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寻找回来的世界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17岁的小李,从小失去父母,与生活在上海棚户区的姑姑相依为命。疼爱小李的姑姑一直盼望他能够长大成才,但事与愿违,从十二三岁开始,小李就不断逃学,并学会了偷盗、打架、勒索。在老师、同学及家人眼里,他已经是一个不可救药的问题少年。两年前,在社区专门负责青少年事务的社会工作者范玉云把小李纳入了自己的关护范围。

  

    



有一次,小李准备对一位曾经教育处理过他的老师进行报复,范玉云听到后,立即对小李进行耐心劝说,最后制止了一起流血事件的发生。这次事件使小李和范玉云达成了一种默契,每当小李遇上烦心事,他都会主动地征求这位社工阿姨的意见。这使得一次次徘徊在危险边缘的他,总能被及时拉回来。在范玉云的努力下,小李的姑姑也改变了以前粗暴的教育方法,小李也开始理解姑妈抚养他的艰辛,多年的坚冰开始融化。如今,小李在上海的一所职业学校旅游专业学习,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

  

    目前,上海共有4000多名像范玉云这样的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者,他们每个人都承担着150名社区青少年的服务,帮助他们树立健康积极的生活理念。

  

    据了解,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和共青团中央不久将在50个重点城市开展这种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的试点工作。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青少年违法犯罪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也是我国目前面临的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近年来,我国的青少年违法犯罪呈上升的势头,并具有严重性、反复性、长期性和潜在的危险性,因此这一社会问题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那么,怎样才能有效地、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呢?上海市正在开展的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对此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

  

    解说:

  

    小李今年刚刚17岁,是从小生活在上海棚户区的一个孤儿,他和小姑妈相依为命。多年来,姑妈一个人顶着生活的压力含辛茹苦地拉扯着他,所有的付出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盼望小李能长大成人。但是事与愿违,慢慢地她发现无论对于社会还是家人,小李都已经变成了一种危险的信号。

  

    小李:

  

    这里,这里两刀。

  

    记者:

  

    这里还有。

  

    小李:

  

    嗯。就是我们这边十几个,他们那边十几个,手上都操家伙的。

  

    小李的姑妈:

  

    我在枕头下面找到的,有刀的,我把它都扔掉了。找到几次了,扔掉一次又找到,扔掉又找到,有几次都是这样的。所以我害怕,我就怕他,万一他要捅我怎么办?我也害怕的。

  

    解说:

  

    从十二三岁起,小李就开始逃学、偷盗、夜不归宿、打架斗殴、敲诈勒索低年级同学。在老师、同学以及家人眼里,小李已经是一个不可救药的问题少年,街坊邻居都对他躲之不及。这时候,有一个人主动地走近了小李,她就是上海市闸北区专门负责青少年事务的社工范玉云老师。

  

    范玉云 上海市闸北区宝山街道社工点社工:

  

    其实我一直在想,怎么跟他沟通?怎么让他来接受我们?我就跟他讲一些,我说,你喜欢点什么?篮球喜欢吗?他说喜欢的。那么,是不是喜欢听音乐?他说,我很喜欢音乐的。

  

    解说:

  

    范老师发现,其实小李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他也有很可爱的一面。小李之所以会成为这样一个问题少年,与他特殊的身世背景有着直接的关系。

  

    小李:

  

    忘不了,忘不了我当时抚摸我爸爸手臂的感觉。

  

    记者:

  

    什么感觉?冰凉的?

  

    小李:

  

    冰凉的。

  

    记者:

  

    他是病的,是吧?

  

    小李:

  

    他是病死的。

  

    记者:

  

    妈妈那时在哪儿?

  

    小李:

  

    离家出走了。

  

    解说:

  

    童年的那个噩梦一直深深地刻在小李心中,那一年他只有6岁。失去双亲的他被亲戚们推来搡去,小姑妈为了收留他,和丈夫以及婆婆的关系日益紧张,最终不得不离婚,放弃了对亲生儿子的抚养权。婚姻的不幸和生活艰辛,使得姑妈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动辄就打骂小李。

  

    小李的姑妈:

  

    他也很犟的。我打他的时候,你叫他跪在那边,他不会讨饶的,不会跟你求饶的,他不会说“娘娘,我不对,你放我一条”,他没有,他太犟了。

  

    小李:

  

    就是因为她打我,所以说我就忍不住心里的怒火,离家出走。有种世界遗弃我的感觉,我当时不懂得怎么发泄,后来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你傻了,你要发泄掉,对吧?你在马路上随便找一个人打一顿不就发泄了?”

  

    解说:

  

    从此以后,小李走上了打架斗殴的道路,他用这种方式宣泄着对整个世界的怨气。由于逃学离家出走,缺乏生活来源,他开始加入一些不良团伙。对于像小李这样特殊的关护对象,范老师认为社会不应该抛弃他们,而是要引导他们走入正确的人生轨道。

  

    记者:

  

    我听说好像有一次,是因为老师要送你去工读学校,你准备报复老师,还拿了两根铁棍。

  

    小李:

  

    对。

  

    记者:

  

    到学校门口去了?

  

    小李:

  

    对。我火已经烧到头了,已经。我见这个老师,我就准备这个铁棍就砸下去了。

  

    范玉云:

  

    每个人都会经过一个这样的冲动的年龄,不考虑后果,不计后果的不成熟的年龄,每个人都经过的。我们社工就是要站在这个角度,要让他知道,这个事情是好,这个事情是坏。

  

    小李:

  

    她跟我讲,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去打这个老师,你打了他之后,你又得到什么?本来我冲动的心情一下子被范老师这么一说,心里平稳下来了。

  

    解说:

  

    一场很有可能因一时冲动造成的流血事件得到了及时控制,以后小李和范老师达成了一定的默契,每当小李想做一件冲动的事情时,他都会主动地征求这位社工阿姨的意见。

  

    记者:

  

    这个时候就想到,让范老师帮判断一下?

  

    小李:

  

    对。

  

    记者:

  

    你相信她给你的判断?

  

    小李:

  

    是正确的。

  

    解说:

  

    在小李一次次徘徊在危险边缘的时候,总有范老师将他及时地拉回来。但范老师知道,要彻底改变这个孩子的行为模式,更需要借助学校,尤其是家庭的力量,为他提供一个温暖、健康的环境。

  

    小李的姑妈:

  

    范老师这点好,她也知道我的脾气,她从来不正面说我,她侧面说我。她说他(孩子)怕你,要使他(孩子)不怕你,你应该想想应该怎么做。我就想了,为什么要怕我?我就想了,是我的性格造成的,你说对不对?他(孩子)回来了,我就是想抱抱他,他(孩子)回来了,我也很激动的。有时候他出去那么多天,上次有一次出去,两年前,他回来以后,把可能在那个什么集团里面,跟那些人,就是小偷的集团,把他带进去了,就是在宝山那的什么地方,叫他偷东西,他不偷就烫他,他身上烫了18个洞,我回来心很疼的,他手上现在都是疤,我都想抱他,但是我就做不到。

  

    解说:

  

    在范老师的努力下,多年的坚冰终于开始慢慢融化。

  

    记者:

  

    现在姑姑对你的态度也有转变了?

  

    小李:

  

    对。

  

    小李的姑妈:

  

    我帮他看病的那天晚上下雪,我穿得很单薄,因为我不知道,没有准备的,很单薄的,他感动了,他跟我谈了,他也流眼泪了。他说,“娘娘,你也很辛苦,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解说:

  

    如今,小李在一所职业学校学习旅游专业,他选修了两门外语,学习和生活都回到了健康的轨道上。像小李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在上海市各个社区,青少年都把社工视作自己最信任的朋友。

  

    蔡忠 上海市社区青少年事务办公室主任:

  

    预防青少年犯罪是政府的职责,但是政府在完成这样职责的时候,应该可以用新的方法去解决。从上海的情况来看,我们是希望政府购买相应的社团的服务,它通过招募一些专业化的、职业化的社工,用专业化的方法去对我们的对象进行服务和管理。

  

    解说:

  

    目前在上海共有4000多名社工,每个人大约承担着150名社区青少年的服务。社工们发现,发生在青少年身上的一系列行为偏差和心理危机,往往都是因为与父母沟通存在障碍而导致的。针对这一现象,新华社区青年中心专门聘请了心理咨询师开办了首家家长学校。

  

    朱敏华 上海心崖亲职教育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

  

    首先要感受。你女儿以前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呢?她没有感受到你的爱,她只是感受到你的指责。

  

    家长:

  

    对对对。

  

    朱敏华:

  

    对吧?然后你的疑问、不信任。

  

    解说:

  

    通过专业系统的心理咨询和培训,很多家长意识到一个不健全的家庭所存在的问题,同样会在一些看似健全的家庭里爆发,而这些问题在它没有爆发出来的时候往往会被忽略。卢湾区社工站站长秦天栋就接触过这样一个所谓的问题少年。

  

    秦天栋 上海市卢湾区社工站站长:

  

    这孩子实际上他很优秀,原来是学校的三好学生,而且也是班长,老师评选优秀的学生,因为他的考试考到第12名,而老师的限定标准是10名之前,他就失去了这样一次机会。

  

    解说:

  

    在小林看来,评选上优秀学生的同学平时只知道学习,从来不关心班集体,而自己由于能写会画,平时牺牲了许多学习时间,承担了班级里的大量工作,老师不应该只以成绩高低来评价一个学生。

  

    秦天栋:

  

    这之后他就逆反,就开始上课迟到。上课迟到,老师采取的教育方式就是批评方式,就是当着大家的面,全班集体上去说他。

  

    解说:

  

    老师的批评更激化了小林的逆反情绪,小林和学校的关系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他开始由最初的迟到发展到旷课、厌学,由过去的三好生发展成为一个学校黑名单上的问题少年,每天从早到晚迷失在网络游戏中。

  

    秦天栋:

  

    孩子不好给家庭会造成困扰。家庭造成困扰,父母的焦虑情绪会更加升级之后转给孩子,孩子他有焦虑会递增,然后他会逆反情绪再转给家长,这是个恶性循环,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打破这些循环,把这个接口都剪断。

  

    解说:

  

    社会、学校、家庭是一个完整的支撑系统,一旦互动沟通的平台搭建起来,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小林又融入了集体环境中。社工站还经常为这些社区青少年们组织拓展训练等集体活动,每次活动之后,他们都要求大家把感受写下来,当众读出来,这正是社工希望通过这些活动传播的健康、积极的生活理念。

  

    社区青少年:

  

    一直坚持,大家发现没有,有些时候一个脚过去了,另一个头还没有过去的时候,那个时候就需要坚持。

  

    马春雷 共青团上海市委员会书记:

  

    这几年当中,我们从试点到推广,现在已经在全市构建了一个预防和减少青少年犯罪的工作体系,让社工参与到具体的预防青少年犯罪,关注社区闲散青少年的工作当中去。这么几年的实践过程中,我们曾经做过很多分析和调查,得到了一个最基础的结论,确实是做与不做,不一样。在我们的6万3千名社区闲散青少年工作对象当中,犯罪率明显下降。

  

    演播室主持人:

  

    根据上海市对这项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程的投入测算,一年当中,花在一个辍学或者是失业社区青少年身上的成本大概是360元左右,而这些青少年如果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仅一个人的管理成本就要达到两三万元。所以在社区青少年问题上,前期教育上的投入会大幅度地减少整个社会后期的管理成本。而更为重要的是,它可以使整个社会更加地安全、更加地稳定。

  

    据了解,中央综治委和共青团中央不久将在50个重点城市开展这种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的试点工作。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