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撤“官股”不能留死角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据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务院国资委、国家安监总局联合下发的通知精神,今年9月22日之前,参与煤矿投资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必须主动申报并从煤矿撤出投资。然而时限已过,仍有一些地方在落实通知要求上存在一些问题。

  

    记者在山西省宁武县化北屯煤矿了解到,有的参股人员明退暗留,郭勇、郭吉才便在其列:前者是宁武县农业局副局长,而后者是农业局下属的经济林开发公司副经理。

  

    



今年9月,宁武县开始清查国家公务人员参股煤矿一事,郭勇和郭吉才对此十分清楚。9月22日,他们来到化北屯乡纪检委,汇报了撤股的情况。虽然他们声称已经退股,可实际上由于矿上已经把他们的钱花了,因此他们的股并没有真正退出。他们汇报时隐瞒了这一情况。根据纪检委的调查结果,宁武县免去了二人职务,并给予了相应的处分。

  

    除了明退暗留、私自转股的做法之外,还有一些参股人员没有主动从煤矿撤股。山西省灵石县南关镇柏疙瘩煤矿的主要股东——国有企业灵石煤炭运销公司总经理张建新便是违规者之一。据了解,2001年该公司改制,在保留其国有企业性质不变的情况下,由职工集资入股组建了一家民办公司——通宇公司,其中最大的股东就是张建新,随后,这家公司又投资近千万元,承包了柏疙瘩煤矿。张建新在煤矿中占有相当的股份。对于四部委的通知,他一直置若罔闻。直至10月中旬,他入股的煤矿发生矿难瞒报事件,县纪检委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张建新等人才不得不向纪检委说明入股情况。但张建新等人至今仍未撤资。目前,此案正在查处之中。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为了从源头上治理官煤勾结,遏制矿难事故的发生,今年8月30号,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务院国资委、国家安监总局等四部委发出了通知,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凡是已经投资入股煤矿的在一个月之内撤出投资,逾期不撤出的依照有关规定给予处罚。截止到10月底,全国共有4000多名干部从煤矿撤资,撤资金额达到四亿七千万元。但是目前也确有一些地方在落实文件要求上存在一些问题,根据有关部门提供的线索,12月上旬,记者在山西就采访到一些一拖再拖仍没有退股的问题。

  

    解说:

  

    这里是山西省宁武县化北屯煤矿,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家村办煤矿就有干部没有真正撤股的问题。

  

    记者:

  

    这个矿最后是谁入股办理的?

  

    郭晋生 宁武县化北屯村村委会主任:

  

    去年12月份写这个合同,是郭勇、郭吉才给我们村写的协议。

  

    记者:

  

    他出多少钱?

  

    郭晋生:

  

    那个时候他承包费、资源补偿费给了我们12万。

  

    解说:

  

    这位村主任所说的郭勇和郭吉才都是宁武县农业局的干部,郭勇是副局长,郭吉才是农业局下属的经济林开发公司副经理。记者采访时,纪检部门也正在对他们的问题进行查处。

  

    郭勇 山西省宁武县农业局原副局长:

  

    我是2004年的12月中旬,化北屯联营煤矿(前一个承包期)到期以后,村里的干部想着这个煤矿继续往出承包,村里面没有能力经营,在这情况下,我就联络了一个我公司的副经理——郭吉才,还有两个离退休干部,一共4个人,以我们4个人为主把这个煤矿就承包了。中央三令五申不让国家工作人员,尤其是公务员参与办企业,这个我是明知故犯。

  

    解说:

  

    在这次参股中,郭勇一共投入了75万元。

  

    郭吉才 山西省宁武县农业局经济林开发公司原副经理:

  

    我是入了30%的股份。

  

    记者:

  

    大概多少钱?

  

    郭吉才:

  

    我占30%的股份只有60万元钱。

  

    解说:

  

    今年9月初,根据上级的通知要求,宁武县开始清理和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的问题,并要求在2005年9月22日前撤出所有投资,对此,郭勇和郭吉才十分清楚。9月22日,两人来到化北屯乡纪检委汇报了撤股的情况。

  

    冯玉生 山西省宁武县化北屯乡纪检委副书记:

  

    他们按表格填上工作单位、入股金额、退股的数额,而且还给了个退股退出资金的凭证。

  

    记者:

  

    到底最后这个真正是不是退了?有没有把钱返给他们,这个你不知道?

  

    冯玉生:

  

    这个不清楚。

  

    解说:

  

    虽然郭勇和郭吉才向上级汇报说他们已经退了股,可实际上由于矿上已经把他们入股的钱花了,他们的股并没有真正退出,但他们在向上级汇报时却隐瞒了这个情节。

  

    记者:

  

    这个矿当时改造时,像郭勇他们入股的钱到底都花到哪里去了呢?

  

    化北屯联营煤矿负责人:

  

    他的钱今年国家规定建(电的)双回路,我们架电今年花了六十来万元,买绞车、带盖绞车房,就这些设备,这里面就花去三十来万。

  

    记者:

  

    还有什么花费呢?

  

    化北屯联营煤矿负责人:

  

    还有那个炸药库,炸药库花了二十来万。

  

    记者:

  

    那个花钱了,还有哪儿花钱了?这个地方?

  

    化北屯联营煤矿负责人:

  

    对,这就是人行道。

  

    记者:

  

    这个是矿工下井从这儿下?

  

    化北屯联营煤矿负责人:

  

    对,矿工从这儿下,这个人行道今年花了八十来万。

  

    解说:

  

    矿上介绍,今年为了更新矿井的设备,矿上已经把郭勇和郭吉才投入的130多万元全部花光了,目前他们根本没有钱给郭勇和郭吉才办撤股。

  

    郭勇:

  

    矿上事实上没有钱退这个股份,我们内部也有一个股东,叫郭有生,我和他商量这个事儿,把股转给他。

  

    记者:

  

    那你这个事儿办之前有没有跟乡纪检或者是县里的有关部门汇报呢?办之后有没有跟他们汇报呢?

  

    郭勇:

  

    这个没有汇报。

  

    解说:

  

    矿上无法退钱时,郭勇本来应该向组织上如实汇报,通过组织程序来处理这个问题,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另一个入股人——郭吉才和他一样搞了私自转股。

  

    郭吉才:

  

    在客观上造成一个就是给好多人一个怀疑的状态,你究竟是真退呀,还是假退呀?这个东西给别人一个怀疑的状态。

  

    解说:

  

    由于在煤矿退股问题上郭勇、郭吉才二人私自转股,违反了中央有关部门的规定,根据纪检委的调查结果,宁武县已经免去了二人的职务,并给予了相应的处分。除了私自转股的做法之外,还有一些国有企业负责人也没有按照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的通知要求主动从煤矿撤股。

  

    山西省灵石县南关镇柏疙瘩煤矿今年9月21号发生了一起瓦斯爆炸事故,造成6名矿工死亡,事故发生后矿领导隐瞒不报,直到20多天以后才被有关部门发现。而记者在采访中得知,这家民办煤矿的主要股东竟然是国有企业灵石煤炭运销公司的负责人。

  

    赵春清 山西省灵石县煤炭运销公司副经理:

  

    煤炭运营公司它的业务隶属于晋中煤炭运销分公司。

  

    记者:

  

    它这个是个什么企业?

  

    赵春清:

  

    它现在还叫国有企业。

  

    记者:

  

    不是私营的吗?

  

    赵春清:

  

    不是。

  

    解说:

  

    这位副经理告诉记者,煤炭运销公司负责全县煤炭外运的管理。2001年,公司进行了改制,在保留县煤矿运销公司国有企业性质不变的情况下,由职工们集资入股,又组织了一个新的民办公司——通宇公司。公司的董事长就是县煤炭运销公司经理张建新,他出资375万元,占有的股份约为30%,随后由这家公司投资近千万元承包了煤矿。当然,作为大股东的张建新在煤矿中占有相当的股份。

  

    记者:

  

    国家规定国有企业负责人要参股其它民营企业,入股煤炭不是要撤出吗?那这个张经理撤出了没有?如果他身份还是国有企业的。

  

    赵春清:

  

    不是国有企业的身份,这个煤矿我们是通宇煤运公司出面的,和灵石县煤炭运销公司没有关系。

  

    记者:

  

    但是他不是现在身份还是灵石县煤炭运销公司的经理吗?还是国有企业的一个干部吗?

  

    赵春清:

  

    是,但是出面是以通宇公司的行为出现的。

  

    记者:

  

    对呀,但他又是通宇公司的董事长啊。

  

    赵春清:

  

    是。

  

    记者:

  

    他既是通宇公司的董事长,而且他在这还有股份,那么他这种情况不就属于中纪委和国家安监总局等几个单位公布的国有企业负责人应该从煤矿当中撤出股份的人员吗?

  

    赵春清:

  

    这个属于不属于,这个政策我不太掌握。

  

    记者:

  

    那就是现在他还没有撤啊,实际上就是,就你知道应该是还没有撤,他并不是在你们这没有股份?

  

    赵春清:

  

    嗯。

  

    记者:

  

    他现在还担任着你们的董事长,还有着百分之三十几的股份。

  

    赵春清:

  

    是的。

  

    解说: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煤炭运销公司的经理张建新。

  

    记者:

  

    中央有关部门要求从煤炭矿山入股中撤出吗?这个你们知道吧?

  

    张建新 山西省灵石县煤炭运销公司经理:

  

    知道,我们这个都通过县纪委给地区报上去了。

  

    记者:

  

    你们什么时候报的呢?是在9月22日以前报的吗?

  

    张建新:

  

    不是,就是22日以后。

  

    记者:

  

    以后大概什么时间?是不是出了矿难以后?10月份你们才报的,还是说你们就一直没报,等到问出来你们才报的?

  

    张建新:

  

    不是,就那个(矿难被发现)前后吧。

  

    记者:

  

    他们有没有按照国家规定在9月22日向你们申报他们董事长,还有副董事长、经理这些国有企业干部入股这个煤矿,甚至控股这个煤矿的事情?

  

    王勇 山西省灵石县纪检委书记:

  

    自己也没报。

  

    记者:

  

    那什么时候你们才注意到这个问题的?

  

    王勇:

  

    这个是后面我们请示了省市有关部门以后。

  

    记者:

  

    大概什么时间,你这是?

  

    王勇:

  

    大概就是有个半个多月左右,就是请示以后。

  

    记者:

  

    10月中旬以后?

  

    王勇:

  

    对。

  

    解说:

  

    显然,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没有按照中央和国家有关通知的精神在9月22日之前主动申报并从煤矿撤出投资,直到10月中旬他们入股的煤矿在9月份发生的矿难瞒报事件被县政府发现,县纪检委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张建新等人也才不得不向纪检委说了这件事,但有关部门至今也没有对入股这件事进行处理。

  

    记者:

  

    那你们这个县煤炭运销公司和通宇公司是什么样的关系?

  

    赵春清:

  

    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我们现在所有的煤运公司的经理、副经理,同时又都是通宇煤运公司的经理、副经理。

  

    记者:

  

    就是你们这些人既享受了国有企业的待遇和承担了这个工作,又自己单独办了个公司,又干自己经营的这个项目。本来是承担着国家的任务,享受国家的政策和待遇,你们这些人现在又同时干起了自己的民办和私营的公司,用和国家公司有关的牌子去干给自己个人盈利的事情,不就等于所有的好处你们公司都得了吗?

  

    赵春清:

  

    这个我不能评价。

  

    演播室主持人:

  

    今天我们节目报道的发生在宁武和灵石的这两件事,一件已经得到了处理,另一件至今还没有处理结果,看来撤股问题确有死角。如何坚决落实中央和国家的规定,清理和纠正违规入股煤矿的问题仍然不容松懈。对于在这当中遇到的死角一经发现,当地有关部门应该采取措施尽快处理,而不能拖延和回避,以确保国家关于干部从煤矿撤股的要求不走过场,得到真正的落实。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