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陈锡文:新春伊始话农桑—构建和谐社会(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焦点访谈]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实现科学发展 构建和谐社会(一)

  

    ·[焦点访谈]马凯:宏观调控促发展——实现科学发展 构建和谐社会(二)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为反映十六大以来尤其是去年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强宏观调控,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所取得的成就,《焦点访谈》栏目继续播出系列节目《实现科学发展 构建和谐社会》。今天播出第三集,就如何加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等问题专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锡文。

  

    2005年新年伊始,中央又发布了针对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陈锡文认为,2004年的“一号文件”主要解决的是农民收入增长问题;2005年“一号文件”则抓住了当前农业发展的关键问题,反映了中央政府实施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乡村的全新的经济发展思路。

  

    




采访中,陈锡文介绍,2004年农业农村工作有两大亮点:第一是农民增收;第二是粮食增产。中央实行的“两减免三补贴”惠农政策使农民增收451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了314元,增幅达6.8%,是自1997年以来增值增幅最高的一年;2004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达到9390亿斤,比上年初确定的目标增加了290亿斤。

  

    陈锡文还回顾了几年来中央关于农业发展战略思路的转变。

  

    对于农民关心的几个具体问题,陈锡文也一一作了解答。他认为,只要调控得好,2005年的粮食价格可以保持总体稳定;失地农民问题有望得到更好地解决;原定5年内取消农业税的计划有可能三年就能完成。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观众朋友可能还记得,在2004年年底迎接新年的时候,《焦点访谈》曾经就“三农”问题采访了陈锡文主任。记得当时在节目里,最后一个问题是2005年还会有关于农业的一号文件吗?当时他说,完全有可能。一个月以后人们真的迎来一号文件,而且说得就是“三农”问题。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的还是这位嘉宾,我们聊的还是一号文件。

  

    陈先生2004年的一号文件,和2005年的一号文件的起草工作您都参与了?

  

    陈锡文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都参与了。

  

    主持人:您能不能比较一下2005年的一号文件比起上一年的一号文件有什么新意?

  

    陈锡文:我想2005年的一号文件,面要比2004年更宽一些。比如说,2004年的文件贯彻了一年,农民都非常欢迎。但他们最关心的是,2004年党的各项惠农政策会不会变?2005年一号文件提出的第一次大家关心的问题,这些惠农政策绝不会变。

  

    主持人:这样农民就有了定心丸了。

  

    陈锡文:对。第二点、就像标题提出的,要着力提高农业综合农业能力。

  

    第三点、要适应我国的国情,加强建设农业投入的长效机制,能够稳定增长的长效机制。

  

    第四点、除了经济发展,还要促进农村社会事业的发展,教育、卫生、文化等等。

  

    第五个方面就是依法保护农民的各项合法权益。

  

    2004年一号文件抓增收,它是抓住了农民问题的核心。2005年一号文件,抓生产能力建立,它是抓住了农业发展的关键。

  

    那么解决好这个核心问题,解决好这个关键问题,也就会为解决其它问题奠定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主持人:应该说这两个文件的出台,都是有着很强的针对性。那我们现在回头看2004年的一号文件,农民已经在落实这个文件的工作中得到了实惠,我们算了这么一笔账。

  

    解说:政策好,市场活,人努力,天帮忙。这是2004年我国农村经济形势的真实写照。这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达到9390亿斤,比年初确定的目标增加了290亿斤,中央实行两减免、三补贴的惠农政策使农民增收451亿元,年人均纯收入增加了314元,增收幅度达6.8%。

  

    主持人:刚才在短片中我们看到了很多数字,这都是农民看得见,触得着的.除了这些以外,2004的农村工作还取得了哪些在这里可圈可点的成绩?

  

    陈锡文:我想如果最概括地讲,2004年的农民农村工作有两大亮点。第一是农村增收,第二是粮食增产。坦率地说,这两个成效比我们原来的估计要高得多,所以大家都感到非常惊喜。

  

    当然之所以能有这个成绩,其实还有很多别的方面的成就。比如说,如果没有农村改革的大踏步地向前推进,这个成就就不可能取得。

  

    还有就是中央采取了这些惠农政策,它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比如说,税费的减免,补贴制度的建立等等这些,也起很大作用。通过这种惠农政策,向农民传达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党中央、国务院关心农民,党中央、国务院给农民一个准确的生产信息,让他增加粮食生产,同时给这些政策的过程中,又伴随着大量的改革的措施。所以才能促进整个2004年的农业有这么大的发展。

  

    主持人:人们面对一号文件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三农”问题确实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那么回想起来我们对“三农”问题的认识,也是有一个渐渐深入的过程的。它是怎样的一个历程呢?

  

    陈锡文:我自己认识有这么四句话,是非常深刻的。第一、十六大江泽民同志的报告,是第一次提出统筹城乡发展的方略。

  

    第二、在2003年1月8号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做了重要的讲话。在这个讲话中,他明确地提出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

  

    后来温家宝总理在人代会上也讲过,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政府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党和政府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这就明确了解决“三农”问题的位置,他在我们全部工作中的位置。

  

    第三、就是在2003年重要农村工作之后中央明确提出了要对农业、农村、农民长期实行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

  

    第四、就是刚才讲到,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在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论述了关于“两个趋向”的非常重要论断。这个论断就是在工业化的初期,农业要支持工业、支持城市的发展。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普遍规律。

  

    当工业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就要实行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农村的这样一种趋向,这也是一个普遍规律。

  

    所以概括起来讲,我觉得的城乡统筹的方略,重中之重的位置,以及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还有“两个趋向”的重要论断,你看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党中央、国务院在对于农业问题上的论述上,我觉得这四个关键词确实能体现出,我们到了这样一个阶段。所以党中央和国务院对于如何发展农业,解决农村中存在问题,再认识上都有升华。因此才能出台这样一系列含金量很高的政策措施。

  

    解说:这是1984国庆35周年庆典的场景,游行队伍中一个大大的一号文件的巨幅标语被游行群众举过了天安门前。从1982年至1986年中共中央历史性的连续5年发出5个关于农业的一号文件。而那个时期,也被称作是中国农村发展的黄金期。

  

    时隔18年后的2004年和2005年中央发出的一号文件,再次锁定“三农”问题。人们期盼着他能带来又一个农业发展的黄金期。

  

    主持人:大家都记得当年的一号文件,如果从1982年到1986年连续发出的几个一号文件,解决的是农民经营权和所有权之间的问题。现在我们所面对的一号文件,比如说2004年和2005年的一号文件,它的针对性是什么?它面对的难题又是什么?

  

    陈锡文:我想2004年一号文件从标题就能看出来,它主要是解决当前农民问题中的一个核心,就农民收入的增长问题。那么2005年的一号文件,标题也显示出来,它是抓住当前了农业发展的关键,就是综合生产能力的提高问题。那么实际上农村中还有各类问题,紧迫地需要去解决,但是我相信在这一届政府之内,会一个一个提高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一届政府下来,我相信会提出比较完整的一套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这些突出矛盾的一系列的政策措施。

  

    主持人:现在人们注意到国家财政向三农倾斜,也逐步把农民纳入到公共服务的体系。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

  

    陈锡文:我们觉得从我个人来讲非常重要的一点儿,比如说现在大家都谈论,胡锦涛总书记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关于“两个趋向”重要论断的那个讲话。那么总书记在经济工作会议上又进一步指出,就是这“两个趋向”现在从我们的发展这个阶段来说,总体上已经到了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阶段。所以我觉得之所以能够增加对农业的公共开支,给农民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实际上已经表明我们已经开始进入这个阶段了,那么在进入这个阶段之后,就像总书记、总理都提出这个要求。我们要更自觉地调整国民收入的分配结构,更主动地去支持三农问题的解决。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我就觉得实际上2004年2005年的政策,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前景:党中央国务院现在已经认为处在我们这个阶段,要为三农问题的解决,提供更好的宏观经济背景,而不是让农民自己去苦斗,让农村自己去解决问题。而是要用全国的力量,通过一个较长的国家,解决好三农问题。

  

    主持人:这是一个特别令人乐观的一个信号,让你觉得特别有盼头的一个消息。在我们这个《焦点访谈》接到的观众来信中涉及的内容最多的就是三农,那么就来信的人群来说,给我们写信最多的也是农民。我最近整理了一下观众的来信,也有一些问题想借这个机会和您交流一下。

  

    陈主任,农民现在特别关心,就是今年的粮价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会不会落?

  

    陈锡文:对于我的感觉是这样,只要调控得好,今年总体上粮价是可以保持稳定的。个别地区可能会出现些许波动,但是党中央国务院也有应对的措施。

  

    主持人:在给我们来信的观众中,有一些是失地农民。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我们现在失去的土地,怎么保证我们的生活水平不下降?

  

    陈锡文:去年秋天国务院已经发出了一个28号文件,这个文件就叫《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规定,在这个决定中特别提出,对失地农民要采取的措施。概括起来就是三个方面:第一、要提高补偿标准;第二、要落实安置政策;第三、要把失地农民纳入当地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三条政策我觉得都落实,失地农民问题就会比较好地解决。

  

    主持人:农民还关心一个,就是农业税,他会继续地减免吗?

  

    陈锡文:一定会继续减免。原来总理去年人代会上宣布是五年取消农业税,现在根据进程来肯,我个人觉得三年完全取消。

  

    主持人:好,谢谢陈主任回答了我们观众关心的问题。

  

    今天当我们在这里谈论“三农”问题的时候,我们好像听到了春天的脚步。现在全国各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农民朋友已经在开始播种鸡年的希望了,他们期盼着这个鸡年能够风调雨顺,能盼望着明年、后年年年风调雨顺。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