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互联网上的论文黑市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现在,拿学位、评职称都需要提交论文,而有些人就打起了这方面的歪主意,在互联网上设立了论文网站,公开制造和贩卖论文。

  

    去年底,一位研究生上网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和同学的毕业论文出现在一个叫做蜂巢网的论文网站上。在这个网站的网页上,只能看到摘要和目录,要下载全文,则需要付钱,价格是150元。蜂巢网出售的论文几乎涵盖了所有学科,数量不计其数。

  

    记者调查发现,这家网站声称还能提供代写论文的业务。为了验证它的说法,记者以代写一篇博士论文的名义和网站联系,他们很快就做出反馈,并要价六万五千元。在达成初步协议后,网站一名赵主管约见记者时称,他们已经确定完成论文的人选,质量和信用完全可以保证。他同时告诉记者,蜂巢网一个月能接五十篇硕士论文,平均每篇六千至八千元,占到了业务的主要部分。

  

    



除了代写论文以外,蜂巢网声称还可以按照客户的要求发表论文。在这个网站上,列举了上百种期刊的名录。在不同级别的期刊上发表有不同的价格。网站还列出了一些已经发表论文的目录。广东省一位高校教师告诉记者,他在支付了六千元钱后,他的一篇论文通过峰巢网就在一家核心期刊上发表了。

  

    记者发现,类似网站在互联网上还有很多。论文造假行为必将给人才管理造成混乱,也严重危害到学术风气,从而最终影响到整个社会的创新发展。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今天是2006年研究生入学考试的第一天。说起考试,严防舞弊行为是人们一直关注的一个焦点,而今天我们的节目关注的是另一种形式的舞弊——论文舞弊。

  

    现在研究生、博士生拿学位,研究人员评职称都需要提交论文。而有些人出于种种原因,动起了外脑筋,甚至还在互联网上设立了论文网站,公开地制造和贩卖论文。

  

    解说:

  

    王文云是广州市的一名公务员,2002年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去年底的一天,她上网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毕业论文出现在一个商业网站上。

  

    记者:

  

    你确定那篇论文是你的吗?

  

    王文云 广州市某机关工作人员:

  

    我确定。因为首先论文的题目,还有摘要跟我的论文是一模一样的,分毫不差。

  

    解说:

  

    王文云发现,这个叫做蜂巢网的论文网站,只能看到摘要和目录,要下在全文则要付费,价格是150元。

  

    记者:

  

    当时你看到这个网站上挂着你的毕业论文在出售的时候,你当时是一个什么,当时是怎么想的?

  

    王文云:

  

    我觉得非常地愤慨,因为每个作者的论文都是花费了很大心血和力气写成的,而这个网站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就把别人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而且还拿来出售牟利。

  

    解说:

  

    不仅是她自己的毕业论文,她发现,几乎所有研究生同学的毕业论文全部被挂在了这家网站上出售。王文云的论文写于2002年,而这家网站在2005年才上传的论文,明显是网站偷窃了她的论文,她决定找这家网站问个明白。

  

    电话连线:

  

    王文云:

  

    您好,请问是赵先生吗?

  

    蜂巢网主管: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王文云:

  

    你是蜂巢网的主管,是吗?

  

    蜂巢网主管:

  

    对,是。

  

    王文云:

  

    是这样,我发现我的论文没有署名字就放在你们的网站上出售,你能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蜂巢网主管:

  

    这个是代理人提供的,如果你发现你的文章受到侵犯,那你可以写封信过来,我们处理一下,帮你删掉,好吧?

  

    王文云:

  

    你只是代理人提供给你,你都没有经过征求原作者的同意,你就可以随便办?

  

    蜂巢网主管:

  

    我们是跟代理人签署协议的,跟他们有关系的,其它我们不管。

  

    解说:

  

    网站上称是代理人给他们提供的论文,那么这些所谓的代理人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么多的论文呢?在王文云的印象当中,除了学校图书馆以外,她从来没有向任何杂志和网站提交过论文。在华南师范大学,我们找到了图书馆的负责人了解情况。

  

    李建中 华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党总支书记:

  

    我们图书馆现在是我们有一个我们自建的博硕士论文库,主要是供我们自己的学生来参考和使用的,像这个数据库在校内,它在任何一个网络的终端都可以阅读或者下载,当然这些学生或者是不是学生的人,到这来下载这些论文以后去做什么用,那我们也很难控制。

  

    解说:

  

    这样看来,可能正是有人利用在学校内部开放的论文系统窃取了学生的论文。在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它出售的论文几乎涵盖了所有学科,数量更是不计其数。那么,这个蜂巢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网站?从网页提供的信息看,网站的维护地址在上海,备案号为沪05034404号。由于这些毕业生的论文,买家买回去之后,只能作为写作的参考,因此价格不高,为了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网站声称能够直接提供代写论文的业务,我们以论文需求者的身份进行了咨询。

  

    电话连线:

  

    记者:

  

    那这个写作是保证原创吗?

  

    蜂巢网工作人员:

  

    是原创的,都现做的。一般都是相当水平的老师来做,还有博士,能保证的。你可以看得出的,我们网站就这么大,有多少内容,不是一天就弄起来的,肯定是我们有相当的资源,才肯做这个问题的。因为我们也是着眼未来的,看未来的。像你们这种本科毕业,再到硕士,到博士,后续的(服务),像我们的客户,我们可以服务他,一直到他博士毕业都有的。

  

    解说:

  

    为了验证他的说法,我们以代写一篇教育学专业的博士论文的名义和网站联系,他们很快就做出了反馈。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网站告诉我们,已经安排了老师研究了需求,可以写作该论文,然后还提供了一个和约的样本。上面写着,这篇8万字的博士论文要价六万五千元钱,网站要求把钱汇到上海一个叫赵萍萍的人的银行户头上,按照写作的进度逐步支付,在达成初步协议后,按照网页上提供的电话号码,我们与网站的一名主管赵先生约会深圳市的一家快餐店见面。他说,已经确定了由北京市一所重点师范大学的几名博士生共同来完成论文。

  

    赵先生 蜂巢网主管:

  

    博二、博三都有,都是博士同学,一个寝室的,不是一个人做,一个博士队啊,两三个人商量着做,一个人的脑子有限。

  

    解说:

  

    为了让我们相信网站的实力,赵先生还向我们展示了网站的工作安排。

  

    赵先生:

  

    你的论文现在来排的话,已经排到两百多号了,就是目前手上的,就是这些进度项目,那我们看一眼吧。是否支付定金?哪个客户的?联系方式是什么?哪个老师接的?文章完成到哪一步?所有的信息都在上面。

  

    记者:

  

    转过来方便吗?

  

    赵先生:

  

    稍微看一下。不好意思,公司机密。

  

    解说:

  

    记者看到,在他的电脑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网站正在进行的论文写作状态。和昂贵的博士论文比,一篇硕士论文的价格是6000到8000元左右,占到了业务的主要部分。

  

    赵先生:

  

    一个月能接五十篇硕士论文,我半年才做一篇博士论文,你说这个比例……

  

    记者:薄利多销,以量取胜?

  

    赵先生:对。硕士论文说实在的,扩招以后,论文很好写的,一篇论文,我找个博士随便写写,两稿就出来了。

  

    解说: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的规定,硕士、博士的学位论文是获得学位的最重要条件,如果在论文上出现舞弊、作伪等现象是不能拿到学位的。而网站声称,能提供的这种代写论文的服务正是在帮助学生舞弊、作伪骗取学位。除了代写论文以外,由于现在研究生要获得学位,各类研究人员要晋升职称,都需要在一定等级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因此蜂巢网声称能为客户提供一揽子论文解决方案,可以按照客户的要求发表论文,我们以法律专业学生的身份向网站咨询。

  

    记者:

  

    我们想咨询一下发表论文方面的事情。

  

    蜂巢网工作人员:

  

    是什么专业的?

  

    记者:

  

    我是法律方面的。

  

    蜂巢网工作人员:

  

    对于这个期刊有什么要求?

  

    记者:

  

    省级期刊都行。

  

    蜂巢工作人员:

  

    这样的话写作加发表基本上两千三百元钱左右,我们可以做,四千字。大约是两到三个月时间,可以刊登。

  

    记者:

  

    那这个杂志是由我们来选呢,还是由你们来定呢?

  

    蜂巢工作人员:

  

    肯定是我们的,因为我们不可能神通广大到全国上万家杂志都有关系,我们肯定是落实到我们合作的几个杂志社去发,才有保证,编辑、总编和我们有合作协议的,也有保密协议的。

  

    解说:

  

    在这个网站上列举了上百种期刊的名录,在不同级别的期刊上发表了就有不同的价格,有一些甚至直接明码标价,这本黑龙江的《学习与某某刊物》,发表价格为3200元,北京市的商业类的刊物发表价格有1500元,网站上还列出了一些自称已经发表的论文目录,甚至有不少发表在属于代表我国学术最高水平的北大核心期刊上。那么,网站所宣称的从写作到发表的这一系列服务是真实的还是纯属一种欺诈行为呢?我们经过多方调查联系到广东省一位高校教师为了评上教授职称,他在去年购买过蜂巢网的服务。

  

    广东省某高校教师:

  

    有一篇文章,想往核心杂志上面来发,结果投了好几回了,都没有发上,听很多人都说,没有必要搞得那么辛苦,很多都是通过这种渠道来做,上蜂巢网。这样子,我就对蜂巢网有比较深刻的印象。

  

    解说:

  

    一开始,他也不完全相信网站真有这个能力,于是试探性地把自己的论文寄给了网站,而网站则找人将他的论文几乎重写了一遍。

  

    广东省某高校教师:

  

    他修改好了,寄过来给你看一眼,看了之后付钱,之后它就拿出去发表。

  

    记者:

  

    发表完了之后。

  

    广东省某高校教师:

  

    还不是发表完,就是已经同意录用了,你再寄一部分钱给它,还不是一下子全部给。因为一下子全部给,肯定不敢做这个事情,就把(论文)录用通知真的寄过来了。寄过来了,剩下一千块钱当然还是寄给它了。

  

    解说:

  

    就这样,这篇改头换面的论文在一家核心期刊上真的发表了,这位老师为此总共支付了6000块钱。对于这样的教育,他心里也非常不安。

  

    广东省某高效教师:

  

    通过这个方法来弄文章,肯定是有作弊的嫌疑,不是嫌疑,就是作弊。肯定对学术来说是不好的,对国家来说,也会造成一定的损失。但是这个事情,据我了解,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非常普遍。

  

    记者:

  

    代写论文、代为发表这样的事情,是否真的像这位大学老师所说的一样,并不少见呢?除了蜂巢网以外,还有没有别的网站在从事类似的业务呢?让我们在互联网上搜索一下。

  

    解说:

  

    输入关键词——代写论文,果然搜索出大量类似的网站,声称提供的服务也与蜂巢网基本相同,像这个网络就直接取名“代写论文”,这个网站也声称提供代写、代发“一条龙”服务。看来,这样的情况的确存在泛滥的可能。

  

    演播室主持人:

  

    互联网上丰富的信息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但是这些信息服务也必须依法进行。按照《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国家对经营性网站实行许可制度,没有取得许可手续的不得从事互联网经营性信息服务。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节目中的这个蜂巢网的网页就已经无法打开了。以论文为基础的考核方式本来是国家选拔人才、评定人才的手段,而论文造假的行为必将给人才管理造成混乱,也严重危害到学术风气,从而最终影响到我们整个社会的长期发展。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并欢迎您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