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学高为师 身正为范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前不久,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的同学们,通过北京大学电视台向正在北京肿瘤医院接受治疗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孟二冬教授表达新年的祝福和问候。

  

    2004年3月孟二冬教授来到石河子大学中文系进行为期8周的支教工作。支教的第二周,孟老师的嗓子开始沙哑,可是他仍然坚持上课。完成教学任务后,医生在他的气管上发现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恶性肿瘤。

  

    



身为博士生导师的孟二冬,不仅教学认真,讲课深受学生欢迎,在学术研究方面也颇有建树。《登科记考》是清代学者徐松所著的关于古代科举方面的名作,孟二冬发现此书存在大量缺误,他花了7年时间进行研究和整理,完成了100多万字的《登科记考补正》。得到文学界和史学界的高度评价。

  

    为了指导他带的博士生、硕士生的研究和学习,孟老师坚持让学生轮流到病房接受指导,有时甚至到晚上七八点钟。为此,孟二冬硬是将第二个化疗疗程推迟了20天。病中的孟老师还时刻牵挂着远在新疆的学生,他拿出自己的积蓄,让妻子刻录了200多张古籍文献光盘,和买来的书籍一起送给石河子大学中文系的师生们。

  

    孟二冬教授的学问和人品,赢得了学生、同行乃至社会各界的敬重。

  

    [详细内容]

  

    孟老师,今天心里有太多的话想对你说。

  

    孟老师,非常感谢你在有限的时间内传授给我们无限的知识。

  

    从你支教完了,回去以后到现在,我都非常地想念你。

  

    同学们一块给孟老师祝福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刚才大家看到的这段录像是由北京大学电视台提供的,画面中表达祝福和问候的是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的同学们,他们提到的孟老师就是我们今天节目的主人公——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孟二冬。

  

    两年前,孟二冬老师在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的时候,带病上课,倒在了讲台上,就在同学们向远方的老师表达祝愿的时候,孟老师正在北京肿瘤医院与病魔做着顽强的抗争。

  

    解说:

  

    这位就是深受同学们爱戴的孟老师。这天是孟老师49岁生日,来医院看望他的师生们注意到,这天孟老师特意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衣服。

  

    孟二冬 北大中文系教授:

  

    虽然我年龄也是快近半百了,49岁,今天正好是我的生日,但是我的心态是一直保持很年轻的心态。我从上学到当老师,几乎每天都坚持要打球锻炼,打篮球、打排球、踢足球,每天和学生在一起,心态还是比较年轻,所以选择了红色,也是我心态的表现。

  

    解说:

  

    如果看到孟老师现在的状态,不知道新疆的同学们是怎样的心情?

  

    两年前的2004年4月26日,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2002级的同学们来到了教室,这堂课是唐代文学必修课的最后一讲,授课的教师正是北京大学来支教的孟二冬教授。

  

    杜淑娟 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学生:

  

    当时孟老师由杨老师搀扶着过来的,但是孟老师看起来脸色已经很憔悴了,但是孟老师还是继续给我们讲课,当时我记得他声音已经哑得说不出话来了。

  

    解说:

  

    实际上从3月8日到新疆支教一个星期后,孟二冬老师的咽喉部就有症状。直到4月17日咳出鲜血,在当地老师及同学们的再三要求下,孟二冬老师才来到医院检查。

  

    许亚琳 新疆石河子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

  

    咯血是呼吸科的一个急症,它可能最大的并发症就是可能一口血就会使呼吸道堵塞,人就会因为窒息而死亡,所以呼吸科的任何一个大夫,他都非常重视咯血这个疾病,一般都要求他立刻就住院。

  

    解说:

  

    但是教学任务还没有完成,心里放不下学生们的孟老师并没有听从医嘱,而是毅然回到学校,登上了讲台。

  

    杜淑娟:

  

    等到孟老师讲完课以后,我们大家就集体鼓掌,自发地(鼓掌),持续时间特别长,一直等到孟老师被杨老师搀扶出去以后,走了好久,我们大家还是坐在原座位没有动,一直在鼓掌。然后,好多同学都哭得已经不成样子了。

  

    解说:

  

    下课后,孟老师被学生们送到医院,而诊断结果令所有人大吃一惊。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恶性肿瘤挤压着他的气管、食管。病情危急,几天后,孟二冬老师就被急送回北京,立即实施了近20个小时的手术。在之后的一年中,孟二冬又进行了两次大的手术,至今仍在北京肿瘤医院进行化疗。

  

    其实,身为博士生指导老师的孟二冬,在北大中文系40多名教授中学术专著是较少的。但记者在采访时却发现,他的职业操守和治学精神却是深受师生们尊重和认可的一位。

  

    温儒敏 北大中文系主任教授:

  

    他是以学问为职志这样一个学问中人,这样我们就能够理解,他为什么那么长时间能够潜心于学问,不受外界风气的一些干扰,能够做得这么好。

  

    解说:

  

    温教授所说的,“长期潜心于学问,不受外界干扰”,指的是孟二冬用青年时间完成的《登科记考补正》这部专著。然而,一部学生专著到底要付出多少艰辛,也许在一般人眼中是很难想象的。

  

    这里是北京大学图书馆古籍室。为了查阅更详实的史料,不至遗漏,孟二冬在这里花费了七年时间。

  

    李雄飞 北大图书馆古籍室:

  

    孟老师为了写《登科记考补正》,翻阅了大量的古籍,其中比较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地方志,现在咱们看到的就是在阅览室影印的地方志,这里大概有2000多册,孟老师几乎把它们都翻遍了,这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还有很多线装的地方志。

  

    解说:

  

    除了这2000多册地方志,还有许多线装的古籍文献资料,甚至有许多只能用影印胶片来查阅,其中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这部历经七年,100多万字的专著,荣获了“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温儒敏:

  

    从现在很浮泛的学风来说,这样的题目很冷僻,要花那么多时间,而且又不是什么核心期刊发表等等。对他评职称各方面也不一定有很大的补益,所以一般人可能都不看不上这个题目。事实上对文化积累的意义、对我们国家文化的建构,这样积累性的工作是需要有人去做的。

  

    解说: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纸空”。治学严谨的孟教授赢得了学生的爱戴和老师们的尊重。

  

    温儒敏:

  

    应该说他是有当代的、现代的那种特点的,他是一个很阳光的教授。

  

    李晶 北大中文系2003级博士生:

  

    这个阳光包括很多方面吧。第一个就是他很乐观,这样一种在任何困境面前都保持乐观的态度,就像他在病中,你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沮丧、退缩。

  

    解说:

  

    也许在孟老师的心中,就有一团火红的太阳时刻关爱和感染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在过完生日的第二天,孟老师就要开始第二个化疗过程。而这时,他向我们道出了此时心中的牵挂。

  

    孟二冬:

  

    现在最急迫的就是手里带的博士生、硕士生,现在还正在做毕业论文,病中抽时间给他们做一些指导,这大概是我心里面最着急的事情。

  

    解说:

  

    在孟老师指导的11位博士生和硕士生中,有两位要做博士开题报告,三位即将毕业。在做完第一阶段化疗后,孟老师一定要坚持让他的学生轮流到病房,接受他的教学指导。

  

    刘占召 北大中文系2004级博士生:

  

    那时候我们每个人轮流去一天,我们早上九点钟就去,然后一直到晚上七八点钟回来。

  

    解说:

  

    学生们得到了老师的指导,而孟老师却感冒了。

  

    刘占召:

  

    想起来这件事情,就非常内疚。因为孟老师应该在20天之前,应该做第二个治疗的化疗,但是一直推到今天才刚做第二个疗程的化疗。这么长时间的推迟,应该跟孟老师指导我们感冒了有关系。

  

    解说:

  

    每当提起老师化疗推迟的原因,刘占召心里总是怀着深深的歉疚。

  

    蔡丹君是2005年考到孟老师门下的研究生,去年9月10日教师节这天,在孟老师的病床边,作为研究生上的第一课让她至今难忘。

  

    蔡丹君 北大中文系2005级研究生:

  

    点滴一直在输着。后来我坐下来以后,然后老师就开始跟我聊开了。然后,后来聊完大概一个多小时了,老师也非常疲倦,我也非常不好意思了。因为我这个时候已经得到了老师开的书目,老师所给我的就是学术的一些原则,老师所建议的一些选题等等很多的东西,我觉得我是满载而归。

  

    解说:

  

    满载而归的蔡丹君过后才知道,就在病房打着点滴给自己上完研究生第一节指导课的第二天,因癌细胞转移,孟老师做了一年当中第三次大手术——开颅手术。为此,她在内心歉疚的同时,也为老师高尚的人格所震撼。

  

    蔡丹君:

  

    那么我在的心目当中,作为一个老师,那就是两句话。一个是学高为师,一个是身正为范。

  

    解说:

  

    除了自己亲自指导博士生、研究生之外,病中的孟老师还时刻牵挂着远在新疆的同学们。他拿出自己的积蓄,让妻子刻录了200多张古籍文献光盘、买来书籍,送给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的师生们。

  

    新年之前,孟老师收到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的同学们寄来的贺卡和为他治病的2000多元捐款。为此,他还特地请北京大学电视台为他拍摄了一段录像,向新疆的同学们表达他的心境。

  

    孟二冬:

  

    石河子大学中文系2002级全体同学,大家新年好!

  

    大家还记得我们在文史课上讲过刘禹锡的一首诗,叫“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他是在勉励自己,要以乐观、向上、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未来、面对人生。

  

    那么我今天也成了一棵病树,但是我这个病树也充满信心、充满自信,要和诸位这些参天大树们一起迎接新的春天,一起拥抱新的春天。

  

    演播室主持人:

  

    在采访中,正赶上孟老师做第二阶段的化疗,我们的记者就没有过多地打扰他。但是,从他身边同事和同学们那里,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他的仁爱、他的品行。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在这里,我们衷心地祝愿这位深受学生爱戴的阳光教授保重身体,早日康复!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