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天上掉下个“院士”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在我国,能够授予院士荣誉称号的机构只有两家,即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但前段时间,一家名为中国管理科学院的机构也开始授予院士头衔。

  

    蒋地厚,初级职称,湖北省宜昌市伍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前不久,中国管理科学院给他发来信件,询问他是否愿意当中国管理科学院院士。按照信中的说法,中国管理科学院分为普通院士、资深院士、终身院士三档,当哪种院士,只要填个表就行了。同时告知蒋医生,评普通院士要交两万五千元,评资深院士要交三万五千元。这样的要价让蒋医生生疑。当他提出要前往中国管理科学院当面询问时,对方以路远浪费钱财婉拒了蒋医生。

  

    按照寄信地址,记者在北京找到了这家中国管理科学院。初步了解,他们在香港注册了“香港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公司下设中国管理科学院,科学院下设北京代表处,各级法人代表均为关制钧。

  

    关制钧表示,他们评聘院士没有经过任何机构的认定。对于收费问题,关制钧解释,这是他们评聘的院士以个人名义自愿赞助的科研经费。但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他们作为常驻代表机构时就明文规定,他们的职能只是资料收集和联络,不得开展收费经营。

  

    据了解,关制钧曾在一个名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的正规民间研究机构工作过。在此工作期间,他因私自下载该院资料被除名。

  

    目前,已有550人被中国管理科学院授予“院士”头衔,其中不乏社会知名人士。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焦点访谈》节目。

  

    提起院士,人们的心中大多充满了敬仰,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把院士作为一种崇高的学术荣誉称号,授予那些具有很高学术水平的学者。在我们国家能够授予这种荣誉称号的机构只有两家,即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但是前段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第三家颁发院士头衔的科学院,《焦点访谈》记者专门进行了调查。

  

    解说:

  

    去年8月,海南省和河北省的两家报纸分别刊登了一则消息,称海南某大学的校长和邢台某学院的院长被一个叫做中国管理科学院的机构授予院士和终身院士头衔,获得这莫大的荣誉实属不易。可谁知,很快就有别人也与这院士桂冠有了缘分,湖北省宜昌市伍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蒋地厚是个本分的个体中医,近年来搞起了社区医疗服务,前不久他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信件,发信的单位就是这个中国管理科学院。

  

    蒋地厚 湖北省宜昌市伍临社区卫生服务站医师:

  

    他当时问我愿不愿意当院士?

  

    记者:

  

    什么院士?

  

    蒋地厚:

  

    中国管理科学院院士。

  

    解说:

  

    当院士?这好事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蒋医生是中学毕业,在文革中上过两年卫生学校,蒋医生也纳闷,就咱这条件能当上院士吗?

  

    记者:

  

    什么样的学历能够当院士,他有要求吗?

  

    蒋地厚:

  

    没有要求。

  

    记者:

  

    那您现在的职称是什么职称?

  

    蒋地厚:

  

    我是中医师。

  

    记者:

  

    这医师是不是医务职称里面,这是个初级职称对吧?

  

    蒋地厚:

  

    对。

  

    记者:

  

    初级职称,它就可以收您当院士了。

  

    蒋地厚:

  

    大概是这样。

  

    解说:

  

    没关系,学历职称都不重要,不但能轻易当院士,这家的院士比我们的两院院士分得还细,分为普通院士、资深院士和终身院士三种。

  

    记者:

  

    邀请你参评院士,还是邀请你参评资深院士?

  

    蒋地厚:

  

    按照这个表,您自己填。

  

    解说:

  

    再往下看,蒋医生才有点明白,原来自己挑院士还是有条件的。

  

    蒋地厚:

  

    收钱这一部分,他这上面有说的,院士二万五千元,资深院士就是三万五。

  

    记者:

  

    这叫什么费呢?

  

    蒋地厚:

  

    他说是管理费用。

  

    解说:

  

    这样的公开要价,让蒋医生顿时生疑。

  

    记者:

  

    您在提到收钱问题的时候,关制钧怎么解释的?

  

    蒋地厚:

  

    我说可不可以少一点。

  

    记者:

  

    讨价还价。

  

    蒋地厚:

  

    讨价还价,对。

  

    记者:

  

    准备把价格讲得低一点,这时候他怎么说?

  

    蒋地厚:

  

    他说最低要两万,资深院士。

  

    记者:

  

    最低两万,一就是说三万五这是一个喊价,还可以上下有浮动。

  

    蒋地厚:

  

    对对。他就这样说,他说你当了院士以后,讲一堂课就是五千元,你这个三万多块钱,几天就搞回来了,他就跟我说一个经济价值观的问题。

  

    记者:

  

    就是说帮助你算算经济账,当这个院士是很合算的。

  

    蒋地厚:

  

    对对,是这个意思。

  

    解说:

  

    这下就让我们想到了现在流行的一个词——忽悠。蒋医生这边还没答应,那边就急忙地把他评为资深院士了,马上寄来了他的院士编号,单等拿钱,就发证书了。老实的蒋医生虽然学历不高,但在难题面前还是很有主意,他采取的对策,一是找到新闻单位咨询,二是向政府机关查对。

  

    蒋地厚:

  

    咨询的结果,他们都说,问过了,这个很有怀疑,当然他们也没有说这是肯定的,说这个“野鸡院士”。

  

    记者:

  

    “野鸡院士”。

  

    蒋地厚:

  

    对对。

  

    记者:

  

    当时您找人事局,人事局怎么回答?

  

    蒋地厚:

  

    他说不可能。

  

    记者:

  

    人事局明确告诉不可能。

  

    蒋地厚:

  

    三个字。

  

    记者:

  

    这么简单。

  

    蒋地厚:

  

    这么简单。

  

    解说:

  

    接下来我们该进一步了解一下这个打着中国管理科学院大旗的,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了。按照他们寄信的地址,在北京一个叫学院国际大厦的写字楼里,记者找到了这个中国管理科学院,他们在这里就租了901这一间房。初步了解到的是他们在香港注册的,叫做香港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公司下属中国管理科学院,科学院下述北京代表处,下属了半天,各级法人都是一个,名字叫关制钧。

  

    记者:

  

    招收这种院士也好,评选院士也好,你觉得需不需要经过有关方面的认定?

  

    关制钧 香港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这个我们没考虑。

  

    记者:

  

    我们想直接问一下,招这些院士也好,资深院士也好,跟他们收费吗?

  

    关制钧:

  

    准备通过院士以个人的名义,自愿赞助一些科研经费。

  

    记者:

  

    对于这种收费,你们划定一个标准吗?

  

    关制钧:

  

    两万或者是三万,看他自己吧。

  

    记者:

  

    大致上收费是在两万到三万之间。

  

    关制钧:

  

    对。

  

    记者:

  

    还跟他自己想评的院士,比如说资深院士还是普通院士,是不是跟这个还要挂钩?

  

    关制钧:

  

    是这么考虑的,有。

  

    解说:

  

    但是我们特别注意到,在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他们作为常驻代表机构时就明文规定,他们的职能只是资料收集和联络,不得开展经营,不得收费,所以他们兜售院士牟利的非法性就不言自明了。我们接着还关心的是,那么如此评选院士,评委都是些什么人呢?

  

    记者:

  

    你们所评定的院士总共有多少?

  

    关制钧:

  

    有550人。

  

    记者:

  

    这是由一个什么样的评定机构评出来的呢?

  

    关制钧:

  

    这个主要是我们自己。

  

    记者:

  

    你们自己?

  

    关制钧:

  

    对对。

  

    解说:

  

    就这间屋子里的几个人居然成了院士评委,他们解释说他们不重学历,重实践。关制钧本人原是河北省滦平县的一个副科级干部,他本人也没有进过大学的校门,不也照样当上了中国管理科学院的副院长,也给别人评起了院士吗。再一问,他们这管理科学院的管理还很具规模,按照学科的不同,划分了86个学部。

  

    记者:

  

    86个学部,您现在就在这个院部办公,全部的办公人员有多少?

  

    关制钧:

  

    全部的办公人员。

  

    记者:

  

    目前。

  

    关制钧:

  

    上个月还是19个。

  

    解说:

  

    现在连看门的算上不到10个,要管理86个学部,真称得上是“管理有方”。如此善于管理的关制钧,是不是在香港取过真经呢?

  

    记者:

  

    出来就到了香港吗?

  

    关制钧:

  

    没有,没到香港,始终还是在内地这块。

  

    记者:

  

    你本人没有到香港去过?

  

    关制钧:

  

    对。

  

    记者:

  

    香港是别人给你注册一个名字,拿回来的?

  

    关制钧:

  

    对,因为现在咱们内地这块,有很多香港这块的服务公司,这样的话。

  

    记者:

  

    通过在内地的公司,就可以在香港注册。

  

    关制钧:

  

    对。

  

    解说:

  

    这就是从香港刻来的大章,经它一盖,您就成了人人羡慕的院士了。对比一下它们在工商部门的注册,记者发现,注册的是香港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但他们对外宣传时却没有了“香港”和“有限公司”的字样,给人们的印象是变成了国字头的科研单位。我们看到,一个来自河北滦平县的关制钧能有如此构想创意,应该有点背景。听他说,他原来在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工作,这是一个正规的民间研究机构,与他现在办的中国管理科学院只是两字之差,记者找到了这个研究院来了解关制钧的情况。

  

    郑理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副秘书长:

  

    他是2002年5月10日离开我们院的。

  

    记者:

  

    因为什么离开?

  

    郑理:

  

    因为在2002年“五一”放假期间,他私自跳入我院财务室下载资料,被当时回院办公室办事的会计发现,后经院里研究就把他除名了。

  

    原来电脑在这里,他当时是这样跳进来的,这里放了一把椅子,他当时就上了这把椅子,从这个地方跳过去。

  

    记者:

  

    从这个隔断上面翻进去的。

  

    郑理:

  

    翻进去的,然后在那儿下载材料。

  

    解说:

  

    由于它们两家只有两字之差,所以人们常常弄混。有一位路道发先生在接到关制钧他们收费评选邀请函后,以为是管理科学研究院干的,气愤的写信质问研究院的卢院长。

  

    记者:

  

    卢院长,院士是很严肃的事,怎么能拿钱买呢?!

  

    解说:

  

    对于关制钧他们的这种行为,有关人士十分气愤。

  

    孙钱章 中央党校管理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这叫卖院士,这不得了啊,这个事。

  

    解说:

  

    采访中,记者在蒋医生那里看到,他收到的各种证书、邀请函堆积如山,虽然打的旗号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要钱。

  

    记者:

  

    这是给您寄来的各式各样的证书、牌匾,也都要钱吧?

  

    蒋地厚:

  

    都要钱。

  

    记者:

  

    这个收多少钱?

  

    蒋地厚:

  

    也是一千多。

  

    记者:

  

    也是一千多。这个收多少钱?

  

    蒋地厚:

  

    也是一千多。

  

    记者:

  

    这个也要一千多。

  

    解说:

  

    就在采访结束时,记者在蒋医生的桌上又意外发现,他刚刚打发走一个所谓的科学院,前几天又接到了一个自称是香港国际皇家社会科学院的邀请。

  

    记者:

  

    皇家社会科学院,邀请您做什么?

  

    蒋地厚:

  

    还是当院士啊。

  

    记者:

  

    尊悉您在大陆显人所知的社会知名度和广泛影响力,邀请您当院士。他这个邀请您收不收钱啊?

  

    蒋地厚:

  

    也收钱。

  

    记者:

  

    这个开出是多少钱?

  

    蒋地厚:

  

    他说的是两万。

  

    记者:

  

    港币还是人民币?

  

    蒋地厚:

  

    人民币。

  

    记者:

  

    他比“中国管理科学院”便宜一点。

  

    蒋地厚:

  

    便宜一点,但是我也跟他讲价。

  

    记者:

  

    您也讲,讲到了多少了?

  

    蒋地厚:

  

    他说五千元就可以了。

  

    主持人:

  

    大家看到了,这起院士评选其实只是一场闹剧,但值得我们注意的,居然有550人由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加入到了这个所谓的院士行列,这其中还不乏社会知名人士,而这场闹剧闹得如此有声、有色、有市场,令人深思。我们崇尚科学,但我们更需要警惕那些打着各种科学旗号的招摇撞骗。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