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被蹂躏的大运河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2: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在京杭大运河江苏段宿迁市和徐州市交界的水域内,大量采沙船非法采沙,严重破坏了河道并对航运造成威胁。然而相关管理部门非但不严格监管,反而相互推诿。

  

    



由于采沙利润可观,因此多达两千多艘采沙船聚集于此疯狂采挖。新沂市是在徐州市的县级市,在新沂市窑湾镇船民们反映,只需到镇政府就可以拿到相关的手续。然而镇政府表示,还需要河道及土地部门的手续才行。在新沂市国土资源管理局,记者又被告知此事应该去问河道管理部门。负责新沂市河道管理的是淮河水利委员会下的一个派驻分局,然而在那里这个问题又被推回国土部门。这片水面涉及新沂市和宿迁市两地,调查发现,不仅新沂市管不了,就连对面的宿迁市也表示要由省里头牵头才行。

  

    虽然几家主管部门都有无法管理的理由,然后记者发现背后其实都有金钱在驱动。承包人只需向镇里缴纳一定费用就可拿到水面承包权,虽然水面承包合同规定只允许进行水产养殖不允许改变用途采沙。然而事实上,拿到承包权的人就不管那么多了。此外,记者还发现这些人手中不仅有镇里发放的承包证,还得到了河道以及土地管理部门颁发的许可证。

  

    就在这种谁都该管却谁都不管的情形下,违法采沙一刻不停地进行着。由于非法采沙活动从河底大量抽取沙层,导致原先的航道改变了模样。而生活在运河两岸的群众更担心一旦洪水来临大堤松垮后果不堪设想。

  

    被蹂躏的大运河(全稿)

  

    主持人方静:

  

    非法采沙危害航运,影响防洪,长期以来一直是威胁我国江河、湖泊安全的一个问题。《焦点访谈》曾经报告过在长江上非法采沙的问题,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最近记者发现,很多非法采沙的人又瞄上了另一条黄金水道——京杭大运河。

  

    解说:

  

    京杭大运河是我国航运最为繁忙的内河之一,运河通航的地段每天都可以看到船队云集的情形。在运河江苏段宿迁市和徐州市交界的水域,河道由于邻近骆马湖湖区而逐渐变宽,本来这有利于航运,然而如今这里却成了这段运河中最为拥挤的地段。

  

    记者:

  

    这块地方这么多船,大概有多少艘船?

  

    村民甲:

  

    这些船也数不尽。

  

    记者:

  

    有多少艘?

  

    村民甲:

  

    几千台。

  

    记者: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村民甲:

  

    去年。

  

    记者:

  

    这些船都是干什么的,知道吗?

  

    村民甲:

  

    这些船全是采沙子的。

  

    记者:

  

    采沙子的?

  

    村民甲:

  

    对。

  

    解说:

  

    原来,这样密密麻麻的船舶不是什么运输船队,而是在这里挖河沙的特制挖沙船。

  

    记者:

  

    你们怎么挖沙的?

  

    采沙船船主:

  

    从大泵上采上来的。

  

    记者:

  

    大泵,泵上提上来的,从水底下提出来的?

  

    采沙船船主:

  

    嗯。

  

    记者:

  

    提到这里面,然后打上去?

  

    采沙船船主:

  

    对。

  

    记者:

  

    把沙留下来,水弄走?

  

    采沙船传主:

  

    对。

  

    记者:

  

    一天能卖多少沙?开足马力生产的话。

  

    采沙船船主:

  

    谁?我们呀?

  

    记者:

  

    嗯。

  

    采沙船船主:

  

    我们一天就干两、三趟。

  

    解说:

  

    由于目前市场上河沙的需求量比较大,因此挖河沙的利润还是相当高的,这样的一艘小船装满河沙后,卖到附近的大船上就可以赚上一笔。

  

    采沙船船主:

  

    370元。

  

    记者:

  

    你们是拉到哪里的?

  

    采沙船船主:

  

    就那边。

  

    解说:

  

    这样的小船是运河里面经营河沙最小的船只,从那些每天不停运转的泵船和大型船只上看,这里河沙的交易量是惊人的。运河河道属于国家严令保护的地方,这样大规模的挖取河沙,他们都有合法的手续吗?

  

    记者:

  

    你们取证从哪儿取证?取手续,到哪儿弄手续?

  

    采沙船船主:

  

    镇政府。

  

    记者:

  

    镇政府?到镇政府就可以了?

  

    采沙船船主:

  

    到镇政府就可以了。

  

    记者:

  

    这个地方属于什么镇管?

  

    采沙船船主:

  

    这个地方属于哪个地方,就到哪个地方去签。

  

    记者:

  

    这个水面属于哪个镇?

  

    采沙船船主:

  

    窑湾镇。

  

    解说:

  

    镇政府有权这么做吗?与挖沙船一堤之隔的就是徐州市新沂县的窑湾镇镇政府。

  

    时云泽 江苏省新沂市窑湾镇镇长:

  

    这个地方能开采沙子,还是不能开采沙子,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而是哪里说了算呢?河道部门和土地部门说了算。他得有河道部门的手续和土地部门的手续,他们才能进行开采。

  

    记者:

  

    当地的土地部门和河道部门有没有为这些采沙船办理合法手续呢?

  

    张辉 江苏省新沂市国土资源管理局矿管科科长:

  

    本身运河是禁止采沙的,我们这一块一直也没有给他发过证。

  

    记者:

  

    运河是不允许采沙矿?

  

    张辉:

  

    因为它是航道,航道里面国家法律是规定的,在航道里面禁止采沙的,所以对这一块就是突然之间,应该讲是一夜之间他们冒出来了。

  

    解说:

  

    数以千计的采沙船不可能一夜之间冒出来,其实只要采沙船的采沙是非法的,不管它是如何出现的,管理部门及时制止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对违法采沙的定性很容易,提到制止违法采沙就不那么爽快了。

  

    张辉:

  

    河道里我觉得你应该到河道局去找,因为骆马湖主管机关是河道管理局,是直属于淮河水利委员会的,他们河道局是新沂境内涉及到河道采沙的,他们是主管机关。

  

    解说:

  

    河道里的非法采沙被新沂市国土资源局推给了河道管理部门,负责新沂市河道管理的是淮河水利委员会下面的一个派驻分局,然而这个问题又被推了出来。

  

    陈典银 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新沂河道管理局局长:

  

    骆马湖的采沙应该管的人,也不是我们一家,咱们国土也管这个事情嘛。

  

    解说:

  

    其实不管是地方的国土资源管理部门,还是派驻地方的河道管理部门,对河道上发生的非法行为都有权利和责任去管理,况且两个部门都有国家赋予的执法权,然而他们还是拿出了无法执法的理由。

  

    陈典银:

  

    平时因为我们的管理人员相对偏少一点,所以到湖里去管理的难度也相对比较大一些,因为我们没有交通工具,所以的话,也就是说的话,每年汛前和汛后也去管理过。

  

    记者:

  

    没有交通工具?

  

    陈典银:

  

    我们水上交通工具目前还没有配好,我们现在一出去都是租人家的船,是这种情况。

  

    解说:

  

    河道管理部门因为没有交通工具无法制止违法的采沙,那么国土部门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张辉:

  

    我给你讲一下你就明白了,在10月底我们以市政府牵头,组织了三家对运河里面进行过一次打击,其中对两条船只进行了挖沙的开采的工具,就是柴油机给他砸了,砸了之后,现在他们已经起诉到了行政庭去了,正在起诉我们,说我们破坏他们的生产工具,现在就这个情况。

  

    解说:

  

    两个管理部门,一个因为没有交通工具管不了,一个因为当了被告等待判决也管不了,其实这片非法采沙的水面涉及新沂市和宿迁市两个地区,这边管不了,对面宿迁市的管理部门对非法采沙又是什么态度呢?

  

    周刚 江苏省宿迁市国土资源局地矿处处长:

  

    因为什么呢?如果我们这边打击的时候,他跑到那边去,这个问题我们建议由省国土资源厅来牵头,由三个市,就是宿迁跟徐州共同来把这个问题处理好。

  

    解说:

  

    听上去制止非法采沙是一个越推越远,越推越高的难题了,可是,在运河上违法采沙没有人管理后果却直接显现出来了,因为非法采沙是从河底大量抽取沙层,沙层被抽掉了,原先的航道就变了模样。

  

    刘爱军 徐州市地方海事局海事所副所长:

  

    原来的航道,在航道两侧都是有芦苇岸线,一般能看到,目测能看到,现在就是他们采沙以后,水面下陷,下陷以后芦苇就消失了,消失以后航道岸线就看不见了,没有参照物以后,开起来容易偏离航线。

  

    记者:

  

    偏离航线的后果是什么?

  

    刘爱军:

  

    打沙以后,里面深浅不一样,有时候浅了以后船舶,整个船队拉进去以后就搁浅。

  

    解说:

  

    而生活在运河两岸的群众更担心的是河底的沙层被抽空了,一旦洪水来临,大堤松垮,后果不堪设想。

  

    时云泽:

  

    里头打沙,今年夏天出现了我们窑湾中学里面的鱼塘水水位下降,如果说窑湾中学正在上课的时候,几幢楼倒的话,得死相当一批学生,那就出现大乱子了。

  

    解说:

  

    如果非法采沙再持续下去的话,堤倒人亡的后果也许就不是耸人听闻的推测了,虽然几家主管部门都有无法管理的理由,然而记者发现,无法制止非法采沙的背后都有金钱利益在驱动,首先采沙船不交钱是不可能在运河里采沙的。

  

    村民乙:

  

    买了一个塘子,30万、20万买下来。

  

    记者:

  

    就买下来了。

  

    村民乙:

  

    买下这块地,这个塘子,这个船就可以进去打渔了。

  

    记者:

  

    这个塘子水面有多大?

  

    村民乙:

  

    这个不一定,按亩数的,有的时候20万买多少亩地的。

  

    记者:

  

    从那些承包水面的承包人那里买是吗?

  

    村民乙:

  

    对。

  

    解说:

  

    而把这些水面卖给挖沙船的承包人的承包权当然也得从这里面拿到,拿到承包权每年自然要向这里面交一笔费用。在窑湾镇记者看到,那些水面承包合同每一份都标明的清清楚楚,只允许承包人进行水产养殖,并不允许改变用途采沙。

  

    记者:

  

    原来那些承包户他转变用途以后,你们镇里面为什么不制止呢?

  

    时云泽:

  

    我们也采取一些措施,但是呢,管理不易管到位,因为什么呢?他们有河道部门的手续,有土地部门的手续,我们管不到位。

  

    解说:

  

    非法采沙除了拿到镇里的承包合同,难道还有管理部门的合法手续吗?

  

    时云泽:

  

    我找一份手续给你们看。

  

    记者:

  

    你知道这些船都有手续吗?

  

    时云泽:

  

    我找手续给你们看。这是新沂市土地资源管理局。

  

    记者:

  

    就是新沂市土地管理局。

  

    时云泽:

  

    新沂市土地管理局的许可证。这个是骆马湖水利管理局,水利局的行政审批专用章,这个是新沂河道管理局,你看两张,他们批好的在这儿采。

  

    记者:

  

    手续齐全了?

  

    时云泽:

  

    手续齐全了。

  

    记者:

  

    他们这些船上是不是都有这些手续?

  

    时云泽:

  

    全有这些手续。

  

    记者:

  

    这些手续从哪儿来的?

  

    时云泽:

  

    你一看就不懂这些个,我倒点水给你喝。

  

    记者:

  

    你讲讲这是个什么概念?这个手续从哪儿来的?

  

    时云泽:

  

    都是私下办的。

  

    解说:

  

    非法采沙的背后有这样的支持,恐怕它真的也就无法管理了。

  

    演播室主持人:

  

    面对非法采沙如此明显的违法行为,当地的管理部门却说无法管理,甚至有的人还收钱为他们办了手续,使非法采沙船可以公然在运河里严令禁止的地方大肆采挖河沙。非法采沙危及人们生命的隐患已经出现,群众的切身利益受到了威胁,法律的权威与尊严也受到了破坏。这样疯狂的非法采沙究竟还要持续多久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