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停产煤矿为何酿惨祸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8月2日22时30分,河南省禹州市文殊镇兴发煤矿井下采空区大面积冒落,致使瓦斯大量涌出,当班井下作业人员43人。其中19人生还,24人死亡。事故发生后河南省副省长史济春、河南省安监局长李九成赶赴现场组织抢救。《焦点访谈》记者也随即赶往现场。

  

    兴发煤矿是一家乡镇煤矿,目前河南省的乡镇煤矿正在停产整顿期间。但在兴发煤矿的生产记录本上,记者发现,从8月1日到8月2日事故发生,整个煤矿设备都在正常运转。据侥幸逃生的工人回忆,事故发生时井下正在从事采煤生产。越来越多的线索表明,兴发煤矿无视禁采令违规生产。

  

    在兴发煤矿,记者还看到了有关部门2004年下发的整改通知书,从通知书上可以看到,该煤矿在工程、通风设备、机电等方面都存在安全隐患。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认定,这是一起煤矿经营人员在停产整顿期间,利用入井维修机会,擅自违法组织矿工下井生产酿成的安全事故。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8月2号的晚上10:30分左右,河南省禹州市文书镇兴发煤矿的井下瓦斯大量涌出,造成中毒事故。

  

    据目前统计,已经造成24人死亡,5人受伤。据了解这家煤矿早已经因为不具备安全生产的条件被勒令停产,事故就是在煤矿停产之后发生的。事故发生以后,河南省有关人员立即赶赴现场组织抢救,《焦点访谈》的记者也赶赴禹州进行采访。

  

    解说:8月2号晚上10点左右,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河南禹州市的兴发煤矿,仅仅几秒钟的时间,这个幽深的矿井就吞噬了20多个生命。

  

    兴发煤矿知情矿工:我推车的。

  

    记者:你当时是属于跑出来的?

  

    兴发煤矿矿工:对,推车的没事。推车的离那儿远,没事。

  

    记者:你能形容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吗?

  

    兴发煤矿知情矿工:当时就是听到瓦斯爆炸的声音,听见了三声响。然后就有气儿了。

  

    记者:有气过来了,能闻到?

  

    兴法煤矿知情矿工:闻到,然后就塌了。

  

    矿工:突然间就不知道事了。

  

    解说:原来煤矿企业最担心的瓦斯泄漏事件在兴发煤矿几百米的矿井中瞬间发生了,除了17名矿工因为离瓦斯泄漏地点有一定的距离逃出外,井下其他工人全部被夺走了生命。当记者第二天傍晚赶到兴发煤矿时,抢救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看到的只是人去屋空的现场,只有在储存矿灯的房间里可以感受到一丝丝悲凉的气氛。

  

    法展记者:这架子上还可以看到有一排缺失的矿灯,那就是当天8月2号晚上下去的工人(他们再)再没有回来。

  

    记者:当时从现场抢救出多少人?

  

    河南省禹州市安监局赵天灿:当时现场参与抢救的人员大约有三四百人。

  

    记者:有多少矿工被抢救出来?

  

    赵天灿:当时抢救矿工,是17名矿工被抢救出来。

  

    记者:就是活着被抢救出来,死亡人数现在是多少?

  

    赵天灿:死亡人数现在是24人。

  

    记者:24人。

  

    解说:当记者赶到存放尸体的禹州市人民医院时,在太平间附近的一个角落里传来一阵阵悲痛的哭声。

  

    矿工家属:昨天下午四点多,听说九点多出事了。

  

    记者:今天下午四点听说昨天晚上九点多出事了?

  

    矿工家属:昨天下午四点上班,九点多矿上说出事了,到天黑,家有小孩子我去不成。在家里很晚了,我说怎么还不回来,我马上找人带着我到矿上,到矿上,人家说送到这里来了,天黑了我来了,人家家属都到太平间认完人了,我都不知道信儿。

  

    记者:见到人了吗?到现在。

  

    矿工家属:没,也不让看,天也黑了找不着人。

  

    解说:禹州市煤炭局的现场调查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夺去24名年轻矿工生命的事故原因。

  

    河南省禹州市煤炭局副总工程师赵天灿:它是由采面的采空区突然涌出了大量高浓度瓦斯,导致采场工作人员窒息死亡。但是像采空区突然涌出这么多瓦斯,在我们禹州矿区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解说:随后记者又了解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事实。

  

    罗宪州:这个原因是我们国家有规定,现在规定凡是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矿井,一律不得从事生产。

  

    记者:他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

  

    罗宪州:他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正处在申办过程中。

  

    记者:申办过程中按照规定是不应该生产的。

  

    罗宪州:不应该生产的,只可以进行必要的维修。

  

    解说:由于不久前禹州市刚刚发生了安全事故,造成了数名矿工的死亡,因此河南的乡镇煤矿都在停业整顿,在重新获得相关部门的安全许可后才能继续生产。这期间井下工人作业只能进行例行的安全检查,禁止生产。

  

    记者:当时派人下去干什么?

  

    河南省禹州市兴发煤矿矿主李卫星:清理采面的浮煤。

  

    记者:是在维修吗?

  

    李卫星:采面浮煤,另外加上采面的柱子再加固一下,有些不安全的地方再整理一下。

  

    记者:就是工人下去是在维修一下设备?

  

    李卫星:维修采面。

  

    解说:如果是符合规定,在井下检查时发生了意外事故,看上去似乎是不可抗拒的,然而井下检查也有明确的规定。

  

    罗宪州:这个矿井是属于维修矿井。按我们政府的有关规定,它的维修人员不应该超过9个人。

  

    解说:兴发煤矿仅现在了解到的死亡人数就有24人,加上生还的17人,人数已经达到了41人。井下安全检查,需要这么多人来同时进行吗?

  

    记者法展:当时怎么那么多人下去?

  

    李卫星:因为采面长,有百十米。采面有一百米,就这种情况。

  

    解说:虽然下井的工人已经散去,在兴发煤矿也找不到任何生产记录和交班记录,但是在一些人去屋空的办公室里,仍然可以看到一些生产的迹象。

  

    记者法展:在8月1号当天,一直到8月2号整个绞车房一直在正常的运转着。

  

    解说:一些迹象表明,在8月2号那天,井下的工人们不仅仅是在检查安全。那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记者决定去询问那些侥幸逃出来的工人。

  

    记者田云华:您在这个矿上干了多长时间了?

  

    矿工:干了两个月。

  

    记者田云华:两个月?你们当时下井都是挖煤吗?你们是下去干什么?

  

    矿工:挖煤。

  

    记者田云华:就是正常的采煤。是吗?

  

    矿工:嗯。

  

    记者田云华:每天都在运行着。是吗?

  

    矿工:运行。

  

    解说: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线索表明,虽然严令禁止下井生产,但是长期以来兴发煤矿还是继续违反规定,开足马力生产。

  

    记者法展:我看你这个值班记录是24小时工作。

  

    兴发煤矿知情矿工:对。

  

    记者法展:是分几班?

  

    兴发煤矿知情矿工:分三班,8点、下午4点、晚上0点。一天8个小时有六百吨煤。

  

    解说:据记者了解,在禹州一吨煤能卖320元,兴发煤矿一天的生产能力是1800吨,折合成人民币约为57万元。看来,利益的驱动让兴发煤矿的矿主不顾禁令,加班加点的组织生产。

  

    记者法展:现场看,很多煤都是正在往外出。

  

    李卫星:那一天下了几十个。

  

    记者1:那几十人那天有没有采煤?

  

    李卫星:有部分的在采煤。

  

    记者1:维修是不是不能采煤?

  

    李卫星:是,维修不能采煤。

  

    解说:在兴发煤矿,记者还看到了去年下发的一纸整改通知书。从通知书上可以看到,兴发煤矿的安全隐患,有关部门早就注意到了。

  

    记者:在这个煤矿的一个办公室里面,我们看到这么一个条子,就是禹州市煤炭和非煤矿山管理局安全检查整改表,这是2004年8月18日的。可以看到,不管从工程,还是通风,还是机电方面都有一连串的不合格,使用的是单风机,以及缺各种各样的封门设备,发出了一个限期整改的通知书。

  

    解说:不仅如此,禹州市规定,每个像兴发煤矿这样的煤矿,都有两名政府派出的安全检查员,负责全天候24小时的监控。带着隐患的大规模生产,却没有被安检人员察觉。

  

    罗宪州:你说两个人一天24小时,能不能保证?24小时的全部在那儿,这是一个。再一个,政府组织的有关部门进行检查的时候,往往发现不了矿井的真实情况。

  

    解说:其实,即便是矿主见利忘义、违规生产,即便驻矿的安全检察员真的发现不了眼前的事情,离兴发煤矿不远,就是村委会和镇政府。那些负责安全生产的村镇干部有没有起到监督的作用呢?

  

    记者法展:乡里面的干部,经常下去检查安全工作吗?

  

    河南省禹州市文殊镇副镇长连书强:下去。我在7月6号还专门下到井下去检查了。

  

    记者法展:你们也经常下去。

  

    连书强:我也经常下去,包括乡里面有主管的副书记、有主管安全的副镇长、有安检站工作人员,人员、车辆都配得很齐。包括我们书记镇长每个月也下一次井。

  

    记者法展:你们经常下去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违规的做法?

  

    连书强:下去的时候没有发现。

  

    解说:对于这样的结果,矿工们有着另一种说法。

  

    记者法展:你们看到当地政府的官员经常到这儿来吗?

  

    兴发煤矿知情矿工:三天两头来喝喝。

  

    记者法展:当地官员三天两头到你们这儿来吃吃喝喝?

  

    兴发煤矿知情矿工:对,对,对。

  

    解说:在记者离开兴发煤矿的时候,仍然可以看到一辆辆满载原煤的卡车驶出已经禁止采煤的矿区。在安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谁又能保障这沉重的煤块不再夺走更多的生命呢?

  

    主持人:国家曾多次强调要加强煤矿的安全生产工作,严令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煤矿必须要停业整顿,不得开工。但是禹州兴发煤矿却在停产整顿期间,利用维修的机会擅自违法生产,酿成惨祸。

  

    据了解,去年全国煤矿死亡的人数高达6027人,平均每生产100万吨煤炭,就要以3条人命为代价,这是一组沉甸甸的数字。

  

    血的代价,再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