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靖国神社里的甲级战犯(下)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焦点访谈]靖国神社里的甲级战犯(上)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在日本靖国神社里供奉的14名甲级战犯无一不是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的发动者与指挥者,无一不是双手沾满世界人民和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除了被判处死刑的东条英机等7名以外,还有另外7名罪大恶极的甲级战犯。

  

    松冈洋右是侵华舆论的制造者,他第一次完整地提出“大东亚共荣圈”,促进了日本疯狂地侵略中国和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的扩大。 永野修身下令偷袭珍珠港,此外还下令在上海制造了“一•二八”事变,造成中国军民伤亡3.4万多人。白鸟敏夫推动了日本与德意缔结三国同盟,最终导致了太平洋战争爆发 。平沼骐一郎创立的专制主义思想理论和专制主义司法制度,为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与制度保障,他被称为“日本法西斯教父”。小矶国昭是镇压朝鲜人民的罪魁祸首。梅津美治郎签署了创立“731”细菌部队的密令,并支持这个细菌部队的创立,他对东北抗日联军实行“大讨伐”。东乡茂德是疯狂扩张的策划者,他参加了太平洋战争的筹划和准备。

  

    历史不能忘记,战犯罪责不容推卸!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

  

    各位观众,大家好。

  

    在昨天的《焦点访谈》节目中,我们播出了《靖国神社里的甲级战犯(上)》,让观众看到了东条英机等七名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刑的日本甲级战犯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今天让我们继续认清其余七名供奉在靖国神社里面的日本二战甲级战犯的历史面目。

  

    解说:

  

    松岗洋右,1900年毕业于美国俄勒冈大学,从1904年起进入日本外务省,历任日本驻中国、美国等国外交官,松岗洋右“九一八”事变前多次担任日本驻中国领事,竭力鼓吹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日本确保和死守满蒙生命线当然是天经地义、无可非议的,为日本侵华大造舆论。“九一八”事变后作为日本驻国际联盟的首席代表,为日本入侵中国东北辩护,1940年担任日本外相,参与缔结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三国同谋。

  

    汤重南 中国社科院世界所教授:

  

    松岗洋右最大的、最著名的一个问题就是他第一次提出来“大东亚共荣圈”,把它的范围也确定了,这成为日本最后一个整个侵略的一个蓝图。他把侵略中国的战争也划到大东亚战争—大东亚圣战,首先是他把整个亚洲,以中国为中心,他这样一个大东亚共荣圈的划线,和他最后提出来的方案,更加促进了日本疯狂地侵略中国,也更促使了整个日本对外的侵略战争扩大。

  

    解说:

  

    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作为甲级战犯接受审判,1946年病死。

  

    永野修身,日本海军大将,“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他下令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造成中国军民伤亡3.4万多人,五六十万人无家可归,1941年初他出任海军军令部总长,指示善本武士六制定海军南进计划,和偷袭珍珠港的具体方案,并竭尽全力协助东条英机指挥海军进犯东南亚国家,1941年12月他签署了偷袭美国珍珠港的作战命令。

  

    宋志勇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所副院长:

  

    永野修身在日本偷袭珍珠港的事件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可以说在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中,他的地位仅次于东条英机,在开战之前,日本的统治阶层包括海军内部,像海军大臣等他们认为,日本还不具有打赢这场战争的实力。所以他们对于对美开战。还是有一些消极的态度,但是永野修身是力主作战。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也改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格局,可以说永野修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关键的时候,起到了一个扩大侵略的作用。

  

    解说:

  

    1946年5月3号,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1947年1月5号,他病死在美军医院逃避了正义的审判。

  

    白鸟敏夫,1914年进入了外务省,曾先后在日本驻香港、美国、中国和德国等地使馆任职,1930年白鸟敏夫就任外务省情报部部长。“九一八”事变后,他伙同外务省书记官常森克和陆军省的林木真一等人主张日本退出国际联盟,支持在中国是东北建立傀儡政权。1938年他就任日本驻意大利大使。在任期间,他向日本政府,施加影响,力促日、德、意、三国同盟的结成。

  

    宋志勇:

  

    百鸟敏夫是日本外交界的一个重要人物,被人们称为外交界的另类,因为在日本当时的政治体制下,日本是有双重外交的现象,就是既有外务省及政府的外交路线,同时军部也在自己搞独立的外交路线。一般来说,对外务省是希望通过外交的政治的途径来实现日本的目的,而军部的外交路线一般是通过强硬的军事力量来实现它的目的,而白鸟敏夫在外务省,实际上是一个军部外交的一个代言人,在他的积极推动下,日本最终与德意缔结了三国同盟,而这最终也是导致了太平洋战争爆发。

  

    解说:

  

    1948年白鸟敏夫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6月3号在服刑期间病死。

  

    平沼骐一郎,日本天皇制司法官僚的总代表,天皇的狂热追随者和布道师。他所创立的专职主义思想理论和专制主义司法制度,为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与制度保障。被称为日本法西斯教父。

  

    平沼骐一郎1923年出任司法大臣,1939年1月平沼骐一郎组阁担任首相,不足8个月并下台,1940年至1941年任第二届,跻位内务大臣和国务大臣,日本投降后他于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2年病死。

  

    小矶国昭,陆军大将,历任陆军省军务局长、陆军次官、第五师团团长、关东军参谋长等职。1942年小矶国昭出任驻朝鲜军司令官,他在朝鲜大力推行奴化教育,宣传朝鲜人与日本人同根同族,残酷镇压朝鲜人民的反抗行动。1944年7月小矶国昭继东条英机之后出任首相,在内外交困中,他于1945年辞去首相职务。战后,小矶国昭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0年在狱中病死。

  

    梅津美治郎,日本陆军上将。1911年从陆军大学毕业后历任日本驻德国、丹麦使馆武官,参谋本埠总务部长等职。1934年3月至1935年8月,他被任命为日本驻天津的驻屯军司令官。他迫使国民党政府同他签订了有损中国主权的“何梅协定”,攫取了河北和平津地区的大部主权。1939年至1944年6月,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的梅津美治郎在中国东北实行残酷的殖民统治,加紧对东北的经济掠夺与控制,对东北抗日联军实行大讨伐,给东北地区居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汤重南:

  

    梅津美治郎,他的一些罪状原来是被隐藏着的,后来是苏联的军队出兵东北以后,从缴获的一些文件里头发现了。当时梅津美治郎,是他签署了创立“731”,就是我们大家知道的细菌部队,最后用活体做人体实验这样一个细菌部队的4个支队的建立和应该在什么地方建立,在什么地方设置这样一个密令,拿人体活体做实验。这个是令人发指的一个在整个人类的所有历史上是最残忍、最惨无人道的一个罪行,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谴责和唾弃,而梅津美治郎就是这样一个细菌部队的创立者的一个密令的签署者,而且具体地还坚决支持了这个细菌部队的创立,所以他的罪行真是罪不可恕的。

  

    解说:

  

    1948年11月12号,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病死。

  

    东乡茂德,1912年进入日本外务省,历任欧美局局长、欧亚局局长、驻德大使、驻苏大使等职。1939年5月至9月专门负责处理诺门坎事件与苏联达成停战协定。1941年10月至1942年9月,任东条英机内阁的外务大臣,参加太平洋战争的筹划和准备。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曾与其他人合作,指导太平洋战争及对华战争。1948年11月12号,他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50年7月于服刑期间病死。

  

    经过长达2年的审理之后,1948年11月4号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包括这14名战犯在内的25名甲级战犯进行公开宣判。他们分别因犯有反和平罪、普通战争罪和反人道罪等罪名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这次审判不仅代表了人类的正义与良知,而且具有无可辩驳的法理依据。

  

    马呈元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

  

    那么这个审判,在审判的过程当中,法庭的程序合法。140名律师为这28个战争罪犯进行辩护,法庭给予了他们充分的辩护条件,而且最后的量刑和处罚,连被告本人都承认是正当的,所以它的这种审判完全是合法的。

  

    解说:

  

    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与之前在德国对纳粹战犯进行的纽伦堡判决的法理相同,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被联合国一起作为“纽伦堡原则”予以遵守。近60年以来,追求和平、预防战争、严惩战犯的原则已经成为了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

  

    马呈元:

  

    防止和惩治战争罪犯,犯有侵略罪的罪犯和反人道的罪犯,已经不光是一个国际条约法的问题,而且上升到了国际习惯法的地位。所以在这样的国际法的背景之下,任何想为二战以后进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和纽伦堡审判翻案的观点和做法或者是理论都是站不住脚的。

  

    主持人:

  

    昨天和今天的节目,我们向大家列举了供奉在日本靖国神社里的14名罪大恶极的甲级战犯。他们对中国、亚洲乃至世界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早已经被牢牢地记录在历史的档案里。在这里我们不能不联想到另外一个国家——德国。德国和日本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加害国,在德国早就颁布了法律,严禁为纳粹法西斯翻案。德国的领导人多次在公开的场合甚至下跪向世界表明忏悔的心情,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世界人民的理解和尊重。可是日本对待这场战争的态度与德国却大相径庭。日本领导人连续就参拜靖国神社发表不利于改善中日关系的言论,一些政要竟然还为二战甲级战犯开脱罪责。一个不能正视历史、反省侵略的国家又怎么能赢得邻国和国际社会的信任和尊重呢?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