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危险的补课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5年8月10日,山东省郓城县黄安镇一废弃厂房突然坍塌,正在里面补课的30多名学生中,有14人受伤,3人死亡。

  

    据记者了解到,这个补习班是由黄安镇中学的两名教师私自办的,7月12日开课,先后有100多名学生参与了补课。因为是违规办班,两个老师没有在黄安中学里上课,他们最初借用的是离中学不远的梁庄小学。当课补到第四天的时候,由于有人举报,补习班搬出了梁庄小学。

  

    两个老师为了躲避查处,就将补课地点选在了一处隐蔽的废弃的厂房里。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厂房的梁架已经锈蚀。

  

    补课在危险中进行。7月24日,当地教育局召开了一次全县中小学校长会议,其中一项重要的议题就是关于禁止暑期补课。但在会上,这个补习班的问题并没有引起与会人员的注意。

  

    8月10日,郓城下大雨,只有30多个学生赶到补课地点。两个老师上午要到学校去开一个有关学生安全问题的会议,为了防止学生出去玩,临走时还专门将工厂大门锁上了。正当两个老师在学校里学习有关做好学生安全工作的文件时,厂房突然坍塌。

  

    事故发生后,郓城县委、县政府迅速组织人力物力对受伤学生进行抢救。到目前为止,仍有近十名学生在医院接受治疗。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前不久我们曾报道了“发热的游泳池”,提醒大家关注暑期孩子在游泳池里的公共卫生问题,其实暑期中小学生的安全卫生问题远不止这些。 最近,在山东省郓城县有一个废弃厂房倒塌了,造成了十几个孩子的伤亡。暑假里这么多的孩子为什么要聚在这个废弃的厂房里,他们又在干什么呢?

  

    (大屏幕显示)

  

    2005年8月10日上午9:00左右,山东省郓城县一处废弃的厂房发生坍塌……

  

    解说:

  

    在这个废弃的厂房坍塌的时候,里面有30多名今年刚刚考上初中的学生,他们在这里参加郓城县黄安中学两个老师组织的补习班,这次事故共造成14名孩子受伤,3名孩子死亡。

  

    记者:

  

    2005年的8月10号,外面下着大雨,几十个孩子就在这样一个废弃的大厂房里面上着自习,这个砖头垒起来的就是他们当时上课用的简易课桌椅。这个是他们纸叠的小动物和用来玩的扑克牌。我们可以想象得出,当时在这个教室里面原本充满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但是谁也没料到这时候房顶突然坍塌了。这么沉的铁的房梁架突然砸向了这些毫无防备的孩子。而在现场随处可见的是一些书和文具。这个在砖头底下压着的就是一本初一用的英语书,这是一个已经被砸的变形的文具盒,还有一些散落的文具。当时这个地方的惨状大家可想而知。

  

    记者:

  

    请问你是伤在哪儿?

  

    刘艳凤 受伤学生:

  

    手,还有这个肺切除了。

  

    记者:

  

    右肺都切除了?

  

    刘艳凤的母亲:

  

    对,右肺切除了。

  

    记者:

  

    您当时看到孩子她是什么样子?

  

    刘艳凤的母亲:

  

    哎呀,不要提了,一脸血,这一身上下尽是血,我通过这衣裳,才认得孩子。

  

    解说:

  

    为了减轻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并杜绝乱收费现象的发生,国家教育部早在2000年就下发了关于禁止假期补课的通知。在郓城县教育局,记者也看到了一些有关严禁学校和个人组织暑期补课的文件,那么这些刚考上初中的孩子为什么会在补课?并且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补课呢?事故发生后,据郓城县相关部门调查,这个班是黄安镇中学的教师了关圣檀和曹如凤私自举办的。

  

    记者:

  

    那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要做这么一个补习班?

  

    关圣檀 山东省郓城县黄安镇中学教师:

  

    做补习班是为了增加点收入。

  

    记者:

  

    补课为什么没在学校里补呢?

  

    关圣檀:

  

    因为学校不让用房子。学校俺没跟它说,都是自己办的,不是成文的规定,它就是约定俗成的,谁办班谁自己想办法找地方。

  

    解说:

  

    为了自己创收,黄安镇中学的两位教师便不顾教育部三令五申禁止补课的通知,私自办起了这个补习班,先后有一百多名学生参与了补课。他们向每位学生收取了30元到50元不等的补课费,因为是私自办的班,这两名教师开始并没在黄安中学里上课,而是租借了离中学不远的梁庄小学。

  

    记者:

  

    补课的老师是什么时候来找到你的?

  

    李兆科 山东省郓城县梁庄小学校长:

  

    当时是7月12号。

  

    记者:

  

    找到你怎么说的?

  

    李兆科:

  

    找到我,他就说想在我这儿办班,当时我不同意。他说村队同意以后,我没制止住,然后他就在这儿(办班)。

  

    记者:

  

    但是我们刚才看到你们这个门一到寒暑假门都锁着,他们怎么进来了?

  

    李兆科:

  

    因为原来我是有钥匙的。

  

    记者:

  

    你把钥匙给他们了?

  

    李兆科:

  

    嗯。

  

    记者:

  

    那你为什么会把钥匙给他们呢?

  

    李兆科:

  

    当时觉得是熟人。

  

    解说:

  

    仅仅因为是熟人,梁庄小学的校长并没有按照上级有关禁止补课的规定,对这样私自组织补习班坚决予以制止。而由于校长的默认,7月12日有100多个学生的补习班就在梁庄小学热热闹闹开课了,正当补课进行到了第四天的时候,情况有了变化。

  

    李兆科:

  

    有人举报,举报给了县教育局。

  

    解说:

  

    对此县教育局的领导向记者强调,他们曾进行了制止。

  

    石德立 山东省郓城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

  

    立即进行了制止。

  

    记者:

  

    怎么制止呢?

  

    石德立:

  

    不让在学校办了,把他们撵走了。

  

    解说:

  

    在郓城县教育局有关教师乱办补习班的处理意见上,记者看到了如下内容:对违反规定私自开办补习班者,一经发现一定严肃处理。办班教师所收的费用,由所在的领导监督全部退还给学生,并对教师处以罚款2000—5000元。那么在这起违规办班的事情上,当时教育局又是怎么处理的呢?

  

    石德立:

  

    这个文件虽然制定出来了,但是教育部门没有罚款的职能,所以没对老师进行罚款。

  

    记者:

  

    既然没有这种资格,罚款为什么还用这种红头文件来下发这么一个通知呢?

  

    石德立:

  

    震慑的作用。

  

    记者:

  

    起到什么作用?

  

    石德立:

  

    震慑。

  

    记者:

  

    也就是吓唬一下人。

  

    石德立:

  

    唉。

  

    记者:

  

    那有监督把这个钱退还给学生了吗?

  

    石德立:

  

    我们不知道。

  

    解说:

  

    教育局制定的文件既然只是吓唬人的,两个违规组织补课的教师自然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理,结果刚被撵出校门,就开始寻觅新的地点,准备重新开课。令人费解的是离开梁庄小学时,他们竟能堂而皇之的从学校搬走了几十套桌椅。

  

    记者:

  

    你觉得他们把这个桌子椅子拿走干吗?

  

    李兆科:

  

    具体的我不清楚,

  

    记者:

  

    你认为呢?

  

    李兆科:

  

    可能是办班吧?

  

    记者:

  

    那你有没有去核实一下?

  

    李兆科:

  

    没有。

  

    记者:

  

    你认为他们没有在这儿办班,会到其他地方办班吗?

  

    李兆科:

  

    这个我不知道。

  

    记者:

  

    你觉得只要不在这儿办班你就没有责任了?

  

    李兆科:

  

    当时我这个人年轻,可能就是这个想法吧。

  

    解说:

  

    郓城县教育局有关领导对于这样的违规补习班,如果不只是简单化地将其撵出了校门,而是坚决地进行查处和制止,那么事情可能就会到此为止。而两个教师为了能够躲避教育局的再次查处,就将补课地点选择在了一个隐蔽的废弃厂房里,那么当时这厂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厂房呢?

  

    刘艳凤:

  

    很像废墟,那个地方。还老掉东西。

  

    记者:

  

    掉什么?

  

    刘艳凤:

  

    掉土还有废铁。

  

    记者:

  

    还掉废铁啊?

  

    刘艳凤:

  

    嗯。

  

    记者:

  

    多大的废铁?

  

    刘艳凤:

  

    就是不太大,就像那个片。

  

    记者:

  

    你们当时看到这种情况害怕吗?

  

    刘艳凤:

  

    害怕。

  

    记者:

  

    有跟老师说过吗?

  

    刘艳凤:

  

    上课跟他说过。

  

    记者:

  

    那老师怎么说?

  

    刘艳凤:

  

    他说没事。

  

    解说:

  

    危险的补课环境居然被老师简单的一句“没事”就搪塞了过去,而他们搪塞的却正是孩子们的生命安全。

  

    记者:

  

    在现场我们发现这些铁的房梁架都已经完全锈蚀了,像这个我轻轻一掰,它就断了。我们可以想象孩子们在这样一个废弃的大厂房里面上着课,外面又下着大雨,当时的情况是多么危险。

  

    记者:

  

    有没有考虑到安全因素?

  

    关圣檀:

  

    那还没想到,根本没想到房子它会倒塌,根本也没向这方面考虑。

  

    解说:

  

    补课继续在危险中进行到了7月24日,这一天教育局召开了一次全县中小学校长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有一项重要的议题,就是关于禁止暑期补课。而这就是县教育局了解暑期违规补课情况的一次机会,而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记者:

  

    那没有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过这个情况?

  

    李兆科:

  

    没有。

  

    记者:

  

    在这个会上,你们没有问一下这个学校的校长,有没有这样的补习班吗?

  

    石德立:

  

    没有问。

  

    记者:

  

    那你们只是传达这个精神?

  

    石德立:

  

    传达了这个精神。

  

    解说:

  

    在这个会上,梁庄小学的校长既没有向县教育局的领导汇报这个违规补习班的有关情况,县教育局的领导也没有过问这个被撵出校门的补习班是否还在开课,而是传达完了文件精神后,就散了会。与此同时,补习班的孩子们却依然还在潜藏的危险中继续补课,一直补到了8月10号。那天郓城下着大雨,只有30多个学生赶到了补课地点,而两个教师上午要到学校开一个有关学生安全问题的会议,临走时还专门将工厂的大门锁上了。

  

    李艳凤:

  

    他把俺锁到那个厂房里面了,我们没出去,他就走了。

  

    解说:

  

    8月10号上午9点左右,当两名教师在学校里学习着有关做好学生安全工作的文件时,用来补课的废弃厂房却突然坍塌,一个名叫吴娜的11岁女孩,被砸中头部,当场死亡。

  

    解说:

  

    记者在乡亲们的指点下找到了吴娜的家。

  

    记者:

  

    这就是她的家是吧?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是吴娜的父母吗?

  

    吴娜的母亲:

  

    我要孩子,我要孩子。

  

    记者:

  

    你是奶奶吗?

  

    吴娜的奶奶:

  

    我是奶奶,疼得俺不能说,你不知道我那孩子多可人。

  

    吴娜的爸爸:

  

    结婚那么多年,就这么一个闺女11(岁)了,都看得跟个宝贝似的,看成掌上明珠好像是。

  

    解说:

  

    吴娜的家人告诉我们,这一棵石榴树是吴娜生前最喜欢的树,每当石榴花开的时候,这个爱美的女孩总会把石榴花比做她头上的蝴蝶结,如今石榴已经结果了,可吴娜却再也看不到下次花开的情景了。

  

    主持人:

  

    还有几天暑假就要结束了,学生们又将迎来一个新的学年。可是喜爱石榴花的花季少女小吴娜却永远没有了走进校园的机会。事故发生后,郓城县委、县政府迅速组织人力物力对受伤学生进行了抢救,到目前为止仍有近10名学生在医院接受治疗。我们祝愿这些孩子早日康复,也真心希望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