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降氟井成了“村头景”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我国是地方病流行较为严重的国家,像在辽宁省沈阳市的不少区县,地方病就主要表现为氟中毒。由于地表水含氟量较高,在沈阳市法库县的许多村庄里面,长期以来当地农民饮用超标水导致氟中毒的现象相当严重。按照胡锦涛总书记的指示,辽宁省和沈阳市两级政府为法库县下拨了1500万的改水专项资金用于高氟地区的水质改造。但是,记者调查发现,这1500万元的改水专项资金打出的58眼井却大部分不能正常使用。

  

    在对法库县多个乡村的走访中记者发现,有井无水的现象相当普遍,一些打好的水井里不仅 没有抽水设备,甚至都填满了垃圾。进一步调查记者了解到,这些造价数十万元的造福井在开工之前,当地的技术人员竟然没有经过科学调查勘测就写出了厚厚的地质分析报告和可行性报告。原来,上级要求他们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完成这些报告,要当政治任务来完成,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实地勘查。另据了解,在法库县,由于氟元素大都在地表水层,井打得足够深,才能够抽取到不含氟的饮用水。但是,记者在含氟超标的褚家村实地测量竟然发现,按照施工要求本应该打60米深的机井,它的实际深度只有43米,60米的井少打了17米,而井深一米需要耗资1千元,这样就少花了许多钱!不仅如此,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了改水工程中其他一些偷工减料的现象。

  

    目前,法库县58口用于降氟改水的机井,能正常使用的也就十来口。即使有的井也能出水,但是氟含量却仍旧超标,当地百姓依然没有办法喝到达标的饮用水。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我们说到病的时候,往往会说到痛,病有大病小病,痛有长痛、短痛,而地方病就是让人揪心的长痛。我国地方病、流行病比较严重,有地方病的地方老百姓往往是贫病交加,国家对这样的地区也给予格外的关注。身处病区的群众对健康的渴望,对富裕的渴望尤为迫切,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百姓今天的日子,也关系到他们子孙后代的幸福。沈阳市法库县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解说:

  

    在沈阳市法库县的许多村庄里面,村民们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

  

    记者:

  

    那是因为什么原因,是不是水里面?

  

    村民1:

  

    水不好。

  

    记者:

  

    那你们以前像这样牙黄多吗?

  

    村民1:

  

    全是,一般人都是。

  

    解说:

  

    牙黄的原因是这里的浅层地下水含氟量较高,长期饮用导致的氟中毒。氟中毒不仅表现为牙齿焦黄,而且可以使骨骼变形,让人失去劳动力,由于至今没有特殊的疗法,吃上降氟的饮用水是防治氟中毒的惟一办法。2004年,沈阳市投入了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改水资金,总共1.2亿元,用于高氟地区的井水改造。

  

    张宏奎 沈阳市乡镇供水办公室主任:

  

    在沈阳历史上从来还没有过一次性拿出这么多资金用于单项工程,所以广大农村老百姓都非常受鼓舞。

  

    解说:

  

    位于沈阳郊区的法库县,由于是高氟地区,总共得到了省市两级的资金近1500万元。

  

    李汉库 辽宁省法库县水利局局长:

  

    一共打了58眼井,这58眼井(周围的群众)都吃了降氟水了,起码没氟了,吃水不困难。

  

    解说:

  

    前不久,在法库县乡干部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位于法库县的一个村庄旁。这个有着红色屋顶,漂亮的像小别墅一样的房子就是完工后的降氟井房。

  

    村民2:

  

    水特别甜,特别好吃,现在老百姓乐坏了。

  

    解说:

  

    在县乡干部的指引下,记者参观完了两个村子的水井,正要回县城时,一行人路过了秀水河镇位于公路旁的一座红房子。

  

    林涛 镇党委书记 辽宁省法库县秀水河镇:

  

    这个负责整个全镇这一块。

  

    记者:

  

    全镇那一块了?

  

    林涛:

  

    对。

  

    记者:

  

    现在使用情况怎么样?

  

    林涛:

  

    现在都用着呢。

  

    解说:

  

    巧的是井旁正好路过几个当地的村民。

  

    记者:

  

    这个井是负责你们的井水吗?

  

    村民3:

  

    是。

  

    记者:

  

    你们能喝吗?

  

    村民3:

  

    吃不了,吃我们自己家的洋井水。钱花了不少,井没给打好,那水焦黄像马尿汤,整到水缸里头。

  

    记者:

  

    刚才那个干部说,你们现在都吃这个水,都挺好的。

  

    村民3:

  

    没有,最后也没吃。

  

    解说: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李汉库:

  

    有没吃的。

  

    记者:

  

    个别没吃的?

  

    李汉库:

  

    个别肯定有。

  

    解说:

  

    这时,更多的群众围了上来。

  

    记者:

  

    这水能不能吃上?

  

    村民4:

  

    没吃着,我们就这井水。

  

    记者:

  

    没吃着?

  

    村民4:

  

    没吃着。

  

    记者:

  

    是个别没吃着,还是大家伙都吃不着?

  

    村民4:

  

    80%没吃着。

  

    记者:

  

    那为啥没吃着呢?

  

    李汉库:

  

    我还想问他为啥没吃着呢?

  

    记者:

  

    为啥没吃着是不是该问您?

  

    李汉库:

  

    那你问我,你问问乡里。刚才那老百姓说三分之一没吃到。

  

    林涛:

  

    刚才我也说了,有两三条街吃不着,两趟街,农村就是说两条街。

  

    记者:

  

    占你们人口多少?

  

    林涛:

  

    占人口大约能有30来户,20来户。

  

    解说:

  

    到底有多少村民没有吃上降氟的井水,到各户转一转自然就明白了。

  

    记者:

  

    你们这个村有多少人?

  

    村民5:

  

    前后村得有5千人口。

  

    记者:

  

    5千人还是没吃上干净水?

  

    村民5:

  

    有一部分吃到水的,那个井周围能有1千来人口。

  

    记者:

  

    只有1千多人能吃上?将近4千人,你们大村都没吃上?

  

    村民5:

  

    吃不上。

  

    解说:

  

    在法库县,近1500万元的经费都花完了,58口水井房都盖起来了,秀水河一个乡就有20多口机井,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农民喝不上降氟后的井水呢?井水降氟是分两个部分才能流进村民家的,首先是从机房中的机井中抽出不含氟的深层地下水,然后通过埋设的管线流进每家每户,找原因首先就得从井里面找起。这些伫立在田间地头的红顶机房,找到它们并不是什么难事,别看这些机房外表看上去都挺光鲜,可是到里面瞅一瞅,还真吓你一跳。

  

    记者:

  

    这些房子的规格都是一样的,那么除了一个房间以外,旁边都有一个圆圆的像井一样的东西。

  

    解说:

  

    这就是改氟后的取水井,可是井里面除了垃圾什么都看不到,连取水的设备都没了踪影,门窗也是一片稀烂,显然这口井是废了。

  

    记者:

  

    那怎么都残破了呢?

  

    村民6:

  

    那东西不成功。

  

    记者:

  

    为什么不成功?

  

    村民6:

  

    没水。

  

    解说:

  

    有井没水的竟然不止一个。

  

    村民7:

  

    井没打成,没打成,现在整个这块没打成,把管子都提了回去,然后就完事了。

  

    记者:

  

    吃上干净水没有?

  

    村民7:

  

    一口都没吃着。

  

    解说:

  

    在法库县水利局记者看到,这些每口价值数十万元的水井,在施工之前都有厚厚的地址分析报告和可行性报告。这样科学打井,怎么就打不出水来呢?

  

    记者:

  

    实地调查了吗?

  

    苏玉 工程师 辽宁省法库县水利局设计处:

  

    不可能实地调查。为啥不可能实地调查呢?给我的设计时间实际上是多长时间呢?是一个月,我要完成全县50多处。

  

    记者:

  

    一个月你就拿出50多口井的设计方案来?

  

    苏玉:

  

    那我没办法,上面的执行任务我推不掉的。

  

    记者:

  

    你作为科技人员,你认为这样做严谨科学吗?

  

    苏玉:

  

    我认为首先我必须完全我的政治任务。

  

    解说:

  

    讲了政治就不讲科学,打出没水的水井也就不奇怪了。当然能出水的井还是有的,可是在有的村子里,从农民水龙头里拧出来的水却是这个颜色。

  

    记者:

  

    我看看这水的颜色?

  

    村民8:

  

    今天早晨放了一缸,下午缸就焦黄。

  

    记者:

  

    就是放一缸水,缸底都焦黄?

  

    村民8:

  

    缸都焦黄,挂一层。

  

    记者:

  

    这是什么原因?

  

    钟铁军 站长 辽宁省法库县秀水河镇水利站:

  

    如果那样也可能含铁高。

  

    记者:

  

    又有味又有颜色的水,你觉得村民们能喝吗?

  

    李汉库:

  

    就是他不愿意喝就可以不喝了呗。

  

    记者:

  

    按照标准他们能不能喝?

  

    李汉库:

  

    按标准那我说不清楚,那得问卫生部门。总之说,含铁含锰多,它不用想,肯定对人体有害。

  

    解说:

  

    喝发红发臭的水,村民们还算是幸运的。有的村子对井水进行取样,化验的结果氟的含量依旧超过标准1.0。

  

    张宏奎:

  

    含氟超过1.0以上,它可能对人的身体造成危害。

  

    解说:

  

    在法库县,由于氟元素大多在浅层地下水,因此打深井取不含氟的地下水是至关重要的,井打得足够深才能抽取到不含氟的饮用水。记者在含氟超标的褚家村实地测量了一下,这口按照施工要求应该打60米深的机井,它的实际深度又是多少呢?

  

    测量人员:

  

    43米。

  

    记者:

  

    井深43米。

  

    解说:

  

    根据设计要求,井深1米需要耗资1千元,60米的井少打了17米,当然少花了不少钱。不仅如此,记者发现改水工程中还有其他偷工减料的现象。铺设管道是改水工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上级的要求这些设备必须是新的,而且规格要严格执行,然而许多村庄根本就没有铺设任何新的管道。

  

    记者:

  

    这管是去年铺的吗?

  

    村民9:

  

    十来年了。这还是开始吃自来水,不就这管道嘛。

  

    记者:

  

    没换新的管道?

  

    村民9:

  

    没换。

  

    解说:

  

    即使铺设了一些新管线,管壁和直径上也被做了文章。

  

    记者:

  

    现在这个位置是在哪个位置?在这里,它是按照图纸设计管道粗应该是多少?

  

    测量人员:

  

    90毫米。

  

    记者:

  

    现在实际的粗细,我们用卡尺量一下,实际的管径刚才量了一下,卡尺显示是33.92毫米。

  

    解说:

  

    不勘探就设计、打浅水井、用老管线,在管道的直径和厚度上做文章,就这样58口水井能正常使用的机井也就十来口,村民们依旧喝着含氟高的小井水。

  

    记者:

  

    这个水不是含氟的吗?用起来不好吗?

  

    村民10:

  

    不好,不好也没办法。

  

    解说:

  

    由于氟水改造的下拨经费都是按照高标准设计足额下发的,在水井不合标准的情况下,钱是怎么花的?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听到了这样的一种说法。

  

    某施工队负责人:

  

    从经济利益来讲,工程队本身就想这么做,因为换新管材上面给的钱根本就不够,而且工程队私下也跟他们探讨过,他们说只要不漏,能修补就可以用,所以大部分这样。因为它的成本给得很低。

  

    记者:

  

    那么他们监理最后不监理了吗?

  

    某施工队负责人:

  

    监理的是走形式的。

  

    记者:

  

    怎么走形式法?

  

    某施工队负责人:

  

    所谓走形式就是说私下跟监理关系处好点,就是意思意思吧。

  

    记者:

  

    就算过关了?也不再追究了?

  

    某施工队负责人:

  

    对。

  

    记者:

  

    最后几个方面都落着好处?

  

    某施工队负责人:

  

    对,是这样。

  

    记者:

  

    最后坑的就是老百姓。

  

    主持人:

  

    上有领导的重视,下有百姓的渴望,然而用于保护法库百姓健康的钱花完了,却依然有那么多的村民喝不到达标的饮用水,他们只能是无奈的望着新井房,继续喝那世代损害他们健康的井水。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听到了这样的话“不愿意喝可以不喝”,而这样的话竟出自这个县水利局长之口。如果真是把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一个民心工程就不会变成整景工程、做秀工程,上千万元的资金成了田间村头的摆设,老百姓有理由知道造福百姓的钱被糟蹋到哪里去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