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假文凭从何而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广州市劳教系统机构改革以后,要求许多工作岗位都要竞聘上岗,而且有没有文凭成了竞聘上岗的一道硬杠杠了。然而,随后出现的一个现象令有的人感到很惊讶,广东市劳教一所全所200多名工作人员中,有70多名本来没有学历的人员同时取得了文凭,而且这些文凭都出自同一个学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解说:2005年7月,广州市劳教一所的71名工作人员都拿到了这样一张文凭,看上去文凭是由武汉中国地质大学颁发的成人高等教育法律专业专科毕业证书。而且,这些毕业证书都经过了广东省教育厅学历证书鉴定,真实有效。这些毕业证书都是学员们通过中国地质大学设在广东省增城市的教学点,广州华粤科技专修学院取得的,记者随机对这些学员进行了采访。

  

    





记者:在哪儿上课的?

  

    张宇辉 广东省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工作人员:学校。

  

    记者:哪个学校?

  

    张宇辉:也记不清楚。

  

    巫丽萍 广州省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工作人员:我就去到那个地方,我就不认得,反正我知道去就行了。

  

    记者:《刑法》是什么老师教的?

  

    张宇辉:老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

  

    记者:老师从哪儿来的知道吗?

  

    张宇辉:不清楚。

  

    记者:做过毕业论文吗?

  

    张宇辉:做过。

  

    记者: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是哪位呢?

  

    谭雪飞 广东省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工作人员:(沉默)

  

    记者:你在论文里阐述的主要法律问题是什么啊?

  

    张宇辉:想不起来了。

  

    解说:按照要求,这些学员于2002年9月开始要经过历时3年,至少15门课的学习。从这份2004年的课程表上可以看出,仅这一年两个学期,学员面授就要64次,其中考虑就有8次。但是他们却无法说出在哪儿上的课,甚至连老师是男是女都说不清楚,而且更令人奇怪的是,这些学生连自己是怎样知道的这所学校,怎么报的名都记不起来了。

  

    记者:您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了解到这个学校的呢?

  

    巫丽萍:工作多,想不起来了。

  

    记者:什么时间报的名?

  

    张宇辉:2002年7月份报的名。

  

    记者:去哪儿报的名?

  

    张宇辉:增城。

  

    记者:增城什么地方?

  

    张宇辉:增城中国地质大学在增城办的学校。

  

    记者:学校在哪儿啊?

  

    张宇辉:在增城。

  

    记者:在增城什么地方?

  

    张宇辉:增城什么地方,我就说不清楚。

  

    记者:入学考试什么时间考的?

  

    巫丽萍:几年时间了。

  

    记者:慢慢想,没关系。

  

    巫丽萍:(沉默)

  

    解说:作为一名学员,连在哪儿报的名,在哪儿上的课,老师是谁,什么时间考的试,这样的基本问题都说不清楚,难道真的是忘了吗?这些学员到底有没有在中国地质大学,设在华粤科技专修学院的教育点学习过?他们有没有经过正常的途径被录取,他们的文凭到底是怎么来的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了位于增城市珠江学院院内的华粤科技专修学院,陈明权副院长给记者出示了一份,中国地质大学成教学院给他们的委托书。他们就是根据这份委托书招生办学的,而且陈院长确认,广州市第一劳教所71名学员所持有的文凭都是出自他们的学校。

  

    陈明权 广州市华粤科技专修学院副院长:我们学校存有他的原来一些成绩,一些试卷,一些教材,一些课表,老师的聘用的一些制度,因为我们是管理这个方面的。

  

    解说:这位陈院长胸有成竹地说,他们保存着这些学员在校期间的试卷、教学记录等等,而且马上就可以找到。但是,一个上午过去了,在电脑里只找到一份中国地质大学成人高等教育法律专业历年学习成绩总表,表上显示这个班共有23名成员,其中16名学员来自广州市劳教一所,另外55位劳教一所的学员却不在名单上。而且奇怪地说,这些学员明明获得的是专科文凭,可表中培养层次一栏却标注着“专升本”。

  

    一个中午过去了,陈院长又拿了两张成人教育上课签名表,凡是在这儿上过课的学员都会留有这样的签名。但是在这两张表上却找不到来自广州市劳教一所的71名学员中的任何一位。

  

    接着,陈院长又开始查阅存在档案柜里的试卷,试卷是证明学员在这里学习过的最原始的记录。通过查找,还真有中国地质大学法律专业的试卷,但还是没有一个学员的名字能和记者寻找的71名学员对得上。

  

    记者:王小青,这上面也没有,要不你稍微等等,你不还有别的班吗?是不是这会是别的班的。但是起码这上面标注的是2001级的,我们现在要查的是2002年入学的试卷。

  

    解说:明明记者要寻找的是2002级法律专业的学员试卷,可是陈院长却拿出了2001级的试卷,不知是他没有听懂记者的意思,还是另有其它难言的原因。就这样,从上午找到下午,五、六个小时过去了,陈院长最终给了记者这样的答复。

  

    陈明权:我们这里没有。而且今天中午我特地去找了,没有找到,跟名单核对就没有找到2002级的这些学生。

  

    解说:其实无论是试卷、设课记录,还是论文,这对于一个的确招过生,进行过教学的学员来说,查找这些东西并不是一件难事。哪怕找不全,找到一部分也算是证明这些学员在这里留下了学习的痕迹。但是记者在这个学校却找不到任何能够证明这些学员在这里学习过的蛛丝马迹。那么2002年中国地质大学设在华粤科技专修学院的这个教学点到底有没有录取过这样一批学员呢?

  

    记者:2002级法学专业的学生入学,招生的名单有没有?

  

    陈明权:招生名单在网上的,电脑里面的。

  

    记者:这就是电脑出具给我们的名单啊?

  

    陈明权:对。

  

    记者:那么2002年的话,你们在法学专业上招收了这些学生?

  

    陈明权:具体招收多少人,具体的数目我也说不清楚。

  

    记者:2002级有多少学生从你这儿毕业了,领文凭了,这个名单你能让我看一下吗?

  

    陈明权:根据学生来拿毕业证,大概一两百人,估计可能这么多。

  

    记者:我要看一下所有学生名单有没有啊?

  

    陈明权:我这儿没有,说实话我真的没有。

  

    解说:看来,这所学校2002年法律专业到底录取了多少学员,2005年又毕业了多少学员居然成了未知数,那么作为广州劳教一所的这一大批同一个单位的学员又是怎样获得这所学校的文凭的呢?

  

    陈明权:这个估计可能是单位联系的,我们有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有的单位来联系,但这种情况不是很多。

  

    记者:单位出面来联系?

  

    陈明权:嗯。

  

    解说:据陈院长介绍,这些学员都是广州市劳教一所以单位的名义集体联系来的,为了进一步调查这些文凭的来源,记者来到了广州市劳教一所,找到了这里人事管理的负责人,希望看看这71名工作人员的学历档案。

  

    记者:我能看一下您的有中国地质大学毕业的工作人员的花名册吗?

  

    夏有根 广东省广州市第一劳教所政治处主任:(走开了)

  

    记者:您好,请问您贵姓?

  

    翁玉惠 广东省广州市第一劳教所政治处工作人员:我姓翁。

  

    解说:她叫翁玉惠。据了解,劳教一所很多人的文凭都是由她出面联系的,翁玉惠向记者道出了这批文凭的真正来源。

  

    翁玉惠:买的。

  

    记者:你们这儿到底有多少人购买了这种文凭?

  

    翁玉惠:反正有几十个。

  

    记者:有几十个购买这种文凭的?

  

    翁玉惠:对。

  

    记者:他花了多少钱买的?

  

    翁玉惠:好像是一万多块。

  

    解说:就在翁玉惠说到关键内容的时候,劳教一所政治处的夏主任让这个所的两名干警将记者请出了劳教所。

  

    干警:到大门口。

  

    记者:不需要,不需要到大门口。

  

    干警:请,请,请。

  

    记者:请问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

  

    干警:请,请,请。

  

    记者:请问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们是这个所的吗?

  

    干警:快点,快点。

  

    记者:我想问一下,你们是这个所的吗?

  

    干警:请,请,请。

  

    记者:你不能推我啊。

  

    干警:不要影响他们工作。

  

    记者:我这也是正常工作。

  

    干警:我知道,领导有指示。

  

    解说: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凡试点高校在外省设立现代远程教育校外学习中心,要向学习中心所在省教育厅申报备案。那么,中国地质大学在广州华粤科技专修学院设的教育点,是否在广东省教育厅做过备案呢?记者来到广东省教育厅发展规划处进一步了解情况。

  

    记者:中国地质大学。

  

    刘建伟 广东省教育厅发展规划处工作人员:是这样。

  

    记者:对。

  

    刘建伟:没有。

  

    记者:从你这个电脑上显示中国地质大学。

  

    刘建伟:这是我们从来没有备案过中国地质大学的函授站。如果是经过备案的函授站,每年它的招生指标要由主办高校通过教育部的审核再投到我们省来,向社会统一公布,公布完以后大家再来按照公布的招生指标来报考,它这个显然是违规招生了。还有你给我的这个委托书。

  

    记者:它现在只有这样一张委托书。

  

    刘建伟:这个是这样的,虽然讲是地质大学来办学,但是它落款是成教院,成教院是没有办学资格的,办学权应该是地质大学的。我觉得它这个连独立法人都没有,怎么能够委托人家办学呢?

  

    解说:但是当记者离开广州前,再次来到华粤科技专修学院前,招生负责人又热情地拿出中国地质大学网络教育的招生简章,像这样明显的违规招生,在这所学校里还在继续。

  

    演播室主持人:改革用人机制,要求竞聘上岗的工作人员要有文凭,这本来是一个开展公平竞争的客观标准,但是广州市劳教一所的一些工作人员却在文凭的问题上首先造假,这些做不仅是自欺欺人,败坏了社会风气,还严重玷污了司法干部的形象。具体就这件事而言,这些文凭是否真正的出自中国地质大学,又是通过怎样的途径到达司法干部的手中,这些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调查。

  

    好,感谢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