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医院岂能骗医保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13日播出):

  

    江苏省连云港市矿山医院是当地医保定点医院。从2004年开始,不断有群众反映矿山医院通过虚开多报患者医疗费用,编造虚假住院患者名单等方式骗取医保基金。

  

    在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处,记者选取了几张在矿山医院住院治疗过的患者医保结算单,在与矿山医院病人每日用药消耗表对比中,记者发现2005年8月21日,患者张四连从医保处结算了205元费用,而事实上医院在这一天只给他打了一瓶价值2.5元的葡萄糖注射液。在连云港市矿山医院,许多患者医保卡中的医保基金都存在被虚开多报现象。

  

    在连云港市矿山医院住院部内科病房,记者随意抽取了林兰英和陈家艳两个患者的病历,根据连云港市医保处的药费结算清单,这两名患者在住院期间花费都达到了1900多元。而医院的住院患者每日用药消耗表显示,当时内科病房住院患者其实只有4人,林兰英和陈家艳的名字都不存在。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这家医院冒充患者虚假住院情况十分严重,为了躲避检查,矿山医院还为这些虚假住院患者伪造了全套病例。

  

    连云港市矿山医院通过虚开多报,编造虚假住院患者名单骗取的医保基金,最终被用在了医院的水、电费、职工工资和奖金等方面。目前,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部门已经暂停了连云港市矿山医院医保定点单位资格。当地的公安部门也已经介入此案的调查。

  

    医院岂能骗医保(全文)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一个人在生病的时候,最大的希望就是有足够的钱来治病。在寻医难、就医贵的情况下,很多患者都把求助的目光放在了基本医疗保险基金上。

  

    1998年,我国启动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参保单位和个人将医疗保险费交到医疗保险管理部门,职工生病的时候就可以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尤其对一些困难职工来说,这笔钱可以说就是他们的救命钱。但是在连云港市的个别医院,却有人在这些救命钱上打起了主意。

  

    解说:

  

    江苏省连云港市矿山医院是当地的医保定点医院。从2004年开始,连云港市的有关部门就不断接到群众反映,说这家医院多年来一直存在着编造虚假住院病人骗取医保资金的行为。

  

    黄海 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处医疗管理科副科长:

  

    我们接到这种反映以后,立即对矿山医院进行了专门的调查,通过了解我们发现没有像所反映那样虚假住院的情况,我们甚至对其中信中提到的虚假住院的人员,我们到了家里面进行了走访,一共走访了9家人家,这9家人家都证明确实是在矿山医院住了院。

  

    解说:

  

    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处先后对矿山医院进行过5次检查,都没有发现有虚假病人住院的问题。但在最后一次检查中,他们发现有30万元的药品出入账对不上。对此,这家医院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吴元光 连云港市矿山医院院长:

  

    实际上我们有一个犯规的地方就是调药,调成其他的药,就是给职工吃的。

  

    解说:

  

    院长解释说,药品出入账之所以对不上,是因为有些家境困难的职工无法承担医生开出的自费类药品。于是,医院用同等价格的医保结算类药品进行了调换。至于群众举办的编造虚假病人住院套取医保资金的情况,院长则表示,绝无此事。

  

    记者:

  

    挂床住院的情况在矿山医院有吗?

  

    吴元光:

  

    我说没有,我根本就是不承认。

  

    解说:

  

    2005年10月20号,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处出台文件采信了矿山医院的说法,则令限期整改。但是文件出台后,群众的反映依然强烈。为此,记者从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处选取了几名病人的医保结算单,按照上面的用药情况与矿山医院住院病人每日用药消耗表进行核对。

  

    记者:

  

    帮我找8月份的一个叫张四连的病人。

  

    马富萍 连云港市矿山医院副院长:

  

    八月份。甲氰咪胺,在这儿。

  

    记者:

  

    两个。氯化钾。

  

    马富萍:

  

    氯化钾在这儿。

  

    记者:

  

    一个。心脑舒通胶囊在哪儿?

  

    六个,这儿。

  

    解说:

  

    医院给记者拿出的住院病人每日用药消耗表上的内容与医院上报给医保处结算的用药情况完全一致,但是在这些表格上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记者:

  

    该写姓名的地方写的是药品,该写药品的地方写的是姓名,是写错了吗?

  

    马富萍:

  

    这是她们护士报的。

  

    记者:

  

    一般你们都是这样反着写的吗?

  

    医院工作人员:

  

    为了方便好看,顺着好看。

  

    解说:

  

    表格上不同寻常的填报方式仅仅是为了方便好看吗?在镜头的注视下,这位副院长显得非常紧张。

  

    记者:

  

    是以这张表为准吗?

  

    您确定吗?

  

    不确定。

  

    马富萍:

  

    有时是这样,有时不是这样。

  

    解说: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这位副院长终于又拿出了一套表格。记者发现,这套表格的各项内容都是按规定的项目规范填写的。

  

    马富萍:

  

    跟你说实话,既然大家都这样了,我也不骗你了,行吗?

  

    记者:

  

    这是真的。我们再查一下张四连这个人,好吗?

  

    真的单,21号这一天,张四连用了什么药啊?

  

    马富萍:

  

    就一瓶糖。

  

    记者:

  

    他就用一瓶糖。

  

    解说:

  

    在8月21号真实的用药消耗表上,患者张四连的用药记录只有一瓶葡萄糖。可是在同一天,矿山医院向医保处上报的表格上药品却多出了好几种。

  

    记者:

  

    这张上写着张四连用了什么?

  

    马富萍:

  

    两个糖,三个潘生丁,四个血塞通。

  

    马富萍:

  

    对。

  

    解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矿山医院的患者在住院期间医保卡都是保存在医院里的。生病时卡上的钱怎么划拨,自己的病究竟该吃多少药?患者都是听医生的。名叫张四连的患者恐怕没有想到,2005年8月21号这一天,医院打着他的旗号从医保处结算了205元的费用,事实上却只给他打了一瓶价值两块五毛钱的葡萄糖注射液。除了虚开多报药品之外,矿山医院还有一些还有病人根本就不存在。在住院部,记者随意收取了林兰英和陈家艳两个病人的病例,根据医保处的药费结算清单,这两名病人2005年9月28号到10月9号期间都在矿山医院住院,花费都达到1900多元。

  

    记者:

  

    她们是什么病啊?

  

    朱逊 连云港市矿山医院副院长:

  

    眩晕。眩晕就是椎基底动脉脑供血不足,还有缺血性心肌病。

  

    记者:

  

    就是您下的医嘱。

  

    朱逊:

  

    嗯。

  

    记者:

  

    这两个病人都是您给她看的。

  

    朱逊 连云港市昆山医院副院长:

  

    这两个病人都是我看的。

  

    记者:

  

    是您收治的吗?

  

    朱逊:

  

    收治还真是我收治的。

  

    解说:

  

    朱副院长坚持说两个病人住过院。可是,只要看一下真实的住院病人每日用药消耗表就真相大白了。

  

    2005年10月1号,矿山医院内科病房的住院病人其实只有4人,林兰英和陈家艳的名字都不存在。可是,在医院上报给医保处的虚假表格上住院人数却有8个,不仅包括林兰英和陈家艳,还有另外两个病人,数目整整翻了一倍。

  

    记者:

  

    她们住院了吗?住了吗?

  

    马富萍:

  

    没有,说实在的没有。

  

    解说:

  

    虚假的住院病人名单究竟是如何炮制出来的呢?记者再次找到朱副院长。

  

    朱逊:

  

    这个我真的不太懂。

  

    记者:

  

    你不懂吗?

  

    朱逊:

  

    这个我不太懂,她们没在我手里开药。

  

    记者:

  

    你这些单是谁报来的?这个数字是哪里来的?

  

    马富萍:

  

    这个都是护士长那边报来的。护士,护士长。

  

    记者:

  

    内科的护士长?

  

    马富萍:

  

    护士长报过来的。

  

    记者:

  

    护士长叫什么名字

  

    马富萍:

  

    张德霞。

  

    解说:

  

    在内科病房,记者找到护士长张德霞。

  

    记者:

  

    你报给医保处的这张单子是药也多,人也多,总钱数也多。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有两套不同的单子?

  

    张德霞 连云港市矿山医院内科病房护士长:

  

    刚刚说过了,我不知道。

  

    解说:

  

    医院各部门的负责人都以“不知道”相推托,但是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晚上,这家医院的一位医生向我们讲述了真相。

  

    知情者:

  

    2003年的4月份开始,我们内科办理假住院。

  

    解说:

  

    据介绍,医院找了一些人让他们把自己的空白医疗保险卡放在矿山医院的住院部里。

  

    知情者:

  

    这个空白卡上面一份钱没有,让我们医生给他写一个病例。

  

    记者:

  

    是编的吗?

  

    知情者:

  

    是编的。然后他可以把这个医保卡报处方,一般都是报贵一点的药,比如潘生丁这些药。一般是办住院十天左右,这个病人可以用药,用到1500到2000块钱,病人就可以出院了,我们这份病例也就完整了。

  

    解说:

  

    据介绍,矿山医院伪造了全套的虚假病例,所谓患者大都是医院职工的亲朋好友。

  

    马富萍:

  

    陈家艳是我母亲。

  

    记者:

  

    林兰英呢?

  

    马富萍:

  

    是我婆婆。

  

    记者:

  

    是你婆婆。

  

    马富萍:

  

    嗯。

  

    记者:

  

    这两个人到医院来看病,是你介绍过来的?

  

    马富萍:

  

    对。

  

    解说:

  

    由于所谓的患者都是医院内部人员介绍来的亲朋好友,于是在连云港市医保处前几次入户调查时绝大部分假患者都帮助医院说了假话,承认自己住过院。对于他们做出的所谓的贡献,医院也给予了一定的回报。

  

    知情者:

  

    就可以得到150到200块钱,就是实惠。随便拿什么药,就说我们药房里有什么药,你就可以拿什么药,你自己需要什么药,就可以拿什么药。

  

    解说:

  

    在利益的驱动下,这家医院的一些职工也加入了虚假住院的行列。

  

    知情者:

  

    很多都是在岗的职工去住院,上班也出勤了,还挂着医院,矿山医院80%人都住过,院长吴元光就住过两次。

  

    解说:

  

    最终医保部门结算过来的钱由院长吴元光统一支配。

  

    吴元光:

  

    这个医保主要用于职工的身体健康,治疗上这个问题。

  

    记者:

  

    应该是用在患者身上。

  

    吴元光:

  

    对。

  

    记者:

  

    那实际上医保基金现在是用在哪些方面呢?

  

    吴元光:

  

    各项都要开支啊。要用于医院的水费、电费,包括职工的工资,或者给一点点奖励。

  

    解说:

  

    据知情者介绍,冒充病人虚假住院最为严重的时期是2004年7、8、9、10这四个月。在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处提供的材料上记者看到,这段时期,矿山医院每个月都上报有50到70人住在医院里,仅2004年10月15号这一天,矿山医院结算出院的病人就达到46人。

  

    记者:

  

    实际上你们医院的住院部有过那么热闹的时候吗?

  

    知情者:

  

    没有。我们病房根本就没有病人,你们可以去看看,你们看一看我们住院处,冷冷清清。

  

    演播室主持人:

  

    医生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职业,作为一个医生在工作中应该全心全意为患者着想。可是在连云港市矿山医院我们看到,一些医生似乎忘记了白衣天使的准则,把患者的救命钱当成了唐僧肉。据了解,目前连云港市医疗保险管理部门已经作出决定,暂停矿山医院医保定点的资格,公安部门也已经介入此案的调查。

  

    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欢迎您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