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丝路新印象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行了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庆祝活动。此前,《焦点访谈》记者走进新疆,感受了丝绸之路的古今巨变。

  

    丝绸之路进入新疆后分为北道、中道和南道三条线路,其中以中道“吐鲁番-库尔勒-喀什”最为重要。记者此行就从吐鲁番开始。

  

    在吐鲁番,记者看到,现在这里除了著名的葡萄,还有其四通八达的交通。它东连哈密、西接乌鲁木齐、西南则正对着库尔勒,著名的南疆铁路起点也在这里。1999年12月全线贯通的南疆铁路,为铁路沿线一带、甚至整个南疆地区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告别吐鲁番,记者经库尔勒市来到轮南。在这里,记者采访了“沙漠公路绿化工程”的工程师周宏伟博士。1995年,北起轮南、南至民丰,全长522公里的沙漠公路铺设完成。2005年4月,“沙漠公路防护林工程”也全部完工。现在,一排排沙拐枣、梭梭和红柳正保护着沙漠公路不受风沙的侵袭。

  

    经库车、阿克苏,记者来到此行的终点站——喀什。两千多年前丝绸之路兴起时,喀什就作为中亚、西亚的贸易枢纽而存在了。如今,喀什最吸引人的仍是古老的大巴扎(维语中集市的意思)。巴扎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琳琅满目的商品,讲述着喀什这个贸易中心的古今巨变。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没去过新疆的人会觉得新疆很远,去了新疆的人会感觉到新疆真大。这两种感觉都离不开路。在古时候,丝绸之路穿越新疆,建起了一条中国和世界交流的纽带。那么今天新疆的路又是怎样的面貌呢?这个镜头是我们的记者前不久在乌鲁木齐到吐鲁番的高速公路上拍摄的,在新疆成维吾尔自治区立50周年之际,《焦点访谈》的记者重走了新疆这一段的丝绸之路。

  

    解说:

  

    新疆古城西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要冲,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丝绸之路进入新疆后分为三条线路:北道、中道、南道,其中又以中道最为重要。经过摄制组研究,我们选择了中道作为此次新疆之行的路线,首先就从吐鲁番开始。说到吐鲁番,最有名的是吐鲁番的葡萄,而今天同样使吐鲁番著名的是其重要的交通地位。作为新疆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之一,吐鲁番往东连着哈密,往西连着乌鲁木齐,西南则正对着库尔勒,著名的南疆铁路起点也在这里。

  

    记者(张自力):

  

    这里是吐鲁番火车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就是火车站的站台,而在我脚下的就是南疆铁路。南疆铁路一直向西南侧延伸,经过库尔勒、阿克苏,最后到达新疆的西南重镇喀什。在这条铁轨的一侧,我们看到有这样一个立碑,这个立碑的存在就标志着这就是南疆铁路的起点。

  

    解说:

  

    南疆铁路的出名首先由于它的路线,从吐鲁番出发,经库尔勒、库车、阿克苏直到喀什,南疆铁路经过的路线正好与古老的丝绸之路重叠,然而真正使南疆铁路著名的还是它发挥的巨大作用。1999年12月7日,南疆铁路全线贯通,改变了南疆地区没有铁路的历史,为铁路沿线一带甚至整个南疆地区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叶永斌(新疆吐鲁番火车站站长):

  

    原来南疆铁路开通之前的话,大部分旅客以及货物都是在吐鲁番(中转),然后再通过汽车运输运到南疆,保守算的话,一般都是一个星期,七天,有的时间长,都十天左右。

  

    记者:

  

    现在从吐鲁番到喀什大概时间需要多少?

  

    叶永斌:

  

    旅客列车的话,也就是不到20个小时,货物列车时间相对长一点,也就是在一天左右就能到。

  

    记者:

  

    请问坐车到哪里?

  

    旅客:

  

    我们到阿克苏。

  

    记者:

  

    阿克苏,到那儿去办事吧?

  

    旅客:

  

    我们摘棉花去。

  

    记者:

  

    摘棉花去。觉得方便吗?

  

    旅客:

  

    方便,方便得很。

  

    解说:

  

    告别吐鲁番继续西行,跨越盆地,穿越天山,我们来到此行的第二站库尔勒。库尔勒是新疆巴音郭勒蒙古自治州的首府。这里曾经是有名的风沙县,平均每年有一个月的沙尘暴天气,如今一座清新的沙漠绿洲呈现在人们面前。2003年,库尔勒获得中国最佳人居环境范例奖。走进库尔勒,感受到的是江南城市的清新和整洁,清波荡漾的孔雀河、枝繁叶茂的树林让人几乎忘记了这是一座建在沙漠边缘的城市。

  

    夜幕降临,五彩的霓虹勾勒出美丽的城市轮廓,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悠闲散步、翩翩起舞,享受着夏夜的清凉和安逸。

  

    离开库尔勒继续前行大约三个小时候后,我们来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小城轮南。轮南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北侧,这座默默无闻的小城近年来因为塔里木沙漠公路的铺设而声名鹊起。周宏伟博士是负责沙漠绿化工程的工程师。1989年,周宏伟考大学,恰逢塔里木油田大会战,科研专家着手研究沙漠公路的铺设。从小在沙漠边上长大的周宏伟报考了沙漠治理专业,并一口气读到了博士毕业。

  

    周宏伟(塔里木沙漠公路防护林生态工程项目经理部工程师):

  

    就是比较荣幸的吧,一工作正好就赶上我们沙漠公路正在建设之中,就加入了这条沙漠公路的建设。

  

    解说:

  

    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世界上第二大沙漠,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沙漠。在这样的沙漠中铺设公路谈何容易。经过科研专家反复试验和工程技术人员的艰苦努力,1995年一条北起轮南,南至民丰,全长522公里的沙漠公路终于铺设完成,成为世界上在流动沙漠中修建的最长的公路。如今,科研专家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研究在公路两旁建设防护林,在茫茫沙漠中建造一条绿色长廊。经过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为期五年的尝试和努力,2005年4月沙漠公路防护林工程全部完工。望着一排排新栽下的沙拐枣、梭梭和红柳,周宏伟的心里有一个愿望。

  

    周宏伟:

  

    我的愿望就是把我们这个防护林建成一个能经得起时间考验,能够有效阻挡风沙,为沙漠公路提供有力保障的防护林。

  

    解说:

  

    离开沙漠西行,神秘的龟兹古国从身边掠过,唐朝时期这是曾经是安西督护府的驻地。唐朝诗人张继一首脍炙人口的《凉州词》,生动地描绘了安西丝绸之路的繁荣。“边城暮雨雁飞低,芦笋初生渐欲齐。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

  

    经库车、阿克苏,汽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奔驰了整整一天之后,我们此行的终点站喀什终于出现在面前。一走进喀什,就被它的美丽所吸引,鲜艳的服饰、古朴典雅的建筑透出浓郁的民族风情。两千多年前,丝绸之路兴起,喀什就作为中亚、西亚的贸易枢纽而存在了,如今在喀什最吸引人的仍是古老的喀什巴扎。

  

    记者:

  

    巴扎在维吾尔语中是集市的意思,喀什巴扎的历史和丝绸之路的历史一样古老。在喀什几乎每天都有巴扎,而最热闹的巴扎要属星期日的巴扎。到了这一天,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无论是赶车、走路或者是赶着毛驴都一起涌向这里。对于喀什人来说,巴扎已经不仅仅是一种集市,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解说:

  

    今年48岁的玉苏莆大叔在巴扎上已经摆了六年的摊位,小小的五金铺不仅给大叔的生活带来了乐趣,也让大叔致了富。四年前,玉苏莆大叔用做生意攒下的钱盖了一栋两层的小楼,听说我们从北京来,好客的玉苏莆大叔邀请我们去家里做客。

  

    玉苏莆:

  

    这是我们休息的房间。

  

    记者:

  

    哦,这个是休息的房间?

  

    玉苏莆:

  

    这是客厅。

  

    记者:

  

    这个是招待客人的(房间)。

  

    解说:

  

    说起如今的生活,大叔的脸上洋溢着喜悦。

  

    玉苏莆:

  

    跟以前比起来,现在的生活好多了,尤其是现在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越来越高了,人们不仅在理念方面有一些改变,而对物质生活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家现在的生活基本上能达到中等以上的水平,对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

  

    解说:

  

    告别了热闹的巴扎,行使在喀什宽阔的街道上,一排排现代化的楼房,崭新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擦肩而过,向人们诉说着喀什今天的变化。

  

    记者:

  

    在历史上,喀什是古丝绸之路在中国境内的最后一站,丝绸之路在这里向着更远处延伸。今天,喀什不仅是南疆铁路的终点,同时也是走向世界的一个起点。五个口岸的国际大巴线路和新开通的国际航线将喀什和世界连在了一起。站在喀什的土地上经常会有这样一种错觉,似乎是站在了时间的结点上,在这里看到的不仅是今天,还有历史,更有将来。

  

    主持人:

  

    新疆的路让我想起20世纪50年代的一段往事,住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南边的维吾尔族老人库尔班吐鲁木想骑着毛驴到北京去见毛主席,他骑了一个月才到了乌鲁木齐,后来辗转很多天他终于到了北京。而现在库尔班大叔的儿子都已经70多岁了,他的孩子出远门的时候,再也不用骑毛驴了。记者了解到,第二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公路已经开通,新疆大地上一些高速路和高等级公路正在建设中,新疆的路变了,路还将继续改变新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