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县政府欠条进当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湖北省浠水县长期拖欠大量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致使一些急等着用钱的人不得不把政府部门开具的欠条拿到典当铺里低价卖掉。

  

    记者从一些典当铺里了解到,1000元欠条的收购价还卖不到300元。一个典当铺经理说,来卖欠条的人多得很,浠水县几乎每个乡镇都有。有的典当铺仅去年一年就收到了100多万元的欠条。

  

    典当铺经理介绍,卖到典当铺里的欠条主要是1996年至1998年浠水县修境内的长江大堤和浠水河、巴河河堤时留下的。浠水县有关领导估计,现在还有1000多万元的欠款没有偿还。

  

    兑现不了的欠条让一些民工和工程承包者的生活陷入了困境。1998年,杨细香的丈夫借钱承包了一段江堤工程。七八年过去了,十几万元工程款一分也要不回来,讨债的人倒不断上门。无奈之下,50多岁的杨细香现在靠擦皮鞋维持生活,丈夫在外打工躲债。因为交不起学费,她的大女儿早已辍学打工去了,二女儿也准备辍学出外打工。

  

    



浠水县有关领导表示,因为财力有限,要还清欠款确实困难。但是记者了解到,浠水县虽然无钱还债却有钱买车。最近两三年,当地有关部门不断违反规定购买新车,县里有四五位领导乘坐的都是售价20万元以上的新款别克轿车。

  

    2005年,湖北省政府曾多次要求各地及时清理政府工程欠款,这一度让那些拿着政府欠条的人充满希望。杨细香的大女儿说,如果钱讨回来了,她还要回来读书。到目前为止,浠水县政府的清欠率为零。

  

    [详细内容]

  

    主持人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眼下典当行在人们的心目中不再是一个陌生的事物,典当行通过抵押的方式确实为急等用钱的群众解了燃眉之急。在人们的印象中,典当行一般只抵押珠宝、汽车、房产等贵重物品,而在湖北省浠水县,一些典当行开展了面向政府工程款欠条的新业务。

  

    解说:

  

    浠水县靠近长江,是一个百万人口的农业大乡。在浠水县城典当铺很多,大大小小近10家。在一家典当铺门前,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招牌。

  

    典当铺居然能够买卖政府部门的欠条,让人感到很好奇。这样的欠条会卖出什么样的价钱呢?

  

    典当铺经营者:

  

    买百分之三十多一点儿。

  

    记者:

  

    这样子?

  

    典当铺经营者:

  

    最贵的超不过40%,全县最高都超不过40%。

  

    解说:

  

    这些是浠水县兰溪镇开具的欠款凭证,典当铺经理查看了其中的几张欠条后,却开出了很低的收购价格。

  

    A:

  

    一千块钱四百块钱。

  

    典当铺经营者:

  

    一千四百鬼要。

  

    现在你这一千五百块钱最多我只能给你四百块,四百块我就收,超过四百就不要,现金四百块。

  

    解说:

  

    一千五百元的欠条才卖到四百元,贬值这么厉害,有多少人愿意出售这些欠条呢?典当行经理说来这里卖欠条的人多得很,浠水县几乎每个乡镇都有,而且只要价格便宜,典当铺敞开收购。

  

    典当铺经营者:

  

    不管是哪里的价格便宜我都要,贵了不要。价越便宜越好,这是我的原则。

  

    解说:

  

    在这家小小的典当铺,去年一年就收购了一百多万元的欠条。据典当铺经理介绍,卖到典当铺里的欠条主要是1996年至1998年浠水县修建境内的长江大堤和浠水河拔河河堤时留下的。当时浠水县为了让全县的江河大堤达标,以乡镇为单位,对江堤和河堤进行了加固,欠下了大量的工程款和民工工资。

  

    记者:

  

    整个县里的江堤工程欠民工和承包人工程款还有多少?

  

    郑宁 副县长(湖北省浠水县):

  

    乡镇这一块大概还有六百八十万的样子,村级以下的也有个八九百万,加起来可能一千多万。

  

    解说:

  

    按照施工合同,工程完工的第二年就应付清全部欠款。但是直到现在,还有许多参加江堤建设的民工在等着拿回自己的工资。

  

    兰溪镇花鼓石村村民张汉泉就是其中之一。他家境困难,至今还住在土坯房里。当年张汉泉在江堤上干了3个多月,本应拿到的两千多元工资,至今只要回了几百元。

  

    张汉泉 村民(湖北省浠水县花鼓石村):

  

    原来他是看我家里困难,他把我搞到堤上去做饭,给我钱。但是他没搞到钱,先给我几百元,那还是因为我还是比较困难,给我几百元钱,一般的好些人工资都没拿到。

  

    解说:

  

    不仅民工在为工资发愁,一些工程承包商也有一肚子苦水,兑现不了的欠条让一些承包商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这位正在街头给人擦皮鞋的妇女叫杨细香。1998年,她丈夫借钱承包了一小段江堤工程,七八年过去了,十几万元的工程款一分钱也要不回来,讨债的人倒不断上门。50多岁的杨细香在城里租了两间旧房,靠擦皮鞋维持生活,身体瘦弱的丈夫在外打工躲债,过年都不敢回家。

  

    杨细香:

  

    我们家负了人家的债,负了很多,负了好多万,我丈夫好几年都没在家里过年。

  

    记者:

  

    到哪儿去了?

  

    杨细香:

  

    在外面,躲债。年年到过年就在外面躲债。

  

    解说:

  

    因为交不起学费,杨细香的大女儿早已辍学打工去了,上高一的二女儿,今年也辍学准备去打工。春节期间,她几乎天天都在街上擦皮鞋,想早点儿挣够女儿打工的路费。

  

    杨细香:

  

    老二好瘦弱,这么一点高。

  

    记者:

  

    那也准备出去打工去?

  

    杨细香:

  

    对,没办法嘛。路费还差一点儿。

  

    记者:

  

    那怎么办?

  

    杨细香:

  

    我准备叫她过了十五再去,还擦几天鞋。

  

    记者:

  

    你现在就是擦皮鞋给她挣路费?

  

    杨细香:

  

    嗯。十五擦鞋两元钱一双,我可以擦到200元钱。

  

    解说:

  

    杨细香说,为了还债,她只好卖掉一部分的欠条,剩下的近十万元的欠条她不敢再卖了,那是她们还清债款和今后生活的希望。生活困难的债权人张汉泉、杨细香他们生活状况如此,而一些经济条件稍好的债权人也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游月恩 江堤工程承包人:

  

    我为了做江堤,借了很多亲戚朋友和银行贷款,法院经常有人起诉我。我那有很多传票的,我给你看一下。记者:

  

    这些都是法院的传票?

  

    游月恩:

  

    这是法院的传票,这全部都是的。

  

    记者:

  

    这些都是?

  

    游月恩:

  

    对,都是传票。到逢年过节,我们有家不能归。

  

    解说:

  

    当时很多工程承包人都是靠借贷款和借钱承包工程的。政府欠他们的钱要不回来,他们却要应付前来讨工资的工人和支付银行的利息,不卖欠条又怎么办呢?

  

    游月恩:

  

    我一百块钱他给出我三十块或者二十八块我就卖掉了。因为我要还人家钱。

  

    张曙光 江堤工程承包人:

  

    我们那个条子,说起来我们那个条子挺值钱的,实际上表面值钱,我们那个条子不管在浠水县哪个位置,他们都收,都要。但是真正值不值钱呢?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条子在我们手上就不值钱。我们卖掉,他们就给我们打折,三折、四折,甚至二折。

  

    解说:

  

    一年一年过去了,能不能要回欠款成了民工和承包者的心病,他们担心有一天欠条会变得一文不值,卖了呢,价钱又低得让人心痛。但是偏偏有人从典当行里花钱买欠条,到底为什么呢?

  

    典当铺经营者:

  

    很简单,他欠你的钱,他不愿意给你钱,他拿钱从我这里买(欠条)低给你。你把条卖给我,我把欠条再卖给他。就这样转,私人之间转。

  

    解说:

  

    有人买,有人卖,典当铺经营者就低价收高价出,从中赚取5%左右的差价。

  

    典当铺经营者:

  

    你拿去我不管你的,你赚多少钱我不管,我是这个价,收你的我控制在30%以内。半个点,一千块钱赚五十块钱,一万块钱赚五百块钱。

  

    解说:

  

    兑现不了的欠条,却在民间流通起来,既为典当铺提供赚钱的机会,也被一些人当成了抵债的工具。苦的是那些曾在江堤上流过汗、受过累的民工们。浠水县有关部门为什么不兑现自己开出的欠条呢?浠水县有关领导表示,因为财力有限,要还清欠款,确实困难。但是记者了解到,虽然无钱还债,但是最近两三年,浠水县有关部门却在不断更换新车,县里有四五位领导乘坐的都是新款的别克君威轿车。

  

    郑宁:

  

    去年买了一辆轿车,也是别克君威,2.5排量。去年纪委有个规定,县级领导干部买车的价格不能超过二十万。

  

    记者:

  

    你那辆车当时买回来十九万?

  

    郑宁:

  

    十九万多一点。

  

    记者:

  

    十九万多多少?

  

    郑宁:

  

    十九万八吧。

  

    解说:

  

    据上海通用汽车公司工作人员介绍,2005年以前,2.0、2.5排量的别克君威轿车售价都在二十万元以上。这样看来,浠水县购买的别克君威轿车显然违反了纪委的规定。县财政十分困难,还购买超标轿车,购车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郑宁:

  

    考虑到地方财政困难,你买车的话,地方财政也只补贴十万。

  

    记者:

  

    剩下的通过别的途径?

  

    郑宁:

  

    一个是原来自己车子变卖一部分资金,变卖几万块钱,再就是自己想办法筹集几万块钱。

  

    记者:

  

    从哪儿筹?

  

    郑宁:

  

    主要是想其他的各种办法筹集,不然地方财政没有这么多钱,没办法。

  

    解说:

  

    挤不出钱还欠款,却还能自筹资金买新车。而且黄冈市市委市政府规定,县级县职领导干部每三人才能配一辆小汽车,但是在浠水县长、副县长每个人都配了小汽车。

  

    记者:

  

    县长、副县长,主要的领导都是一人一台车吗?浠水县能达到这个水平吗?

  

    郑宁:

  

    领导用车现在基本上是这个水平。

  

    记者:

  

    基本上是每个人一辆车了?

  

    郑宁:

  

    党政这边应该是这样。

  

    解说:

  

    根据湖北省有关规定,党政机关更换新车,要向当地纪委报批。浠水县政府购车的手续是否符合规定,有没有得到批准呢?

  

    郑宁:

  

    要是了解换车的情况,应该说纪委他们有报批的东西。

  

    记者:

  

    我们从哪里可以看到购车的价格?什么时候购车的?这些手续现在能看到吗?

  

    李学友 主任(湖北省浠水县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室):

  

    这个东西真的不好,只有查他们单位的账目。你像政府办他们更换的车辆,我们只有查政府办的账目。

  

    记者:

  

    在你这能看到吗?

  

    李学友:

  

    我们这儿看不到。

  

    解说:

  

    2005年,浠水县因为清理工程欠款清欠率为零,被湖北省政府通报批评,这一度让那些拿着政府欠条的人充满了希望。

  

    杨细香:

  

    他们说这个钱有希望要回。老大说,妈如果钱讨回来了,我还回来读书,她不放弃读书。老二更要读,老二因为是刚刚放弃读书的。小孩子说,妈如果钱讨回来,我们要买屋,没屋住。

  

    主持人:

  

    浠水县政府一方面声称财政紧张,无法还清已拖欠十年的欠款,另一方面,他们却违反规定,为县领导们配制了超标的车辆。既然能想办法通过其他渠道筹集购车款项,那么为什么不能先想办法解决拖欠的工程款呢?

  

    农民工能否摆脱生活困境和县领导能否坐上更高级的轿车,先解决哪个问题?也许并不那么难以选择,但是在这里,我们却看到了令人失望的答案。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