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不应有的冷漠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4年12月,四川农民梁兴因煤矿事故在山西高平死亡。然而,事情过去一年了,他的家人一直没有得到他的骨灰及足额补偿款。

  

    梁兴死后,他的父亲梁老汉立即赶往山西。可他甚至连儿子的遗体都没见到,就被矿方拉去在一份早已拟好的协议上签字。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一次性补偿57000元,而省里规定的补偿标准是20万元。毫不知情的梁老汉只好同意签协议。矿上还告知梁老汉,稍后会托人将梁兴的骨灰捎回,便将其打发回了老家。

  

    到了2005年3月,梁老汉仍然没有拿到儿子的骨灰,此时他已得知省里的补偿标准是20万元,于是来到山西高平。抵达后他才发现自己被骗了,他儿子打工过的煤矿根本不在矿上所说的高平市三甲镇。

  

    



2005年7月,他得知儿子出事的真实地点是神农镇张家河煤矿后第二次来到高平。虽然梁老汉多次找矿上要儿子的骨灰和补偿金,但都遭到了拒绝。无奈之下他把此事告到了高平市安监局。矿方给了梁老汉几万元后,强行把他送走。

  

    2005年11月,没有拿到儿子骨灰和足额补偿金的梁老汉第三次来到高平。经了解,矿上根本就没有将梁兴的骨灰送出,此时已下落不明。他多次向当地反映,此事也引起了省信访办的重视,要求当地予以解决,但直到记者采访后,梁老汉的问题才得到了解决。

  

    记者发现,类似的矿工权益缺乏保障的事情还很普遍,权益受损的矿工和家属处境艰难,值得有关方面关注。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大屏幕上的这位老人叫梁兴寿,是四川省平武县大桥镇的农民。2004年12月17号,他的儿子在山西省高平市一家煤矿的事故中不幸遇难,当时矿上没有按照省里的规定给他全额补偿金,甚至连儿子的骨灰也没有拿到。为了找回儿子的骨灰和要回应得的补偿金,他三下山西,整整奔波了一年。

  

    解说:

  

    得知这个情况后,2005年12月记者赶到山西,首先随梁兴寿老汉来到长治市和平医院,因为听说他儿子就是在这里因抢救无效死亡的。

  

    山西市长治市和平医院医务处工作人员:

  

    这是梁兴,就是2004年12月16号到17号,看看接诊这么个病人没有?有,应该有,应该有,骨科的。

  

    解说:

  

    从医院提供的病例中,记者了解到,梁老汉的儿子梁兴是在2004年12月15号在高平市一家煤矿的井下放炮时出事故被砸成重伤送到医院,后来因抢救无效于17号死亡。

  

    记者:

  

    您是什么时候知道您的儿子在矿上出事的?

  

    梁兴寿 四川省平武县大桥镇村民:

  

    我是2004年12月16日,16号他给我打电话来,他给我打电话来说,爸爸我伤了,当时我心里,我们两个人(我和我妻子)我们就马上把门关了,我们那步行要走一天,才走得到有车的地方。

  

    解说:

  

    心急如焚的梁老汉连夜从四川老家坐火车赶到山西,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到达长治后,没有见到儿子的遗体,就被矿上用车拉到了长途车站的一个小旅馆,并且拿出了早已写好的一份协议书。

  

    梁兴寿:

  

    他说你同意我们就签,不同意我们就走了。

  

    解说:

  

    从协议书中记者看到,矿方代表叫陈朝军,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一次性给梁老汉补偿5.7万元。根据2004年1月国家施行的《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工人因生产事故在一年内医治无效死亡的,属于工伤死亡。对于因煤矿工伤死亡的补偿标准,2004年11月30号山西省出台了文件,规定为最低20万元,由矿主支付。梁老汉的儿子是在文件出台后因事故死亡的,按规定作为家属的梁老汉应该得到补偿金为20万元。显然,矿上给梁老汉的补偿金远没有达到省里面规定的标准。

  

    记者 曲长缨:

  

    你提没提要看遗体,火化的事儿是怎么办的?

  

    梁兴寿:

  

    我多次提出,哭泣着要看,哪里看得到嘛,他弄个车子把我拉了一段儿。

  

    解说:

  

    无奈之下,不知道省里补偿标准的梁老汉只好同意签协议和火化尸体。此后,矿方代表陈朝军等人不等尸体火化完,就用车把梁老汉拉到了长治火车站。在付给5.7万元之后,就买票让他回家了,同时表示,他儿子的骨灰以后托老乡帮他带回。

  

    冬去春来,到了2005年3月,迟迟不见儿子骨灰的梁老汉又听说省里定的补偿标准是20万元,为了找回儿子的骨灰和要回应得的补偿,梁老汉按照协议书上提供的地址又赶到山西高平,可这时他发现自己受了骗,因为地址是假的。

  

    记者:

  

    有没有他这上面写的长征煤矿?

  

    梁兴寿:

  

    没有,没有。

  

    解说:

  

    梁兴寿找遍了高平,都没有打听到长征煤矿,只好又回了老家。直到2005年7月,他收到一封知情人的来信,才知道儿子出事的煤矿根本不是什么长征煤矿,而是神农镇的张家河煤矿,于是他第二次又来到高平。

  

    记者:

  

    你儿子打工的矿井就是这个,高平市神农镇张家河煤矿?

  

    梁兴寿:

  

    对。

  

    记者:

  

    这怎么都给撕了?

  

    梁兴寿:

  

    这是我为了给他(写信人)保密。

  

    解说:

  

    张家河煤矿是一家私人承包的村办煤矿,矿长叫牛金才,梁老汉多次找到矿上要儿子的骨灰和补偿金,都遭到了拒绝,无奈之下他把此事告到了高平市安监局。

  

    记者:

  

    你们调查的结果可以确认的就是矿方工头欺骗了这位家属,是这样吧?

  

    贾彦军 山西省高平市安监局神农安监站负责人:

  

    是的。

  

    记者:

  

    另外这个事故出了以后有没有给你们报?

  

    贾彦军:

  

    没有。

  

    解说:

  

    在梁老汉多次要求下,矿方自知理亏,才不得不又给梁老汉几万元的补偿金,然后又强行把他送上回四川的火车。因为儿子的骨灰没有下落,还有几万元的补偿金没有拿到,2005年11月梁老汉第三次来到高平,一个多月过去了,他找遍了各方仍然没有结果。矿方隐瞒事故的违法行为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理,为了了解情况,记者和梁老汉一起来到了张家河煤矿。

  

    记者:

  

    矿上有没有领导在这儿?

  

    高平市神农镇张家河煤矿工作人员:

  

    没有,没有。

  

    记者:

  

    那家人是谁呀?这家有没有负责人,有没有经理或者什么的,我们打听一下他(梁老汉)孩子(的骨灰)找不到了,一直找了一年了,在这儿出事以后。您看您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啊?

  

    高平市神农镇张家河煤矿工作人员:

  

    我今年才来的,我不知道。

  

    记者:

  

    那到上面去问问?

  

    高平市神农镇张家河煤矿工作人员:

  

    你随便问,随便问。

  

    记者:

  

    好的,好的。

  

    高平市神农镇张家河煤矿工作人员:

  

    总共这么大,你随便问。

  

    解说:

  

    矿主不肯露面,几经周折记者才找到当时与老汉签协议的陈朝军。

  

    记者:

  

    当时他儿子死的时候,你去处理的?

  

    陈朝军 高平市神农镇张家河煤矿管理人员:

  

    嗯。

  

    记者:

  

    你代表矿上签的这个东西?

  

    陈朝军:

  

    嗯。

  

    记者:

  

    那当时你签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写上矿上的真实的名称,而写了个三甲镇的长征煤矿呢?

  

    陈朝军:

  

    我知道说了真实姓名的话,他还会找煤矿的事。

  

    记者:

  

    所以就没写真的。按规定应该是,如果矿上有死人,有重伤,应该向安监局报告,你们报告没有?

  

    陈朝军:

  

    矿上那个时候都已经停产了,还没有事,根本感到不重要。

  

    记者:

  

    矿上那个时候都已经停产了,当时过去的时候,实际从这儿走的时候还没事儿,根本就感到(伤情)不重要。

  

    记者:

  

    死了以后有没有报告?

  

    陈朝军:

  

    死了以后没有报告。

  

    解说:

  

    谈到梁老汉儿子的骨灰,陈朝军说当时是家属没要,后来由另一个叫曹国勇的人处理的。

  

    记者:

  

    现在有一个说法,就是你自己不要骨灰?

  

    梁兴寿:

  

    不是,这个话完全是谎言,根本没给我。

  

    记者:

  

    那后来骨灰放哪去了?

  

    陈朝军:

  

    曹国勇放在火葬场后面花园的树下,我问他,他说。

  

    解说:

  

    尽管陈朝军开始时说骨灰是梁老汉没要,但是在记者的追问下,最终不得不说出了他们没有给梁老汉带回儿子骨灰的实情。

  

    陈朝军:

  

    那个时间正好是大雪封山的时候,你带上那个东西(骨灰),坐班车坐不上,坐火车又害怕路上不方便,我们原来不都听说过火车上不能带骨灰盒。

  

    解说:

  

    陈朝军等人给了老人假矿址之后,认为老汉不会回来了,骨灰又不好带,就擅自处理了。由于直接处理骨灰的曹国勇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煤矿,骨灰的下落一时难以查清。在得知找不到儿子的骨灰,矿上又不按规定给全额补偿的情况下,随梁老汉一起来到高平的妻子病倒在医院。矿方的态度让他们心凉,而更让他们寒心的是,尽管他们为此事已经千里迢迢来了三次,从春天跑到了冬天,多次向神农镇领导反映,市安监局的领导也过问过此事,但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贾彦军:

  

    我们也没有很这个,想是当时处理好了,他就完了嘛,跟局长说就是当时处理了,处理完了,就没有说清。

  

    记者:

  

    是啊,那可是人家后来又来一次,人家市安监局长又问你们,你们又说是处理好了,对吧,是这个情况吧?

  

    贾彦军:

  

    是的。

  

    记者:

  

    可实际上是仍然没有处理好。

  

    贾彦军:

  

    没有,就是没有达到这20万(的标准)。

  

    记者:

  

    对啊。

  

    解说:

  

    在矿上、安监站、神农镇,都没有为梁老汉彻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他只好去太原向省里反映,引起了省信访办的重视,要求高平市认真进行处理。这回梁老汉真的能如愿以偿吗?记者采访时,他用记者的手机给负责此事的神农镇政府干部打了个电话。

  

    梁兴寿:

  

    你在哪里呀?

  

    神农镇政府工作人员:

  

    我现在在高平市政府信访办呢?

  

    梁兴寿:

  

    在信访办啊?

  

    神农镇政府工作人员:

  

    你现在捅到省里面了,(我们)给你处理了嘛。

  

    梁兴寿:

  

    那我过来找你呀?

  

    神农镇政府工作人员:

  

    你过来吧。

  

    梁兴寿:

  

    你叫什么名字?

  

    神农镇政府工作人员:

  

    侯有根。

  

    解说:

  

    听说镇干部要帮他解决问题,梁老汉满怀希望地来到市信访办,可除了看见有人在打游戏机外,并没有哪个人帮他解决问题。结果,他在信访办白白等了一个下午,直到天黑那位姓侯的镇干部也没有找他。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类似矿工权益缺乏保障的事情,在当地也不是这一起。在一家医院里,记者就见到几位因矿难受伤的矿工,他们现在也处在找矿主矿主不理,而当地的一些部门也没有及时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的困境之中。

  

    受伤矿工:

  

    后续这个费用他(矿主)就没管嘛。

  

    记者:

  

    你们有没有家属去找过他呢?

  

    受伤矿工:

  

    去找过。

  

    记者:

  

    找到了吗?

  

    受伤矿工:

  

    找过也找不见。

  

    受伤矿工:

  

    弄得人心惶惶的。现在不知道找谁呢?

  

    受伤矿工家属:

  

    找谁也不知道找谁,找老板也找不着。

  

    主持人 方静:

  

    在记者采访后,高平市有关部门立即让矿主支付梁兴寿老汉应得的全部补偿金,并积极帮助他查找儿子骨灰的下落。对于那些受伤的矿工,也责令矿主承担了相关的费用和补偿,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

  

    应该说无论是梁老汉还是一些受伤的矿工,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过程中,都遭到过矿上和当地一些部门工作人员的冷遇。这反映出一些煤矿和部门的工作人员不能认真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漠视老百姓合法权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不能让本来已经遭遇矿难不幸的梁老汉们再奔波流泪,让受伤的矿工们再雪上加霜。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