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勤政书记的激情岁月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专题:《领导干部的好榜样——牛玉儒》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牛玉儒,生前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任职期间,忘我工作,今年8月,积劳成疾,不幸逝世。记者日前来到牛玉儒同志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进行采访。

  

    2003年4月,牛玉儒赴任呼和浩特市委书记。那时,正值"非典"肆虐,他坚持一手抓抗击"非典"、一手抓经济建设,最终夺取了抗击"非典"和经济建设的"双胜利"。

  

    为了使呼市拥有一个坚实的经济基础,他马不停蹄联系招商引资。今年上半年,全市GDP增幅达到29%,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25.6%,百姓得到了发展带来的实惠。

  

    从招商引资到城市改造,从普遍改善市民生活到关注贫困人群,牛玉儒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呼市的工作中。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感觉胃部不适。直到今年4月,他才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竟是结肠癌肝转移。在经过手术和化疗,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他仍然挂念着工作。在京治疗期间,他曾多次返回呼和浩特布置工作。

  

    


牛玉儒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储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习牛玉儒同志要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结合起来,要与即将开展的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结合起来,通过学习活动,要使千千万万个牛玉儒式的好干部涌现出来。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如今在内蒙古,牛玉儒这个名字,连同他的业绩一起被人们广为传诵。牛玉儒是蒙古族,生前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他在任职期间充满激情地忘我工作,赢得了普遍的赞誉。今年8月由于积劳成疾不幸病逝。

  

    解说:

  

    2004年8月14日凌晨4点30分,在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的岗位上度过了近500个充满激情的日日夜夜之后,年仅51岁的牛玉儒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之路。

  

    2003年4月8日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的牛玉儒正在云南考察工作,突然接到上级要他速回的通知。返回呼市的第二天上午,自治区领导便正式送他赴任呼和浩特市委书记。而就在几天之后,他接到市卫生局的通报,非典疫情已经开始在呼和浩特市蔓延。

  

    兰恩华(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常委秘书长):

  

    从4月底到6月底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回家,就住在办公室。当时正常的生活规律已经打乱了,所以他让身边的工作人员、秘书去买了一些方便便和咸菜,这些就是为了应急工作。白天他是深入到防空中心、医院里头去处理非典当中的现场情况,晚上回来召开防控非典工作领导小组会,研究疫情,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来控制疫情的发展。将近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的体重下降了六斤。

  

    解说:

  

    经过60个日夜的奋战,非典终于退去,而牛玉儒顾不上缓解一下身体的疲惫,就紧接着发起了一场以改变城市面貌为重点的新的战役。来到呼市之后他曾听人们议论,说呼市就像个大“嘎喳”,“嘎喳”蒙语村庄的意思,这句话令他寝食不安。

  

    (资料)

  

    牛玉儒(原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那么就城市的建设而言,我们还要着力于进一步地改善我们首府形象,进一步地提高我们广大市民生活的环境和质量,这一点我们是坚定不移的。

  

    孙建华(呼和浩特市建委主任):

  

    他说一个城市如果是破破烂烂、脏兮兮的,那是没有人来投资的,也是不可能吸引人才、吸引资金的。所以要想发展经济必须把城市建设好。

  

    在他的指示下,我们在从去年到今年两年时间里,先后对我们十几条主干道进行了拓宽改造,我们光今年一年就新增加道路面积200万平米。

  

    解说:

  

    东河水利改造工程倾注了牛玉儒大量的心血,过去这里来水时是河水肆溢,枯水时尘土飞扬,如今一项既能防洪蓄水又具人文景观的东河治理工程已经完工。每当人们来到这里,都会油然生出这么一种感觉:呼和浩特有灵气、有看头了!

  

    李建平(呼和浩特市水务局局长):

  

    这些地方原来全部都是大的坑,这个地方最深大约有30多米.在治理的最后这个阶段,牛书记几乎天天都来这个地方。有的时候一天一次,有的时候一天好几次。有一天早晨我7点多钟就来了,看见牛书记在工地上看。还有一天晚上10点半钟了,他让他女儿陪着一块来这边视察。还有一天天上下着小雨,天气非常冷,工人们在这个地方种草。牛书记跟我说,要给工人熬点姜汤。由于牛书记这样的关心,所以工程的进度现在是很快的。

  

    解说:

  

    虽然牛书记在呼和浩特任职不足500天,可老百姓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城市在一天天的变化,如今呼和浩特的街道宽了,绿地多了,人均环境得到了大幅度改善。

  

    呼和浩特市市民:

  

    现在这东西五十家街,宽敞的马路上使我们想起了过去有一句话,呼市人说“东五十家街,小召前,有钱没钱穿雨鞋”,是非常脏乱的。现在我们亮堂堂的马路,美丽的宅区这都是牛书记的功劳。

  

    呼和浩特市市民:

  

    为了老百姓这些楼房盖起来了,马路修通,所以我们大家都敬佩他。

  

    郝东生(呼和浩特市出租司机):

  

    有一天我在内蒙政府家属院候客的时候看到了牛书记,他并且上了我的车,在路上他问了好多有关城市建设方面的事,一年多过去了,城市变化挺大,可是牛书记却走了。我们有时候看到城市这些变化,走在这个路上就想到了牛书记。

  

    (资料)

  

    牛玉儒:

  

    像我们这样发展中的城市,还没有达到发达城市阶段的时候,你的惟一的选择就是工业化,就是抓工业,就是工业推动。

  

    柳秀(呼和浩特市市长):

  

    牛书记到呼市上任之后,经济认真地调查研究,在全委会提出三个翻番,一个第一的奋斗目标。就是从2003年起到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人均收入和财政收入,要在2003年的基础上翻一番;一个第一解决在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首府城市当中,经济总量和人均GDP都要达到第一。提出的奋斗目标非常鼓舞人心。

  

    解说:

  

    作为呼市的领头人,牛玉儒深知要想使人们生活过得更好,首先要使这座城市有一个坚实的经济基础,为了招商引资,他几乎马不停蹄,有时连他的司机和秘书都会感觉吃不消。

  

    李理(牛玉儒身边的工作人员):

  

    3月20号从呼市起飞,五天飞了五个地方,走了成都、深圳、珠海、银川,在23号的晚上,又考察了乌海的城市建设情况。23号晚上坐火车从乌海返回呼市,在早晨7点多钟快到呼市的时候,我们都感觉到非常疲劳。牛书记问我们,下了火车以后是到办公室呢还是去哪儿?这时候我们全都低下了头。没有人说话。然后他就笑了,他说那好吧,今天给大家放半天假,下午去上班,然后我们就各自回家。下午上班的时候,我给司机打电话,我说我们一起去接一下领导,司机说领导上午,你们回了家他就去了办公室,中午也没有回家。这时候我们才知道他一下火车就直接去办公室继续工作了。

  

    解说:

  

    每遇招商引资,牛玉儒家总要告诫负责洽谈的人员,咱们地处内陆和其他地方比没有什么地域优势,我们只有通过真诚与服务来创造优势,不然凭什么和人家竞争呢?

  

    陈进雄(投资商):

  

    对内蒙古我们完全没有印象,我们只能从电视上看到它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成群的牛羊,那时候我们其实有很多顾虑,我们回去总共提了一百六十几个问题,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这边政府团效率很快,牛书记在差不多不几个礼拜以内全部给我们满意的答复。所以后来我们集团几个领导,就决定了在这边投资。

  

    解说:

  

    招商引资直接促进呼和浩特经济的发展,今年上半年全市GDP增幅达到了29%,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25.6%,人们得到了发展所带来的实惠。而此时牛玉儒并没有忘记,这个城市还有很多急需帮助的人。有一天他交给秘书一张报纸,让他去寻找报上刊登的一个困难家庭,临行时牛玉儒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千块钱。

  

    李理:

  

    那个报道上家庭地址不是很详细,我就通过报道的记者找到了他们家。一看情况确实是很困难,就把一千块钱留给了那个家庭。他们家人都出来了,送我的时候就追问,送钱的人到底是谁?我就告诉他是一个好朋友托我来资助你们的。后来记者说,他要搞一个连续报道,也要问送钱的人是谁?我说就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如果想写的话,就写一个好心人吧。

  

    解说:

  

    逢年过节一定要探望那些生活困难的群众,这是牛玉儒多年来形成的一个习惯,为此,他顾不上返回自己的家乡与自己的亲人团聚。

  

    记者来到了牛玉儒的家乡内蒙古通辽市,见到了他的妹妹和父亲。

  

    牛继红(牛玉儒的妹妹):

  

    自从三哥1979年离开家乡以后,他只回家过过两次年。一次是1995年,再一次是今天的春节,要不是爸爸今年得了脑血栓住院,也许他还回不来。我们也不理解他,也没少埋怨过他。

  

    牛树仁(牛玉儒的父亲):

  

    我也知道他忙,没有空,我也不盼他回来,工作的事多忙呗。

  

    解说:

  

    孙震世老人是呼和浩特市一位低保户,今年年初一场大雪过后,牛玉儒走进了老孙的家。李伟(呼和浩特市民政局低保办主任):

  

    他进来以后跟老孙热情握手之后,并没有落座,他于是就来到了放米放面的地方,当看到面还有一些,米不多的时候,我看到书记脸上挺沉重的。于是他代表市里头给老孙放了三千块钱,然后他又走到老孙的铺跟前,看铺得厚实不厚实,问老人暖和不暖和。

  

    孙震世(呼和浩特市市民):

  

    我真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首长,来慰问一个普通市民残疾人特困户,来亲自慰问,这个我非常感动。

  

    白丽华(孙震实弟媳):

  

    牛书记了解到孩子在西安上大学,欠了很多的债,牛书记把自己的工资拿出300块钱给孩子助学,吩咐孩子你别因为欠债影响了你的学业。

  

    孙震世:

  

    牛书记还留下了电话号码,有什么急事给他打电话。

  

    王守军(呼和浩特市玉泉区民政局副局长):

  

    牛书记看到老孙桌上摆着收音机,就问家里有电视没有,老孙说没有,牛书记立即分咐我们区领导给老孙买台彩电。

  

    孙震世:

  

    我经常怀念,一提起来就怀念,一看电视的话就怀念。

  

    王守军:

  

    最后在牛书记的关心下,我们区里45户没有电视的困难户全部看上彩电。事后他还指示财政和民政部门两次提高了我市低保户的低保标准。

  

    解说:

  

    从城市改造和招商引资,从改善市民生活到关注贫困人群,牛玉儒将全部的经历铺在了呼市的工作上,时常一天只能休息3、4个小时。长期以来他一直感觉胃部不适,直到今年4月,他才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来到医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检查结果竟是结肠癌肝转移。

  

    谢莉(牛玉儒的妻子):

  

    当时我一听,我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我当时就想,大概就是我多年来担心的事情可能是不是真的就发生了。因为多年来玉儒这种超负荷工作,超负荷的这种像机器一样运转,我一直就担心。

  

    解说:

  

    4月下旬,牛玉儒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准备手术,一见到大夫他便要求在五一长假期间把手术做完,他要争取术后三天下地、七天拆线、十五天回家工作。然而,病情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手术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化疗。即使这样他仍然挂念着工作,在北京治疗期间他就多次返回呼和浩特。

  

    兰恩华:

  

    第一次6月中旬他回来以后,考察了城市的建设;第二次6月底回来以后,他考察了金川河如意开发区的工业项目;第三次他7月中旬回来,带病主持召开了全市的九届六次全委会。

  

    解说:

  

    今年7月16日召开的呼和浩特市委九届六次全委会是牛玉儒参加的最后一次全委会,为了参加这次会议,他不顾病痛的折磨,做了精心的准备。

  

    谢莉:

  

    因为他的衣服都不能穿了,他过去二尺九的腰,现在变成了二尺三,都挺肥的了。

  

    记者:

  

    经过化疗。

  

    谢莉:

  

    化疗,他那个瘦得穿上西服以后,他两个肩膀干瘪得给人感觉就像没有肩膀,穿上西服,整个的肌肉几乎就没有了。

  

    李理:

  

    当时牛书记就坐在这里,市委考虑到牛书记的身体状况,给他限定的讲话时间是40分钟,但是一讲起来他的激情就上来了,一下子就讲了2小时10分钟,当时的会场气氛非常热烈,但是我心里非常焦急,我一直在担心他是不是能支撑得下来。

  

    兰恩华:

  

    牛书记在报道当中他对呼市下一步经济社会的发展描绘了一个非常好的蓝图,他在产业方面他强调了要加快工业化进程,以项目带动产业的发展夯实呼市经济发展的基础在城市建设方面主要是提高城市的品位,营造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在关注民生方面他强调在2007年要使老百姓的生活有一个显著的提高。

  

    谢莉:

  

    12点半多了他才回来了,回来以后我们把他实际就是架到楼上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架到楼上,他很无力的那种,往床上随便就倒下去。倒下去以后,两只眼睛紧闭着,好像动都不想动一下。他自己调整自己一下那种姿势,力气都没有了。

  

    解说:

  

    在回到北京之后,牛玉儒的病情开始逐渐恶化,但是这时他想到的不是自己仍然是工作。

  

    孙建华:

  

    他还几乎一天一个电话,打电话问我,道路的拓宽情况、广场建设的情况、公园的改造的情况、城市亮化的情况,建好以后老百姓满意不满意?怎么样?大家反响如何?

  

    谢莉:

  

    我女儿为了让他调节一下,给他讲点笑话,想转移转移他,结果我女儿讲他就听着,突然嘴里冒出来一串电话号码,就说你赶快给我拨通,他其实脑子里还在想着工作呢,他根本就没听,我女儿看着他爸那种痛苦,看见他孩子就抱着他爸爸就哭。

  

    解说:

  

    此时牛玉儒的一些器官功能开始衰竭,而当他得知自治区要召开一次会议的时候,他又一次要求返回呼和浩特。

  

    李理:

  

    当时他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全身浮肿,腰围从手术后的二尺三又长到了二尺九,但是体重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在下降,大夫坚决不同意他回去。这时候他就要求我们去做大夫的工作,进行疏通,我们当时也觉得很为难。一方面,我们想他应该利用在北京这次机会好好地接受治疗;另一方面,我们也感到他可能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呼市参加会议,也是最后一次回去看一看他所热爱的这个城市。我们就去做了工作,后来大夫在我们的劝说下同意了他回去,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非常高兴,他就要求我们尽快做走的准备。就在我们要动身离开北京回呼市的时候,他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解说:

  

    2004年8月13日凌晨,牛玉儒陷入了重度昏迷,妻子预感到他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谢莉:

  

    走的头一天早晨,我看见玉儒已经,早晨我6点钟就开始叫他,喊他,就趴在他耳边,他也不醒,我就觉得他可能是进入了……我就坐在旁边,就握着他的手。等到他醒过来以后,抬起眼睛看了看我,看着我在身边坐着,他就把手紧紧地握了一下,握了一下。他嘴嚅动着好像是想说什么。我看见了,我就把耳朵帖在他嘴边,他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他知道他自己也发不出声音,他又抬起眼睛看着我,我觉得他好像都在跟我说,能不能留住我,我还有那么事要做。

  

    呼和浩特市市民:

  

    牛书记来到我们呼和浩特担任领导职务时间并不很长,但是来了呼市以后,确实做了不少好事。

  

    牛继红:

  

    过去因为他从不给家里面办事,我们埋怨过他,当他去世以后,看到呼市的百姓对他的那一片真情,我明白了,也理解了他。

  

    牛树仁:

  

    心里感觉他没有死似的,还活着呢。

  

    呼和浩特市市民:

  

    牛书记去世之后,所有的人从内心里面,不是说假的,或者说现在开始宣传报道牛书记了才这样的想啊,实实在在的心里是在哀悼他、怀念他。

  

    储波:

  

    我们要号召要把学习牛玉儒同志与贯彻四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结合起来,要与即将开展的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结合起来,通过开展向牛玉儒同志学习活动,要使千千万万个牛玉儒式的好干部涌现出来。

  

    主持人:

  

    牛玉儒走了,他留给人民的是真心的爱戴和不尽的怀念,牛玉儒忠实地履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始终保持的共产党员的先进性,不愧为党的好干部、人民的贴心人,不愧为新时期领导干部执政为民的楷模。

  

    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