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垃圾短信何时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作为一种方便快捷的联络方式,手机短信受到很多人的欢迎,一些商家趁机打上了手机用户的主意。但是由于短信从内容到发送,基本上处于无人监管的真空状态,所以大量广告、诈骗性质的垃圾短信令手机用户叫苦不迭。

  

    调查发现,垃圾短信的内容涉及推销各种产品和服务,甚至还有一些非法信息,花样可谓应有尽有。在发送垃圾短信的人中既有一些个人,也有正规企业,甚至还有专门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他们采用目标细分的方法,上万条甚至数十万条的垃圾短信让某些手机号段让成为了被骚扰的“重灾区”。

  

    由于需要发送短信的人很多,因此一些专门提供这项服务的公司应运而生。他们利用专门的群发短信软件和设备,大批量、不间断地发送短信。这让许多手机用户十分苦恼。

  

    除了骚扰人们的生活,垃圾短信的泛滥还令一些手机用户的隐私处于被侵犯的危险中。记者调查发现,在北京,有些商店专门出售手机用户名单。全国各地企业高管人员、甚至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码都被明码出售。

  

    因此,一部旨在保护个人隐私的法律――《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经进入立法程序。据了解,在相关法规尚未出台的情况下,一些通信运营商已经开始尝试对这种滥发的短信设置一些防线。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最近,不少人都在议论600位公众人物电话被泄露到网上这件事儿,我和我的同事也在其中,真的是让人有点烦。有些人,比如作家巴金的家人不得不换了电话号码;一些人因为陌生来电太多干脆不接电话;有的打算放弃跟随自己多年的手机号码。人们从道德、社会心理和法律很多方面来谈论这件事情,其实这件事情再一次证明了目前个人信息保护有多么的薄弱。我们今天在这里谈的几乎涉及每一位手机用户,这就是我们最常见的麻烦——垃圾短信。不管你是在开会还是在睡觉,也不管你是不是愿意接收,垃圾短信正伴随着电信部门业务量的激增而日益泛滥,而我们手机用户除了充当不胜其烦的垃圾桶,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要你不关掉手机,你就逃不开。

  

    解说:

  

    将这些垃圾短信的内容梳理一下,它们不外乎包含以下几种类型:有的明显是诈骗的,像人们常见的“你中奖了,快来领奖”;有的是一些违法活动,例如什么出售黑车、黑枪、迷魂药的,非法办证件的;还有招三陪先生、小姐、激情聊天的;还有些声称能指教牌技的。这完全是把街头非法小广告又转移到了短信息上。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为数不少的垃圾短信内容看上去似乎是比较正规的经营活动。看看这些,有卖离子水剂的、喷绘文身的、租房子的、故作幽默卖机票的、汽车美容的,也是花样百出,应有尽有。那些涉及诈骗、违法行为的短信已经够烦人的了,应该打击不用多说,怎么一些有名有姓的正规企业也开始发送垃圾短信了呢?

  

    电话采访垃圾短信发送者

  

    记者:喂,您好,请问是汽车美容店吗?

  

    美容店工作人员:对,是的。

  

    记者:您好,我是收到你们发的短信,请问你们是在哪里?

  

    解说:

  

    按照这位先生提供的地址,我们还真就找到了这家汽车美容店。

  

    北京某汽车美容店经理:短信息每天一看,只要他看了,他对你这个肯定是稍稍有点印象了,因为一天给他发两三条的。现在每天短信息的这块,一个是我们,别人也都在发,什么机票了都在发,我觉得这个效果也不错。

  

    记者:有没有怕骚扰到别人呢?

  

    北京某汽车美容店经理:我们这也是一种方式,大家都在尝试。如果顾客打来电话说这些问题,咱们就尽量跟人家解释一下,跟人道歉吧。

  

    解说:

  

    尽管知道会骚扰别人,但是你发我也发,正是在这种心态下,发送垃圾短信的队伍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庞大。在北京市朝阳区就有一家专门销售一种餐饮消费卡的公司,最近也开始发送垃圾短信,而且他们采用的目标细分的方法,让某些手机号段成为了短信骚扰的重灾区。

  

    北京某餐饮消费卡代理公司经理:试验性地发了10万条吧。

  

    记者:有没有选择?

  

    北京某餐饮消费卡代理公司经理:就是1390那些高端用户。因为这个卡就是相对来说是北京高端用户,1390起码在往七八年、十年以上了,有房有车吃饭经常变,就是咱们正常商务餐肯定要比普通员工的商务餐多得多,机会多得多。

  

    解说:

  

    发送垃圾短信的人多了,这样一来还衍生出一些专门提供这项服务的公司。

  

    记者:我身后是北京市宣武区的一个生活小区,我手里拿的是一份代发短信广告的合同书。昨天,我们以一名普通客户的身份和位于这个小区的公司签订了这样一份合同,价格是每条短信八分钱,在这份合同的最后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北京森林之歌广告有限公司”的合同专用章,那么这家公司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解说:

  

    随后,我们又来到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室,看到我们拎着摄像机进来,昨天和我们签订合同的这个人却矢口否认。

  

    关涛(北京森林之歌广告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昨天的什么事情我不清楚。

  

    解说:

  

    经记者了解,他们的价格是每条短信八分钱,比别的代发者要贵一倍,贵就贵在发送对象是2004年车主的手机号码!这家公司在先前接受电话咨询时是这样说的。

  

    记者:你这个是怎么搞到的?

  

    短信发送者:我们当然是有很深的关系。

  

    解说:

  

    这家公司的合同编号已经到了“2005001129”号,看来这些专门的公司对一些想发送垃圾短信的人还真有不少的吸引力。那么这些人是依靠什么技术手段一下子发送出那么多短信呢?据我们了解,有不少网站在兜售一种用于短信群发的软件和设备。一位不愿意露面的经营者向我们介绍了其中的技术要点。这个小小的模块是被称为“短信猫”的群发器,实际上是一种工业手机,只要将一张手机卡放入插槽再与软件配合就可以大量发送短信了。

  

    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产品经理:先通过我们的软件驱动这个设备,这个设备把信号发送到基站,基站再转发到运营商的短消息中心,短消息中心再下发给要发给的用户,基本上是这么一个流程。

  

    解说:

  

    这样的设备在网上和一些电子市场任何人都可以轻易买到。无处不在的垃圾短信现在已经严重干扰到人们的生活。

  

    市民:经常推销,而且是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可能是短短十几分钟能连着发五六个!一块给你发到手机上,又浪费电池,我觉得是又浪费精神。

  

    解说:

  

    更为烦人的是由于垃圾短信的发送是由软件控制的,只要发送量达到了五万条以上,就会24小时不间断发送,即使是在半夜,也是骚扰你没商量!

  

    市民:有的时候半夜的时候,你不关手机,发一条短信息吓得要命,经常是半夜发。

  

    解说:

  

    一位不堪其扰的观众在我们的电子信箱里留了这样一段话:我是一个孕妇,有质量的睡眠是很重要的,我的手机经常开着,尤其是在半夜,我会收到好几个垃圾短信,经常就是夜半惊醒,醒来我就得头疼一整天,害得我老公手机都不让拿。但是我要用手机联系一些业务,我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解说:

  

    除了骚扰到人们的生活,垃圾短信还使一些手机用户的隐私处于被侵犯的危险中。在北京市安定桥街边上有一家“老板名单店”。在这里,全国各地的企业主、高层管理人员,甚至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码都被明码出售。老板声称向这些手机号码发送短信效果更好。而它的可信度有多高呢?我们试播了一下。

  

    记者:您好,您是一家建材公司的老总吗?

  

    电话采访北京某建材公司经理:嗯。

  

    解说:

  

    在向这位先生解释了我们打电话的原因之后,他当即向我们大倒苦水。

  

    电话采访北京某建材公司经理:滥发信息、打电话的多了,我烦死了,我不知道找谁告去?

  

    解说:

  

    目前,一部旨在保护个人隐私的法律――《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经进入了立法程序。垃圾短信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件小事,但是他所影响的群体是巨大的。我们在央视国际网站上进行了一次调查,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就有近1500名观众参与。其中73%的人表示会经常收到垃圾短信,84%的人表示对这些垃圾短信极端厌恶。在一个短信群发的网站上,我们看到这些公司群发短信,动辄就是十万条,甚至是几十万条,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包括名校老师,甚至还有专门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

  

    记者:(在发送短信息前)你研究过相关的法律吗?

  

    张润淼(律师):研究过。

  

    记者: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张润淼:法律上一点问题也没有。

  

    解说:

  

    由于垃圾短信刚出现不久,现行的法律法规对它们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尽管大家都深恶痛绝,发短信的人并不会轻易停手。

  

    北京某餐饮消费卡代理公司经理:只要说是没人来阻止,或者是没人来封杀这个事还是想发,因为这个效果…

  

    解说:

  

    那么目前有没有什么办法对这种滥发短信的行为进行整治呢?如何才能保证手机用户的短信空间不被侵犯呢?

  

    王前虎(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与法律事务部主任):我们希望当这个量尚未达到质变的时候,行政机关应该是未雨绸缪,及时地对这个短信广告、短信骚扰的问题制定出规则。

  

    解说:

  

    在相关的法规尚未出台的情况下,一些通信运营商开始尝试对这种滥发的信息设置一些防线。

  

    蔡佶(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增值业务部副总经理):针对这样的行为,我们在技术上是有相应的手段来抑制这种行为,这是有一些这样的手段的。

  

    记者:具体一点比如是什么?

  

    蔡佶:具体比如针对这样的消息,同样的内容发送的量,比如说在1小时时间里,这样我们认为是非常规的发送,我们会终止这样的发送。

  

    记者:但是他存在什么样的问题能够导致无法杜绝这种短信的发生?

  

    蔡佶:这个量的控制对运营商来说也是有一个度的概念,并不是说所有的东西大家都看,都要去做这样的处理。

  

    主持人:

  

    面对垃圾短信,我们至少可以拿出三部法律来说“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商家不可强制消费者接受某种商品和服务”,但是垃圾短信却可以随心所欲通过手机发布平台,直抵手机用户;《广告法》规定,“发布广告的媒体,必须审查广告发布者的资质和内容合法性”,然而,短信广告的发布却规避了工商部门的监管;《刑法》规定,“倒卖走私车辆、假币、迷魂药等都是涉嫌犯罪的行为”,可是这种明显的犯罪交易却公然通过短信广而告之。

  

    垃圾短信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些违法行为规避法律制裁和政府监管的真空地带。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手机用户有着双重的希望,希望立法和执法技术能够及时跟上科技发展的步伐,管一管这个真空地带;也希望移动、通信和短信提供者能够加强自律,在享受高额利润的同时也能尽到维护一个可信安全的短信空间的义务,让手机用户能够更多一些选择,而不是束手无策的充当垃圾短信的垃圾桶。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