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禽流感疫苗的故事——落实科学发展观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2: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根据农业部的部署,搞好免疫是做好禽流感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目前,我国使用的禽流感疫苗都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制的。最近几天,因松花江污染造成的全城停水并没有影响这个研究所的工作,科技人员正在加班加点研制新的禽流感疫苗。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成立于1948年,是我国最早的兽医研究单位。在中国工程院评选的中国二十世纪重大工程技术成就中,全国动物医学领域评出的四大成就,都是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制的。

  

    




2002年,该所科研人员开始研制H5N1禽流感疫苗,首先需要与之相匹配的病毒株,而我国分离到的H5N1禽流感病毒都是高致病性毒株,科研人员大胆采用国际上最新的反向基因操作技术,人工构建了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株。

  

    目前,H5N1灭活、H5N2灭活和禽痘活载体疫苗正在我国大量使用,取得很好的防疫效果。尽管已经有了三种禽流感疫苗,但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科研人员并没有满足。经过技术攻关,最新型的禽流感—新城疫双价疫苗已经研制成功并投入生产。禽流感—新城疫双价疫苗的生产成本只有禽流感灭活疫苗成本的五分之一,而且可以通过滴鼻、点眼、喷雾、饮水多种方式给苗,大大方便了养殖户防疫。

  

    诚如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孔宪刚研究员所说,动物疫病的防治乃至整个农业的发展,离不开科技;只有应用现代科技成果,才能使我们的农业健康发展。

  

     禽流感疫苗的故事(全文)

  

    ——落实科学发展观·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现代农业篇

  

    主持人:

  

    自从今年5月农业部公布青海省刚察县候鸟发生H5N1禽流感疫情以来,一些地方也先后发生疫情。要有效防止高致病性禽流感的扩散和蔓延、要坚决阻断禽流感对人的感染,高效、安全的疫苗的研制和推广成为防控高致病性禽流感的关键。那么,我们国家禽流感疫苗研制的情况怎么样呢?

  

    正文——

  

    记者现场报道:这里是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汉古尔河镇,在我身后就是11月15号发生禽流感疫情的乌兰村,11月15号这个村的一户村民养的鸡突然出现不明原因死亡,后经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确诊为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在疫情发生之后,当地迅速采取措施,目前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截止到今天——11月22号已经连续五天没有出现新增疫情,也没有出现人员感染。

  

    解说:

  

    经过允许,我们随同防疫人员进入了乌兰村。在这个住着210户人家的村子里,现在已经看不到一只家禽,疫情发生后,疫区内的所有禽类已经被扑杀。与此同时,当地有关部门还对受威胁区的禽类进行了紧急免疫,这也是控制疫情的关键环节。疫区以外五公里范围属于受威胁区,在距离乌兰村五公里的东兴村,记者看到,当地的防疫人员正在给这里的家禽进行强化免疫。

  

    采访王壮芬(东兴村村民 ):

  

    记者问:你们家一共养了多少只鸡?

  

    答:一共是八个

  

    问:那这些鸡都打疫苗了吗?

  

    答:都打了,要不早些时候可担心了,现在打完疫苗心可放下了。

  

    问:你们现在使用这个疫苗是从哪里来的?

  

    答:是从旗上领回来的。

  

    问:都是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制的H5N1疫苗?

  

    答:对。

  

    采访许燕辉(内蒙古自治区兽医工作站站长):

  

    因为受威胁区都打了疫苗了,所以说现在没有出现新的疫情,但大家更着急,特别是没打疫苗的地区大家急切盼望疫苗能够大量供应我们。

  

    解说:

  

    据了解,目前全国所有疫区和重点防控区使用的禽流感疫苗,都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制的,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就设在这个研究所。当记者来到这里时,看到职工正在紧张地工作。

  

    记者在P3实验室出镜解说:现在工作人员领着我们去的地方是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P3实验室,全国每一个禽流感疑似病例都需要在这个实验室里进行病毒的分析、鉴定和最后的确诊。

  

    解说:

  

    进入P3实验室有非常严格的程序,因为在这个实验室里进行的都是一些比较危险的实验。(记者登记、穿上防护服)

  

    记者现场解说:好,现在我这身穿戴就算是符合要求了,今天我们得到允许,可以进入这个P3实验室的中控室里进行拍摄,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自从这个实验室建成以来,允许记者进入拍摄,还是第一次。所以待会儿,我们看到的画面,也将是第一次呈现在观众面前。(记者进入P3中控室)

  

    记者通过对讲机提问:这就算是进入实验区域了?

  

    工作人员回答:对。

  

    问:这是中控室了?

  

    答:对。

  

    问:实验人员正在做实验是吗?

  

    答:对。

  

    问:你好,现在我们采访会不会打扰你们的工作或者给你们带来危险?

  

    关云涛( P3实验室科研人员):不会对我们的整个实验造成危险,没关系的。

  

    问:那我们尽量简短。现在你们正在做什么呢?

  

    答:这是从疫区送来的疑似病例病料,我们正在进行(病毒)分离鉴定工作。

  

    问:自从禽流感疫情暴发以来,像你们这样每天在P3实验室里得待多长时间啊?

  

    答:像(我身边)的施先生,他从11月11号到现在每天都在这里面

  

    超过10个小时的时间。

  

    问:这么长时间跟病毒直接面对会不会感到害怕?

  

    答:没有害怕的感觉。

  

    解说:

  

    在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我们发现,虽然禽流感疫情来势凶猛,但这里的科研人员表现得都很平静。

  

    采访孔宪刚(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 研究员):

  

    我认为目前没有必要引起恐慌,因为我们对禽流感的研究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目前对于预防所用的一些技术储备已经都很成熟,可以有效地控制禽流感(疫情)的发生。

  

    解说:

  

    原来科研人员的这种平静源于对禽流感十多年的研究。80年代初,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就开始了对禽流感有关诊断方面的研究,1994年,现任全国畜牧兽医总站站长的于康震在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建立了禽流感研究中心,开始对禽流感进行系统研究。现任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的陈化兰,当时只有20多岁,是于康震的博士研究生。

  

    采访陈化兰(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

  

    他(于康震)当时觉得禽流感(研究)是一个很值得去开展的一个工作,在其它发达国家暴发过好几次禽流感,都是花了特别大的人力物力去杀它,他觉得我们国家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要像那么去杀的话说不定就杀不起,要是控制不好的话、杀得不够彻底的话,就可能会比较麻烦,所以他开展一系列的研究包括疫苗的研究。

  

    解说:

  

    当时,陈化兰只是跟随于老师完成课题研究,她对老师担心的事情想得并不是太多。1999年,陈化兰去了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中心,在那里从事感染人的禽流感病毒的研究。这个中心有世界一流的实验条件,在那里三年的专业培训为陈化兰今后的工作奠定了基础。在美国学习期间,陈化兰接到了于老师的电话,于老师希望她学成之后能回国,来负责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禽流感实验室的工作。

  

    继续采访陈化兰(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

  

    我记得到后来的时候再给他打电话,他说:到北京了吗?我去看你。他说:到北京了吗?这意思就是觉得我该回来了。

  

    解说:

  

    当时,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中心极力挽留陈化兰,并告诉她,如果继续呆在美国,她将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科学家。但是,陈化兰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国。

  

    继续采访陈化兰(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

  

    我要在美国,就算是待着,我想要是待到现在我会成为一个好的科学家,也就是说我会发一些比较漂亮的文章,但我仍然可能就是整个实验室系统内的一小分子,只做着一个很单一的工作;我回来可能就会把我所有的想法,和国家的需要结合起来,我来决定做一些什么、怎么做。另外,一个让我回来的动机——这是实实在在的——我觉得咱们国家需要这些技术。

  

    解说:

  

    2002年,陈化兰回到了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当时,H5N2禽流感疫苗已经研制成功,这种疫苗对鸡的免疫效果很好,但对鸭、鹅水禽的免疫效果不太理想。在陈化兰的带领下,科研人员开始着手研制H5N1禽流感疫苗,它对鸡和水禽都有很好的免疫效果。做疫苗首先需要与之相匹配的病毒株,而当时我们国家分离到的H5N1禽流感病毒,都是高致病性毒株,不适合用来做疫苗。怎样才能得到一个适合做疫苗的病毒株,这是一个难题。陈化兰带着科研人员经过四年的努力,大胆采用人用流感疫苗的研制思路,解决了这个难题。

  

    继续采访陈化兰(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

  

    我们就用最新的反向基因操作技术,说白了就是一个人工构建流感病毒的一个技术,制造了一个和我们国家流行的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抗原性更匹配的病毒。这个屏幕上有两个病毒,这个病毒是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然后我们在制造这个疫苗株的时候我们取了它的两个基因:一个是HA基因,一个是NA基因,而它的HA基因上有和致病率相关的一些位点,我们用红点表示,就把这些和致病率相关的序列给它缺失了,然后我们又用了PR8这个病毒的六个内部基因,PR8这个病毒是一个早期分离于人的病毒,然后我们把这两个片断和这六个片断放在一起转染到细胞里面去制造出来一个这样的H5N1/PR8重组的病毒,它是一个低致病率毒株,它可以在鸡胚上长得非常好,所以它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疫苗株。

  

    问:然后用它来做H5N1禽流感疫苗?

  

    答:对。

  

    解说:目前,H5N1和H5N2两种禽流感疫苗正在我国大面积使用,同时使用的还有这种禽痘活载体疫苗。与前两种疫苗相比,它的生产成本更加低廉。

  

    采访孔宪刚(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 研究员):

  

    前面的H5N1还有H5N2都是灭活疫苗,这种灭活疫苗成本比较高,那么这种禽痘活载体疫苗只是前两种疫苗的三分之一的价格,这样可以减轻农民的负担、提高农民的收入,也能加大免疫力度。

  

    解说:采访中,科研人员常说的一句话是:永远没有最好的疫苗。尽管已经有了三种禽流感疫苗,但科研人员并没有因此满足,第四种最新型的禽流感新城疫双价疫苗近期研制成功,已经投入生产。新城疫就是我国老百姓通常说的“鸡瘟”,它和高致病性禽流感一样,都会导致家禽的大面积死亡。

  

    采访步志高(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

  

    这个疫苗它的最大的特点,它的优点在于首先是一种疫苗可以防两种病——新城疫和高致病性禽流感,这两种病都是禽类的最重要的烈性传染病;第二个优点,它的生产和制造成本非常低廉它基本上只有目前禽流感灭活疫苗成本的五分之一;第三个,它的使用非常方便,可以通过滴鼻、点眼、喷雾、饮水多种方式给苗。

  

    解说:虽然又多了一种对付禽流感的武器,但面对依然严峻的疫情,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一点也不敢放松,现在陈化兰和她的同事们一天的工作时间都是十多个钟头。

  

    采访陈化兰(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

  

    我知道这个病暴发的时候,尤其是在养禽比较密集控制又不是很好的时候,它是什么样的一种惨状;接下来鸡死了,对一些农民来说那就是倾家荡产……

  

    提问:这会不会也成为一种在后面催促你的力量?

  

    答:这实际上是最根本的原因!尤其是我知道这个病毒已经进入了中国,已经在中国传播和流行,免疫已经变成一个政策、一个控制策略的时候,你就必须得要研究更好的疫苗,不停地开发。

  

    采访孔宪刚(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 研究员):

  

    动物疫病的防治,包括农业的发展,离不开科技,只有跟踪国际科技前沿,用现在的高科技,解决现在动物疫病防治或者农业发展所存在的问题,才能够使我们的农业健康发展。

  

    主持人演播室结尾: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不仅为防控禽流感作出了贡献,也为消灭我国牛瘟和牛肺疫等动物疫病提供了疫苗和防治技术。这几天,因松花江污染造成的全城停水,并没有影响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科研工作,科技人员正在加班加点地研制新的疫苗。根据农业部的部署,搞好免疫是做好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切实做到“打真苗、真打苗”,就能有效地防止禽流感的扩散。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