    何勇毅 海南钢铁公司矿区公安局副局长:

  

    是在矿区的红线图之内。

  

    记者:

  

    前面那几个,那是什么单位?

  

    何勇毅:

  

    有注册的这一家是大山公司,其他的那两家没注册的。

  

    解说:

  

    矿中之矿的三家矿产品加工企业从来没有从海钢购买过一吨矿石,却神奇地生产出了数以千吨计的矿粉。

  

    王兆皇:

  

    今年的3月25号到27号,我们从它现场扣押回去了4600余吨精粉矿。

  

    解说:

  

    那么这几家企业究竟是如何钻到矿区内安身的呢?

  

    记者:

  

    你们怎么到人家海矿矿区来建这个企业呢?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大山公司现场负责人:

  

    当时是通过七叉镇政府,通过政府招商引资过来的。

  

    解说:

  

    从当时的原始文件上看,这个加工点仅仅是一个扶贫项目的碎石厂,可经过了一番操作后,碎石厂摇身一变成了矿石加工企业。

  

    记者:

  

    当时说是要作为一个碎石场?

  

    谭琼雄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七叉镇党委书记:

  

    对。

  

    记者:

  

    但是现在看它是碎石场吗?

  

    谭琼雄:

  

    它就是利用排土的碎石进行这个加工,排土场。

  

    记者:

  

    开始讲的最终的产品是碎石还是矿?

  

    谭琼雄:

  

    碎石,利用这个碎石废矿。

  

    记者:

  

    利用碎石生产的还是碎石是不是?

  

    谭琼雄:

  

    对。

  

    记者:

  

    那么现在生产的是什么?

  

    谭琼雄:

  

    生产废矿。

  

    解说:

  

    生产碎石和生产矿粉两者之间是有天壤之别的。对于这几家矿中矿,海钢公司曾一再责令他们生产退出,可这些企业均以与镇里有协议为由加以拒绝。

  

    谭琼雄:

  

    去年我们镇里面已经通知两家公司停止开采,去年8月份。

  

    解说:

  

    七叉镇政府的停产通知是2005年8月发的,而实际上早在两年半前海钢公司就发函要求他们撤出矿区。

  

    林国阳 海南钢铁公司办公室主任:

  

    实际上昌江县七叉镇它不是搞岩石加工,是搞矿石加工。

  

    记者:

  

    性质已经变了。

  

    林国阳:

  

    性质已经变了,所以我们就复函给他。

  

    记者:

  

    这是什么时间的事?

  

    林国阳:

  

    这是2003年的2月份。

  

    解说:

  

    事实上,在长达三年多的时间内,七叉镇政府除了发出一纸停产通知外,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的关闭行动,一直默许他们所谓的招商企业不停地盗取国有矿产资源。而在整个昌江黎族自治县范围内,类似的加工企业还有很多家。

  

    记者:

  

    你们县里头对矿产品加工这样的企业一共有多少家?

  

    史权利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工商局局长:

  

    就是所有的矿不仅仅是铁矿。

  

    记者:

  

    咱们就指铁矿。

  

    史权利:

  

    铁矿的企业这是我们这边矿区9家。

  

    解说:

  

    这9家企业全都没有独立的矿山开采权。许多企业除了每年象征性地从海钢购入一点矿石充做加工的门面外,大量的矿石来源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秘密。

  

    王兆皇:

  

    这个是海南石碌钢铁厂的厂区。在这个地方我们在3月13、14号用了23部大车,从这里扣押回去了9700多吨从海钢的矿场里面流出来的块矿。

  

    记者:

  

    这么大量的矿石都堆在这个地方,它要供应的是给谁?

  

    王兆皇:

  

    他把这个矿石运到这个地方以后,应该向就近的选矿场销售,但是到底向哪个场销售,我们现在正在调查中。

  

    记者:

  

    就近的都有哪个选矿场?

  

    王兆皇:

  

    比较靠近这个堆放矿石场地的有两个选矿场,一个宝秀山选矿场,一个是鸿启选矿场。

  

    解说:

  

    滥采滥挖的盗矿活动之所以难以禁止,正是因为背后有如此众多的矿石加工企业在消纳非法盗采的矿石。令人不解的是,这些不光彩的企业在当地有很多家,却都批上了合法的外衣。据当地有关部门的解释,给这些企业办理相关手续是因为海南当地有一条规定,对这些企业可以“先上车后买票”,意思是先办理有关手续后,再审查他们的相关资质。

  

    记者:

  

    这么多加工企业,按照它的投资规模和行政审批的要求,是不是要经过立项审批呢?

  

    符升豪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发展改革局局长:

  

    应该经过。

  

    记者:

  

    那么事实上这些企业经没经过呢?

  

    符升豪:

  

    他没有来我这里进行登记或者是备案过。

  

    解说:

  

    没有经过立项审批等一些企业开张的必要条件,这些矿产品加工企业居然竟能一路绿灯拿到了相关部门的批准文件开张营业了。

  

    记者:

  

    立项审批应该是整个一个工程建设项目的首要条件,第一项是不是?

  

    符升豪:

  

    对,应该是这样。

  

    解说: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了一个怪现象,一家叫做鸿启公司的矿产品加工企业在当地显得有些异乎寻常。

  

    记者:

  

    这个加工点是哪个单位的?

  

    周金章 海南钢铁公司矿区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

  

    是鸿启公司的。

  

    记者:

  

    鸿启公司。在我们今天上午看的过程中已经发现有两个鸿启公司的点了,这是第三个。

  

    周金章:

  

    那这个是建在我们矿区外的地方,我们就不大清楚了。

  

    解说:

  

    这家公司不仅未经任何批准就在矿区周边长期私自设立加工点,而且就连他占用大块耕地建立起来的加工厂,居然也没有办理过任何的用地手续。

  

    孙爱娥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局长:

  

    他没有提出用地申请,只是我们在执法监管的过程中发现他是违法用地。

  

    解说:

  

    从2003年开始,当地针对矿产资源的整顿已经进行过三四次了。从今年3月20号开始,在中央和海南省的关注下,当地新一轮的矿业整顿又开始了。

  

    钟昌美 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副县长:

  

    我们排查矿石加工点有9家,那么3家是取得合法证件经营的;那么有3家是由于环评跟那个土地的租用,还有安全措施的问题,我们责令停业整改;3家是属于没有合法证件的,已经坚决取缔。

  

    记者:

  

    鸿启公司是责令停产整改的企业之一吗?

  

    钟昌美:

  

    之一。

  

    解说:

  

    实际上,就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鸿启公司并没有停业整改,生产仍在热热闹闹地进行着。

  

    主持人:

  

    我国《宪法》中明确规定,矿藏等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害或者破坏自然资源。但是在节目中我们看到,当地非法开采和加工矿石的行为不仅可以肆无忌惮地进行,更令人费解的是,从事这些非法活动的企业居然还可以拿到一些相关的手续。为了保护国家的矿产资源,对这些违法行为必须坚决予以打击和治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