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目击医药回扣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是当地最大的综合性医院,前来看病的人很多,最近这里几年逐渐成为药品推销人员竞相光顾的地方,医药回扣现象比较集中。

  

    据反映,该院医生收受回扣现象比较严重,基本上每种药都有回扣,以内科为最严重,回扣一般在月初由医药代表发放。为了确认这一说法是否属实,记者在经过多天调查后于4月7日在该院拍摄到了发放回扣的情景。

  

    当天,一名医药代表正在为推销一种药而给医生回扣,回扣数额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回扣的数额根据医生自报的开药数量和他们掌握的月总销量而定。记者在现场发现,这名医药代表一共带来了9个分别给内科、中医科等几个科室医生的“红包”,并承认送回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记者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问题实际上要严重得多。一些医生为了高回扣,给病人多开药品,在患者中造成了不良影响。去年6月,当地卫生局就不得不要求医院暂停使用开得太多的几种药。

  

    经了解,借助回扣手段向医院推销药品的不仅仅是医药代表,有的人甚至本身就是在医院有编制的工作人员。该院原药剂科主任陈锡祥便是这样的一个人。据医院职工们反映,很多药品都是他帮助医药公司推销进医院的。不过院方对此说法予以了否认,同时还表示如果发现这种现象存在的话,将进行处理。

  

    [详细内容]

  

    主持人(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细心的人到医院会发现,在有些医院里常常会有一些人不看病、不开药,只是背着包到处转,这些人很可能就是药厂的医药代表。他们为了多推销药品,千方百计和医生拉近乎,以回扣的手段使某些医生多给患者开药,而这些医生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种回扣。最近经过十多天的调查,我们的记者在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终于拍到了这种情况。

  

    解说:

  

    富阳市人民医院是当地最大的综合性医院,科室比较齐全,看病的病人也相对较多。据知情人反映,这几年来,一直成为药品推销人员竞相光顾的地方,也成为医药回扣比较集中的地方。

  

    知情人:

  

    基本上每种药都有回扣,回扣一般都是这样的,每个月的大概是月初,医药代表都来发,发放回扣。

  

    解说:

  

    这位知情人反映的是否属实呢?4月初,记者一连几天都在这家医院里观察,看到有不少医药代表,频频出入医院的各个科室,还将一些东西递给医生后悄悄离去。为了避人耳目,有的人还和医生一起进了另外的屋子里。据知情人介绍,这些医药代表都是赶来给医生结算上个月的药品回扣的,而这种情况,以内科最为严重。

  

    这位就是内科医生夏荣观,4月7号上午,记者发生一位医药代表把一个信封交给了这位夏医生,随后医药代表又走进了内科的另一个诊室,把一个信封交给了一位女医生,记者也随后跟了进去。

  

    记者(曲长缨):

  

    请问一下你是医药代表吗?你是医药代表吧?请你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

  

    解说:

  

    虽不情愿,这位医药代表还是把信封放在了桌子上,记者发现信封上写着好几位医生的名字,那么信封里装的是不是钱呢?正当记者准备拿出来看看时,这位医药代表一下子就上来抢信封。

  

    经过记者做工作,他的手才松开,那个被抢烂的信封里掉出了钱。这时这位医药代表才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为了推销那种药,而给医生的回扣。回扣的数额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主要是根据医生自报的开药数量,和他们掌握的月总销量而定。这一天,他总共带来了九个信封,给包括内科、中医科、老干部门诊在内的几个科室的医生发红包,而他第一个给的,正是记者刚才在隔离房间里看到的内科医生夏荣观。

  

    记者:

  

    我问一下,您刚才拿了多少回扣?希望您如实说。

  

    夏荣观(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内科医生):

  

    没拿。

  

    记者:

  

    刚才他给你多少钱?我们已经看到了。

  

    夏荣观:

  

    没拿。

  

    夏荣观:

  

    你有没有拿钱给我?你有没有拿钱给我?

  

    记者:

  

    你刚才到那屋给他多少钱?

  

    夏荣观:

  

    没的,没的。

  

    解说:

  

    这位夏大夫矢口否认他刚才收过回扣,匆匆忙忙地走了,而记者亲眼看到的另一位收回扣的医生黄惠萍也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

  

    黄惠萍(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内科医生):

  

    如果说叫领导通知我,我可以上去(说)的。

  

    记者:

  

    你们院长电话多少你打一个。

  

    黄惠萍:

  

    我不知道。

  

    记者:

  

    夏医生拿了多少?

  

    医药代表:

  

    夏医生差不多是100多元,160元。

  

    解说:

  

    黄惠萍刚收到的信封,被医药代表从抽屉里拿了出来,里面正是她刚刚收到的药品回扣。

  

    这位医药代表还强调说,如果没有医生为了回扣报给他每月的用药数,他是不可能算出用药医生每个月该得多少钱的。他来给医生送回扣和医生收回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医药代表:

  

    现在是,第二次。

  

    记者:

  

    这个你跟他们谈的时候,当时是怎么约定的?

  

    一代表:

  

    这个好像做医药代表都是这样,就是用一盒药返多少钱,就是这样的。

  

    记者:

  

    他们也是知道的?

  

    医药代表:

  

    对,好像就有这种规矩,好像都是这样的吧。

  

    解说:

  

    据知情人介绍,记者所拍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实际上问题要严重的多。每月初,这些在医药里串来串去的医药代表,推销药的主要手段其实就是回扣。

  

    记者:

  

    黄大夫,我想问一下,医药代表这两天给你们推销药,还有送一些回扣的情况。

  

    黄金华(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内科门诊部主任):

  

    不清楚。

  

    记者:

  

    这两天找过你吗?

  

    黄金华:

  

    没有。

  

    记者:

  

    没找过你吗?

  

    黄金华:

  

    对,我不清楚。

  

    记者:

  

    你能凭自己的良心说,医药代表没找过你吗?

  

    黄金华:

  

    那当然,说话当然负责任了。

  

    记者:

  

    如果有找到你的怎么办呢?

  

    黄金华:

  

    我们这里不接待的。

  

    解说:

  

    记者在这里看到,几天来,就是这位黄主任在诊室里,多次接待过医药代表。

  

    知情人:

  

    (拿回扣)最多的人,可能是内科、外科,这样大科室的,有两三万元甚至。

  

    记者:

  

    一个人?

  

    知情人:

  

    对,一个人,少的也有两三千元。

  

    记者:

  

    这是一个月还是一年?

  

    知情人:

  

    一个月。

  

    解说:

  

    这几千元钱是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拿给记者看的,这都是几天内各家医药代表送来的药品回扣。他介绍说头孢类抗菌素回扣最高,一些医生为了高回扣,给病人开这个药已经在患者中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去年6月,市卫生局就不得不要求医院暂停使用开得太多的几种药。

  

    记者:

  

    那这些药的回扣要拿的话,首先医院得进这些药,医生才能开这些药。

  

    知情人:

  

    对。

  

    记者:

  

    那么这个医院进药,是怎么进的呢?不是说现在都搞了招标吗?

  

    知情人:

  

    招标是一个形式,实际上只要有领导、药剂科,有关系的话,进药很方便的。

  

    解说:

  

    据知情人反映,要说关系最硬的莫过于医院的原药剂科主任陈锡祥,尽管他早以借调的名义离开了医院,但是并没有在借调的单位工作,已经下海经商,可医院七年来,仍然给他保留着编制。

  

    记者:

  

    就像他这样的情况还有吗?

  

    徐一钧(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办公室副主任):

  

    这个不多。

  

    记者:

  

    是不多还是没有,就他一个?您能不能再举出一个,像他这种情况的?

  

    徐一钧:

  

    可能没有,应该就这一个。

  

    解说:

  

    这位挂名的医院职工陈锡祥,进了一家医药公司,回过头来,又做起了富阳人民医院的药品生意,职工们反映,很多药品都是他帮助医药公司销进医院的。

  

    记者:

  

    现在您爱人他不在研究所了,他在哪工作啊?

  

    史娅萍(陈锡祥的妻子):

  

    在全称叫浙江省医药卫生发展公司。

  

    解说:

  

    而陈锡祥利用自己在医院的特殊关系,不但帮助一些医药公司向医院进药,而且还通过向医生发回扣的手段来促销。这张知情人提供的,他亲笔写下的促销费清单,就记载了他在2003年1月发药品回扣的情况。

  

    从这张表格中可以看出,这个月他在富阳市人民医发放的药品促销费,也就是回扣的总数为15.57万,其中每支针剂的回扣少的两元,多的二十二元。为了进一步核实这些问题,记者多次拨打了陈锡祥妻子提供的手机号,但始终没有人接听。

  

    找不到陈锡祥,记者又想采访一直负责这项工作的院长余海才,这两天他刚刚离开院长的岗位。本来已经答应接受采访,可是忽然又打电话给办公室,说自己身体不好外出了。

  

    蒋军华(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办公室):

  

    昨天没说。

  

    记者:

  

    那他身体不好,按说应该在家里。

  

    蒋军华:

  

    昨天也是通了个电话。

  

    记者:

  

    是啊,如果身体不好应该在家里休养或者是休息,怎么还能跑到外地去呢?

  

    蒋军华:

  

    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

  

    记者:

  

    我问一下申屠院长的办公室在哪儿?

  

    申屠利明:

  

    办公室在那里。

  

    解说:

  

    记者后来才知道,刚刚给记者指路的这位,居然就是记者要找的信任院长申屠(复姓)。

  

    4月7号上午,当记者在诊室拍摄医生收回扣的情景时,他也立刻派人赶到了现场,对医药代表进行了询问,了解了当时的情况。医院调查人员还做了详细的笔录,并将回扣全部没收。然而到了第二天,这位申屠院长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却否认了医生有收回扣的情况。

  

    申屠(浙江省富阳市人民医院院长):

  

    昨天接受(回扣)的医生,据我了解最后没有,没有。接受(回扣)的一个人也没有,他(医药代表)没有发出。

  

    记者:

  

    您看了医药代表的(笔录了吗)?

  

    申屠:

  

    我没看。

  

    主持人:

  

    高药价背后的一个原因就是医药回扣。近年来,人们对一些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反映强烈,国家卫生部也三令五申,但是仍然屡禁不止。医药行业应该是救死扶伤,而不能够见利忘义。今年国务院把治理药品回扣问题,作为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重要内容,以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据了解,在记者采访后,富阳市有关部门已经对此事开始了调查,并表示,查清后要对有关人员严肃处理。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