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得了小利 伤了长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日前,记者沿长江逆流而上路过重庆五宝镇时,岸边传来阵阵炮声。抬眼望去,一个采石场就建在岸边,工人们正在打眼放炮。一阵炮声过后,只见大片岸边岩石崩塌,碎渣碎土直接倾泻江中。据采石场工人介绍,由于运输方便,这里每天的采石量都在四、五百吨以上。

  

    重庆沿江两岸由于关系到下游三峡库区和长江航运安全,历来是生态建设的重点。然而,就在这样一个重点生态保护地区出现采石场,不能不让人对它的合法性产生怀疑。

  

    记者从重庆市江北区国土、林业、环保等部门了解到,管理部门曾经向这个采石场颁发过采矿证等手续,但是批准的采矿地点却不在长江边。这个采石场存在严重的越界采矿行为。

  

    记者来到五宝镇,发现这个采石场的办公地点就设在镇经济办公室,而采石场的厂长就是镇经济办公室主任。

  

    五宝镇镇政府每年从采石场获利仅仅只有几万元,而据林业部门统计,不算对生态破坏和长江水质的影响,仅仅是恢复植被,当地就已经支出了近90万元。

  

    在这个镇其他地方,也有大大小小不同规模的采石场,而这些采石场都是五宝镇的镇办企业。当记者离开五宝镇时,长江南岸又传来隆隆的炮声,原来对面木栋镇的采矿又开始了。

  

    [详细内容]

  

    主持人:“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从李白的这两句古诗中,可以感受到当年长江三峡一带林木茂密的情景。近些年,长江中上游生态环境大有改善,在重庆江段郁郁葱葱的天然林让人赏心悦目。然而,当行船接近重庆市区路过五宝镇的江岸时,却总能听到隆隆的炮声。抬眼望去,可以发现这里的绿色不见了,植被被伐光了,形成裸露的岩石峭壁,碎渣碎土随意倒入江中。岸边乱石堆砌,满目疮痍。

  

    记者:

  

    各位观众,茂密的林木是长江中上游的一个重要景观,然而在长江重庆市江面,我们却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

  

    解说:

  

    这段江岸位于重庆市江北区五宝镇,紧邻江岸的就是运输繁忙的长江主航道,和周围植被茂密的景观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这边岸上的植被已经荡然无存了,大块的岩石被开采后,形成陡峭的石壁。很显然,这是一片采石场。那么是谁在长江岸边这样做呢?

  

    记者:

  

    你们有没有采矿证,或者采伐证有没有?

  

    采石场工人:

  

    不晓得。

  

    记者:

  

    都不晓得,那老板是谁?

  

    采石场工人:

  

    老板我们也找不到。

  

    记者:

  

    这石头采挖以后拉到哪里知道吗?

  

    采石场工人:

  

    拉到重庆预制板厂打混凝土的。

  

    记者:

  

    就是拉走以后做混凝土了?

  

    采石场工人:

  

    是。

  

    记者:

  

    一天能拉多少车?

  

    采石场工人:

  

    一天大概几百吨,四五百吨,两三百吨。

  

    解说:

  

    这里的石头开采出来后是用来制造水泥的。每天二三百吨的开采量并不是小数字,也难怪这里的江岸和别处不一样了。长江江岸是受国家法律严格保护的区域,重庆市的下游就是三峡库区,这里生态的好坏直接关系到长江水质以及航运的安全,即便是现场的工人也对在长江岸边开采石头产生了疑问。

  

    采石场工人:

  

    水土流失,大量流到河里,还适合啥子,根本不行。

  

    记者:

  

    即便在这儿工作,这个道理也是大家都明白的,是吗?

  

    采石场工人:

  

    明白,民工是为了挣钱,他根本就管不了,因为是属于政府的事情。

  

    解说:

  

    石头到处都有,在长江边上大规模开采石头有什么特殊原因呢?这样做得到有关部门批准了吗?正疑问间,来了一位现场的负责人,主动要求记者找镇里面了解情况。

  

    采石场负责人:

  

    你们去找镇政府,五宝镇镇政府,是他们发包出来的。

  

    记者:

  

    从他那儿发包出来的?

  

    采石场负责人:

  

    发包出来的。

  

    记者:

  

    据你知道这个有没有采矿证和采伐证呢?

  

    采石场负责人:

  

    也有,镇政府办了。

  

    记者:

  

    镇政府办了?

  

    采石场负责人:

  

    它不办,谁准许采啊?

  

    解说:

  

    五宝镇就离这段江岸不远,采石场是五宝镇的镇办企业,在长江边上开采石场,这里面的理由也简单得很。

  

    记者: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田后伦 重庆市江北区五宝镇副镇长:

  

    可能是这个地方考虑它的是一个经营的成本,再一个要考虑到交通的方便。

  

    解说:

  

    五宝镇采石场的办公地点就设在镇经济办公室,而采石场的厂长就是镇经济办公室的主任。为了经营成本和交通方便就把长江岸边变成采石场,这样的理由好像也得到了上级部门的认可。

  

    记者:

  

    得到了相应的手续,都有吗?

  

    邓平 重庆市江北区五宝镇经济办公室副主任:

  

    相应的手续都是健全的。

  

    记者:

  

    你这个采矿许可证是哪儿发的?

  

    邓平:

  

    是江北区国土局。

  

    记者:

  

    江北区国土局发的?

  

    邓平:

  

    对,是江北区国土局发的。

  

    解说:

  

    记者决定先去江北区国土资源局了解情况,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给五宝镇的采石行为开了绿灯呢?

  

    记者:

  

    是不国土资源部门允许他们在那儿开采矿石?

  

    陈茂 重庆市江北区国土资源局局长:

  

    这次重庆五宝建材有限责任公司在五宝镇长江边上的开采行为,发现了这个开采行为是一个越界的开采行为。

  

    记者:

  

    越界是什么?

  

    陈茂:

  

    就是超越了批准它的范围。

  

    记者:

  

    那么以前你们批准它是在哪里采矿的?

  

    陈茂:

  

    以前批准它的范围不在长江边,大约离长江边还有两百米左右。他现在开采的行为是一种越界开采的行为,这种行为属于违法开采的行为。

  

    记者:

  

    它持有的开采证实际上在长江边上是无效的?

  

    陈茂:

  

    对,那个范围没有划到长江边上。

  

    解说:

  

    在长江江岸开采石头,即便是有了当地国土资源部门的采矿许可,还得得到水利、林业以及环保部门的论证和认可。五宝镇没有得到国土资源部门的许可,那么他们得到了其他部门的批准了吗?

  

    记者:

  

    总占地面积是200亩,这是环保局批的?

  

    邓平:

  

    环保局批的。

  

    解说:

  

    五宝镇拿出了环保局的文件,接着又找出了林业部门的批示。

  

    邓平:

  

    我们这是一个水土保持方案,植被恢复方案,我们跟我们的主管局,也就是我们的林业局,他们也来实地看了,我们现在正在申报办植被恢复方案。

  

    记者:

  

    林业局允许你们这样做?

  

    邓平:

  

    这个是我们经过他们允许的。

  

    解说:

  

    记者发现,这些部门的文件倒是真的,但是文件中批准的范围并不是在长江边上。这个情况会不会和国土部门的采矿证类似呢?记者找到了重庆市江北区的林业和环保部门核实情况。

  

    记者:

  

    我们去镇里的时候,他们的经理说,他们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批准,环保认证,有没有这回事?

  

    万川江 重庆市江北区环保局副局长:

  

    它这块在江边开采的石矿没有取得环境保护部门的批准。

  

    记者:

  

    你们不知道?

  

    万川江:

  

    我们不知道他在江边进行开采。

  

    记者:

  

    像这样在长江岸边开采矿产,是不是要通过林业部门这种允许?

  

    姚寿贻 重庆市江北区农林水利局局长:

  

    这个肯定是要通过林业部门允许,但是原则上我们是肯定不同意他搞的。长江干流防护林是国家保护的,根据《森林法》的有关规定,肯定是不允许随便开采的。

  

    记者:

  

    这样说来他们肯定没有得到你们的批准?

  

    姚寿贻:

  

    没有得到我们的任何批准,没办任何手续。

  

    解说:

  

    原来五宝镇既没有得到国土资源部门的批准,也没有得到林业和环保部门的允许,就在长江边上大面积开办采石场,从去年9月到现在,一干就是大半年。

  

    记者:

  

    植被被破坏的直接后果就是大量的碎石和泥沙就这样倾倒在江边。现在是枯水季节,一旦汛期来临,水位是很高的。这些泥沙和碎石就会被江水冲刷到下游,直接影响到下游的水质和航运安全。

  

    唐灵建 重庆市朝天门海事处副处长:

  

    如果放炮的话,飞沙和它的飞石如果到了江面,船舶通航安全肯定有影响的。那一块就是属于峡谷,就是属于比较狭窄的江岸。

  

    记者:

  

    这一段航运的安全,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

  

    唐灵建:

  

    对,比较重要的。特别是现在重庆上游这个航运经济发展比较快,船舶通过的流量发展比较大,像那种的话如果江面本身比较窄,特别是在中洪水的时候影响更大。

  

    解说:

  

    五宝镇是一个小镇,但是它的位置却相当重要,除了紧邻长江,镇周围国家天然林重点保护区的牌子也随处可见。然而除了长江边上的采石场,茂密的天然林地里也可以看到一个个繁忙的采石场。据了解,这些采石场都是五宝镇的镇办企业,同样也没有采伐手续。采石场造成的植被破坏令人触目惊心,然而五宝镇却是这样解释的。

  

    邓平:

  

    因为现在我们山上这一块都是在开采的同时,我们都是采取了补林、补苗进行绿化。反正恢复比原来恢复的肯定要茂密。

  

    解说:

  

    这就是所谓的用来恢复茂密植被而补种的树苗,和原始植被的状况相比,它能起到水土保持的作用吗?

  

    记者:

  

    现在破坏以后种几颗树恢复起来,能恢复到原来原始植被的效果吗?

  

    姚寿贻:

  

    那肯定是不行的。

  

    解说:

  

    据了解,五宝镇不惜破坏大量植被,违规开采石头的原因就是为了镇里面的经济利益。

  

    记者:

  

    镇里面一年从公司能得到多少钱?

  

    田后伦:

  

    由于建的时间比较短,两三万块钱,可能七八万块钱。

  

    解说:

  

    五宝镇获得了几万块钱的利益,然而非法采石给长江沿岸带来的生态灾难却是不可以用金钱来估量的。据林业部门统计,不算对生态的破坏和长江水质的影响,仅仅是恢复被破坏的植被所需要的花费就相当惊人。

  

    姚寿贻:

  

    周边绿化工程安排了86万,要直径三公分以上的树苗才行,高度达到2米以上的树苗。我们准备在那个地方全面地把它恢复起来,采取措施,公路上面那一块地,我们也准备进行整改,分期分批地把它恢复起来。

  

    解说:

  

    很显然,非法采石给五宝镇带来了小利益,却给社会和公众带来了危害。

  

    段成刚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政府副区长:

  

    对此区委区政府立即采取两个措施,第一就是立即对非法开采行为严令停止,现在已经停止。第二就责成国土、农林、环保等相关职能部门依法进行查处,同时我们立即对相关人员展开调查。

  

    解说:

  

    重庆市江北局的态度是坚决的,然而当记者离开五宝镇时,长江南岸又传来了炮声。原来,对面木栋镇的采矿又开始了。

  

    主持人:

  

    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在长江流域实施了防护林体系建设,有效地增加了森林植被,改善了生态环境,长江两岸的人民都是受益者。本来作为收益者的重庆五宝镇,对于保护身边的母亲河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然而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却做出这样违法的事情。长江有几千公里长的江岸,如果想杜绝像五宝镇这样的乱采乱伐事件再次发生,还要依靠各地政府依法办事,把大局观念时刻放在心上。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