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不屈的头颅—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五)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前不久,在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牺牲63年后,他的画像首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今天,国人终于可以瞻仰到赵尚志的英雄形象。这得益于英雄头颅的发现。

  

    赵尚志将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的创始人、指挥者之一,其英雄气概,令日寇闻风丧胆。日本侵略军对赵尚志的评价是“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日军不惜一切代价追杀赵尚志的部队。

  

    1942年2月,赵尚志将军在战斗中不幸受伤被俘,英勇牺牲,年仅34岁。将军牺牲后,日寇残忍地锯下了他的头颅,并把遗体扔进了松花江里,将军的遗首几经辗转不知下落。

  

    从1945年开始,党组织对赵尚志将军等抗联将领遗骨的下落开展了寻找工作,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找到。1989年,抗联老战士李敏托人在日本打听到赵尚志的遗首当时被长春般若寺的僧人掩埋。2004年5月,般若寺后院在进行维修施工时,工人在后墙根挖出了一个头骨。

  

    黑龙江省有关专家和公安部相关机构对这颗头颅进行考察鉴定后认定,这次发现的就是赵尚志将军的遗首。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赵尚志将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的主要创始人和主要指挥者之一。1942年2月12号,赵尚志将军在战斗中英勇牺牲,当时年仅34岁。

  

    赵尚志牺牲后,残忍的日寇割下了他的头颅,把他的遗体扔进了滔滔的松花江里,而赵尚志的头颅也从此下落不明。

  

    可以告慰人们的是,在抗战胜利60周年前夕,我们终于寻找到了英雄的头颅。

  

    李文岐 电视剧《赵尚志》导演:赵尚志是我们东北大地这一块地方的一个英雄,而且这个英雄是叫得响,站得住,而且属于那种梆梆硬的、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样,我们在拍他的时候,我们就抓住了刚毅、果敢,而且打鬼子是永不回头。

  

    姜宝才 沈阳军区电视艺术中心编导:赵尚志有那么一句话,“国家都没了,我有什么脸”,他有一种非常羞耻的感觉。另外就是说国家不光复,日本鬼子不走,我不结婚,事实他也是这样。另外,赵尚志的人生非常坎坷。

  

    李文岐:谁也碰不到的困难,全让他碰上了。而且那种委屈、窝囊,那种叫你伸不开腰、睁不开眼、踢不直腿的情况下,他还是抱着一个信念——打鬼子,不把小鬼子从我这块儿土地上给赶出去,不算拉倒。

  

    姜宝才:赵尚志的六千部队,他把“满洲国”的日军,骚扰得常厉害。你要看那个日伪报纸,经常是“赵尚志匪徒出现”,赵尚志又怎么怎么地。敌人对赵尚志的评价就是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

  

    李敏 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老战士:所以敌人对赵尚志是最恨的。所以敌人不惜一切代价追捕、追杀赵尚志的部队。

  

    姜宝才:另外,敌人悬赏他的头颅。敌人用什么悬赏呢?一两骨头一两金、一两肉一两银,这么大的高价悬赏他头颅。

  

    解说:为了消灭赵尚志领导的抗日武装,从1937年起,日寇开始大肆推行所谓的“匪民分离”政策,大搞“归屯并户”,实行残酷的法西斯“三光”政策,大力制造无人区,以此切断抗联与人民的血肉联系。同时,日军又派出特务头子田井久二郎和东城政雄收买、训练汉奸特务打入抗联队伍。1942年2月12凌晨,伪满特务刘德山、张溪卫将赵尚志诱骗至今鹤岗市以北敌人据点附近。赵尚志将军在被汉奸特务刘德山击成重伤后,被日军俘获。

  

    (电视剧《赵尚志》资料)

  

    赵尚志:还是中国人。

  

    解说:1942年2月12日上午9点,赵尚志终于伤势过重,英勇就义。赵尚志将军牺牲后,日寇残忍的锯下了他的头颅,硬把遗体扔进了松花江里。

  

    李俊岩 陈春电影集团导演:62年前,赵尚志将军的头颅曾经被当时的兴山特务科长叫东城政雄,把赵尚志将军的头颅从佳木斯乘飞机带到长春,之后这个头颅从此就失踪了。

  

    解说:赵尚志将军牺牲3年后的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开始出兵东北。与此同时,中共党组织就开始寻找东北14年抗战中,被日寇杀害的抗联著名将领的下落。

  

    时任东北局第一书记的彭真同志和副书记陈云同志多次作出指示,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先烈们的遗体。

  

    赵俊清 黑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到了解放战争的时期,杨靖宇将军的头颅、陈翰章的头颅和抗连第十军军长汪亚臣的头颅都先后找到了,唯独赵尚志的头颅下落不情。

  

    解说:如今,抗战胜利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作为当年赵尚志将军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的一名老战士,到哪里才成找到将军的遗首,成了李敏挥之不去的一个夙愿。

  

    李敏:我当时想象,头骨是不是被敌人拿到东京去,我是这么想的。所以1989年的时候,日本的一个记者曾经来哈尔滨找我谈过,我就提出来请她帮忙。这个记者很不错,回去以后不久来了一封信,找到当时追捕赵尚志将军的那个特务的头子。

  

    解说:这个特务头子就是当时主谋追杀赵尚志将军的伪满洲兴山警察署特务科长东城政雄。他告诉那位日本学者,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当年被伪满洲国新京,也就是现在吉林省长春市的护国波尔寺的住持倓虚法师要走了。此后他听说,倓虚法师将赵尚志将军的遗首就埋在了般若寺的寺院内。

  

    据记者了解,长春般若寺从1922年建寺到抗战胜利,的确有位法号倓虚的住持。那么,这位倓虚法师当年究竟有没有要来赵尚志将军的遗首?又有没有将他安葬在般若寺内呢?

  

    赵俊清:当时黑龙江省的党史部门、吉林省的党史部门都到护国般若寺去寻找过,但是都没有找到。

  

    解说:始建于1922年的吉林省长春市的般若寺,当年曾经做过伪满洲国的护国寺院,占地有7200平方米。偌大的寺院,赵将军的遗首究竟会埋在那里呢?

  

    从1989年到2004年,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沈阳军区电视艺术中心,电视文献纪录片《英雄不死》一片的拍摄也进入了第五个年头。2004年6月1日,该片主要编导之一姜宝才来到了长春市的般若寺。

  

    姜宝才:我们到这儿看一看,它的环境怎么拍摄。

  

    解说:可就在姜宝才和寺里的僧人了解赵尚志时,一位师傅不经意的告诉他,就在他来寺里的前一天,也就是2004年5月31日,寺里后院正好挖出了颗无名的头骨。听到这一消息,姜宝才大吃了一惊。

  

    姜宝才:我脑袋噌一下感觉到,这么一惊的感觉,有一种晕的感觉。我说怎么回事?

  

    解说:原来,般若寺的后院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进行施工。在姜宝才他们来的前一天,也就是2004年5月31日,这位工人刚好在寺院的后墙根下,挖出了一颗头骨。

  

    记者:发现这个头颅的时候,没看到任何其它的陪葬的东西吗?

  

    李和 吉林省榆树县:没有。

  

    记者:没有别的肢体的部分吗?

  

    李和:没有,就是一个头。

  

    记者:就是一个头颅。

  

    解说:许多资料表明,赵尚志将军遗留下来的只有他的遗首,而且很可能就埋在般若寺内。而这次挖出的也只是一颗头骨,并没有身体的其它部分。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

  

    姜宝才:我就问,这个头骨在什么地方?这个释果慈他说,昨天挖出来的下午,他跟一个师傅,他俩就超度了一下,把这个头颅用红布包上,然后就进净月潭的山里了。他说,找个很好的地方埋上了。

  

    解说:那么,般若寺后院里挖出的这颗头骨会不会就是大家苦苦寻找了几十年的,赵尚志将军的遗首呢?于是第二天,姜宝才和闻讯赶来的赵尚志将军的亲属以及李敏同志,在般若寺这位僧人的引领下,来到了风景如画的净月潭。

  

    姜宝才:接触头颅的时候,就感觉到非常小心翼翼。另外,就觉得是一个真正灵魂,一个人的头颅,像给我们一种呼应的感觉,非常敬畏。

  

    解说:那么,在这里启出来的这颗头颅究竟是不是许多人期盼了几十年的,赵尚志将军的遗首呢?

  

    接下来的日子里,黑龙江省的一些专家和公安部的相关机构,对这颗头颅进行了周密的考察和鉴定。

  

    张继宗 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主任法医师:这个头骨送到我们这儿来以后,首先就是进行法医人类学方面的鉴定。比如说对这个骨骼的入土时间、年龄、性别、身高,这些基本状况。判断年龄结果是32岁左右,与赵尚志将军的实际年龄也比较吻合。我们又对送检的骨骼材料,然后再结合历史文献照片进行了录像重合,我们又做了一个颅骨容貌复原。根据我们整体的工作来看,我们鉴定这个头骨,应该是赵尚志将军的,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李敏:这几十年来,一直在寻找、惦记这件事情,所以感到非常高兴,一宿没睡好觉。

  

    李龙 赵尚志将军外甥:当时很激动,我们这么多年,别说是头骨了,就连照片都找不到。除了敌伪档案里头那个遗首照片里面,就连生前的照片都没找到。

  

    解说:于是,当最后证实这次发现的就是赵尚志将军的遗首以后,赵尚志将军的亲属和战友们都有了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要为我们的民族英雄画一个画像,以纪念先烈,昭示后人。

  

    这样,在赵尚志将军牺牲63年以后的今天,在我们纪念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时候,民族英雄赵尚志的英雄形象,半个多世纪以来第一次展现在了人们面前。

  

    李敏:虽然他已经牺牲了60多年了,但是一看到照片,把他画出来,大家都欢欣鼓,好像赵尚志复活了,好像回到人间了这么一种心情。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