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特大摇头丸走私案告破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今年11月10日,广州海关缉私人员在佛山市南海区三山港码头,对两个申报进口废旧钢铁的集装箱进行卸柜查验时,查获了价值三亿多元180多万粒的摇头丸。这是迄今为止我国查获的最大一宗摇头丸走私案。

  

    这批摇头丸的毒性是一般摇头丸的两倍,如果流入社会造成的危害将难以估量。经过缜密调查,警方抓捕了赵富强、叶志雄、陈鹏飞等几名犯罪嫌疑人。据他们交代,今年七八月份境外犯罪分子找到赵富强,开价50万元让他将这批毒品夹藏在废钢铁中偷运进境。赵富强觉得有利可图,于是又找到叶志雄、陈鹏飞实施作案。他们通过一家贸易公司进口这批货物。目前,除一名境外犯罪嫌疑人在逃外,其余涉案人员均被抓获。

  

    据警方介绍,这个案件具有明显的商业运作、市场化操作的特点。境内外犯罪分子相互勾结,通过公司以正常委托的方式进行报关,而进口公司并不知道货物里面是否夹藏东西。下家不知上家的真实情况,这样就大大降低了毒品被发现的风险。这个案件的另一个特点是毒贩通过货运渠道走私毒品。走私分子已不满足于用人体夹藏或者邮寄毒品,选择了更为隐蔽、走私量更大的方式——把毒品夹藏于集装箱的货物中。

  

    




针对这些特点警方表示,今后将进一步加大缉查毒品走私的力度。

  

    [详细内容]

  

    主持人:刚才我们大家看到,在舞厅里有很多年轻人无法自控地摇头狂舞。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一些人吃了这样一种药片。大家可以看一看,我手里拿的这几片。这些药片看起来花花绿绿的,似乎相当好看,这就是大家俗称的一种叫摇头丸的毒品。它和海洛因一样,都会给人体带来严重的危害。前不久,广州海关就查获了这样一起迄今为止我国最大的一起摇头丸走私案,查获的摇头丸竟然达到了460多公斤,180多万粒。

  

    解说:今年11月10号,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三山港码头,海关官员在对两个申报进口废旧钢铁的集装箱卸柜查验时,从一台旧洗衣机的缝隙中发现里面藏着黑色的塑料袋,这引起了海关人员的注意。

  

    方鲁烈(佛山海关驻南海办事处三山港监管科科长): 从黑色的塑料带里面,我们掏出了,里面发现一包一包药丸状态的物品。紧接着对其他的几个文件柜都进行了彻底开验,发现了有好几百包同样状态的药丸。

  

    解说:这么多的药丸夹藏在废旧钢铁里妄想蒙混过关,海关人员立刻想到这可能是毒品。于是,他们当即抽取了样品进行了毒品快速检验。

  

    张跃民(佛山海关驻南海办事处主任):这是当时留下来的试管,这些都是呈阳性,每个试管都是阳性,这是分1到4号化验。这个毒性很强,纯度很高,具体什么毒品我们不能确定,因此马上送广州(海关)刑事(技术)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并报告缉私局。

  

    廖朝明(广州海关南海缉私分局副局长):接报以后,我们立即组织侦查人员、技术人员携带警犬赶到了现场,马上对现场进行全面勘验。

  

    解说:通过检验,这批药丸就是人们常说的毒品——摇头丸。经过称重,人们吃了一惊,谁也没有料到,夹藏在废旧钢铁里的这批摇头丸竟然达到了469.4公斤,共有180多万粒。按目前毒品黑市上每粒200块钱的价格推算,这批摇头丸的价值达到了3亿多元,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我国查获的最大的摇头丸走私案。谁在走私摇头丸呢?缉私部门迅速赶到了进口这批货物的佛山市一家贸易公司。可这家贸易公司反应,这批货是他们受一个叫关家宽的委托申报进口的。看来,破案的关键就是要找到这个关家宽了。

  

    第二天,经过紧密调查、周密部署,海关缉私人员在广州将关家宽抓获,可是关家宽却声称那批货不是他的。

  

    关家宽(犯罪嫌疑人):不是我的,那批货不是我的。

  

    记者:那是谁的?

  

    关家宽:是一个叫姓陈的。

  

    记者:姓陈的人。

  

    黄昭文(广州海关缉私局侦查一处副处长):关家宽交代这批货也不是他的,而是帮一个姓陈的代理进口的。他跟这个姓陈的也只是见过两次面,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平常的联系也是通过一个手机电话号码来进行联系。我们马上就查了这个手机号码,发现这个号码当时已经停机了。

  

    解说:这个手机电话是一个神州行号码,没有登记机主的任何资料,电话一停机就意味着这个重要线索断了。这个姓陈的究竟是不是姓陈?他在哪里?案件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黄昭文:我们还是把突破口放在关家宽身上,让他细细地回忆跟陈接触的每一个细节。关家宽就说了一个,在做这个业务的过程中,发过一个传真,我们马上对这个传真号码进行了调查。

  

    解说:调查发现,那个传真电话就是一家照相馆里的一个公用电话,线索又一次中断了。

  

    黄昭文:我们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对这个商铺,和陈和关家宽见面的地方做了大量排查、蹲坑和一些细节的调查工作。终于发现,这个姓陈的人叫陈鹏飞,通过对陈鹏飞社会关系的一些调查,我们发现了三个嫌疑人,就是陈鹏飞、叶志雄和赵富强。

  

    解说:这就是犹如大海捞针般锁定的三个主要犯罪嫌疑人。然而这三个人都不在广州,他们在哪儿呢?这时缉私人员得到消息,这三个人同时跑到了昆明。

  

    伍央(广州海关南海缉私分局副局长):我们专案组迅速飞赴昆明,在昆明海关缉私局的大力协助下,迅速摸清了上述三人藏匿的地点和他们的活动规律。我们制定了几套详细的行动方案,在11月19号,一举将他们三人同时抓获。

  

    解说:开始审问时,叶志雄、陈鹏飞都不承认和摇头丸有关,而在赵富强的审问中,终于取得了突破。

  

    赵富强(犯罪嫌疑人):是我欧洲一个朋友,他叫我帮他找一个人去联络报关公司,帮他走私进来。

  

    记者:这是什么东西,他告诉你了吗?

  

    赵富强:他当时说过有塑料袋,有七八袋摇头丸夹在一些废铁或者废塑料里夹带进来,就这样跟我说的。

  

    记者:他给你多少钱?

  

    赵富强:他说给我50万人民币。

  

    解说:据几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今年七八月份,境外犯罪分子找到了赵富强,给他50万元,让他把这批毒品夹藏在废旧钢铁里偷运进境。赵富强觉得有利可图,于是找到了叶志雄、陈鹏飞实施作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么快就被缉私部门抓获。

  

    据了解,摇头丸是冰毒的一种,有强烈的中枢神经兴奋作用,服用之后会产生幻觉、精神异常,轻的会出现肌肉紧张、身体不能自控,重的会出现抽搐、脱水、心脏病突发甚至死亡,对人的身体危害极大。

  

    在办案的同时,缉私人员对这批境外生产的摇头丸进行了检测,发现它的毒性非常强。

  

    黄民(中山大学药学院临床药理研究所所长):这批摇头丸它含有MDMA是100毫克每粒,通常在一般娱乐场所现在查到的大部分是50毫克左右。这样比较的话,一片相当于两片的量,这样的话,造成的危害应该说增加了一倍。

  

    解说:缉私部门还委托广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这批摇头丸做了一次动物毒理试验。实验表明,用药后动物表现出明显的中毒症状。几分钟后,有的动物兴奋过度,来回打转,瞳孔出血甚至死亡。

  

    记者:目前,社会上服用摇头丸的主要是青少年,他们的身体和心理的发育还不健全,如果一旦长期服用的话,会给他们的身心健康造成非常大的危害。我们设想一下,如果这180多万粒剂量大、毒性强的摇头丸流入社会的话,会给多少青少年造成危害,给多少个家庭带来不幸!

  

    解说:正因为摇头丸这些药品对社会的危害如此之大,因此缉私人员倾尽全力,经过九天九夜的奋战,成功告破了这起迄今为止我国最大的摇头丸走私案。采访中我们注意到,有的犯罪嫌疑人自称他们只是正常的进出口贸易,对于货物中是否夹带根本不清楚。

  

    记者:你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吗?

  

    关家宽:我就是知道他告诉我的时候就是废钢铁,全部都是废钢铁,后来到了验货的时候才知道。

  

    记者:你有没有怀疑过这笔货里有问题?

  

    陈鹏飞(犯罪嫌疑人):一直都没有怀疑过。

  

    解说:据办案人员讲,这正是此案最大的特点。以往由于毒品价值非常高,犯罪分子往往会全程监控,唯恐有闪失,可这个案件却截然不同。

  

    张旭光(广州海关缉私局副局长):境外的犯罪分子纠合了境内的一些不法分子,他通过正常委托的方式找了一些有经营权的公司进行报关。这些公司报关成功以后,就把货物交给他们,他所向犯罪分子收的费用也只是正常的代理报关的费用。他不知道这个货物里面有没有夹藏东西,甚至他不知道他的上一家人员的真实情况。这样就大大降低了毒品被发现和被查缉的风险。

  

    解说:除了这种明显的带有商业化运作、市场化操作的特点外,人们发现,目前毒品走私还有向货运渠道转移的趋势。

  

    赵林(广州海关南海缉私分局局长):这个案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通过货运渠道进行走私毒品。由于毒品的暴利,走私分子已经不满足于通过人体夹藏、携带或者邮寄的方式几公斤、几十公斤走私,通过货运渠道动辄就是上百斤。我们这个案子一次查获400多公斤。此外通过集装箱的夹藏,把毒品夹藏于集装箱的货物中,更具有隐蔽性。

  

    张旭光:通过我们查缉毒品案件的情况来看,以及我们掌握的信息情况来看,这已经是一种趋势,而且走私分子也看中了这种趋势。因为货运渠道夹藏毒品走私它的风险是比较小的,它一个隐蔽性强,海关查验的难度大,而且他如果成功,一次性的利润是很高的。

  

    解说:这一粒粒圆柱状的小药丸,每粒成本只需要几美分,可在国内黑市上的价格可以达到二三百元,巨额的暴利让不法分子铤而走险,从境外大肆向境内走私。

  

    陈建文(广州海关副关长 广州海关缉私局局长):今年广州海关所查获的六宗毒品走私案中,有五宗是进境的,由境外往境内走私毒品。这一情况说明,由于受到暴利驱使,毒品走私犯罪集团的活动越来越猖獗,数量越来越大。基于广州和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特殊地理位置,广州海关的缉毒任务将会十分繁重。我们会在海关总署的领导之下,自觉地把我们禁毒工作纳入全国禁毒工作的大格局当中,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遏制毒品走私的势头。

  

    主持人:在暴利的驱使下,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不断变换花样大肆走私毒品,给稽查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而稽查人员也在不断地想方设法予以打击。这宗特大摇头丸走私案的破获,就是一个很成功的案例。我们在为这起案例的破获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青少年的吸毒问题,帮助他们善待生命,远离毒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