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抵制低俗在行动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随着人民群众文化生活需求的提高,电视节目日益丰富多彩。很多节目在为观众提供信息知识的同时还做到了寓教于乐。但是,也有节目出现了低俗化的倾向。

  

    广播电视节目低俗化表现在有的主持人不讲普通话,甚至将低俗的语言搬上了屏幕,一些主持人在造型上也标新立异,让观众无法接受,有些节目还以挖掘嘉宾或者明星的隐私作为卖点甚至盲目追求感官刺激,让观众反感。电视节目的低俗化也表现在一些电视剧的创作上违反常理、违反社会公德方面。

  

    针对广播电视节目低俗化倾向,最近几年,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采取了多种措施加以治理。不仅组织专家对广播电视节目进行专门的收听、收看,还在全行业开展“净化声屏年”、“净化荧屏年”活动,大张旗鼓地反对低俗化倾向,倡导健康向上的节目。

  

    2004年11月,广电总局出台了《中国广播电视播音员主持人职业道德准则》,明确要求广播电视播音员主持人应时刻保持谦虚谨慎,自觉追求德艺双馨;在工作和生活中保持良好的仪表和文明举止,自尊自爱,通过严格约束日常行为,树立良好形象,维护媒体公信力。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如果问下班回家闲着的时间,你都干什么呀?很多人都会说看电视呗。的确,老百姓休闲娱乐的方式多种多样,其中很多人都会选择看电视,一家老小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总是希望能够看到好看的、健康的节目。然而目前的一些电视娱乐节目却存在着低俗、媚俗的现象,让很多电视观众反感。观众通过多种渠道反映了他们的意见,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和各级管理部门也曾经多次采取措施净化荧屏,但是这种现象依然存在。

  

    解说:

  

    王刚是广大观众熟悉的一名演员,在拍戏之余,他和剧组成员为了推荐自己的电视剧,经常要参加一些电视娱乐节目的录制,但是有时他也会因此遇到一些让他感到尴尬的事情。

  

    王刚 演员:

  

    最尴尬的一次是在一个栏目进行预采,本来也是宣传这个戏,不谈这个戏,(影迷)有没有对你过火的行动,什么什么都是带那种什么。然后,总而言之是往那方面引,后来我说要谈这个的话,我说咱们就不要再往下谈了。我宁可不做这种宣传,不扩大我们这种影响,这种东西我们不参加。

  

    解说:

  

    虽然王刚最终拒绝了这次节目的录制,但是这次的经历深深刺痛了他。

  

    王刚:

  

    说得俗一点,我们丢不起这份人。你会感觉到,在这样的栏目里你失去做人的一个基本尊严。

  

    解说:

  

    王刚的这种经历不是个别现象,目前随着电视频道的增多,某些电视娱乐节目为了吸引观众,在节目的制作上的确是出现了低俗化的倾向,一些栏目甚至以挖人隐私为乐趣。

  

    漫画:

  

    本栏目的特色就是让你说出你最不愿意说、最不能说、最不敢说的所有事情。

  

    


解说:

  

    一些节目格调低下。

  

    漫画:

  

    你刚吃过的蛋糕里,我们放了一颗老鼠屎。

  

    解说:

  

    一些主持人举止粗俗、语言不雅。

  

    漫画:

  

    你装什么正经啊。

  

    解说:

  

    这些低俗化的表现也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反感。

  

    李瑞芬 观众: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谈话类的节目,因为男主持人左边右边是两位女嘉宾,不知道说着说着说到什么,我现在好像有两个老婆在我身边。我觉得这样的说法不仅仅是低俗了,就有一些粗俗了。

  

    刘杰 观众:

  

    比如把头发染得像《西游记》里的妖精似的,有的是蓝的、绿的、黄的、白的,还有衣服,好衣服也不会好好穿。这样的诱导,我觉得不是多样化,容易把青少年引导到那一条道路上去了。

  

    丛立东 观众:

  

    让女艺人把手伸到一个恐怖箱里边去摸东西,经常会把人吓得当众掉下眼泪。我觉得这个好像看起来不是特别好接受,也理解不了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我看了这个节目也不会觉得有任何让我放松、让我娱乐的这种作用,觉得不好。

  

    解说:

  

    电视节目的低俗化不仅表现在娱乐类节目上,也表现在一些电视剧的创作上。

  

    刘杰:

  

    比如演的两个同学之间,就是多年没见面,见面以后就死去活来,就把原来自己的丈夫和妻子就甩在一边,就是特别违反天理的这样事都做出来,我们看得都特别扭,这不是俗这是什么呀?

  

    宋宝杰 观众:

  

    尽量把床上的事,给弄的比较让人,看得有点比较发怵,睁眼不是,闭眼也不是。

  

    解说:

  

    健康丰富的电视节目,的确能够让劳累一天的电视观众得到放松和休息,让他们有一个娱乐身心的渠道。但是,目前在某些节目中出现的这种低俗化的现象,不仅达不到这样的目的,而且还会对广大观众,尤其是青少年造成不良影响。

  

    王刚:

  

    比如我们说谢谢,非得说谢谢。比如说你去过台湾吗?他一定要问,你有去过台湾吗?我非常喜欢,我超级喜欢。

  

    漫画:

  

    漫画人物A:

  

    是谁教你的?

  

    漫画人物B:

  

    是看电视学来的啊。

  

    王丹彦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总编室副主任:

  

    看电视对那些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还没有完全形成的未成年人来说,我想不仅是娱乐方式,而且是重要的社会认知的途径,因此这些不良信息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不仅是一时的,我想甚至可能是一生的。

  

    解说:

  

    低俗的电视节目给大众带来不良影响,这是很多人都看得见的,可是为什么这样的节目还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呢?

  

    王丹彦:

  

    一些主创人员片面追求收视率,以为迎合某一部分人的低级趣味和窥视心理,能够提高收视率,这是出现低俗化现象的重要原因。

  

    解说:

  

    一些电视节目采用低俗化的表现,理由是为了迎合观众的喜好,那么,是不是这样的电视节目真的就是广大观众所需要和喜好的文化产品呢?

  

    刘杰 观众:

  

    你要是搞得特别奇异了,特别离谱了,我们看了也就不爱看了。

  

    宋宝杰 观众:

  

    比较重视家庭教育或者教育氛围的这些家庭吧,到这时候往往就翻篇。你想提高收视率,大家一翻篇,你提高什么收视率呀?

  

    仲呈祥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总编辑:

  

    这个电视艺术作品的丰富多彩是必然的,也是需要的。但是不论是什么形式的电视艺术作品,它都应该坚守住传播先进文化、健康文化这样一个正确的方向,坚守住人文精神和伦理道德的底线。

  

    解说:

  

    电视媒体要为百姓服务、为子孙后代负责,必须承担起传承文明、人文教化的责任。这种责任要求每一位电视节目的创作人员,要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要在提高自身综合素质上下工夫。

  

    吴郁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我觉得这里实际上反映了有些主持人,他自己内心的这种美丑,他的这种品位。因为涉及到它的审美的判断、审美的评价、审美的趣味。

  

    李准 中国文联荣誉委员:

  

    你至少不能搞单纯的娱乐,应该把快感上升到美感,那么引起人们对于我们的生活,对于社会理想的一种思考,不要变成只用笑代替了思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会笑,不会思考,千万不要变成这样子。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的媒体有着非常重要的责任。

  

    解说:

  

    抵制低俗之风,并不是说电视节目必须都是板起面孔的,关键是看把什么样的欢乐带给观众。作为早期《实话实说》的主持人,崔永元也经常会在他的节目中和嘉宾开玩笑,至今他的玩笑依然留在很多观众的记忆中。

  

    崔永元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朱鹮现在在全世界只有不到60只了,它比地球上的总统还要少,是不是感觉肩上的责任重大?

  

    崔永元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我刚开始做《实话实说》的时候,也是以观众的笑声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我们统计过,有一次节目播出是36分钟,有40多次笑声,那时候自己特别陶醉于这种笑声当中。

  

    解说:

  

    后来崔永元发现自己的玩笑有时开得也不恰当,伤害了观众,甚至有的观众还在媒体上公开批评他。

  

    崔永元:

  

    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它会有一点用。我潜意识里这样认为,就是这个玩笑是否得当?我是否能把这个玩笑跟我的家人开?是否能跟我的父母开?能跟我的孩子开?如果他们能接受,我相信观众也应该能接受,所以这个慢慢就成了自己的一个自律的手段。

  

    解说: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一直十分重视抵制广播电视节目上的低俗之风,多次开展专项活动,净化荧屏和声屏,又多次下派督导调研小组到全国各地监督检查。

  

    王丹彦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总编室副主任:

  

    “反复抓、抓反复”是抵制低俗之风这项工作的显著特点。这几年,广电总局对有突出问题的节目栏目,实行停播整顿、限期整改和通报批评的大约共有二十个。另外广电总局每年都集中收看某几种类型的节目形态,比如像综艺、情感、谈话类节目,把某一阶段,某一类的节目形态中突出的问题用通报的形式发向全国。

  

    解说:

  

    目前,一个覆盖全国的广播电视监听监看网络已经建成,有一支专家队伍通过这个网络对全国的广播电视节目进行梳理反馈。此外还通过一些基础制度的建设,如谈话诫免制、问题警告制、通报批评制等抵制广播电视节目上的低俗之风。

  

    2004年11月,国家广电总局出台了《广播电视播音员主持人职业道德准则》,其中明确要求:播音员、主持人不追求低俗的主持风格和极端个人化的主持方式。树立良好的声屏形象,尊重大众审美情趣和欣赏习惯。服侍、发型、化妆、声音、举止等要与节目(栏目)定位相协调,大方、得体,避免媚俗。

  

    2005年6月,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正式成立,并面向全国的播音员、主持人发出了“珍惜受众信任、树立健康形象”的倡议书。

  

    崔永元:

  

    我们要传递什么知识?传递什么信息?这个知识是不是有价值?这个信息是不是有作用?这些是第一位的。

  

    李瑞英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秘书长:

  

    我们要从我做起,从每次节目做起,要抵制这种低俗之风,树立从业人员的良好形象,使我们的素质更高,形象更好,声音更美。

  

    主持人:

  

    应该说受利益的驱动,媒体的低俗化并不仅仅表现在电视上,但是电视观众的感受会更直接,毕竟电视是走进千家万户的。目前国家广电总局正在加紧研究建立抵制低俗之风的长效机制。以文艺、娱乐、情感节目和电视剧为工作重心,加强主持人、播音员的政治素养、道德修养、社会责任感和业务素质,坚持正确的导向,把更多优秀、健康、向上的电视节目奉献给观众。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