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学校成了停车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统计显示,我国中小学因交通事故、治安事故等原因死亡的学生平均每天有40多人。今年5月9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工农小学就发生了一起伤害学生的事故。

  

    5月9日7点10分,哈尔滨市工农小学二年二班9岁的小学生许悦,被一辆从学校里开出来的大货车挤在大门门柱上,当场死亡。学校里怎么会开出大货车呢?记者采访了已经被刑事拘留的肇事司机刘金龙和工农小学校长王大方。

  

    原来,哈尔滨市工农小学校早在几年前就将操场出租给了社会上的承包人,把操场作为夜间停车场对外营业。学校每月向承包人收取300元租金。据了解,该停车场数年来一直没有向相关管理部门办理任何手续。采访中,一些学生家长反映,学校操场变成停车场后,学生与车辆的磕碰事故时有发生。

  

    据了解,在哈尔滨市,将操场出租作为停车场的不止工农小学一家,仅道里区就有20多所中小学存在这种情况。例如,哈尔滨市第41中学将操场用作夜间停车场已有三四年时间;为了招揽车主,哈尔滨市第136中学还曾经打出存车的灯箱广告。

  

    小学生许悦的惨死已经引起了哈尔滨市教育部门的关注。日前,哈尔滨市道里区教育局决定,免去对此事负有责任的工农小学校长王大方的校长职务。哈尔滨市教育局要求全市4000多所学校立即进行安全检查,消除校园安全隐患。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记得当年让孩子第一次独自过马路的时候,我站在路边,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看心里七上八下地念叨“慢点啊,关照我的孩子”。我想很多父母都有这样的经历,这里的体验。但是有关的统计数字显示,我国中小学因交通事故、治安事故等原因死亡的学生平均每天有40多人,这几乎相当于每天有一个班的学生在消失。5月9日,在哈尔滨市工农小学又发生了一起伤害学生的事故。

  

    解说:

  

    今年5月9日早晨7点10分,哈尔滨市工农小学二年级二班的9岁小学生许悦,像往常一样,在妈妈的护送下到学校上学。在和妈妈道别后,许悦往校门口走去,就在这时一场惨剧发生了。家住学校对面的宋光存老人,目睹了当时的情况。

  

    宋光存(目击者):

  

    他的车往外出,小孩往里进,正好挤在那个柱子上了。他往这儿拐弯,他要直着走还没事,往那一拐弯把孩子挤住了。当时我就在学校里面的小门上,我就一看孩子完了。

  

    解说:

  

    许悦被一辆从学校里开出来的大货车挤在门柱上,当场死亡。接到报案后,哈尔滨市交警支队顾乡大队事故科交警吴国强很快赶到了现场。

  

    吴国强(哈尔滨市交警支队顾乡大队事故科):

  

    在这个门前有一个农用货车,黑M牌照,车身基本已经探出,后轮位置和墙面接触得比较近,当时在这个位置上,小孩倒地。

  

    解说:

  

    听到孩子出事的消息,许悦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迅速地赶到了学校。

  

    许树国(许悦的父亲):

  

    当时脑袋上有块布盖着,全是血,脑袋已经扁了,当时我就受不了了,当时就晕过去了。

  

    解说:

  

    失去了小许悦,全家人沉浸在悲痛之中。

  

    十几年前,许悦的父母从吉林省德惠县来哈尔滨打工,过着清贫的生活。乖巧懂事、学习成绩优异的小许悦成了他们最大的希望。

  

    许树国:

  

    我们打工辛苦养这个孩子,养家糊口不容易,现在孩子没了我们受打击很大,我也很伤心。

  

    解说:

  

    那么为什么这幕餐具会发生在工农小学的校园门口呢?7.2米长的两吨大货车又为什么会停在校园里呢?在看守所记者采访了因为涉嫌交通肇事罪,目前已经被刑事拘留的肇事司机刘金龙。

  

    记者:

  

    为什么把车停到工农小学的操场上呢?

  

    刘金龙(肇事司机):

  

    因为他那收费,一天5块钱一个月150,我们的车都停在那块,便宜吧。

  

    解说:

  

    据了解,在发生这起事故之前,刘金龙开的货车已经在工农小学的操场上,停了两个月了。学校操场本应该是学生用来活动的场所,怎么会变成停车场呢?记者采访了农小小的校长,王大方。

  

    记者:

  

    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王大方(哈尔滨市工农小学校长):

  

    当时出于学校已经面临要动迁,另外操场闲置,再加上学校正好是临街。

  

    解说:

  

    原来早在几年前,哈尔滨市工农小学就把操场出租给了社会上的承包人,作为夜间停车场对外营业,无论停放多少车辆,学校每月向承包人只收300块钱,相当于两辆车的月停车费。按照有关规定,开办一个停车场需要到交通管理部门审批,还要到工商税务部门登记。哈尔滨市工农小学把停车场承包给李景峰,那李景峰又办了什么手续呢?

  

    记者:

  

    办一个停车场应该办什么手续,这你知道吗?

  

    李景峰(工农小学停车场承包人):

  

    不知道。

  

    记者:

  

    你没去咨询一下吗?

  

    李景峰:

  

    不懂这个,学校没有跟我说过什么。

  

    记者:

  

    你搞经营活动,起码得办工商登记什么税务登记这些?

  

    李景峰:

  

    没有,只要学校对外出租有人承包,不是我,还有别人也包。

  

    解说:

  

    如果承包人李景峰不知道该办什么手续,那么哈尔滨市工农小学是否办过开办停车场的相关手续呢?

  

    王大方:

  

    没考虑到去审批这个项目,没考虑。

  

    解说:

  

    就这样,在校方和承包人都没有向有关部门申请审批的情况下,这个停车场在工农小学操场上经营了近四年的时间。记者在哈尔滨市公安交通支队采访的时候,进一步了解掉,利用学校校园经营停车场是法律法规所不允许的。

  

    孙玉庆(哈尔滨市交警支队交通秩序处副处长):

  

    这个停车场首先我们也调查了是违法的,没经过任何部门同意和批准。再一项是按照教育法的有关规定和我们掌握的原则,我们对所有的学校,都不同意在学校操场上设置停车场。

  

    解说:

  

    我国《义务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都有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扰乱教学秩序,不得侵占、破坏学校的场地。对于学校把操场变成停车场的做法,哈尔滨市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也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学校这样做。哈尔滨市工农小学擅自将操场变成非法停车场,每天夜间和早晨都会有十几辆、二十几辆大大小小的机动车出入校门,学校大门旁边,供行人出入的小门常年紧锁着。这扇并不宽敞的大门,就成了车辆和孩子们共同的出入口。停车场承包人李景峰雇佣了一个看车人朱殿春,小学生许悦出事那天早晨,他也在场。

  

    朱殿春(工农小学停车场看车人):

  

    那天我在这个地方,他那个车又大,一到那个地方,车拐的时候后面剩两个轱辘了,就这个情况,这个车在这儿发动,我就回过头来了。

  

    解说:

  

    朱殿春说,李景峰雇他的主要任务是看好车,不要出现挂蹭,那么学生们的安全由谁是来负责呢?

  

    李景峰:

  

    学生的安全我们不管,不归我们管,我们就是把车,你车晚上送进来,第二天完好无损地交到你手,以后出现什么问题与我们无关。

  

    记者:

  

    你们学校在停车的时候,有没有专人来维护停车秩序?

  

    王大方:

  

    车主和他所雇佣的人维护秩序。

  

    解说:

  

    小学生许悦的事故发生之后,校方和停车场承包人各执一词互相推诿,但是不管怎么说,学校操场被用作停车场,相应的管理又跟不上,这于法于理都是不应该的。

  

    许树国:

  

    太可恨了这个事情。学生作为教育部门来讲,就是给孩子提供教育,提供学习的地方,你在这里面设停车场,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也想不到,我们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这么多孩子上学,校园里来回车,什么时候想出来就出来,想走就走,那孩子有什么安全感,我们家长有什么安全感。

  

    解说:

  

    有不少学生家长反映,学校操场变成停车场后,给学生们带来的安全隐患,其实早就暴露护出来了。

  

    学生家长:

  

    我家孩子在这儿上学,2003年以前就在这儿上学,就停车,孩子小,老跑,一跑碰车了,脑瓜子磕车上磕了一个大包,有时候学生反映,说学校老停车,说你们自己不注意,你要是不停车能磕脑袋吗?对不对。

  

    学生家长:

  

    孩子在这块上学,每天上学那车呼呼跑,这事反映过,校长也好像不太多回事。

  

    记者:

  

    这个期间就是你们作为家长,反映过这个情况吗?提出过建议吗?

  

    学生家长:

  

    那当然是提出过,但是虽然提他们不采纳,就从市里头到区里头,文件都有,就像你到教育局去,教育局马上就可以给你拿出这个文件,早已经形成那个文件,就是下面不执行,如果今天不是孩子撞死了,他们不还照样不执行吗。

  

    解说:

  

    据校长王大方说,哈尔滨市工农小学从2003年到现在,出租学校操场,从承包人那里获得的租金是4500多元,那么这笔收入又做什么用了呢?

  

    王大方:

  

    这些钱我们买煤、买柴禾。

  

    解说:

  

    按照王大方校长的说法,他们收取的这些停车场租金都用在学校取暖上了,对于学校的这种解释,记者向哈尔滨市教育局副局长黄立军进一步了解情况。

  

    黄立军(哈尔滨市道里区教育局副局长):

  

    每年我们教育经费就有这笔煤款,而且煤都是我们政府统一采购来的,这个煤炭足够用的,教育经费也是足够用的。那么操场出租这部分经费哪儿去了,我们现在正在调查核实。

  

    解说:

  

    据记者了解,在哈尔滨市将操场出租作为停车场违法经营的,还不止工农小学这一所学校,仅哈尔滨市道里区就有17所中小学把操场变成停车场对外出租。在哈尔滨市第41中学,学校操场用做夜间停车场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了。

  

    记者:

  

    最多的时候停多少辆?

  

    陈玉斌(哈尔滨市第41中学副校长):

  

    最多的时候,也就是四十多辆到五十辆,大小车。

  

    解说:

  

    为了招揽车主,哈尔滨市第136中学还曾经打出存车的灯箱广告。

  

    翟永德(哈尔滨市第136中学校长):

  

    我承包出去了,当时跟对方签协议的时候,我是每年按照两万元租金租出去的。

  

    解说:

  

    小学生许悦的惨死,引起了哈尔滨市教育部门的关注。哈尔滨市道里区教育局立即采取行动,对全区的中小学校进行了安全检查,关闭了所有的校园停车场。

  

    黄立军:

  

    要求基层各中小学校长,一定要吸取这次血的教训,坚决制止在操场出租问题、停车问题,彻底地对校园内的一些其它的不安全的隐患进行彻底清查,立即整改。

  

    主持人:

  

    在屏幕上我们看到的这个空位,就是许悦留下的座位,许悦的空位让人感到万分地惋惜,也给我们带来警示。日前,哈尔滨市道里区教育局决定,免去对此事负有责任的工农小学校长王大方的职务。哈尔滨市教育局要求全市四千多所学校,立即进行安全检查,消除一切校园安全隐患。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