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文化体制改革新突破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为进一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2003年中央确定了9个文化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省市和35个试点单位。一年来,文化领域呈现出喜人的态势。

  

    北京市儿童艺术剧团是北京市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第一个突破口。2004年初,在原有基础上,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从一个事业单位转变成股份制企业。改制后,北京儿艺以儿童剧为龙头,开发形成了以儿童用品、影视制作、项目开发为一体的新型儿童文化产业链。据了解,这样的改革在北京其他许多文艺院团也正在进行。

  

    除了文艺院团,新闻出版也是此次文化体制改革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作为广东省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将下属的13家企业全部划转省出版集团,从以前的管办合一变为管办分离,新闻出版局只负责行业管理和服务,彻底放手让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去发展。一年多来,集团共有14种图书获得全国大奖,而且还取得非常好的经济效益。

  

    


以前,民营企业经营文化产业在一定范围内受到限制。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民营企业经营文化产业发生了新的变化。横店影视基地以前在某些方面明显感到受限,如今,那些不利于发展的限制都已取消,同时还得到政府和有关方面的扶持。民营企业更积极地投入到影视制作、发行中。

  

    


文化体制改革在电影方面也初见成效。电影像其他文化产业一样,进行了大胆的改革,生产、发行、创作、放映等环节都呈现了良好的发展局面。

  

    


详细内容

  

    主持人:眼下岁末年初,正是文化演出市场和电影市场的黄金档期。大家可能注意到了,这段时间各种演出丰富活跃、精彩纷呈,电影市场更是异常火爆,这些也反映了中央文化体制改革试点的成果。自从2003年6月中央确定了9个文化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省市和35个试点单位以来,文化领域展现出喜人的态势。

  

    解说:元旦前夕,记者来到北京儿艺的排练剧场。儿艺贺岁大戏《HI 可爱》正在排练之中,这是继《迷宫》之后,北京儿艺2004年推出的又一部大戏。戏还在排练当中,首轮14场演出就被中演公司以260万元买断了。这对北京儿艺来说,在以前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宝宝龙(北京儿艺演员《HI 可爱》形体导演):以前基本上一年一部大戏,而且市场基本上就是面对学生,都是组织的包场。现在一年是两部大戏。现在我们面对的观众已经不单纯是孩子,是一家人来看,这样票房的效益肯定也就增加了,而且是翻着倍递增的。

  

    解说:2004年年初,在原北京市儿童艺术剧团的基础上,由五家股东出资,由北京青年报控股的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全靠国家拨款的事业单位一下子变成了股份制企业,而且是以市场低迷的儿童剧为主业,它的生存就更难了。可要想在市场大潮中生存发展,就得打破旧的用人机制和运作方式,建立起一套全新的体制机制来。

  

    王颖(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们要面向市场求生存,我们要创作出让观众喜闻乐见的,让孩子自动买票进剧场的戏剧,因此我们要制定现代化的企业制度,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来创作儿童剧,包括孟京辉,像邹静之、齐秦等优秀的创作人才都汇集在我们的旗下。同时我们为了满足观众的需要,特别是小观众的需要,我们研发了儿童文化的产业链,也就是在戏剧之外我们又创造了许多相关的产品。

  

    解说:新的体制机制迅速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同时择优上岗给儿艺不少青年演员提供了更多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

  

    王昭懿(北京儿艺演员(迷宫)中果冻的扮演者):以前我们排一个戏是指定角色,团里领导指定给你这个角色演,而这一次是全国招聘演员,是竞争上岗。那么我觉得改企以后最大的感受就是能力在先,就是给我的平台特别宽广,然后让我施展。

  

    解说:改制后,北京儿艺迅速以全新的创意和表现形式推出大型童话剧《迷宫》,过去一张门票15块钱还得指着包场,现在一张票一两百块钱,却经常是满座。《迷宫》的成功以及一系列令人瞩目的市场运作,使北京儿艺一下在业内和公众当中树立起了自己的品牌,同时也吸引了更多的优秀人才参与到儿童剧的创作中来。

  

    任鸣(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HI 可爱》总导演):我是在人艺当导演,我到这儿来排戏也有很多新的感受和体验,也可以说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觉得这里有非常优秀的经验,我觉得我们可以去借鉴。

  

    解说:北京儿艺以儿童剧为龙头,努力开发形成了以儿童用品、影视制作、项目开发为一体的新型文化产业链。2004年整个北京儿艺的收入达到了两千万,是2003年的几十倍。据了解,这样的改革在北京歌舞团,在北京这个综合试点区的许多文艺院团都在进行着,那里同样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除了文艺院团改革以外,新闻出版也是此次文化体制改革中重要组成部分,2004年的图书市场上有一本书卖得非常火,叫做《健康忠告》,单行本就发行了130多万册,并且获得了头等大奖。

  

    卢锡铭(广东教育出版社社长):说句老实话,以前我们教育出版社计划经济的成分很重,反正国家扶持嘛,给了钱就干了,有的大部头的书虽然拿了奖,但是说老实话销得一塌糊涂。其实这两年我们也做了一点尝试,比如洪昭光的小书我们大做,拿了个大奖,我们也赚了一百多万元。

  

    解说:广东教育出版社属于广东出版集团公司,这个集团成立已经五年了,而真正走向市场也经历了一个不短的历程。

  

    陈俊年(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局长):我原来在出版集团也呆过4年时间,在那儿一起来组建广东省出版集团。当时我们成立出版集团的时候,没有公司两个字,在工商登记上碰到麻烦,去领取国家的有关正式发票上都有麻烦,那你做什么生意啊。

  

    解说:在以前,教育出版社是新闻出版局的直属事业单位,这样的格局造成了新闻出版局既要进行行业管理,又要自己经营,这样一来下属的单位背靠着出版局这棵大树,不用进入市场竞争就能生存。2004年,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作为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它将下属的13家单位一个不留,全部划转给了省出版公司,从以前的管办合一变为管办分离,只负责行业管理和服务,同时明确了出版集团的市场定位,彻底放手让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去发展。而广东出版集团公司结合出版业的特点,确定了精品双向战略,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并重,一年多来,他们不仅有14种图书获得了全国大奖,而且还取得了非常好的经济效益。

  

    黄尚立(广东出版集团公司董事长):2004年我们的销售收入可以达到24亿元,利润也超过了两亿元,每年出版的出版物达到了4500多种,音像电子出版物也达到450多种,为集团公司今后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解说:浙江横店集团旗下的影视拍摄基地广为人知。记者在这里看到,有十几部戏正在横店影视基地的各个景区同时进行着拍摄,别看现在这么红红火火,可在以前他们还曾为贷款发过愁。

  

    徐文荣(浙江横店集团创始人):民营企业经营文化产业,(当时)国家没有规定,没有政策的支持。特别是银行,对民营企业发展文化产业它不准贷一分钱。

  

    解说:随着文化体制改革一步步深入,横店集团明显感觉到以前的那些掣肘、限制不仅没有了,而且他们还得到政府和有关部门多方面的扶持。

  

    徐永安(浙江横店集团董事长 总裁): 现在不一样了,国家对影视产业大力发展,不断地对民营资本在开放。去年(2003年)12月底,国家广电总局给我们批准为浙江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利用这个国家给我们支持的一个平台,最近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有28家国内的影视企业入驻实验区。

  

    陈敏尔(中共浙江省委常委 宣传部部长):这是一个发展的平台,一个发展的载体,所以我们是做一个文化之巢,吸引各种文化要素到这里来生根、来开花、来结果。类似这样的还要动员社会上其它的方方面面有能力、有条件的这种工商企业,也可以慢慢地介入我们这个行业。所以这样浙江,我们讲国有文化单位的改革是重点,民办文化产业的发展是亮点。

  

    解说:以国有文化资本为主导,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文化产业格局调动了社会各方面参与到文化产业中来,激发了文化工作者的巨大热情和创作潜力。电影作为一项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门类,也像其它文化产业一样进行了大胆改革,降低了门槛,电影界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局面。

  

    童刚(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局局长):2004年对中国电影来说,应该是深化改革的一年,也是丰收的一年。2004年我们的电影产量达到了212部,这个数字比我们最高的产量还增长了40多部,其次我们2004年电影主业收入达到了36亿元,也比去年(2003年)22亿元有了较大幅度的上升,其中比较可喜的是国产票房中我们的国产影片起到了主导地位,占到了总票房的55%以上。电影的繁荣不仅仅是表现在创作上,今年(2004年)应该说从制片、发行、放映整个生产态势,发行放映领域都呈现了良好的发展局面。

  

    解说:岁末年初,又到了文化演出市场最为火爆的时候,而电影市场更是异彩纷呈,延续了一年多来红红火火的态势。

  

    主持人:从记者的采访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文化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省市从实际出发,在改革中大胆创新,下大力气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这个文化体制的改革符合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当前,这些试点地区和试点单位的改革正在向纵深发展,逐步向面上推开,力求取得新的进展和更大的突破。所有这些改革和努力目标只有一个,这就是繁荣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为人们奉献出更多更好的文化产品。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