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特殊的挂历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不久前,山西省临汾市有观众向《焦点访谈》反映说,在临汾有一种特殊的挂历,这种挂历是通过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卖到所管辖的企业的,而且挂历上的图片全部是临汾市城建局副局长的摄影作品。记者来到临汾进行调查。

  

    这种名为“海外风光多旖旎”的挂历既没有出版单位名称也没有书号,每本卖25元到45元不等,其中的图片拍的是海外的著名景区,图片标明摄影作者为宋茂林。

  

    



记者找到这些照片的作者城建局副局长宋茂林,宋茂林解释说,有两位外地人找到他,用他的照片出挂历,挂历共印刷了一万六千本。挂历印好后,宋茂林的一位他称作老哥的朋友——临汾市供电局原局长向尧都区地税局的领导打了招呼,除400本发给地税局职工外,还有一部分通过税务专管员推销到其所辖企业和业户。

  

    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税务干部说,向企业卖挂历是尧都区地税局分派到各专管员头上的任务,不仅专管员们不愿意,被摊派的企业也是敢怒不敢言。在某机械公司,公司人员说尧都区地税局税务干部一下子要求他们购买50本他们并不需要的挂历。

  

    近几年,国家对治理“乱摊派”问题十分重视,进行了专项整治,但是在权力和关系作用下,“乱摊派”在一些地方还时有发生。

  

    《焦点访谈》2006年1月4日完成台本——特殊的挂历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每当辞旧迎新的时候,挂历就会流行。而不久前,山西临汾的观众向我们反映说,在临汾有一种特殊的挂历,这种挂历通过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卖到管辖的企业,而且挂历上的图片全部都是临汾市城建局一位副局长的摄影作品。到底有没有这种情况呢?我们的记者来到临汾进行了调查。

  

    解说:

  

    这里就是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它共有6个分局和9个地税所,管辖着2000多户企业。这里的税务干部到底有没有向企业推销挂历呢?记者首先找到尧都区地税局局长黄志林了解情况。

  

    黄志林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局长:没有,没有。

  

    记者:您可以非常肯定的这样说。

  

    黄志林:我肯定这样说,我用党性来保证。因为我们税务部门有严格的规定,行风建设有严格的规定,不允许向企业摊派,或是推销报纸、刊物这些东西,这个是肯定的。

  

    解说:

  

    正如这位局长所说,税务部门有明确的规章制度要求,不准向纳税户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乱拉赞助,那么观众朋友向我们反映的挂历,又到底是本怎样的挂历呢?

  

    《海外风光多倚旎》是这本挂历的名称,每一幅图片拍摄的都是海外著名风景,标有“宋茂林摄影”的字样。宋茂林现任临汾市城建局副局长,大家可以看,在每一页挂历的下角还写着不同属相人的不同命运。

  

    谢惠生 山西省临汾文化新闻出版管理局新闻出版科科长:这个是不可以销售的。

  

    记者:不可以销售。

  

    谢惠生:没有出版社的标记,也没有书号。

  

    记者:您看他这个挂历上还印有,比如说您是属什么属相的,您的命运是什么样的。

  

    谢惠生:那就带有迷信色彩了。这种内容不管什么情况下,都是不可以印刷发行的。

  

    解说:

  

    当地出版部门认为,这本有着封建迷信色彩的挂历不能印刷发行。那么观众反映的尧都区地税局推销挂历和尧都区税务局长的矢口否认,哪个更接近事实呢?记者随意走访了几家企业了解情况。记者来到这家名为昌盛机械有限公司的企业,一进门记者就看到墙上挂着的这本《海外风光多倚旎》的挂历。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办公室负责人甲:税务局一下子过来送了50本。

  

    记者:你们多少钱?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办公室负责人乙:45(元)一本。

  

    记者:45元一本那个。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办公室负责人乙:对。

  

    记者:那个是从税务所拿的吧。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办公室负责人乙:嗯。

  

    记者:他们怎么让你们去拿的?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办公室负责人乙:经常在一块的。说有几本挂历,要吗?我说要。

  

    记者:钱交给他们了吗?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办公室负责人乙:钱啊,给了。

  

    解说:

  

    新华油漆厂是兄弟俩办的一家民营企业,它是属于尧庙乡税务所管辖的企业。

  

    记者:你们有税务给你们的挂历吗?

  

    邓茂贤 山西省临汾市新华油漆厂负责人:人家给我们,我们全发出去了,我们也不要。

  

    记者:他们给你们,要钱吗?

  

    邓茂贤:怎么不要钱,他能白给啊?

  

    记者:他们给你的要钱?

  

    邓茂贤:嗯。

  

    记者:多少钱?

  

    邓茂贤:25(元)。

  

    记者:不买不行。

  

    邓茂贤:嗯。

  

    解说:

  

    记者对多家企业进行了采访。他们都一致表示在2005年12月初,的确有尧都区地税局的税务干部们要求他们购买这种挂历。记者又随机走访了尧都区地税局各分局的专管员核实情况,所谓专管员就是直接面对管户收税的税务干部,他们每人都要负责多家纳税企业和个体户。

  

    白小平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专管员:我就给一个企业10本。

  

    记者:多少钱一本?

  

    白小平:25(元)。

  

    记者:卖给哪家企业了?

  

    白小平:卖给那个,鑫嘉线路建筑有限公司。

  

    记者:给他开票了吗?

  

    白小平:没有。

  

    记者:你卖了多少本?

  

    陈建玉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建安分局二股股长:七八本。

  

    记者:你能给我看看你都卖给哪个企业?

  

    陈建玉:河南灌沙公司。

  

    杨福平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建安分局:给了我一百本。

  

    记者:那你们怎么把它摊派到各个企业上去呢?

  

    杨福平:我们也不一定。有的一户两本、三本的,就这样。

  

    记者:全都卖完了吗?

  

    杨福平:嗯。

  

    解说:

  

    看来还真有税务干部要求企业购买挂历这回事。对于这种情况,尧都区地税局又做何解释呢?

  

    胡天定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副局长:

  

    我觉得是这么个观点,如果不是牟取暴利,因为税务机关管辖的范围和认识的人多,企业说我这挂历25块钱,你帮忙,或者30块钱帮忙卖一下,只要他不牟取暴利。

  

    记者:

  

    那你说什么叫牟取暴利?如果这一本挂历20块钱、25块钱,卖到了45块钱,算不算牟取暴利?

  

    胡天定:

  

    那就叫牟取暴利。

  

    记者:

  

    算牟取暴利。

  

    胡天定:

  

    算。

  

    记者:

  

    但这就是咱们的税务干部这样做的。

  

    胡天定:

  

    你听着,谁卖给他们的谁负责任。

  

    解说:

  

    但无论是否牟取暴利,向纳税户摊派挂历的行为都为税务部门的规章制度所不允许。至于是否像这位局长所说,是一些税务干部的个人行为,我们不妨再听听他的说法。

  

    记者:

  

    这是局里摊派下来的任务吗?

  

    胡天定:

  

    不应该叫摊派。

  

    记者:

  

    那叫什么呢?

  

    胡天定:

  

    怎么能叫局里摊派呢?

  

    记者:

  

    不叫摊派叫什么?

  

    胡天定:

  

    你就不是单位分配的,怎么叫摊派呢?

  

    记者:

  

    那这属于什么行为?

  

    胡天定:

  

    个人行为。能算什么行为?

  

    记者:

  

    如果您说要是以个人的身份,为什么大部分干部都推销这样的同一种挂历呢?

  

    胡天定:

  

    那就是一个人联系的。

  

    记者:

  

    一个人联系的。

  

    胡天定:

  

    那肯定的事嘛。

  

    记者:

  

    这个人是什么人呢?

  

    胡天定: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解说:

  

    向纳税企业推销挂历,到底只是专管员的个人行为,还是尧都区地税局下达的任务,记者继续向税务干部了解情况。

  

    记者:

  

    从哪儿领的挂历?

  

    王向明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地税局征管分局综合股股长:

  

    肯定是从局里领回来的,不会是我们自己卖挂历去。

  

    记者:

  

    不会是你们自己联系挂历往下卖吗?

  

    王向明:

  

    不可能。就是从区局领回来的。

  

    记者:

  

    要求你们往下卖。

  

    王向明:

  

    就这个意思吧。

  

    记者:

  

    这就是你们应该承担的任务吧。

  

    王向明:

  

    可以这么说吧。

  

    解说:

  

    采访中,一位了解情况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税务干部向记者讲述了他所知道的真相。

  

    记者:

  

    向企业摊派挂历这样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个人行为?

  

    某税务干部:

  

    不是个人。这是局里面统一安排、统一布置,各个所领回来的任务,都是。

  

    记者:

  

    局里谁来布置这项工作的?

  

    某税务干部:

  

    胡天定副局长布置的。

  

    解说:

  

    为了印证这种挂历是否是尧都区地税局分派到各专管员头上的任务,记者又找到了挂历上图片的作者,也就是城建局副局长宋茂林了解这种挂历的出处。原来去年9月,两位浙江温州人找到宋茂林,要用他的照片出挂历,共印了16000本,并请宋茂林称为“老哥”的朋友,即临汾市供电局原副局长魏学礼帮助推销。

  

    记者:

  

    尧都区地税局是你老哥打的招呼?

  

    宋茂林 山西省临汾市城建局副局长:

  

    是,可能是。

  

    记者:

  

    他跟谁打的招呼。局长吗?

  

    宋茂林:

  

    有可能是吧。

  

    记者:

  

    他们以前都认识,是吗?

  

    宋茂林:

  

    认识,肯定认识。

  

    记者:

  

    是很好的朋友吗?

  

    宋茂林:

  

    应该是朋友吧。

  

    解说:

  

    原来临汾市供电局原局长魏学礼向尧都区地税局领导打了招呼,这批特殊的挂历才得以到达地税局,其中400本发给了地税局职工,还有一部分通过专管员推销给所管辖的企业,但说起向企业推销挂历的事,专管员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陈建玉:

  

    说实话,我也不愿意卖。

  

    记者:

  

    为什么?

  

    陈建玉:

  

    因为这个东西,人们不是老是说,卖这个东西不合适,我也不愿意卖。

  

    白小平:

  

    绝对为难。

  

    记者:

  

    你们也挺为难。

  

    白小平:

  

    嗯。

  

    记者:

  

    那咱不干不就完了吗?

  

    白小平:

  

    不干,人家给了你,你不干行吗?

  

    解说:

  

    专管员们不愿意干,购买挂历的企业更是敢怒不敢言。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会计:

  

    对企业来说这种负担太重,真是说实话,你说我们愿意拿不愿意拿?

  

    记者:

  

    企业负担也挺重的。

  

    临汾市昌盛机械厂会计:

  

    现在是各个部门,不是某一个部门,只要和企业有关的都牵扯这个问题。

  

    邓茂功 山西省临汾市新华油漆厂负责人:

  

    很难。有的是无能为力,有的是没法做,有的是没法不做。

  

    记者:

  

    如果不买的话,你们会怎么对待他们呢?

  

    某税务干部:

  

    不买挂历,那肯定以后他办事不方便,再一个税务部门是一个执法的职能部门,他也不敢得罪咱们。专管员、各个科室的领导、各个税务所的所长,他都有相当的权力,哪个单位不听话,哪个单位不买账,那应该交税的时候,就卡得特别严、特别死,甚至不应该交的税也让你多交点。

  

    记者:

  

    那相反的情况呢?

  

    某税务干部:

  

    相反的情况就可以照顾照顾。像每年的河道费,其它的当收的、不当收的这一小部分,小税种的,就可以免掉了。

  

    解说:

  

    据了解,在专管员和管户都不情愿的情况下,不该销售的挂历卖给了企业,增加了企业的负担,那么销售挂历的钱又到哪儿去了呢?

  

    记者:

  

    在这里面你挣了多少钱?

  

    宋茂林 山西省临汾市城建局副局长:

  

    我跟你说,钱一分钱都不挣,我半分钱都不挣,我拿我的党性、我的人格什么一切担保,没有。

  

    记者:

  

    你的老哥挣多少钱?

  

    宋茂林:

  

    他也没挣钱,据我所知他没挣钱。

  

    解说:

  

    宋茂林说,他和他的朋友临汾市供电局的原局长魏学礼没有挣到钱。那么销售挂历的税务干部们挣没挣钱呢?

  

    记者:

  

    这钱去哪儿了?

  

    杨福平:

  

    钱,交了。

  

    记者:

  

    交到哪里了?

  

    杨福平:

  

    我没办法说,我既然吃了这碗饭,咱是最基层干工作的,我敢跟你说一条,凭良心说,包括我们单位、包括我们个人里面一分钱都没有挣,我就可以给你掏出良心跟你说,反正我是有口难言。其它的没办法说,只能说到这儿。

  

    记者:

  

    这钱到底有没有到那你们的腰包里?

  

    某税务干部:

  

    这个是往上交的,收钱以后要往上交的。

  

    记者:

  

    这个钱交到哪儿了?

  

    某税务干部:

  

    交给局里面。

  

    记者:

  

    尧都区地税局。

  

    某税务干部:

  

    对。

  

    解说:

  

    最终,记者又找到了尧都区地税区局长黄志林了解销售挂历款的去向。

  

    记者:

  

    销售完挂历的钱去哪儿了?

  

    黄志林:

  

    我怎么能知道呢。

  

    演播室主持人:

  

    摊派这样的事儿确实是挺不得人心的。近几年,各地对于摊派进行了专项治理,遏制了摊派的行为,但是在权力和关系的作用下,摊派在一些地方还时有发生,挂历这东西它并不大,但是一年到头365天就挂在那儿,像个见证。每当抬头看到这特殊的挂历的时候,人们会想到什么呢?

  

    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也欢迎您为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

  

    好,观众朋友,再见。

  

    热线电话:(010)68579889—196

  

    电子信箱:ab30@cctv.com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