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承包诊室卖“神贴”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去年7月,卫生部、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等单位曾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河北省沧州市万岁制药集团违规承包承租医疗科室行为进行查处。到去年10月底,共有58家单位受到了处理,万岁集团的承包点也被撤销。但万岁集团和个别医院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在江苏省常州市,记者以患者的身份来到万岁集团在当地一家医院承包的科室。经过简单询问和检查,两名医生就认定记者是腰椎间盘突出,让记者花400元买了万岁集团生产的一些药品,医院开具了自己的发票。

  

    当记者公开身份与当地工商、卫生等执法人员来到这个科室进一步了解情况时,院方承认,他们都是万岁集团的药商。经卫生部门调查,这两名医生都是假冒的骨科专家。他们的做法已经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

  

    据了解,自1993年以来,万岁制药集团就在全国20多个省市的多家医院违规承包承租医疗科室,采用给患者大剂量开药的方式,推销他们生产的“太极神贴”等药品。

  

    万岁集团之所以能够承包承租医疗科室推销药品,与一些医院单纯追求经济利益也有直接关系。他们这种“合作”的结果,使医院、药厂、非法医师都得到了好处,却让广大患者多花了钱。

  

    >>详细内容

  

    主持人:近年来一些人把医院当成了摇钱树,于是就出现了一种怪现象,就是有的医院医疗科室自己不看病,把它承包出租给他人,坐收渔利,而一些个人和单位也乐于参与这种承包,借医院的牌子推销药品、高价看病。双方的目的都是从患者的身上多挣点钱。虽然卫生部三令五申严禁这种做法,但是仍然屡禁不止。

  

    解说:

  

    不久前,有患者反映,在江苏省常州市有人通过承包医疗科室推销药品。闻讯后,卫生部迅速派人查处,记者也随同前往。车子开进常州,打开车上的收音机就听见一位自称叫苏民的女医生正在介绍这个骨质增生门诊的情况。

  

    苏民:

  

    我们佟教授呢,主要他是搞腰椎病这方面研究的专家。他的手法复位是在我们京津地区是很有名望的,一说起来佟老先生(大家)都知道,所以也是他的绝招,所以希望我们尤其患腰椎病的朋友,今天上午最后的半天,当然我还在这儿呆一段时间。

  

    解说:

  

    根据广播里提供的地址,以患者身份出现的记者很快找到了看病的医院。经护士指点,记者来到设在这家医院里的骨科门诊,见到了在广播里做宣传的佟教授和苏大夫。

  

    护士:

  

    佟教授。

  

    苏民:

  

    小伙子慢慢地就会好了。你看他这个。坐这儿。

  

    佟志明:

  

    你的腰怎么不好啊?

  

    记者:

  

    疼啊。

  

    佟志明:

  

    酸是刺疼?酸得不舒服还是胀?

  

    记者:

  

    一阵一阵的。

  

    佟志明:

  

    一阵一阵的,阵发性的。多长时间?

  

    解说:

  

    简单的询问之后,佟大夫给记者做了检查,捏了几下,他就认定记者是腰椎间盘突出。

  

    佟志明:

  

    四五腰椎间盘突出,起码在0.5左右(厘米)。下来吧。

  

    解说:

  

    随后他就让苏大夫给记者开药。

  

    苏民:

  

    带多少钱?

  

    记者:

  

    开一半吧,四百,四百来块钱吧。

  

    苏民:

  

    不是一半的事儿,我一天就得一贴,四百几吧?

  

    记者:

  

    这几个疗程?

  

    苏民:

  

    十五天的药。

  

    解说:

  

    这位苏大夫让记者交七百多元,记者没带那么多钱,最后他让记者交了四百元钱买了两盒太极神贴和一盒中药,而这些中药都是一家名叫万岁集团的制药企业生产的。

  

    记者:

  

    这是吃的?这个?

  

    江苏省常州市南大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

  

    对,吃的。

  

    记者:

  

    这是吃的?这是贴的啊?

  

    工作人员:

  

    这个是贴的。到医生那去叫他帮你贴吧。

  

    记者:

  

    都是这个叫万岁集团出的?万岁制药集团?

  

    工作人员:

  

    对。

  

    记者:

  

    都是一个厂的。

  

    解说:

  

    随后记者又拿到了以医院名义开出的发票。参加暗访的卫生部人员介绍说,这种以骨科门诊为名给患者大剂量开药的诊疗手法是一些药品生产厂家推销药品的常用手段。记者公开了身份和当地工商、卫生部门的人员来到这个科室进一步了解情况。而这时,苏、佟二人已经不见了。

  

    工作人员:

  

    苏民的电话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记者:

  

    那个佟教授是什么时候来的?是哪里人?那个佟教授。

  

    工作人员:

  

    佟教授,哪个佟教授?

  

    记者:

  

    刚才看病的那个?这个药是你给我拿的。

  

    工作人员:

  

    那个医生是他们那边的。

  

    记者:

  

    什么时间来的?

  

    工作人员:

  

    具体时间要去找主任。

  

    记者:

  

    那个姓佟的什么时候到这儿来的?

  

    工作人员:

  

    我不清楚。

  

    解说:

  

    尽管两位医生一问三不知,但医院负责人不得不承认,苏佟二人正是万岁集团的药商。

  

    李芙英(江苏省常州市南大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院长):

  

    他是药商。药品的情况吧……

  

    记者:

  

    销售药品?

  

    李芙英:

  

    大概是,好像是这个情况。

  

    记者:

  

    那他找哪些大夫来看病?要不要经过你们这同意呢?或者说是哪些大夫在这坐诊?要不要报你们知道呢?

  

    李芙英:

  

    他那个药品也主要是做推销什么这些东西。

  

    记者:

  

    那他在你们医院通过看病的方式来推销?

  

    李芙英:

  

    这些我就不太清楚了。

  

    记者:

  

    药方也是在你们这儿开呀?

  

    李芙英:……

  

    工作人员:

  

    为了这个门诊的生存你就去吧。

  

    解说:

  

    在当地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医院不得不派人带我们找到了那个佟教授的住所。

  

    记者:

  

    那个苏民呢?

  

    佟志明:

  

    她在门诊呢。

  

    记者:

  

    在哪呢?

  

    佟志明:

  

    在门诊呢。

  

    记者:

  

    在门诊?

  

    佟志明:

  

    对,她上门诊去了。

  

    解说:

  

    卫生执法人员决定让佟教授回医院接受调查。在回医院的路上,这位在广播里被说成是北京来的佟教授,不得不吐露了一些实情。

  

    记者:

  

    从沧州来的吧?

  

    佟志明:

  

    对对对。

  

    记者:

  

    那你不是北京的?

  

    佟志明:

  

    他们都是呢……其实我们研究所在北京,其实我们平常的工作都下面。

  

    记者:

  

    你们研究所在北京什么地方?

  

    佟志明:

  

    你问苏主任,它(集团)那个地方我还真没有去过。它就叫什么海拓尔研究所。

  

    解说:

  

    经卫生部门调查,这个佟教授,名叫佟志明,是沧州市一家医院的退休医生,他的专业也不是骨科,也是为了卖药方便才到这里冒充骨科专家的。而那个苏民也不是什么骨科大夫,以前是一家医院的护士长。

  

    蔡正茂(江苏省常州市卫生局医政处处长):

  

    作为医务人员,你这儿没有经过任何注册就在这儿做,你觉得合适吗?

  

    苏民:

  

    不合适,我这个。

  

    蔡正茂:

  

    广告上面是你去的,亲自去的?

  

    苏民(河北万岁集团承包医疗科室人员):

  

    对,是我讲的。我就是下来走一走,看一看。

  

    蔡正茂:

  

    用药就这些?

  

    苏民:

  

    对,全部用这些,没有其他药。

  

    解说:

  

    他们的这种做法已经违反了国家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和职业医师法、广告法等有关规定。

  

    蔡正茂:

  

    万岁集团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比如说它利用合法医疗机构的形式来行医。第二,它聘请的医务人员,没有经过任何手续在当地坐堂行医。第三,他这些医生利用虚假的医疗广告来欺骗消费者。第四,它是聘请的医务人员对所有的医生都开它这个机构的一个处方药品,没有很好地进行系统检查,没有系统的检查,甚至违反一些基本的医疗规定。

  

    解说:

  

    经调查,佟志明、苏民都是河北省万岁制药集团的职员。万岁制药集团位于河北省沧州市,是一家以生产中成药为主的民营企业。1993年以来,他们先后在全国20个省市的多家医院承包承租医疗科室,以骨质增生科的名义来推销自己生产的太极神贴等几种药品。对此,去年七月底,卫生部、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等联合发文要求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查处。到去年10月底,共查处了58家单位违规向万岁集团出租科室,而这次他们则是顶风而上。应该说万岁集团以及佟志明、苏民等人之所以能这样做,与一些医院严重违反卫生部不得承包出租科室的规定,坐收渔利有直接关系。采访中,北京、天津的一些医院负责人就承认了这一点。

  

    杜建元(天津市和平医院副院长):

  

    院内建立了一个二级诊室,院里头安排的大夫,聘的大夫,然后借助于厂家的宣传,来推销这种产品。

  

    梁毅宁(北京市朝阳区第三医院院长):

  

    就是我给他提供一间诊室,我们医院作为甲方,他们作为乙方,他每月给我交相应的管理费,管理由它科室自己管理,人员由它自己聘任。

  

    解说:

  

    这种合作的结果使医院从中分成,个别领导拿到了回扣,药厂推销出药品,非法医师得到了好处,而吃亏的却是广大患者和国家。

  

    马晓伟(卫生部副部长):

  

    它的危害主要有几个方面,一个是难以保证医疗质量。医院承包出租科室和无证行医都不能纳入医院的正常业务管理范围,同时参与承包的机构和人员没有相应的资质认定。因此,它的医疗质量是难以保证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对病人有一定的欺骗作用,特别是一些违法违规诱导医疗需求的医疗广告,往往都是由于这种非法行医和出租承包科室的医疗机构来发出的。第三个就是逃避国家税收。国家明确规定,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是免税的。那么出租科室承包财务是独立的,价格是自定的。相当一部分这样的机构,它们的医疗活动没有按照国家定价来执行,价格是自定的,容易产生违反财会纪律和滋生腐败的问题。

  

    主持人:

  

    目前,记者从卫生部得知,节目中提到的常州市南大街社区服务中心等多家医疗单位违规出租科室的问题都已经得到了处理。各医院违规出租的科室已经被收回或取缔,出租和承包科室的双方非法所得,都被没收并被处以罚款,有关行政负责人受到行政处分。对万岁集团的其他问题,卫生部正在会同工商、监察等部门进行严肃处理,已移交有关部门进行查处。记者在卫生部还了解到,国务院已经决定将“非法行医专项整治”列为今年的全国整顿和规范经济秩序的重要内容。由卫生部牵头,继续在全国范围内严厉打击非法行医,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的健康权益。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