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向“一药多名”开刀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从4月1日开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全国范围开展为期两个月的针对药品包装、标签和说明书的专项检查。这项检查主要是为了加强对“一药多名”现象的监管,也是为了配合《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的颁布实施。

  

    同一药品,换个剂型、规格、给药方式,就能换个新的名字并重新定价,这就是“一药多名”,而隐藏在这一现象背后的是“一药多价”。它的产生与以药养医的机制有关。钟南山是我国著名的呼吸病学专家,这几年出现的“一药多名”现象引起了他的关注。经调查,他发现一些常用的抗菌素不仅有很多名字,而且同样的药在价格上差别很大。

  

    为了整顿“一药多名”现象,今年3月15日,负责药品审批的国家药监局发布了《进一步规范药品名称管理的通知》。《通知》明确规定,除新的化学结构、新的活性成分的药物,以及持有化合物专利的药品外,其它品种一律不得使用商品名称。同时,药监局还颁布了《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对已经批准的商品名称的使用做出了更加严格和明确的规定。

  

    应该看到,“一药多名”现象并不仅仅是药品名太多、太乱这么简单,改变这一现象要触及药品注册审批、药品定价、药品招标采购、医保报销目录等领域,要彻底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还需要多个部门共同努力。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面对着各种各样的药品,您有没有遇到过一药多名的麻烦。从4月1号开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两个月的针对药品包装、标签和说明书的专项检查。这项检查主要是为了规范药品名称,治理一药多名的现象,也是为了配合近日颁布的《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的实施。那么一药多名有哪些表现?又有哪些危害?这些现象是怎么产生的?又该如何进行治理呢?

  

    解说:

  

    现在一些人有点小病就直接到药店去买药,但是药名越来越多,往往让消费者不知道到底该买哪一种。

  

    北京市民1:

  

    你说现在这药名太多了,我都不知道选哪个了。这么多名有时候我们真分不开,还感动又是感康的,真不知道吃什么好。

  

    工作人员:

  

    这个叫感康也是复方氨酚,那也是。

  

    解说:

  

    原来这个顾客拿的这四种药虽然叫不同的名字,却是同一种药,感动、感康、快克、轻朗是这个药的商品名,这个药的通用名叫复方氨酚烷氨。一药多名就是指同一个通用名的药却有许多个商品名,像感动、感康这种药是非处方药,老百姓不用医生的处方就可以直接到药店购买,给这些药起个商品名便于识别,但是一些必须经过医生开处方才能买到的药也有很多商品名。

  

    孙宝兰 北京医保全新大药房王府井分店职业药师:

  

    这个是丽珠新乐,这个是异乐定,这是依姆多,但是它们都是单硝酸异山梨酯。

  

    记者:

  

    都是同样的药。

  

    孙宝兰:

  

    生产厂家越来越多,每个厂家都有一个品牌,都生产的是一个药,名字就越来越多了。

  

    解说:

  

    这种叫单硝酸异山梨酯的药是一种治疗心脏病的常用药,在这个药店里记者看到了六种不同的名字。而在这本药学书里,这种叫单硝酸异山梨酯的药有几十种名字,同一种处方药有不同的叫法,这给医生和患者都带来了很多麻烦。一些需要长期服药的患者到医院看病时,不光要带着病例、处方,甚至还有的要带上药盒。这位大妈几年前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一直需要吃药。这次她换了家医院看病,就特地带上了过去吃过药的药盒。

  

    记者:

  

    你看病干吗还带这么多药盒啊?

  

    北京市民2:

  

    这个名字很多,一种药就好多名字,剂量也不一样,说不清楚。上次我上304给我老伴去拿药,我就跟他说了一个名字,那人还是一个专家,也不知道这叫什么药。

  

    记者:

  

    这次就吸取教训了?

  

    北京市民2:

  

    对。所以我把药盒都拿来,省得说不明白。

  

    朱智明 海军总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

  

    所以的话药的名字多了的话,确实出现这么一个问题。不光是病人搞不清楚药的作用,名字,他容易记混,而且包括医生,医生对本身医院的药物还是了解得比较清楚的。

  

    主持人:

  

    不清楚的是什么呢?

  

    朱智明:

  

    外地来的病人他跟我说一个药,确实我也搞不清楚他这个药具体的通用名是什么,它的成分是什么,不清楚,不清楚会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呢?吃这个药有副作用,如果我还用这个药的话,同样不同的名字,同一个成分,他吃的药同样还会出副作用,所以对病人,医务人员都带来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解说:

  

    钟南山是我国著名的呼吸病学专家。这几年出现的一药多名的现象引起了他的关注。

  

    钟南山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华医学会会长:

  

    首先一个感觉就是在我查房的时候我听不懂药,我当了45年的大夫,但是我发现我现在跟不上来。每一次查房大夫说这个病人用什么抗生素,我都听不懂。后来我求他们,你是不是能给我说说这个药是什么学名,这样我才可以听得懂。过了一段时间又出来一批药,我又听不懂,我还得问问它是什么学名,说来说去也就是那几种药,但是名字换得太多,所以我们老大夫都跟不上。

  

    解说:

  

    据了解,到现为止我国共有17万个药品批准文号,批准了4千多个药品商品名称。在2005年我国批准了多少个新药呢?

  

    记者:

  

    有一种说法,说你们去年批了一万多个新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张伟 国家药监局注册司负责人:

  

    我们去年批准的是一万多个药品注册的申请事项。根据相关的规定,药品注册申请包括新药的申请和已有国家药品标准的申请,这也就意味着是仿制药品,同时还有进口的申请,以及药品的补充申请等等相关四大类别,总体加起来是一万多件。那么在这一万多个药品注册申请中,有80%左右以上是仿制药品,有大约一千个是我们新药的申请和按新药管理的申请。

  

    解说:

  

    根据我国《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第二章第八条规定,新药申请是指未曾在中国境内销售药品的注册申请。但是,已上市药品改变剂型,改变给药途径,增加新适应症的也按新药申请管理,也可以申请商品名。

  

    孙忠实 药学专家:

  

    由于我们国家和国外新药的定义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国家每年批准的新药比较多,原因就是定义不一样,我们只要是一个新的制剂,甚至一个新的规格,我们就算它一个新的品种。

  

    解说:

  

    同一种药不仅有很多名字、很多规格、很多剂型,而且同一种药在价格上也有很大的差别。钟南山院士对这种情况就做了专门的调查。

  

    钟南山:

  

    更离谱的是氨苄西林和氯唑西林,一共有23个商品名,投标的价格可以从1.02元一直到33块,我不知道同样的药怎么会差别这么大。

  

    解说:

  

    同样的药,同样的规格,只是药的商品名不同,药的形态不同,价格就相差很多。

  

    记者:

  

    像这六个药都是同样一种药,叫了不同的名字,这六个药的价钱怎么样呢?

  

    孙宝兰:

  

    价钱都有差别,一般都是进口药比较贵一些,这个80多。

  

    记者:

  

    这个贵。哪个最便宜?

  

    孙宝兰:

  

    便宜的这种。

  

    记者:

  

    这种便宜,这种最简单包装的最便宜。

  

    孙宝兰:

  

    对。

  

    解说:

  

    换个剂型、换个规格、换个给药的方式,就换个新的名字,就能重新定价。看来一药多名的背后是一药多价,而一药多价的产生是由于利益驱动和以药养医的机制有一定的关系。

  

    孙忠实:

  

    国家在不断十几次降低药价以后,企业为了生存就采取了变相的办法,你把这个规格,这个品种、剂型给我降价了,我就另外搞一个规格,搞一个剂型再重新定价,又把价钱涨上去了,所以这是我们国家一个畸形发展。

  

    解说:

  

    据了解,我国负责药品审批的部门是国家药监局,而负责给药品定价的部门是物价管理部门。

  

    钟南山:

  

    这个就是涉及到一个审批部门,审批部门是不是能够很严格把关,这一条是其中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呢?是审批物价的部门,物价到底是谁管?

  

    解说:

  

    为了规范对药品名称的管理,今年3月15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了进一步规范药品名称管理的通知。通知中明确规定除新的化学结构、新的活性成分的药物以及持有化合物专利的商品外,其它品种一律不得使用商品名称。同一药品生产企业生产的同一药品成分相同,但剂型或规格不同的应当使用同一商品名称。

  

    记者:

  

    如果新规定执行以后,今年有新批的药品名会有多少个?

  

    张伟:

  

    新规定商品名称的使用是基本严格限定在新药申请,大概这个每年一百多个品种。

  

    孙忠实:

  

    我觉得这个新出台的规定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鼓励用通用名,只有个别厂家才有商品名,这样一来都是来鼓励企业的创新。

  

    钟南山:

  

    能够解决相当一部分混乱,价格混乱、用药混乱的问题,这个我想对医务人员是非常有利的,也有利于我们统一管理。

  

    解说:

  

    同时药监局还颁布了《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对已经批准的商品名称的使用做出了更严格的明确规定。像这种商品名大于通用名的包装就不再符合新的规定。药监局这些规定的出台对治理一药多名将起到积极的作用。但是要彻底解决药价虚高、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还要多个部门的共同努力。

  

    钟南山:

  

    我觉得单纯靠国家药监局严格审批制度,还不能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必须由制定或者批准价格的部门科学定价,有的该贵的就贵,该便宜的便宜。

  

    孙忠实:

  

    它涉及到定价的问题,涉及到医保的问题,还有其它的问题,所以要想解决一个看病难,看病贵,光靠解决一药多名看来还是很困难的,要多方面协调、协作,共同努力降低看病难、看病贵,老百姓的负担。

  

    主持人:

  

    这次国家药监局出台措施治理一药多名,为治理药价虚高迈出了扎实一步。但是这距离百姓的期待还远远不够,接下来还有药品定价、药品招标采购、医疗保险等等环节,要彻底解决老百姓关心的药价虚高、看病贵的问题,还需要各有关部门在自己负责的环节上下工夫,从而真正推动我国医药卫生体制的改革。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