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吉林假种案调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4年,一批假大豆种子给吉林省东辽、东丰、榆树、磐石等四个市县的许多农户造成减产减收。日前,记者调查采访了这起吉林省有史以来最大的假大豆种子案。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造成2004年大豆减产的吉育47号种子是从当地农业技术推广站买的。往年每亩能收500斤左右的吉育47号大豆,2004年只收了100多斤。经专家鉴定,这批种子是假种子。

  

    记者调查发现,这批假吉育47号大豆种子是当地种子公司或农技推广站从裕龙公司买的。2004年,由于吉育47号种子供不应求,从事大豆加工和生产的裕龙公司便找到了声称有吉育47号种子的吉林省联成高新农业有限公司。当年,联成公司便将这批种子卖给了裕龙公司和另一家企业,再由这两家企业将种子卖给当地种子公司和农业技术推广站,最后再转卖到农民手中。经调查,这批种子共造成2004年11218户农民63309.8亩大豆减产。

  

    




2004年9月,联成公司因涉嫌生产、经营大豆假种被立案调查。但是,联成公司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记者前去采访的时候,只有部分地区的农民得到了赔偿,大部分买了假种子的农民还没有得到一个说法,许多农民正为今年的春耕备耕发愁。

  

    记者采访结束时了解到,当地有关部门已要求将赔偿资金在三天内全部交到农民手中。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每年的这个时候,全国农村从南到北陆续进入春耕备耕的季节,种子和化肥是农民在这个时候操心的事。农民在置办这些生产资料的时候,最关心的就是质量。因为这关系到地里一年的收成,关系到农民一年的收入。而我们的记者前不久在吉林省东辽县一户农民家里看到,这个农家小院到现在还是空空荡荡的,看不到一点准备春耕的样子。

  

    解说:刘贵山是吉林省东辽县甲山镇四合村的村民,往年这时候他已经买好了当年种地用的种子和化肥,但是当记者3月17日到他家采访时,他却什么都还没有买。

  

    记者:今年怎么没买呢?

  

    刘贵山(吉林省东辽县甲山镇四和村村民): 今年就是不行,手头不行,豆子种这些,我卖完了还贷款还不够该的饥荒,我准备种地想挣俩钱,结果没挣着,现在赔进去了。

  

    记者:怎么没挣着呢?

  

    刘贵山:就是产量低,减产了。

  

    记者:去年种的是什么呢?

  

    刘贵山:去年种的吉育47号豆种。

  

    解说: 吉育47号是长春市大豆研究所培育的高油大豆新品种,它的平均亩产应是400斤左右,在2004年还享受国家的良种补贴。

  

    记者:去年你种了多少亩豆子?

  

    刘贵山:75亩。

  

    记者:种了75亩豆子。

  

    刘贵山:这一下迈步迈大了,整假了,要不假的话去年我就妥了。现在种了七垧多地,就打了不到1万斤豆子,应该正常年景,去年这个年头,我那地最损得打500斤,我伺候得还好,得打4万来斤,差3万多斤豆子。现在豆子1.3元一斤,差三四万来元呢。

  

    解说: 刘贵山一家七口有三个孩子,全家有十几亩地,为了种大豆,去年又在外面承包了70亩地,共种了75亩大豆,据他说每亩只收了100多斤豆子,而往年每亩能收500多斤,所以这里的农民都认为他们种了假种子。

  

    禹英(吉林省东辽县甲山镇四合村村民): 进来时候,瞅着包装袋,里面签了都是吉育47种子,但是一出苗,一看就完了。

  

    记者:怎么完了?

  

    禹英:一个是秆细,一个是秧矮,完了开花就开这么高花,上面就封顶了。

  

    记者:真的吉育47是什么子?

  

    禹英:全是这么高,那荚从根底一到顶全是有荚,这回就不行了。

  

    解说: 据村民介绍,这两年的吉育47号种子都是从甲山镇农业技术推广站买的。那么为什么2003年的种子没有问题,2004年却出现了减产呢?2004年的吉育47号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呢?

  

    记者:这个吉育47号种子出现了一种什么情况呢?

  

    刘长贵(吉林省东辽县甲山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它就是叶形不对。

  

    记者:叶子形状不对?

  

    刘长贵:叶形不对,吉育47是卵圆形的。

  

    记者:吉育47是卵圆形。

  

    刘长贵:卵圆形,白花。这个品种是尖叶、紫花。

  

    解说: 2003年9月东辽县的种子管理部门和经营部门请吉林省的各级农业专家赶到现场,对吉育47号大豆进行了真假鉴定。长春市农科院大豆研究所所长赵福林参加了这次鉴定。

  

    记者:从这张照片上我们能看出什么呢?

  

    赵福林:在这张照片上我们能看出真的和假的两个品种不一样。

  

    记者:怎么看?

  

    赵福林:从生育期上现在非常明显,这个是真的吉育47,在当时的情况下同期播种,它的叶子还是绿的,荚还是青的。

  

    记者:这个是真的吉育47号种子,种出来的大豆。

  

    赵福林:对,那么这块已经接近成熟了,叶子都落了,这个就不是真的,这个是假的。

  

    解说:从这张照片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真假吉育47号大豆的区别,左边枝繁叶茂的是真的吉育47号大豆,而右边的是假种子种出的大豆。

  

    记者:你们觉得这个种子是一个什么种子呢?

  

    赵福林:当时我们认定这个种子只能我们当时认定,这个肯定不是吉育47。

  

    记者:就是能够确定肯定不是?

  

    赵福林:确认,这个肯定不是吉育47。但是究竟是什么种子?我们不能确定。

  

    解说:《种子法》第46条规定,以非种子冒充种子,或者以此品种种子冒充他品种种子的为假种子。那么,这一批假的吉育47号大豆种子是从哪里来的呢?它又是怎样到了农民的手里呢?

  

    记者:这个种子是从哪儿来的呢?

  

    刘长贵:种子是从裕龙公司来的。

  

    记者:裕龙公司是从哪儿来的种子?

  

    刘长贵:裕龙公司据我所知,是在长春的联成公司。其它的我就不太清楚。

  

    解说:裕龙公司主要从事大豆产品的加工和生产,由于吉育47号大豆的含油量比普通的大豆品种高,从2003年开始裕龙公司就以公司加农户的方式,积极推广这一大豆品种。

  

    金长福 辽源市裕龙油脂有限公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农民都欢迎,老问哪。向谁家有吉育47,辽源农民急需吉育47大豆种。

  

    解说: 在2003年裕龙公司从长春市农科院大豆研究所进的吉育47号大豆种子,但到了2004年因供不应求,他们找到了声称有吉育47号的大豆种子的吉林省临城联成高新农业有限公司。

  

    记者: 你们当时到联成公司看的时候,联成公司是个什么样呢?

  

    赵晓刚 辽源市裕龙油脂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联成公司当时它有几个办公室,两个办公地点。

  

    记者: 联成公司有经营许可证吗?

  

    赵晓刚:有,经营许可证,经营执照,种子生产许可证,几证都有。

  

    解说: 那么让我们看看这个联成公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呢?在吉林省长春市种子市场旁边的一个写字楼里,我们找到了联成公司的办公地点。这个公司在五楼的505房间。

  

    记者: 看来没有人了已经。

  

    解说: 我们没有找到联成公司的人,据了解联成公司因涉嫌生产经营大豆假种案在2004年9月由吉林省种子总站立案调查,对于头年11月2日移送吉林省公安厅。经吉林省种子总站调查,从联成公司出来这批假种子涉及吉林省东辽、东风、榆树、磐石等四个县市的55个乡,504个乡,11218户,种植面积63309.8亩。

  

    解说: 种子对你们农民来讲,意味着什么呢?

  

    禹英 吉林省东辽县甲山镇四合村村民: 那就是命根子,种子对我们就是名根子。一年吃的穿的学生念书,都得,全是这点地。种子要是种假了,你这一年就白干。

  

    记者:你们自己能够辨别出这个大豆种子的真假吗?

  

    周新邦 吉林省东辽县辽河源县荣华村村民:辨别不出来,都看粒都是一样的,包装得严丝合缝的,谁也没有想到种子公司能出现这个问题,可以这么说。

  

    解说: 按《种子法》第32条的规定,种子经营者对种子的质量负责。

  

    丁万志 吉林省种子总站站长 研究员: 调种子来说应该是公司调进种子以后,应该还是复检的,就是作为企业应该是复检。

  

    解说: 让我们看看这批假种子的经营单位是怎样用种子的质量负责的呢?联成公司将种子卖给了吉林省的两个企业,再由这两个企业卖给当地的种子公司和农资推广站。最后再转卖给农民。

  

    解说: 你们有没有责任,对这个种子进行质量的把关呢?

  

    刘长贵:因为我们现在设备比较简陋,根本无法做鉴定,你看我这儿单位的环境,你也看到了是不是,举步维艰。

  

    记者: 要想辨别出吉育47号,是真种子还是假种子,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刘长贵:除了种在地里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解说: 农民无法辨别种子的真假,卖种子的农机推广站又没有能力辨别种子的真假,那么经营种子的裕龙公司又是否对这批种子进行质量把关呢?

  

    解说: 你们有没有对这个种子进行过复检?

  

    赵晓刚:检,好像得需要时间要长。它做发芽试验和测发芽试验这个种子,好像需要得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结果出来。我只是从感官上检的。

  

    记者:那当时为什么没有进行过这种复检呢?

  

    赵晓刚: 当时从感官上检验了,我就认为这个没有太大的问题。

  

    解说: 其实从包装上就能看出问题,按《种子法》第35条规定,销售的种子应该附有标签,标签上除了要有必要的内容外,应当标注种子生产及经营许可证的编号。这个带子就是联成联成公司在2004年销售的假吉育47号大豆种子的包装袋。在这上面没有按规定标出相关的内容,只有这样一个说明。

  

    赵晓刚:我们还是太相信联成公司了,大伙儿都是从这一个观念把这个事都忽略了。

  

    解说: 相信联成公司是成为他们推卸责任的理由,那农民又该相信谁呢?谁又为农民把好种子质量关呢?更何况这批种子还是享受国家良种补贴的优良品种,不仅没有人对这批种子进行质量把关,也没有管理部门对这批种子的质量进行监督,最终受害的还是农民。发现这个问题是在去年的6月份,在去年9月份曾经得到了吉林省省长热线的关注,但是到了记者前去采访的时候,只有部分地区的农民得到了赔偿,大部分买了假种子的农民还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说法。

  

    记者: 今年怎么办呢?

  

    刘贵山:今年现在我这地也不能包了,没有钱了。我现在就个人家的几亩地,没别的办法。想做点买卖也没有钱,现在亏信用社钱还还不上,现在念书都念不起了。这两个双胞胎都念书呢,这个小丫头不念了打工去了,我们小的念得好就念就供他呢。

  

    解说: 刘贵山去年种大豆时,从供销社借的五万元钱至今还没有还上,他的小女儿刚刚读完初中一年级,就外出打工了。记者采访结束时,刘贵山和他的乡亲们还不知道,到底该由谁来赔偿他们的损失。

  

    主持人:假种子案件应该如何处理?我国的种子法和相关的法律都有明确的规定,但是这个假种子案的处理,却从去年的秋收一直拖到了今年的春耕。3月23号,中共辽远市委宣布部发来传真说,辽远市委要求将赔偿资金在三天内全部返还到农民手中,看来刘贵山和乡亲们的问题终于有希望得到解决了。但是仍然让乡民们担心的是,今年的种子、明年的种子是不是还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到底谁来为他们把好种子的质量关?怎么样切实地保护农民的利益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