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铱-192”之谜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15日播出): 今年6月中旬,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个居民小区,同住一栋楼的两家人相继得上一种怪病: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严重偏低。10月20日,一人死亡。经黑龙江省辐射监督管理站的专家检测,发现是放射性物质铱192在作怪。

  

    



据了解,放射源铱192是住在一层的白玉海捡回的。由于二层没有住户,所以一层白玉海一家人,三层的小红和她的奶奶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由于受到近两个月的大剂量辐射,祖孙俩的骨髓造血功能遭到严重破坏。10月20日,小红的奶奶病逝,而小红也已经被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此外,居住在放射源周围的18户居民也被划为处于辐射范围,目前有6人的血项和染色体检测出现异常。

  

    国家对于放射源管理有严格规定,除了向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申请许可外,还必须向同级公安部门登记。然而哈尔滨有关部门对存有放射源的单位进行反复清查后,并没有发现被盗和丢失现象。同时,经过向国内有能力生产这种放射源的企业进行核实,也无法确定这个放射源是他们生产的。目前,哈尔滨市当地政府正在组织力量对受到辐射损伤的居民进行医学治疗,公安部门仍将继续对放射性物质的来源进行追踪。

  

    今年12月1日,新的《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安全和防护条例》将实施,条例对放射源的生产、使用和持有单位提出了更高的安全责任要求,同时也加大了处罚力度。

  

    全文

  

    主持人 方静:

  

    今年六月中旬,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个居民小区,住在楼上楼下两户人家的居民相继得上了一种病,双手红肿、指甲发黑、全身乏力,而且病情越来越重,经医学抽血检查,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严重偏低。10月20号,一名患者已经死亡。她们得的是什么病?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疾病?为什么两户居民同时患病?家属四处奔走多方寻找答案,然而当原因最终被找到的时候,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解说:

  

    今年13岁的小红和奶奶一起住在哈尔滨市北头道街八号楼,然而就在六月中旬,身体一直很健康的小红突然得了一种病。

  

    小红:

  

    就是有一天早上起来,就发现手红肿,就是从这儿开始有分界线,特别红。

  

    记者:

  

    又红又肿?

  

    小红:

  

    对,还疼。

  

    解说:

  

    然而这样的情况才只是一个开始,不久小红的指甲也开始变黑,身体越来越虚弱。

  

    小红:

  

    就感觉好像没有力气,背书包都很费劲。

  

    解说:

  

    紧接着奶奶也出现了和小红相同的症状,全家人这下子真是慌了神,这祖孙俩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呢?

  

    徐元海 小红的父亲:

  

    我们在医大住院,医大的院长查房的时候就说,你这孩子的症状据我分析,老人和孩子同时发病,而且症状非常相同,非常相似,我的判断就是说不是那么太准,他说可能是遭什么东西辐射。但是他一说辐射的时候,我们这脑袋,怎么说呢,辐射怎么可能,咱是一个居民区,居民住的家,怎么能有辐射这东西呢?

  

    解说:

  

    辐射怎么会出现在居民小区中呢?徐元海怎么也想不通。他家有两处房子,徐元海夫妇在新房装修,那么会不会是新装修的房子有问题呢?10月13号,徐元海找到黑龙江省辐射监督管理站的专家,专家们来到新房子。检测结果表明,新房子没有问题,而当他们来到旧房子的时候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隋丽荣 小红的母亲:

  

    然后他这个车正好停在我们旁边那个楼那儿,那个工程师刚好一下车,那个仪器就开始全响了,然后他们赶紧往后退了,说不好了。

  

    郭伟华 工程师 黑龙江省辐射环境监督管理站:

  

    根据我们这个判断,肯定是一楼射线照到三楼去了。

  

    解说:

  

    小红和奶奶住的这处旧房子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楼,一共七层,一层有几间车库,还有住在这里烧锅炉的白玉海一家人。目标很快被锁定在了白玉海家14平米的小屋里,然而这间小屋没有窗户。在屋内,检测仪内显示的数据都很强,放射源近在咫尺,可就是找不准它的具体位置,没办法专家们只好让白玉海回忆这段时间他有没有捡回什么东西。

  

    白玉海 一楼住户:

  

    我家那块一个修车的多,再一个装修的,土什么的,个人家的垃圾袋什么都往那空场子里放。

  

    解说:

  

    白玉海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堆废金属中会有一个时时刻刻在危害人生命的放射源。经过专家鉴定,放射源确定为铱—192,是一种放射性金属。

  

    郭伟华:

  

    这个就是当时我们在现场查到的装铱—192的源辫子,其实这个放射源就在源辫子中间这一节,放在这里面了,放射源的形状,拿出来之后有绿豆粒的大小。

  

    解说:

  

    放射源外表看起来就像一支钢笔大小,由包裹在其中的放射粒和外面的金属壳两部分组成。由于二楼没有人居住,一楼白玉海一家,三楼小红和奶奶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韩伟实 教授 哈尔滨工程大学动力与核能工程学院:

  

    被辐射照射之后,他的皮肤、器官马上显现出损伤的效果,可能单细胞受伤以后产生癌变,引起我们所说的癌变,还有可能是对遗传产生影响。

  

    田云华 记者:

  

    您现在看到这一户人家就是当初发现铱—192放射源的地方,而这户人家也因为受到了放射污染,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现在我们可以抬头往上看,正上方的三楼阳台挂着黄衣服的地方就是小徐红和她奶奶居住的地方,而这处房子也因为要给奶奶治病已经变卖了。在放射源的照射下,小徐红就是天天站在这个阳台上看着爸爸妈妈从右边的街口回家。

  

    解说:

  

    由于受到两个月的大剂量辐射,祖孙俩的骨髓造血功能遭到严重破坏。10月20号,小红的奶奶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院病逝。小红也已经被三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然而受到辐射的居民还远不止一楼白玉海和三楼小红他们这两家。

  

    李亚强 副局长 哈尔滨市环保局:

  

    最终确定了周边一到七楼的有18户居民,还有一些车库周边的这些人员进行体检,总共涉及到117人。

  

    解说:

  

    在这117人当中,有6人的身体指标出现了异常。

  

    刘明烈 副局长 哈尔滨市卫生局:

  

    检测完了以后,他们专家也提出来说,目前这6个人还不能定为放射病,需要进一步临床观察。

  

    解说:

  

    这次发现的放射源铱—192是一种放射性金属,它主要的用途有哪些呢?

  

    刘华 副司长 国家环保总局核安全司:

  

    铱—192这次发现的这个放射源,主要作为工业探伤用,对大型的机械设备,检验设备本身是不是有裂纹或者内部的一些损害,进行这种检查的时候用,所以整个用在建筑、电力,方方面面的应用应该说是相当广泛的。

  

    解说:

  

    国家对于放射源的管理有着严格的规定,任何单位在从事生产、使用、销售放射源同位素和含放射源的射线装置前,必须向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许可,并在同级公安部门登记。这个铱—192放射源有没有在哈尔滨市公安局登记备案,是不是这里的使用厂家丢失的呢?

  

    詹巍昆 大队长 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

  

    全市存有放射源的单位和重点存有我们现场捡到这种叫铱—192放射源的8家单位,反复进行了清查。通过检查,现在他们存有的放射源没有发现被盗和丢失现象。

  

    解说:

  

    在哈尔滨市找不到丢源单位,那么在黑龙江省范围内会不会有些线索呢?

  

    郭伟华:

  

    发生事故后,我们对我们整个黑龙江省使用铱—192探伤的这些企业,和公安一起进行了检查,我们登记的全在。

  

    解说:

  

    然而记者了解到,铱一192的使用寿命较短,更新的频率很高。在厂家以旧换新的过程中,还没有建立完善的登记制度。

  

    刘华 副司长 国家环保总局核安全司:

  

    那么换源以后,也可能新的放射源换上去以后,老的放射源退回到生产单位,过去在登记上这算一枚放射源。新的管理制度要求这是两次,这是两枚放射源,所以应该说即使这个单位放射源还在那儿,也不能完全排除这枚放射源不是他的。

  

    解说:

  

    铱—192探伤机是一个流动装置,全国有近一千家企业在使用它,会不会是其他地区的企业在哈尔滨市施工时带过来的呢?这又如何查找呢?

  

    记者:

  

    那么他们拿着这些流动的放射源,比如说到哈尔滨市施工的时候,需要不需要向当地的环保部门进行登记呢?

  

    刘华:

  

    应该说这是过去管理里面的一个漏洞,过去没有这项要求,所以可能有些施工单位,它即使有许可证,但是它到了黑龙江去施工的时候,黑龙江省环保部门并不了解情况。

  

    解说:

  

    找不到放射源的使用单位,那么生产这个放射源的生产厂家又是谁呢?

  

    李亚强:

  

    壳也打开了,也看到这个源了,这个源上面也没有标号。通过这几家辨认,确定都不是他们生产的。

  

    解说:

  

    现在全国共有放射源使用单位12400多家,使用放射源107000枚。使用过程当中,每年以5%到10%的速度在递增。在哈尔滨发现的这枚放射源没有标号,也没有完善的登记制度。迟迟找不到丢源单位,这都给这次事故的处理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刘华:

  

    作为一个放射源的使用单位,或者拥有放射源的单位,他对安全承担全面的责任,所以这一次丢失事件究竟如何发生的,我们还要深入调查。但是如果我们查到责任单位以后,我们会深入调查事故原因,确立事故的具体责任。但是应该说还是一个责任事故。

  

    解说:

  

    就在警方加紧寻找丢源单位的同时,在北京接受治疗的小红身体的各项指标也在慢慢恢复,然而小红却再也快乐不起来了。

  

    小红:

  

    虽然现在我的血液的各项指标都恢复了一些,但是我还担心我的将来,因为听医生说,将来我的手或者血液方面还会发生一些病变,但现在还不知道,无法预测。

  

    主持人 方静: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放射性物质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变得越来越频繁,使得相应的监管制度显得有些滞后。为了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今年9月14号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了新的《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安全和防护条例》,对放射源的生产、使用和持有单位提出了更高的安全责任要求。同时也加大了事故处罚的力度,一旦发生事故,相关单位将在法律上、行政上、经济上承担相应的责任。新条例将与今年的12月1号实行。

  

    如今哈尔滨市当地政府已经组织力量对受到辐射损伤的居民进行医学治疗。对于放射物质的来源,公安部门仍然在继续追踪。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