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恶魔“731”新罪证—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六)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素有“恶魔”之称的“731部队”是日军侵华战争史上一支臭名昭著的细菌研究部队。当年在仓惶溃逃之前,“731部队”炸毁了大部分的地面设施,并且将全部核心资料带回日本本土,这些都给后来对其罪行的调查取证设置了重重障碍。近年来,随着有关部门和媒体跨国取证工作的深入进行,一批新的历史资料和档案作为“731部队”的新罪证展现在世人面前。

  

    




作为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细菌战研究基地,当年使用的试验品都是有血有肉的活人。在搜集和整理有关“731细菌部队”资料的过程中,“特别输送”档案的发现,揭开了又一个鲜为人知的谜团。所谓的“特别输送”,是指把日本关东军抓获的抗日人士通过铁路直接运送到“731部队”研究基地充当活体试验品。据资料记载,1938年至1945年,被“特别输送”的总人数不少于七千人。

  

    



除了“特别输送”档案的发现,大批活体试验记录的首度公开同样成为证明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有力证据。这些记录上面清晰地记载着试验的内容、试验者的反应,以及所谓的试验效果。

  

    


在中日两国众多爱好和平人士的共同努力下,“731部队”的罪行不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随着历史见证人陆续离开人世,一些尚未取证的证言、证据也被一一地带走,因此,“731部队”罪证的挖掘工作正在加紧进行之中。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素有恶魔之称的“731”部队是侵华战争史上的一支臭名昭著的细菌研究部队。当年在仓皇溃逃之前,“731”部队炸毁了大部分的地面设施,并且将全部核心资料带回到日本本土,这些都给后来的调查取证设置了重重障碍。

  

    近年来随着有关部门和媒体跨国取证工作的深入进行,一些新的历史资料和档案不断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一些历史见证人也站到了我们镜头前面。

  

    解说:“鼠疫”又称“黑死病”,一般先流行于鼠类或者其它野生啮齿动物之间。人一旦被鼠蚤叮咬或被感染鼠疫的动物抓伤或咬伤都会感染。病原体也可以借助飞沫传播,尤其容易在炎热的夏季扩散。如果救助不及时,死亡率高达100%。

  

    解说:筱冢良雄,1939年加入侵华日军“731”部队。直接参加了“731”部队的细菌培养、试验与投放,在保持沉默60周年之后,筱冢良雄接受了中国媒体的采访。

  

    筱冢良雄 原侵华日军是731部队队员:我们把做过菌株测试的鼠疫苗注射到试验人的体内,让他们感染鼠疫。然后观察他们临死前的状况,再进行解剖。我们的目的是为了采集细菌,我从被解剖者的内脏中,收集鼠疫细菌。

  

    解说:731部队研制的鼠疫细菌成为屠杀中国人的武器。1946年7月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袭击了哈尔滨市平房区后二道沟屯,疫情很快扩散到村子的每一个角落。一位幸存的历史见证人向我们讲述了当年的情景。

  

    靖福和 幸存者:我老叔,我老婶还有他那两个孩子,这四口人不到五天全部死亡了,在这个期间,我家被传染的人太多了,我们家的苞米架子如果偷偷地接近,往里去看,都看不到粮食,一层老鼠都糊到粮食顶上去了。

  

    解说:在那之后的几天,靖福和全家19口人中,有12口离开了人世。全村200多人只有几十人死里逃生。当时的医护人员通过调查得知,这次大面积死亡正是由鼠疫引起的,而它的始作俑者正是离村子仅仅1000米远的侵华日军731部队。1945年面对战争的失败,731部队在绝望中把平时研制的包括鼠疫、霍乱、伤寒等各种治命细菌投向周边的村镇,随着气温的上升,鼠疫细菌蔓延,带来了这场灾祸。

  

    靖福和:住的一铺炕,我父亲在这头,我弟弟在那头,我姐姐没处放了,就放在草棚子里去了,当时脖子肿得和脸一样组,憋得嗷嗷叫,说不出话来。当我知道我这个姐姐死了以后,我上草棚子去看她,当时(她)眼睛都没有闭上。

  

    解说:这就是当年的“731”部队驻地,它座落在今天的哈尔滨市的平房区。作为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细菌战研究基地,当年使用的试验品都是有血有肉活人,在这样一个人体实验工厂,被抓来做试验的人没有名字,没有人格,唯一的区别就是各自的代号,他们统一地被称为“马路大”,在日语中是“原木”的意思。因为在日本侵略者的眼中,他们并不是人,而只是可以肆意切割的素材。今年84岁的日本老兵松本博就是活体实验的直接参与者。

  

    松本博 原侵华日军细菌部队队员:我们把俘虏腹股沟处的动脉切开,再打开事先夹着导管的夹子,俘虏的血汩汩地流进旁边的瓶子里,军医上前用力敲打着俘虏的前胸,用力按压,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因为血已经流尽,那个快要死掉的人的身体,发出剧烈的痉挛。

  

    解说:下面这些图片是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的专家们通过多年的精心搜集,从散落在日本和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档案中整理出来的,此前还很少在国内的媒体出现。

  

    731部队在不实施任何麻醉措施的条件下,活活地剖开了照片中这个妇女的胸膛。下面这幅照片展示的是活体解剖的场景,灭绝人性的731队员切开妇女的身体,从中取出内脏。

  

    这张照片上的男子被活活摘除淋巴,他两眼圆挣的痛苦神态足以震撼所有人的心灵。

  

    这一组图片记录的是日本侵略军野外冻伤实验的真实情况,穿着厚厚棉衣的日本兵,眼睁睁地看着用做是试验的“马路大”被置于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中冻伤、冻烂。

  

    中日两国爱好和平的学者一直在不断的收集和挖掘731部队的罪证。近几年来,他们又在中日两国的档案馆和民间发现了大量的图片,还有记载详细的文字资料,确凿的证据震撼人心。现在大家看到的内容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

  

    金成民 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研究所:我们有相关的731部队的书籍,上百卷出版,特别是有关731部队人体试验报告书的发现,731部队关于毒气试验,黄弹试验的资料的发现。同时还有在中国内蒙古地区进行人体试验的资料的发现。那么,的确以此为标志在国内外产生了极大的轰动。

  

    解说:研究过程中,“731”细菌部队“特别输送”档案的发现,揭开了又一个鲜为人知的谜团。所谓的“特别输送”是指日本关东军抓获的抗日人士,通过直接开进731部队的铁路,运送到研究基地,充当活体实验品的过程。据资料记载,1938年至1945年被特别输送的总人数不少于7000人,除中国人外,还有不少的朝鲜人、俄国人、蒙古人和荷兰人,至今参加过特别输送的日本老兵长沼节二回忆起那段历史时,仍不禁痛哭流涕。

  

    长沼节二 原侵华日军士兵:我当时负责把“特别输送”的犯人送到哈尔滨火车站,我知道送走的犯人都会死掉,沈德龙一直认为我们俩是好朋友,分别时他希望在朝鲜再见。我一闭上眼就想起这一幕,因为自己是在利用友谊诱骗。

  

    解说:照片上的人名叫李厚宾,这是他的妻子陶秀文,他们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当时李厚宾被日本宪兵抓走,直到陶秀文去世都不知道丈夫究竟死于何时何地,老人留给孩子的唯一遗愿就是能够和相爱的丈夫合葬在一起,特别“输送档案”的发现了却了陶秀文的意愿,也让李厚宾被731部队折磨致死的事实成为后辈永远的痛楚。

  

    李钢 “特别输送”受害者李厚宾之子:就是很惨,妈妈今天特意来告诉你。

  

    解说:今年85岁的敬兰芝老人是“特别输送”的又一人证,面对我们的采访,她讲述起60几年前,丈夫被日本宪兵抓到731部队进行活体实验,惨遭伤害的情况。

  

    敬兰芝:要求他赔偿,要求他向中国人民谢罪。

  

    解说:除了“特别输送”档案的发现,大批活体实验记录的首度公开,同样成为证明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有利证据。这是一份翔实的实验记录,上面清晰地记载着试验的内容,试验者的反应以及所谓的试验效果。日本的山边女士早年生活在东北的黑龙江,对“731”部队的暴行相当清楚,一生致力于揭露日本侵略军的罪行,创造世界和平的事业。

  

    不久前老人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山便悠喜子 日本友人:关于“731”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在日本和中国都有很多议论,但我们认为“731”部队的犯罪是铁证,我们认为它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所以我们坚持支持“731”遗址申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由于这件事难度很大,所以我们成立了国民联络会,因为它不是地方性的,它是属于世界的,我们务必要把这个遗址保存好。

  

    日本军国主义者用鼠疫、天花、伤寒、霍乱等致命病毒进行了大量活人实验以及野外冻伤、人畜换血等极限测试。据相关资料记载,侵华日军曾在我国20个省使用过细菌武器,至少造成了20万以上的中国人死亡。

  

    演播室主持人:爱好和平人士的共同努力下,731部队的累累罪行不断地暴露光天化日之下,然而随着历史见证人的不断离开人世,历史的证词也会被一一带走。因为“731”细菌部队罪证的挖掘工作正在加紧进行,我们铭记这段历史是为告慰无辜死难者的在天之灵,更是为了警惕今天的人们,不要让历史上那一丑恶的一幕重演。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