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电影又回水峪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为了解决偏远农村看电影难的问题,有关部门实施了农村电影工程和优秀电影巡回放映活动,又把电影重新送到了农村、学校、厂矿企业及社区,这在社会上受到了广泛的欢迎和赞许。

  

    2006年2月24日,山西省大同市电影公司组织了五个放映队,准备巡回到各个村庄去给老乡们放电影。在水峪村,当地的老人们说,他们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看过电影了。电影曾经是他们这一代人共同的记忆,带给他们许多欢乐。他们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南征北战》等电影中的一些情节和台词。

  

    当天晚上,虽然气温降到了零下十五度左右,乡亲们还是从四面八方赶来了。当晚播放的电影是村民自己挑选的科教片《赌博》和故事片《紫日》。老人们重温着过去的记忆,而许多青年和孩子都是生平第一次看电影,他们对电影充满了新鲜和好奇。当地村民说,电影给他们开了眼界,希望以后能够经常看到电影。

  

    据介绍,一些电影公司从九十年代初就开始变得不景气,小的电影公司甚至发不出工资,造成小县城和偏远农村根本没有电影可看。从1998年开始,国家广电总局和文化部提出农村电影2131工程,就是说在21世纪初基本实现一村一月看一部电影,同时启动了优秀电影进社区活动。各电影公司也在学习市场化运作。

  

    按照国家广电总局的预定目标,到2010年将重点扶持新建1万个农村乡镇电影固定点和1万个农村电影流动放映点。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大家可以看到在我的背后有一张老照片,这就是29年前的我,那个时候我是部队的一名放映员,部队驻扎在山西大同一个叫做水峪的村庄里,我和战友就常常去给当地的乡亲们放电影,如今离开水峪村快30年了。最近听说国家广电总局组织的优秀电影进社区活动,要到水峪村去送电影,栏目特地安排我承担这期节目的采访任务。

  

    解说:

  

    2月24日这一天,大同市电影公司组织了五个放映队,带了20多部影片,准备巡回到各个村庄去给老乡们放电影,其中一站就是水峪村,阔别了近30年,水峪村的乡亲们现在看电影的情况究竟怎么样?在放映队到达水峪村之前,我们的摄制组先期抵达了村庄。

  

    翟树杰:

  

    早些年我在你们这儿放电影,那时候你经常到我们部队去看吗?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看,怎么不去看,常去看,在礼堂。

  

    翟树杰:

  

    那后来还经常去看电影吗,部队走了之后。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哎呀,那就看不上了。年代太多了没有放。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二十四五年就没有再演。

  

    翟树杰:

  

    有那么长时间吗?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就是二十四五年没有。

  

    解说:

  

    当地的老人们说,他们已经有二十四五年的时间没有看过电影了,电影曾经是他们这一代人共同的记忆,带给他们很多欢乐,得知记者就是20多年前在部队为他们放电影的小伙子,老人们觉得非常亲切。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哎呀,你当然面孔就没有那么胖。

  

    翟树杰:

  

    瘦一点。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啊,瘦一点。

  

    解说:

  

    许多老人都非常留恋那段常常能够看到电影的日子,2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电影中的一些情景和台词。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时时忘不了,30多年也忘不了电影中说的那些话,就忘不了那个东西。

  

    好像那个有部电影叫《奇袭白虎团》,有一个哨兵,那就是帽檐歪到脑后边,美式步枪扛在了肩,奉命去放哨,抱枪睡了觉,轰隆一声响,你们开了炮,班长炸折了腿,班副炸折了腰,就属我命大,撒腿往回跑,我想咱们是一道,跟着你们往回跑,那后来就,哎呀,忘了。

  

    翟树杰:

  

    谢谢你,你这个词我都忘了,你要不说,我都想不起来了。

  

    翟树杰:

  

    这里就是原来我们部队的营房,当初我们的电影组就住在这个院子里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所学校。当初水峪村乡亲们除了看我们的电影,也经常看一些地方电影组到这里边的巡回放映,那时候电影成了乡亲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在这之后的一些年里,电影组来的越来越少了,电影距离乡亲们的生活变得也越来越远了。

  

    翟树杰:

  

    张艺谋知道吗?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李秀明村民:

  

    不知道

  

    翟树杰:

  

    陈凯歌知道吗?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李秀明村民:

  

    不知道,不熟悉,一般,很少看。

  

    翟树杰:

  

    听说过没有?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李秀明村民:

  

    没听说过。

  

    解说:

  

    听说大同市电影公司要来村里放电影,水峪村的乡亲们奔走相告,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好觉。李秀明的两个同伴早早从东水峪村赶到了西水峪村,在她家的小商店里,等着电影队的到来。这几个20几岁的姑娘,还从来没有看过电影,她们甚至想象不出电影是个什么样子?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李秀明村民:

  

    我就问我妈电影是什么样子?我妈说你没看过,我说什么颜色?我妈说,就是一张布,上面是一张布,后头不知道拿什么放的,拿布放的那个真人。我说唉,我没看过,我说今天到咱们村演来,看看到底演的电影是什么样子的?

  

    解说:

  

    水峪村终于又迎来了放映队,村民们早早地就等在了放映场,村子里出现了好久没有的热闹。

  

    放映队人员:

  

    挂银幕谁会挂?

  

    放映队人员:

  

    再高一点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演啥电影。

  

    翟树杰:

  

    演啥电影啊,啥电影,好电影。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好不好看?

  

    翟树杰:

  

    好看啊。喜欢看吗?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看完再说吧。

  

    翟树杰:

  

    看完再说呀?好。

  

    对于水峪村的乡亲们来说,其实看电影已经是一件久违了的事情,其实对于我来说,放电影也是一件久违了的事情。所以呢,今天这场电影,征得电影公司的同意,由我来给乡亲们放映。

  

    解说:

  

    放电影的这天晚上天气特别冷,气温下降到了零下十五度左右,但是老老少少的乡亲们,却没有人肯离开。傍晚播放的电影,是村民们自己从电影公司带来的20多部影片中,挑选的科教片《赌博的危害》和故事片《子日》。老人们充温着过去了的记忆,而许多青年和孩子们都是生平第一次看电影,水域村的乡亲们终于盼回了久违的电影,而这一盼就是二十多年。

  

    翟树杰:

  

    像水峪村十几年、二十几年看不上电影的这个情况,在咱们大同农村还存在吗?其他的地方还有这种情况吗?

  

    山西省大同市电影公司经理 白晓峰:

  

    其他的地方现在还有,像这样的村,在我们市里边有上百个村。

  

    解说:

  

    据当地电影公司的经理介绍,电影曾一度陷入低迷的状态,电影公司从90年代初就开始变得不景气,小的电影公司甚至发不出工资,造成小县城和偏远农村很难看到电影。当时大同市电影公司的放映员,看着落满灰尘闲置的设备和拷贝,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内心充满了失落。

  

    山西省大同市电影公司放映员 王和平:

  

    电影行业原来一直是属于财政拨款单位,赶到最后闹成自收自支,这么一切断之后,自有资金就没有。

  

    翟树杰:

  

    那就等于大概从90年代初期再往后走,你们放电影就越来越少了?

  

    山西省大同市电影公司放映员 王和平:

  

    是,就越来越少了。

  

    翟树杰:

  

    在那段时间,最长大概有多长时间没有放电影了?

  

    王和平:

  

    基本上是从1992年到1996年。

  

    翟树杰:

  

    一直就没有怎么放电影?

  

    王和平:

  

    可以说是一场电影都没有放。

  

    解说:

  

    电影公司由财政拨款向市场化的转型过程中,其它新的文化娱乐方式,也对电影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同时电影院线的推广,也使得各地电影公司失去了影片来源。放映员没有了用武之地,老百姓也越来越少看到电影。

  

    为了解决偏远农村看电影难的问题,1998年开始,国家广电总局和文化部提出了农村电影“2131工程”,就说要在21世纪初基本实现一村一月看一场电影。与此同时,各电影公司也在逐渐学习应对新的机制和市场化的运作。

  

    白晓峰:

  

    对农村来说,我们现在利用影企联姻这一块,当时我们影企联姻联不起来,因为我们电影公司垮掉这么多年以后,信誉没有了,形象也不行了,人家工厂一说电影公司或者是企业来说,一说电影公司,你们电影公司能干什么?就不跟我们进行影企联姻。但是我们经过自身努力,慢慢先把我们的形象树立起来,而后求得企业的信誉以后,我们跟人家搞了一些影企联姻。

  

    山西省大同市某电子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张云飞:

  

    下来以来,由于农村的广大群体还是非常广阔的,我们觉得这个无形当中呢,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对我们来讲,就是我们商家从单纯的价格的营销,逐步走向一种文化营销的一个层次。

  

    翟树杰:

  

    那你觉得像影企联姻,您觉得最终受益的是你们呢,还是?

  

    张云飞:

  

    我觉得可能是双赢、多赢,或者是可能各个方面都能得到好处的事情。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看看电影,世面就见了。

  

    翟树杰:

  

    你们对电影队到你们这儿放电影,你们还有什么希望和想法没有?对他们有什么样的要求没有?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哎呀,我们欢迎,欢迎啊。

  

    翟树杰:

  

    欢迎他们常来?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哎呀,我们欢迎他们常来,我们开开脑筋,看看新的,拿新的比旧的。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常来更好,我会常常想念你们,常来演演、看看。

  

    山西省大同市周士庄水峪村 村民:

  

    哎呀,我也满意得很,几十年了,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来演过,看也看不着,到大同看老远了,坐车也费钱,

  

    到家门口演就很满足了。

  

    翟树杰:

  

    随着优秀电影进社区活动的开展,电影又重新回到了水峪村乡亲们的身边。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那就是无论娱乐方式怎么丰富,社会怎么发展变化,电影还是有它独特的魅力,人们需要它。

  

    解说:

  

    为纪念电影一百周年,国家广电总局集中了一千五百万元专项资金,精选了一百部优秀国产片,选映了五千四百多部故事片和科教片的拷贝,陆续送到各地农村开展规模放映。农村电影放映“2131工程”推进五年来,全国农村共放映电影近两千万场,观众达五十亿人次。

  

    翟树杰:

  

    农村电影工程的实施和优秀电影巡回放映,把电影重新送到了农村学校、厂矿企业及社区,这在社会上受到了广泛的欢迎和赞许。按照国家广电总局的预定目标,到2010年将重点扶持新建一万个农村乡镇电影固定放映点和一万个农村电影流动放映点,而且每个放映点还将配套一套数字电影放映设备,以后不仅仅是在城市,就是在农村也可以经常看到电影,而且还可以看到清晰度更高的数字电影。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