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动了6000万农村养老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发表评论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是参保农民的养老钱、救命钱,但是云南省红河州民政局却挪用基金建起了豪华办公楼、高档职工住宅和宾馆,并且违规借贷造成了几千万元农保基金至今无法追回。日前,红河州民政局局长罗理诚因挪用公款罪和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审计署驻昆明特派员办事处注意到,红河州民政局是一个靠财政拨款的单位,但近几年却修建了气派的办公楼、高档职工住宅、三星级宾馆。

  

    2004年,审计人员首先把红河州民政局的基建资金来源列为审计重点,发现基建资金中有830万元是从农保基金挪过来的;紧急对红河州民政局进行全面审计后,又发现更大量的农保基金不见了。

  

    国家对农保基金的管理有严格的要求,但红河州民政局却违规将农保基金借给多家公司,其中最大的一笔达4280万,这些钱中的大部分至今没有归还。

  

    审计发现,在过去的几年中红河州民政局总共挪用了近6000万农保基金。暴露出的问题引起了红河州政府的高度重视,2005年底,红河州16个部门联合成立清缴农保基金小组进行追缴。目前,清缴小组已追回1882万,但仍有3000多万未收回。红河州正采取积极措施,确保农民养老金能及时兑付。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

  

    现在我们大家看到的这幢气派的大楼是云南省红河州民政局的办公楼,紧挨着办公楼的还有高档的住宅和一个三星级的宾馆,也都是红河州民政局修建的。就是我们大家从电视画面看到的这两个较小的画面。这几栋楼在当地非常显眼,引来了群众的议论纷纷,也引起了审计部门的注意。

  

    解说:

  

    在云南省红河州政府所在地蒙自县,红河州民政局相当有名,因为别的政府部门几乎都在州政府行政中心内统一办公,它却单独建起了这座气派的办公大楼,同时在旁边还建起了酒店和高档职工住宅。红河州民政局是一个靠全额财政拨款的单位,这么一个浩大的基建工程,红河州民政局到底是用什么钱建起来的呢?人们议论纷纷,这也引起了正在红河州进行审计的审计署驻昆明特派员办事处的注意。

  

    余林(审计署驻昆明特派员办事处财政一处副处长):

  

    当时我们还了解到在(红河州)行政中心修建之前,民政局修的独立的民政社区就已经修好了。作为一个全额的预算拨款单位,它的资金怎么来?是不是合法?这个是值得我们非常关注的。

  

    解说:

  

    审计人员把红河州民政局的基建资金来源列为审计重点,他们发现在红河州民政局的基建资金中居然有830万元是从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中挪用过来的。

  

    余林:

  

    对它基建资金来源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基建资金来源中有农保资金。当时他们这个钱有590万是垫支了工程款,还有220万是借给了下属单位,也是用于还基建款。

  

    解说:

  

    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被看成是农民没有围墙的养老院,红河州有十万多农民自愿参保,等待着将来能和城里人一样领取养老金。然而审计人员在对农保基金进行审计时发现,农保基金不仅被挪用830万建了办公楼,而且大部分农保基金都不见了。

  

    余林:

  

    应该有6000多万元。

  

    记者:

  

    但实际上你们看到的有多少钱?

  

    余林:

  

    实际上当时看到的只有130多万。

  

    解说:

  

    谁也没有想到6000多万元的农保基金居然只剩下一个零头,谁的胆子那么大?敢去动农民的养老金呢?审计人员发现,原来农保基金被红河州民政局局长罗理诚借出去了,这就是罗理诚。他说是为了农保基金的增值和保值,而国家对农保基金的管理是有严格要求的。为了保证基金的安全,主要通过购买国债和存入银行来增值,任何部门都不能挪作他用和直接投资。

  

    记者:

  

    当时国家对于农保基金这块是怎么规定的?是怎么让它怎增值和保值的?

  

    罗理诚(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民政局原局长 犯罪嫌疑人):

  

    这个国务院转发民政部的一个文件,当时我印象也不深,案发以后他们拿给我看,我知道这个事。

  

    记者:

  

    作为民政局的局长,你不知道农保基金怎么管理?

  

    罗理诚:

  

    当时我不太清楚。

  

    解说:

  

    红河州民政局农保处的墙上明明写着如何安全规范管理农保基金,可是规定依然挂在墙上,可6000万元的农保基金已经不见了。审计人员发现,罗理诚借出的农保基金中高达4280万元借给了一个名叫李孝銮个人承包的红福经贸公司。

  

    余林:

  

    当时账上反映有4280万到了李孝銮的一个私人承包经营的企业红福公司去了。那么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我们马上感觉到,农民的养老钱怎么能随意地借给一个私人企业,这个私人企业有没有实力还回这些钱。

  

    解说:

  

    红福公司原来是红河州民政局的一个下属集体企业。1996年,温州商人李孝銮承包了该公司,并将自己变更为公司的法人代表。这里就是红福公司原来的办公地点。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就是这样的公司竟然在没有担保、没有任何抵押的情况下,从民政局借了四千多万元。这就是李孝銮。

  

    李孝銮(犯罪嫌疑人):

  

    跟银行借,当时银行它规模有限制的,它也不可能借那么多钱给你,它有规模控制,是这样的。我一直借一个月、三个月,老是很烦,我(对罗理诚)说能不能借长一点啊。我就这样说,(罗理诚)说借长可以啊,这个资金可以借长,利息要高。

  

    记者:

  

    从来没有想过风险吗?

  

    罗理诚:

  

    考虑很少,从来没有想过,不是,考虑很少。

  

    记者:

  

    你考虑的风险是什么?

  

    罗理诚:

  

    当时我也说不清考虑的风险是什么,很少考虑这个问题。

  

    解说:

  

    1996年到1999年期间,红河州民政局把4280万农保基金以借款的方式,分11笔通过银行打到红福公司的账上,很快就被李孝銮以各种名义支走了。到2004年,这些钱全部到期,但他一分钱本金都没有还,其中逾期最长的借款达六年之久。那么李孝銮把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呢?

  

    余林:

  

    被李孝銮用于成立各种公司,他自己的私人公司,还有1400多万元直接划给了李孝銮、李孝合和另外一个自然人。另外还有以工程款和其它名义支付了1000多万元。

  

    解说:

  

    近6000万农保基金被挪用,并且最长被借出达八年之久。其实早在审计署审计前两年,就已经被当地有关部门发现了。

  

    这是红河州审计局2002年5月对红河州民政局的审计报告。我们在这份报告中看到了,“红河州民政局应停止借款,追收以前贷款,减少基金流失风险”的审计意见。

  

    王志辉(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审计局局长):

  

    我们按州长的指示和有关规定,做出了审计处理决定,也就是停止一切贷借款,追回已贷的资金,减少风险,同时对挤占挪用的资金归还原资金的渠道,使农民投保的,将来兑保的,有可用资金。

  

    解说:

  

    然而,审计意见并没有得到执行,罗理诚不仅没有去尽力追缴已经借出的农保基金,反而在2003年又再一次挪用了100万农保基金,给了为他们盖楼的建筑公司。

  

    罗理诚:

  

    我们欠工程队的款,这个款我们等于暂时垫支一下,给他借了以后,由他们办手续,我们把钱付了以后,我们就收回来。

  

    记者:

  

    那最后这一百万元收回来了吗?

  

    罗理诚:

  

    这一百万,因为我们没有把钱付给他,到现在搞基建还差好几百万元。

  

    解说:

  

    审计署驻昆明特派办对红河州民政局全面审计之后,暴露出的问题也引起了红河州的高度重视,追缴农保基金,挽回损失,成了当时最主要的工作。这下罗理诚、李孝銮开始紧张了,罗理诚催着李孝銮尽快还钱,李孝銮情急之下,竟然拿出一张五千万元的假电子汇款凭证。

  

    普乔艳(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副州长):

  

    罗理诚当时有点着急,他说他打电话给李孝銮了,马上汇过来,说汇了五千万元,汇款的凭证过来了,凭证过来十多天之后是假的。我们还不知道是假的,叫民政局农保处的同志每天去银行看一次,看看这个资金是不是到了。后来(李孝銮)说了两次假话。之后那个凭证是假的,(李孝銮)第二次又说从海南的什么什么的又贷了五千万、四千万过来。

  

    记者:

  

    银行贷款五千万再有一个月到的事情,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是马上就能拿到钱了?

  

    李孝銮:

  

    这个我不一定要银行的钱,不一定要广发行的钱,我还有其它办法。

  

    余林:

  

    如果说他能够这么轻松地把还钱出来,那么他们为什么侵占了农保基金长达数年之久才还款呢?第二,他已经挪用了钱,哪里有钱去填这个窟窿?

  

    解说:

  

    追缴农保基金的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2005年底,红河州16个部门成立的清缴农保基金小组,依照法律有关规定,对李孝銮的资产进行了拍卖。

  

    普乔艳:

  

    拍卖了他的五个资产,这五个资产应该说从拍卖收回的资金是3100多万。这3100万当中,就是这五个资产他收购的时候有的资金没付清楚,有的是属于个人的,有的资金没付清楚,一共又付了1200多万。这样实际我们现在清缴的是1882万。

  

    解说:

  

    虽然追回了1882万,但是仍有3000多万元农保基金没有收回。农民的养老金被挪用,损失最大的自然是参保农民,有的农民长达两年时间没有领到养老金。

  

    陆健康(村民):

  

    领了两年以后就中断了。

  

    解说:

  

    中断了多长时间呢?

  

    陆健康:

  

    中断了两年。

  

    记者:

  

    那你去问为什么会中断吗?

  

    陆健康:

  

    问过了,我问他们说款子没有拨下来。

  

    罗理诚:

  

    实际的,现在不管由于什么原因造成这个局面,最终受害的是老百姓,我当然最对不起的就是老百姓了。

  

    解说:

  

    目前,红河州正采取一切措施,全力确保广大农民养老金及时对付。

  

    普乔艳:

  

    如果说兑现农民有问题的话,财政暂时周转一下,财政拿出一点钱来,确保该兑现农民的一分不少的给兑现,这个我们是有把握的。

  

    主持人:

  

    红河州民政局的院子里有这么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为国分忧,为民解愁”。可是知道了养老保险基金被挪用的人们看到了这句话,相信会有另外一番感受。

  

    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是广大农民的养老亲、救命钱,但是红河州民政局不顾国家的规定,不仅挪用这笔钱建起了豪华气派的办公楼,而且私自违规借贷,造成了几千万元的损失。

  

    目前,罗理诚因犯有挪用公款罪和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李孝銮因犯有挪用公款罪和行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事实证明,违法违纪的事情既逃不过群众雪亮的眼睛,更躲不过法律的制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