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网瘾少年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两年前,河南郑州的小辉迷上了网络游戏,无心学习。为了能够自由地玩游戏,他选择了离家出走。等到今年6月回家时,他只见到了妈妈留下的一封诀别信。

  

    小辉从小父母离异,身边只有妈妈一个人。2003年9月,小辉偷拿了家里的4000元钱,跑回老家信阳市,藏到一间网吧里玩游戏。把钱花完后小辉回家了,那时妈妈还在,但对他已经非常失望。网瘾难耐之下,2004年7月,他又偷拿了家里的5000元钱,回到信阳市的那个网吧,直到今年6月底才回到家中,但此时妈妈已经离开了。

  

    没有生活来源的小辉开始偷窃。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件,小辉开始意识到,离开了现实世界,那个网络世界也失去了意义。他开始寻找妈妈。按照妈妈信上的信息,他先后来到他的小姨家和信阳市的老家,但一直没能打听到妈妈的下落。

  

    目前,郑州市公安局暂时收留了他,并给他找了一份临时工作。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果当时家庭、学校和社会任何一方能够完全尽到责任,小辉也不会身陷网络游戏中难以自拔。

  

    据了解,新闻出版总署公布的《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从今年10月20日起将在国内7个最大的网络游戏上应用。这个标准将从技术方面降低沉迷网络游戏的可能性。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观众朋友,您刚才看到的是一种网络游戏,不知道在您身边是不是有一些目前未成年人因为迷恋网络游戏,学习、生活受到影响的。在河南郑州有一个孩子叫小辉,从小他的父母离异,他就跟着妈妈生活,两年前他就迷上了网络游戏,无心学习。妈妈苦口婆心地劝他也没有什么用,为了能够自由地玩儿网络游戏,他就出走了。等到今年6月回家的时候,只见到了妈妈给他留下的一封诀别信,妈妈生死不明,不知去向。

  

    小辉:

  

    那天我跑到黄河大桥去,然后在那里走了几圈,那时候走到中央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说我从这里跳下去,可能我就没有这些忧虑,也没有这些烦恼了。

  

    解说:

  

    这个孩子就是小辉,庆幸的是,他最终还是没有敢跳下去。小辉现在只有16岁,因为迷恋网络游戏,他荒废学业两年多了,在郑州又找不到妈妈,走投无路才差点走上轻生的道路。为了了解小辉目前的生活状况,我们请小辉带我们到他家去看看。没想到的是,这次在家里的地下室,小辉意外地发现了妈妈留下的纸条。

  

    小辉:

  

    只有妈妈的几件旧衣服,“别人的门不要撬,也不要偷别人的东西,靠你自己的努力吃苦精神去养活自己。去饭店打工,求求你听话吧!回老家找我也可以,你去你姥姥家问我就可以了”。看这几句话肯定是我妈写的,不会是我小姨写的。至少我知道我妈现在还平安。

  

    记者:

  

    心里踏实了?

  

    小辉:

  

    是。

  

    记者:

  

    想妈妈吗?

  

    小辉:

  

    想。

  

    解说:

  

    算起来,小辉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妈妈了,那么他的妈妈为什么要骗他说自杀了又躲起来不见他呢?看看小辉这两年的经历就知道了。2003年9月,为了上网玩儿游戏,小辉偷拿了妈妈打工积攒的4000元钱,跑回到了老家信阳市,藏到一家网吧里,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记者:

  

    那个时候想没想到过妈妈可能会担心你,你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那么长时间不联系?

  

    小辉:

  

    当时没想过,那时候想玩游戏也不顾一切了,一切后果也不管了。

  

    解说:

  

    那次小辉出走了将近一年,回家的时候妈妈还在,但是那个时候妈妈对他已经非常失望了。

  

    小辉:

  

    她就问我,玩够了吗?我说玩够了。她就说,钱花完了吗?我说花完了。她说知道改了吗?我就说知道了。就这样,她也没跟我多说别的。她越那样少说,我感觉,她好像就有一点失望了已经,感觉眼神不对。

  

    解说:

  

    但是,深陷于网络游戏中的小辉管不了这么多,网瘾难耐之下,2004年7月,他又偷拿了妈妈的5000元钱,跑回了信阳市的那个网吧。直到今年6月底,他才身无分文地回到家中,妈妈已经不知去向,没有生活来源的小辉撬开了邻居的地下室。

  

    郑州市公安局第五交警大队民警:

  

    他盗窃的物品基本上就是废旧的电线,还有开关盒,还有一台已经严重损坏的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还有一根空调线,他把这东西进行变卖,变卖以后大概是卖了385元。

  

    解说:

  

    由于他未满18岁,涉案金额较小,公安机关对他免于了处理,也及时制止了他更进一步的行为。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件,小辉终于明白,离开了现实世界,那个网络世界也失去了意义。

  

    小辉:

  

    即使你玩到最高等级,已经玩到峰顶了那种感觉,即使玩到那个程度,你也不能怎么样,在那里上网不仅浪费钱,而且浪费的是钱和青春,还有威胁家庭安全。

  

    解说:

  

    现在,妈妈又给他留下了信息,因此他想找到妈妈,告诉她自己已经告别了网络世界,想回到她的身边了。他先找到住在登封市的小姨家,想打听打听妈妈的近况,小姨原来也是很疼他的,但是他过去在网络的世界里越走越远,现在小姨能相信他吗?

  

    小辉的小姨:

  

    每次都说得也可好听了,说的时候我也可疼惜他,过去那一会儿他又忘了。

  

    记者:

  

    他妈妈现在还在吧?还在人世吗?

  

    小辉的小姨:

  

    是死是活我也不知道。

  

    解说:

  

    看来,由于小辉过去的行为跟他最亲的妈妈和小姨对他也完全失去了信心,小辉开始后悔自己不听话,他上初中时为了节省学费,妈妈把他送回了老家信阳市的胡店乡初级中学上学,由爷爷照管他。妈妈原本也希望农村学校的管理能让他收收心,好好读书。小辉刚迷上网络时,还是一个初二的学生,当时学校也知道了小辉的情况。

  

    信阳市胡店乡初中政教处 阎纪勇主任:

  

    他到学校来以后也是经常旷课,尤其是下了晚自习以后,他翻墙外出上网打游戏。我们也多次找他进行教育,他也多次写保证,多次向我们保证以后永不上网,但是还是屡教屡犯。我们也经常为了他教育问题,我们感到非常头疼,经常性地通知他的父母到学校配合教育,但是他的父母从没来过。

  

    解说:

  

    看来,一开始学校还是想了一些办法帮助小辉,但是学校的劝阻和管教没有能够起到作用,小辉仍然终日玩儿着网络游戏,很少到校上课,这让学校十分无奈。小辉的爷爷当时负责照顾他,但是拿他也根本没有办法。

  

    小辉的爷爷 刘明彦:

  

    我恼呀,我恼得过不得,为啥呢?我平时教育不叫你上网、打电脑,你非要去,一有空就去了,老不听话,这么大了老不听话怎么办?有一次我听他们说,他偷他妈的钱了,回来我就骂他,我要打他,我说你妈的钱攒得不容易,一月五六百元钱,偷了4000元,我听说4000元,我说这4000元钱,每月600元钱,除了她的伙食费,她有多大的开支,这个4000元钱得多少余存,得多少月余存这4000元钱,你为啥下得了狠心去偷你妈的钱呢?

  

    解说:

  

    除了对孩子失望以外,小辉的爷爷对长时间收留孩子上网的网吧也非常不满。

  

    刘明彦:

  

    我到了电脑室里去我说了,我说你们电脑室也得分时间,也得分季节,再一个来说分人,未成年人就不应该让上网,一天一夜地打,一天一夜不回家,我说那是不中的。

  

    解说:

  

    在信阳市工区路我们看到,小辉当时上网的网吧已经搬走了,小辉告诉我们,当时之所以选择那里,是因为非常方便,楼上就是一个小招待所,困了花五块钱就可以睡上一觉。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几乎就呆在网吧,哪里也没有去。在距离原地不远处,我们找到了这家网吧的新店,说起小辉在网吧上网的情况,风雨网吧的业主变得非常地激动。

  

    风雨网吧经营者 李春霞:

  

    大家都知道,有哪个网吧说他们没有接待未成年人?这个心照不宣,大家都知道,有哪个网吧没有接待过未成年人?都接待过,因为以前管得不严格。

  

    记者:

  

    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这段时间,在这儿上网以后,对刘辉他们的家,他自己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李春霞:

  

    这是他的责任,他妈的责任,咋会找到我们的责任呢?他家长都不负责,把他推向社会了,对不?这和我们有关系吗?

  

    解说:

  

    其实国家早就有明文规定,禁止未成年人上网,更何况是让小辉没日没夜地上网呢?小辉当初不顾妈妈的劝解,现在非常后悔,他想一定要找到妈妈,告诉她,自己已经不再迷恋网络游戏了,于是他又回到了老家。

  

    小辉:

  

    付光花(小辉的妈妈)在不在这里?

  

    孟长旺:

  

    付光花在外面打工,我也是才回来,我也是才回来,在外面打工。

  

    小辉:

  

    现在你知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

  

    解说:

  

    这个人叫孟长旺,家住信阳市民港乡,小辉的妈妈贴在门上的纸条上写着,在这里可以找到她。

  

    小辉:

  

    跟她怎么联系呢?

  

    孟长旺:

  

    现在你叫我联系,才走,我也找不到,也没有手机。

  

    小辉:

  

    她有没有?

  

    孟长旺:

  

    她没有。

  

    解说:

  

    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小辉的命运更加令人担忧。他没有初中毕业证,甚至没有办身份证。目前,郑州市公安局第五交巡警大队暂时收留了他,并且给他找了一个临时的工作,但是小辉的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小辉:

  

    可能这两年我让我妈伤透了心吧。

  

    记者: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告诉我们。

  

    小辉:

  

    现在因为玩网络游戏,我的人生道路整个绕了一个大弯,也可能永远也绕不回来原来那条路上去了。

  

    主持人:

  

    现在小辉在郑州市公安机关的照料下生活暂时有了着落。这个聪明的孩子念书的时候,有一些科目在班上曾经名列前茅,但是就因为过分迷恋网络游戏而走了一段弯路。从技术手段上怎么样帮助像小辉这样的少年呢?8月23号新闻出版总署公布了《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10月20号以后,这一标准将在国内七个最大的网络游戏上应用。有了这个标准,玩家连续游戏5个小时,花了很多时间积累的经验值为零,这样就从技术角度上降低了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可能性。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