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揭开医药回扣的黑幕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不久前,广东省江门市和四川省开江县查处了一些医疗行业违规违法人员,得到了当地百姓的认可。记者对其中暴露出来的“医疗回扣”现象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

  

    2005年3月,纪检监察人员对江门市新会区人民医院院长方机收受医药回扣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据调查,方机不但收受了当地某医药企业价值130万元的房产两处,而且还占有该企业49%的干股。江门市通过对医药行业进一步检查,结果令人震惊。2005年一年中,包括江门市中心医院、第二人民医院在内的7家医院的8名院长因相同问题落马,涉案金额1300多万元。一位医药代表告诉记者,这种现象在我国其它地方也很普遍。

  

    另据了解,仅2005年下半年,四川全省就有36名医院院长因违纪被查处。

  

    据介绍,在药品回扣链条中,既有新药注册的“公关”成本,还有新药定价、药品分级的“公关”成本。同时,在招标阶段,药剂科主任、药事管理委员会、采购、库管等环节也需要关照。中标后,科室主任和临床医生又成为吃回扣的主要力量。由此带来的药品成本都会在病人身上找回。很多低收入人群看病时虽然已经精打细算,但一些药品的价格仍让他们难以承受。

  

    专业人士认为,医疗系统暴露的这些矛盾其实根源在于“以药养医”等医药管理机制。因此,相关部门正在采取措施,以使医药市场更加健康有序。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焦点访谈》节目。

  

    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一直是挂在老百姓嘴边的老话题,而在医药界普遍存在的医药回扣现象,则是药价偏高的直接原因之一。针对医药行业中的不正之风,各地政府也在不断地加大打击力度。不久前,广东省江门市针对新会区人民医院医务人员收受医药回扣的事件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调查,其结果令人震惊。

  

    解说: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医院是省里第一批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在1993年被评为全国二级甲等医院。该院有400多张病床,年门诊量、急诊量达到50多万人次。因为医务力量较强,成了新会区急救和医疗技术指导中心,深受当地百姓的信任。但是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医院的威信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卫生局 陈钜良 检查组长:

  

    最早我们是在(2005年)3月8日,我们江门市检察院对我们的方院长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药商药品回扣,(因为)这个问题,就把我们的方院长带到检察院去问话。

  

    解说:

  

    据查,新会区人民医院院长方机收受医药企业回扣的情节十分严重,而且从收受回扣的形式上也不同于以往简单的现金交易。在纪检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当地一片价格昂贵的住宅小区。

  

    记者 谢子猛:

  

    为了规避相关的法律法规的约束,现在很多医疗公司也在不断地变换着赠送医疗回扣的方式,从最初简单地送现金发展到送汽车、送公寓,甚至到送别墅,现在大家看到的这栋三层的别墅,就是江门市新会区一家医药公司送给新会区人民医院院长方机的所谓的回报。

  

    解说: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方机不但收受了当地某医药企业价值130万元的房产两处,而且占有了该企业49%的干股。在短短两年间,新会区人民医院在这家医药企业采购药品达到2850余万元。同时,纪检组工作人员发现,除了院长方机,新会区人民医院的许多科室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收受医药回扣的行为。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检察院 邓美琼 局长:

  

    像人民医院除了院长方机的这起案子以外,还出现了其他的医生收受医药回扣的问题。那么(针对)这个方面的问题,我们新会区纪委检查机关已经根据调查的情况,区别并采取了不同的处理方法,对一百四十多名医务人员都已经分别做出了处理。

  

    解说:

  

    几乎在江门市纪检部门对新会区人民医院进行检查的同时,远在四川省达洲开江县的县医院,一位名叫肖启伟的外科医生实名举报了开江县医院医生集体收受医药回扣的事实,而调查的焦点同样从院长身上开始。

  

    肖启伟 举报人:

  

    因为任何一个医院院长的权力是比较集中的,是比较大的。一个医院哪怕是开支一百块钱,甚至开支一分钱,都是院长一支笔。

  

    解说:

  

    肖医生的举报,经省、市纪委调查组调查,情况属实。随后,省检察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全省范围统一部署了为期半年的医疗卫生系统区域办案专项行动,截止到春节前已查处了128人,其中包括36名医院院长。一位曾在圈内多年的高级别的医药代表告诉记者,这样的现象其实在我国其它地方也很普遍。

  

    记者:

  

    除了给钱、给房、给车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方式?

  

    某医药企业 销售代表:

  

    这形式很多,我们有的时候可以安排人家的子女出国上学,还可以,如果不行的话开研讨会。在国内也行,出国也行,反正都是好地方。

  

    解说:

  

    对于这些形式的医药回扣,医务工作者的认识也不尽相同。有些医生认为,即使不接受药商的所谓友好表示,药价也一样不变,结果只是让药商获利更多而已。

  

    广东省某医院 医生:

  

    我认为他这是在让利,比如说他本来是让10%的利,在推广期的时候他让5%给我们,给他做推广,所以我们当时认识的不是一个,我认为不是回扣,就是说我们拿了,他拿少一点儿,因为价格已经定了,病人没有因为我们把价格升上去。所以当时就觉得这个好像不是回扣。

  

    四川省开江县医院 杨继辉 副院长:

  

    我觉得国家应该仔细研究这个问题,这一个利润空间必须要符合市场规律,它违背了市场规律,它高额的利润空间,他就有这个条件搞那种不正当的市场竞争。

  

    解说:

  

    如果连让利都能让出这么大的空间,那么医院里药的利润空间到底有多大呢?在一些连锁性质的平价药房里,记者把几种老百姓常用药和二甲医院的药价做了简单的比较,发现二者相差悬殊。医院里三金片的药价是平价药房药价的200%多,而老百姓常用的板蓝根和罗红霉素的价格则超过了300%。

  

    记者:

  

    最多的回扣药是什么?

  

    举报人 肖启伟:

  

    是一种沙星之类的针药,那个药医院里才卖七十块钱一瓶。

  

    记者:

  

    在外边呢?

  

    举报人 肖启伟:

  

    给了你(医生)20块钱,它的回扣达到了30%,那是我们医院药品回扣最高的一种药。

  

    某医药企业 销售代表:

  

    一般你要是不懂,恐怕是想象不到。这个中间,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他这个多的时候可能过十几道手,就是经过十几个环节、十几拨人。你想这个中间每一层、每一个环节他都有人拿钱,有人吃回扣。到最后,你想这药卖到老百姓手里你想它能不贵吗?

  

    解说:

  

    知情者为记者描述了这样一条药品走向医院的回扣链条,首先有新药注册的公关成本,还有新药定价的公关成本、药品分级的公关成本。在招投标阶段,药剂科主任、药食管理委员会、采购、库管等环节都需要关照,而中标之后,科室主任和临床医生因为直接决定药品临床反映和销售量,是吃回扣的主要力量。而医院用药的电脑系统是确定给临床大夫送多少回扣的信息来源。据查,江门市中心医院的电脑工作员两年下来,也有十万元的回扣。据知情者介绍,所有这些所谓公关费用中,以新药注册阶段的花费最大。

  

    某医药企业 销售代表:

  

    干我们这一行都有专门的搞政府工作协调的部门,我能了解到的,就是你要注册,就是据我所知,注册一个新药,就是曾经花过活动费用达到500多万。

  

    解说:

  

    毫无疑问,再大的花费,药商最后都会在病人身上找齐。50年代,国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赋予医院对药品价格15%的差价受益权,确定了以药养医的政策。虽然,这些年国家不断对原有政策进行着调整,但迅猛发展的医药市场早已挣脱了现有机制本身具备的控制能力。据统计,全国已经通过药品质量管理标准的药品生产企业达到4000多家,这并不是正常的市场现象,我国很多地方的医疗卫生工作者都对这种表现出忧虑。

  

    天津市卫生局 张愈 局长:

  

    这在其它发达国家这个数字对他们来说简直都是天文数字了,他们一般的生产企业,像一般的国家恐怕也就是三位数、两位数的样子,我们现在这个数字就太高了。

  

    某医院党委书记 陈海泉:

  

    生产厂家比较多,应用量比较大。这样的话,因为对市场的占有、竞争相当厉害,所以谁能够打进医院,就对这个厂家生产、发展、利润都有很大推动。所以他们就为了这个(药的)品种能够打进(医院)去,所以有的不法医药企业就会在这方面的采取不正当的竞争手段。

  

    解说:

  

    除了药品生产企业,全国还有大约17000多家药品代理商,药商们分不同级别层层瓜分药品利润,而所有这些人的收入全靠买药者来买单。很多低收入人群每次看病时,都会对药费精打细算,哪能想到自己成为这么多人的衣食父母。

  

    低保患者甲:

  

    平常有病都扛着,谁也不敢来,因为生活条件也不是太好,也不敢来看。

  

    低保患者乙:

  

    看完这场病这个月日子就不好过了,就得一点一点地紧,各方面都得紧。

  

    天津市卫生局 张愈 局长:

  

    政府应对于医院人员的费用问题,和它的投入方面要加大保障,然后实行取消这种以药养医的政策,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天津市人民医院 江涛 副院长:

  

    这样来讲,通过政府把药价压下来。同时减少医药在购销环节中的中间环节,把这些利润还给老百姓。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在2月1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要求,认真开展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而治理的重点中就包括医药购销环节中的回扣问题。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也感受到,只有医药、卫生等部门的共同努力,才有可能有效地控制医药回扣等现象的滋生,让我们的医疗环境逐步变得健康有序。

  

    好,感谢你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并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