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乡村来了女法官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2日播出):优秀共产党员、黑龙江省宁安市人民法院东京城法庭的审判员金桂兰,十五年来兢兢业业帮助农民解决法律纠纷,在基层岗位上保持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先进性。

  

    虽然金桂兰受理的大多是在别人看来不起眼的小案子,可她从来没有怠慢过。她总是从当事人的角度考虑,尽量化解矛盾。十几年来,她共审理了1050起案件,90%都以调解方式结案。为此她付出了不少精力。据统计,她走遍了东京城法庭管辖的155个村屯,到当事人家中做调解工作多达1000次,累计行程5000多公里。

  

    



长期的工作操劳和生活不规律,使她积劳成疾,患上了乳腺癌、胆结石等多种疾病,曾先后做过七次手术。但她始终坚持工作,不曾耽误过办案。去年她审理了120起案件,平均每三天办一起案件。繁重的工作让金桂兰与家人聚少离多。八年来,金桂兰一直吃住在法庭。组织上几次要把她调到牡丹江市内的法院工作,可都被她谢绝了。

  

    金桂兰为人十分清廉。她家境不是很好,丈夫也患病在身,需要钱,可是她却多次拒绝了别人送来的钱物,带着对生活的热爱,无怨无悔地奋斗在第一线。

  

    虽然金桂兰没有审理过什么大案要案,但她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职守,妥善协调群众利益,为维护社会稳定,构建和谐社会默默奉献。这就是金桂兰,一位普通共产党员、从她身上体现出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先进性。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一个女人被确诊为乳腺癌,心情的沮丧和难过可想而知。几年前,黑龙江省宁安市人民法院东京城法庭女法官金桂兰就经历了这样的心理挣扎。在做完第二次手术后,她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医生知道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就跟她交了实底,三五年吧。没人的时候,金桂兰哭了,毕竟自己刚刚四十岁出头。但是这个坚强的女人没有放任自己的沮丧,而是拼命与病魔赛跑,要在有限的时光里为父老乡亲们多办些案子。为了这个愿望,您看,她把法庭都设到了农民的炕头上了。

  

    解说:

  

    10月19号上午,黑龙江省宁安市东京城镇中马河村村民宋庆友家中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他们是宁安市法院东京城法庭的法官,他们要在这里开庭审理一起民事纠纷案。

  

    书记员:

  

    报告审判员,庭前准备工作就绪,请审判员开庭。

  

    审判员:

  

    宁安市人民法院东京城法庭。

  

    解说:

  

    审理此案的是宁安市人民法院东京城法庭审判员金桂兰,她今年48岁,共产党员,朝鲜族。在农民家的炕头上审案子,对不少人来说都是件新鲜事,可在金桂兰15年东京城法庭的工作经历中,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记者:

  

    今天为什么到这个地方来开庭?

  

    金桂兰 宁安市人民法院东京城法庭审判员:

  

    我觉得在现场开庭,我觉得能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对审理这个案件比较有利。另外,原告身上有伤,坐在炕上来处理这个案件,也考虑到原告的身体状况。

  

    解说:

  

    原来是为了当事人着想,在这里设立了临时法庭。这起案件的原告是渤海镇上屯村村的村民孟庆林,据他讲,他是在给被告也就是这家的主人宋庆友修房子的时候,从高处摔了下来,导致一根肋骨骨折,为了赔偿问题,告上了法庭。孟庆林就是在修这个房子的时候出的事,金桂兰还和双方当事人、证人一起来到现场进行调查,从现场又回到炕头重新开庭。两个小时过去了,双方始终争执不下,审理此案的金桂兰一直耐心地对当事双方进行着调解。

  

    金桂兰:

  

    双方当事人能够正确看待这件事,不能情绪太激动了,对处理这个问题也没什么(好处),最后也达不到解决矛盾这个效果。我希望这个案件能调解,能商量解决,尽量别伤了你们之间的和气。

  

    解说:

  

    这次开庭虽然没有最终结果,但双方当事人对审判员的良苦用心都表示感谢。

  

    孟庆林 渤海镇上屯村村民:

  

    金法官为这事奔波费心,首先表示感谢。

  

    刘树全 东京城镇中马河村村民:

  

    我们坐在炕头上,走到家来了,我们老百姓感到高兴。

  

    记者:

  

    金庭长所在的东京城法庭,可以说是一个最基层的法庭,这个法庭就设在宁安市的一个镇里面。从这面墙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法庭非常小,总共只有四名工作人员。他们下辖四个乡镇,十几万人口,主要的都是农民,他们受理的案件也主要是一些家庭纠纷、邻里纠纷、家长里短的一些小案子。

  

    解说:

  

    常年在农村基层法庭工作,受理着在别人看来不起眼的小案子,可金桂兰从来没有怠慢过,她总是认真对待每一个案件,从当事人的角度考虑,尽量地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记者注意到,这十几年来,金桂兰共审理了1050起案件,90%都是以调解的方式结案的。调解可以节省当事人的诉讼成本,节省人力、财力,也可以为法院节省诉讼资源,然而要使针锋相对的当事人达成调解并不容易,往往要比直接判决费劲得多。

  

    金桂兰:

  

    我们接触的案件大多是家长里短的案件,有的是标的额很小的案件。这些案件看似平凡、琐碎,但与群众的生活都息息相关,如果判了,可以省时、省力,但是双方当事人的矛盾也就化解不开了,很可能就此结仇,也不利于一方的和谐和稳定。

  

    解说:

  

    然而调解并不容易,由于当事人大多是农民,他们下地干活,一走就是一天,找他们送达法律文书、举证、进行调解,就得赶在他们早上没有离开家,或者晚上下地回来以后,所以金桂兰往往是天不亮就起床去找当事人,半夜三更还要走村串户。今年6月份,在审理一起案件时,为了找到被告潘进杰为双方进行调解,金桂兰利用晚上的时间到被告家里去了十几次,而原告、被告还产生了误会。

  

    潘春文 被告潘进杰的父亲:

  

    她来次数越多,我的想法越重,肯定我得想是不是对方给她什么好处,她来得这么勤。

  

    李帮花 原告李英伟的妻子:

  

    给她打电话,问她为什么不给我们调解,法院意思就说老找不着人,我们就寻思她糊弄我们了。

  

    解说:

  

    后来当事双方得知真相后非常感动,经过金桂兰的调解,被告当庭给付了赔偿款。据统计,十几年间东京城法庭管辖的155个村屯都被金桂兰走遍了。在法庭,在当事人面前,她是代表了法律尊严的法官,可谁又知道,她是忍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病痛的。长期的工作操劳和生活不规律,使她积劳成疾,患上了乳腺癌、胆结石、胃炎、风湿等多种疾病,先后进行过七次手术。1998年,就在医院第一次为她切除肿瘤的当天下午,她就跟大夫请假,要陪一个当事人到法院做鉴定。

  

    李永春 金桂兰的丈夫:

  

    她手术做完,已经精疲力尽了,疼得也受不了,当时我确实也不让她去。

  

    金桂兰:

  

    因为当事人从乡下来到市里,也需要坐好几个小时的车,到市里人生地不熟,如果等不到我,他一定很着急。

  

    解说:

  

    怕当事人着急,金桂兰坚持要去,爱人只好搀着她一同去。乳腺癌手术后,金桂兰的右臂就一直肿胀得比左臂粗一倍,同时,她还忍受着多种疾病的折磨。

  

    王树正 宁安市人民法院东京城法庭审判员:

  

    胆结石手术以后,伤口始终没有愈合,经常淌脓,脓血浸透了衣服,把衣服都湿透了。我说金桂兰你不要命了,你就这样,你还工作什么呀。哎呀,她说没事,她很不在意地跟我说,没事,我把脓血挤出来就没事了。

  

    解说:

  

    就这样,几年来金桂兰经常出现在田间地头,出现在法庭上。去年,她审理了120起案件,平均每三天办一起案件。金桂兰十几年来一直在东京城法庭工作,她的家1997年随着爱人单位搬到了80公里外的牡丹江市内,8年来,金桂兰一直吃住在法庭,十天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组织上考虑到她的实际情况,几次要把她从条件差的东京城法庭调到牡丹江市内的法院工作,可是都被她谢绝了。

  

    记者:

  

    您对这个理解吗?

  

    李永春:

  

    原来是有意见,现在她上班我们就高兴。没事我就劝她,你说,你看看你一到家,就这儿疼,我说我也不得劲,能不能上单位待着,我说你到了单位,什么都有了,治你百病,也是你的灵丹妙药,只要是你和当事人在一起,这病也就好得多了。

  

    解说:

  

    在金桂兰家中,记者看到她的家非常普通,电视机还是一台21英寸的国产老式彩电。由于多次手术欠了不少外债,然而厄运似乎盯上了这个不幸的家庭,2003年,她的丈夫李永春也查出了膀胱癌。说实话,这个家非常缺钱,但是不属于自己的钱,金桂兰从来不要。东京城镇地方不大,金桂兰在这里土生土长,时间一长,见面都有几分熟。涉及到案子,有的时候自己的亲戚、多年的好朋友找上门来,可金桂兰这样的钱一律不收,这样的面子一律不给。

  

    金桂兰:

  

    有的官司一上门,两边都找人。他们的这种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咱不能收人家的钱,如果拿人家的钱,心里的公正就没了。

  

    解说:

  

    在一些人眼里,金桂兰似乎不近人情,可是在不少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眼里,她却是个大好人、热心肠。来打官司的人诉讼费交不上了,中午没钱吃饭,她就把人家领到饭店吃顿饱饭;家在外地的当事人没钱买车票,她也慷慨解囊。一个把人民装在心中的人,人民也会把她挂在心间。在东京城法庭采访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位大妈,她听说野生的黑木耳可以治疗癌症,她专门到山里采来,要送给金桂兰。

  

    顾彩曼 沙兰镇木其村村民:

  

    她这人太好了,在百姓当中最理解百姓的心,百姓离不了她,缺少不了她。

  

    记者:

  

    在采访中,记者一直有一个疑问,金桂兰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钱吗?虽然她的家庭拮据,可是她从不收当事人的钱物,并且自己掏腰包,帮助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是为了权吗?她在一个基层法庭做了一个普通的审判员,做了十几年,几次放弃了提升的机会。那是为了图舒适吗?她始终坚持在一线,坚持在田间地头,几次谢绝了调回市里同家人团聚的机会。那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金桂兰:

  

    其实这个问题我还没想过,我也不想图什么,也不是想图什么,我只是受党培养教育这么多年,我作为一个人、一个法官,我觉得我就应该这么做,我是在尽我的职责。

  

    解说:

  

    尽管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但压抑不了她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珍惜。金桂兰告诉我们,她最大的遗憾就是对家人、对儿子的亏欠,所以她非常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时刻。

  

    屏幕显示:

  

    几年来,金桂兰先后获得“全国优秀女法官”、全国“巾帼建功”标兵、黑龙江省“人民满意的好法官”等40多个荣誉称号。

  

    主持人: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不断被金桂兰现象困惑。经济拮据,却从不以案谋私;坚守基层,多次放弃升迁的机会;疾病缠身,却热爱生活,总在热心地帮助他人。采访结束离开后,金桂兰肿着胳膊还伏案工作的画面总是浮现在眼前。记者终于解开了困惑,也相信,这样一个好人、好法官早已深深地定格在百姓的心中。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