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蹊跷的绑架案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日,广州市番禺区警方破获了一起传销团伙自编自导自演的假绑架案件。

  

    2004年11月,在东莞打工的伍青华接到儿子伍海飞被绑架的电话。他的老乡肖新红的家人也接到类似电话。2005年1月28日,没有筹够钱的被害人家属一起到广州市番禺区公安分局报了案。根据摸底排查,警方在番禺区的一间出租屋里找到了伍海飞和肖新红。

  

    讯问伍海飞和肖新红后,警方发现:他们参加了一个自称北京恒源国际集团的公司。按照公司的说法,他们只要交3800元购买一种药品,就完成了投资,以后每发展一个人他们就可以坐收渔利。按照传销公司的安排,他们先后几次给家里人打电话谎称被绑架。目前,警方已经对策划实施敲诈勒索的主使人另案处理。

  

    




记者采访时还了解到,近一年来,像这样由传销组织策划的“绑架案”在番禺已经不是个别现象。据番禺区警方介绍,目前有关处罚传销的法律法规中,个别细节还有待进一步明晰。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现在我们从电视画面里面看到的是一个在东莞打工的农民工家庭,画面左边的这位是丈夫伍青华,另一位是他的妻子李小玲。去年他们十七岁的儿子伍海飞也来到了东莞打工,一家人过着平静的生活。然而不久前发生了一件事儿,扰乱了他们的生活。

  

    解说:去年11月4日儿子伍海飞背着父母突然决定去广州,有熟人告诉他那能找到工资高活儿又轻松的工作.虽然父亲伍青华不愿意,可儿子为了有更好的未来还是悄悄地走了。儿子走后第三天,伍青华突然接到了一个可怕的电话。

  

    伍青华:他说叫人绑架了,那个人一边打他,一边要钱。他说你不给钱,我打死他,打死他。

  

    解说:和伍海飞一起去的还有一个老乡叫肖新红,他家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

  

    刘国明(肖新红的姐夫):他说在4天之内你把钱寄过来,(否则)我就撕票。

  

    解说:明明是去找好工作怎么突然被绑架了呢?电话吓坏了两家人,为了亲人的安全,他们首先想到了筹钱,亲朋好友都不是有钱人,钱筹得十分困难,似乎知道这一切,绑匪三天两头打来电话施加压力。

  

    李小玲(伍海飞的母亲):我接到电话,肯定是眼泪出来了.他说妈妈我在这里好吃亏,他说你把那个钱寄来吧。我说我没钱,我哪里有钱,我如果有钱我早就寄来了,我这样说。

  

    伍青华:我就担心,如果以后出来的话,小孩子小是变成残疾人怎么办?要是把钱寄去了,他不放任人,你也没有办法。

  

    解说:十指连心,更何况是失子之痛。伍青华夫妇决定分头行动,妻子出门去筹钱,伍青华自己却当起了侦探。儿子曾经在电话中提到自己在广州市番禺区,伍青华多次跑到番禺找人,可是番禺这么大的地方,这种方法无异于大海捞针。2005年1月25日,最后通牒的电话打到了伍青华的湖南老家。

  

    伍青华:那个人打电话给他的爷爷奶奶家里。

  

    记者:他打电话来说了一个什么新的情况?

  

    伍青华:他说如果28日没有寄去,以后见不到儿子了。

  

    解说:1月28日成了儿子的生死门槛,而且从这一天开始,经常打电话来的那个手机突然无法接通了。伍青华心急如焚,在他人的提醒下,他和肖新红的哥哥一起去番禺区公安分局报了案。

  

    肖新红的哥哥:那个电话打不通了。

  

    番禺区公安分局警察:以前有移动电话吗?

  

    肖新红的哥哥:以前有移动电话。

  

    番禺区公安分局警察:什么电话?

  

    伍青华:我忘记了。

  

    肖新红的哥哥:后来我弟弟出事以后,那个电话就扔了,打不通了。

  

    解说:按照他们描述的情况,番禺区公安分局的民警立即开始着手侦查。这两个孩子还活着吗?偌大的番禺市,哪里才能找到他们呢?根据线索,警方将目标所定在番禺市大北路的出租屋内,在现场警方找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肖红兵(肖新红的哥哥):刚才那个警察在那里搜到一本这样的笔记本,上面写了我弟弟的名字,还有电话号码,另外下面写了“祝你早加入,早成功”。

  

    解说:“早加入,早成功。”这句话和绑架案有什么关系呢?这句话加深了警方的疑虑,在此执勤,他们已经发现这起绑架案有不少蹊跷的地方。

  

    陈铭海(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侦察员):如果是正经绑架案,应该是给事主说话的机会不多,有时喊一声爸爸,甚至是很简短的。像他们每个报警的家属,都可以很长时间跟家里聊天,说很多事情,但是说的根本一些,去哪里?敏感的一些词语会回避。但是我们也是经过侦查以后才会判断可能是传销。

  

    解说:案情开始明朗起来,警方投入大量警力.根据笔记本透露的方向,对大北路的出租房进行拉网式排查。1月31号晚上,伍海飞和肖新被警察找到了。当晚九点,伍青华终于见到了自己失踪六十多天的儿子。

  

    伍青华:你看一个人好难看的,这个是我孩子,这个是他弟弟,都很难看的,刚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都很好看的。

  

    解说:经过讯问,谜底终于揭开。事实表明这正式传销团伙骗钱的新手段。

  

    陈铭海:都是他们基本上是一种自编自导自演的绑架案,其实是跟家里骗钱,就想加入搞传销。他们这种案件是一个中国直户营销组织,实际上也就是一种非法传销。

  

    解说:原来这两个孩子在厂里同事的诱骗下,参加了自称北京恒源国际集团的一个公司,按照公司的说法,他们只要交3800元钱购买一种叫美罗沙王的药品,就算完成了投资,以后每发展一个人,他们就可以坐收渔利了。

  

    肖新红:3800元钱,如果年轻人可以拼一下、搏一下,虽然说我们每天都是吃青菜萝卜,生活确实有点苦,但是像他们也是跟我们说“苦不苦想想家中老父母”,所以我觉得反正也就是一两年的时间,一两年的时间在里面拼一下,所以我就向家里要钱了。

  

    解说:那么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去欺骗家人呢?

  

    伍海飞:我们两个商量用学电脑还有生病的方法要钱好一点,家里人不担心一点,后来他给我们想办法,他说不行,因为如果你这样说,你家里人过来看,就不太好。就利用绑架的方法要钱。

  

    记者:打你的声音是怎么出来的?

  

    伍海飞:打我们的声音是随便拿一个什么打那个墙和被子,就这样,在一间小屋子里面。

  

    解说:这桩由于两个孩子卷入的传销组织而发生的假绑架案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他给两个家庭带来的确是深重的伤害。

  

    记者:这件事情给你的家庭带来什么样影响?

  

    伍青华:带来好大的打击,好大的影响,就是像我来说,在厂里做事情没劲,就挣不到钱,两个月。

  

    刘国明(肖新红的姐夫):对他们那些人我是恨。我希望早点给他们绳之以法。

  

    解说:这桩装敲诈勒索案件的主使人警方已经另案处理。可是记者注意到在番禺像这样由传销组织的绑架案并不是个别现象。

  

    记者:你原来这里有没有接到像类似这样的一个案情?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值班人员:有。我感觉一天都有一两个,一两个到三四个,每天都不同,有时候也没有,具体就是这样。

  

    记者:具体从什么时候,像类似这样的报案的情况多起来?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值班人员:一年多都有了。

  

    解说:绑架勒索都是大案、要案,公安机关往往要投入大量警力全力营救,到最后才发现绝大多数只不过是一场骗局。这样警方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杜敬东(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局长):我们不断清查,不断把传销人员带回来.由于证据的问题,我们最后还是教育释放。释放回去以后传销人员还是回到那个点,回去以后,传销的“家长”(头目)就告诉他公安都没有办法处理,其他职能部分也没有办法处理,证明我们是合法的。所以这个就给非法传销带来了空间。

  

    解说:在2001年4月18日开始实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情节严重的传销或者变相传销行为如何定性问题的批复》中规定: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者,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者,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