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拆掉“隔心墙”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日记者在河北省魏县采访时发现,当地一些乡镇政府院子里原来被百姓们称为“隔心墙”的院墙已被拆除。当地村民上访反映的问题,大部分在乡镇一级政府就能得到及时解决,“有事到乡里说”成了村民的共识。

  

    魏县边马乡罗屯村的部分村民,不久前来到乡里的群众来信来访接待室,反映村干部侵占集体耕地的问题,乡政府承诺一个月之内解决问题。随后,乡党委、政府组成的工作组很快将罗屯村的问题调查清楚,给了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这种方式被当地政府称之为“有事到乡里说”。

  

    目前,全县所有的乡镇都建立了群众来信来访接待室,除了专人接访外,还建立了签订双向责任书、首接责任制等机制,真正把“有事到乡里说”这句话落到了实处。此外,一些涉及面宽、遗留时间长的问题,还可以通过县里的来访接待日解决。

  

    



据了解,今年以来魏县共有县乡两级上访1600户,其中仅乡里接待处理的就有1285户,占总数的80%以上。魏县的做法,把大量的矛盾化解在基层,解决了不少百姓的实际困难。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在河北有一个曾经在省里有了名的上访大县,今年以来到县和县以上的信访总量却下降了将近一半,而且没有发生一起越级的集体上访。这就是河北省魏县所发生的变化。记者在魏县采访的期间,当地的干部、群众常的说两句话是拆掉“隔心墙”和“有事到乡里说”。这两句话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解说:前不久,河北省魏县边马乡罗屯村的一部分村民赶到了乡里反映问题,接待他们上访的是乡里的来信来访接待室。

  

    罗屯村村民:反映俺村的土地问题,这几十亩地,都是群众的地,为啥他也不开(村民)代表大会,他就自己分了?

  

    罗屯村村民:这个地加上支书、副支书两委班子一干分净,分了多少年了?分到了现在,估计有十来年了。种了十来年,这个承包费叫我们社员给他摊,这个地让他种了。

  

    罗屯村村民:群众冤,这个地不交,群众觉得冤,我们纳了十几年的农业税。

  

    王志杰 河北省魏县边马乡党委书记:下面针对咱们大家反映的几条问题,乡里组织专门人员到村子进行调查核实,一旦问题落实之后,咱们要尽快安排解决,力争给大家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复。

  

    解说:老百姓们反映的是村干部霸占集体耕地不交承包费,还让村民分摊农业税的问题,与以往不同的,是乡干部与上访百姓在一份双向责任书上签了字。

  

    王志杰:老乡你把这个拿走,如果到时候乡里要给你解决不了问题,这说了,一个月时间如果解决不了问题,你拿着这个你可以往上找。

  

    罗屯村村民:行行。

  

    解说:接访人与上访群众签订信访双向责任书,目的是明确双方的责任,接访人承诺对一般问题在一个月之内解决,疑难问题在三个月之内解决。同时,上访人也必须做出承诺,在约定的时间内不得越级上访,不得激化矛盾。

  

    王志杰:问题解决之后,由我们信访办公室专职人员拿着这个信访案件回访意见书,到信访人家中进行回访,征求他对案件解决的满意程度,如果不满意我们再进一步解决。

  

    解说:这样一来,群众反映的大部分问题在乡镇一级政府就有望得到妥善解决,而这种接待群众上访的方式被当地称之为“有事到乡里说”。

  

    边飞 河北省魏县县委书记:之所以提出有事到乡里说,是我们在工作中感觉到的,群众信访80%的问题是反映乡村两级的,80%的问题又是有道理的,80%的问题在乡村两级也是能解决的,之所以造成小事拖大,甚至激化,是乡镇党委政府执政缺位问题。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中心前移,发挥乡镇党委政府在信访工作中的作用,因此我们提出了有事到乡里说。

  

    解说:一个时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魏县的信访案件频发,导致干群关系紧张,经济发展受阻,为了把有事到乡里说这句口号落到实处,县里面还真是动了不少脑筋。他们在全县所有的乡镇都建立了群众来信来访接待室。除了专人接访,签订双向责任书,回访意见书等机制的保障之外,就连接待室内的脸盆、毛巾、暖瓶、茶杯等有硬性的规定。而牙里镇政府院子里原来的一堵隔墙在这样的氛围中也被拆除了。

  

    郭双田 牙里镇村民:这地方有一道墙。

  

    记者:这原有一道墙,有个痕迹?

  

    郭双田:有个痕迹,这个墙有一个铁门,这原有一个痕迹,这个铁门。有事找领导,领导不在家,上着锁。有时候不上锁,上里头看也不知道哪是哪个屋。

  

    记者:没有具体的标牌。

  

    郭双田:也没有标牌,也找着领导在哪个地方了。有时里面还出来人,“你们干啥?出去,出去”。

  

    记者:往外轰。

  

    李跃光 河北省魏县牙里镇镇长:修(墙)的目的,关键是书记,镇长事多,觉得弄个小院找的人多影响休息,休息的时候休息得好一点。

  

    记者:为了自己安静一些?

  

    李跃光:为了自己安静一点。

  

    城双田:这道墙老百姓心目中说就是“隔心墙”。

  

    记者:把干部和群众就隔开了?

  

    城双田:隔开了。

  

    记者:说白了,建这个墙是不是也有点躲的意思啊?

  

    李跃光:有点这个意思。

  

    解说:这道和百姓的隔心墙被拆除了,但是要把某些干部心中的那道墙拆除掉,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为此县委县政府从干部入手,加大了责任制的落实力度。

  

    纪冰 河北省魏县县委常委:去年以来,我们在建立健全信访的“首接”负责制、包干负责制和活动公示制等一系列的制度的基础上,加大了对乡镇干部由于干部不作为,不按制度办事而形成重大信访问题的责任追究力度。先后对五个乡镇15名乡镇干部进行了党政纪处理。现在,绝大多数乡镇广大基层干部都能够主动下访,进村入户,主动排查问题化解矛盾。

  

    解说:要满足信访群众正当的要求,就要真实、准确地反映群众的呼声。在接到罗屯村百姓反映村干部强占集体耕地,侵害农民利益的上访之后,边马乡党委政府一帮人组成工作组,来到了罗屯村的田间地头进行了实地调查。

  

    曹树信 魏县边马乡党委副书记:这块地是谁家种的?

  

    罗屯村村民:这块地是天柳金种的,这是支委,可有好几亩了。

  

    曹树信:这是支委田柳金的。那边那一块?

  

    罗屯村村民:那边那一块是支书家的,那块地方比这个地还好,好几十亩。

  

    解说:紧接着他们又召集村干部落实情况。

  

    曹树信:当时种这个地的时候,开过村民代表大会没有?

  

    罗屯村村干部:没有。

  

    曹树信:干部咋就分了?

  

    罗屯村村干部:干部开会分了。

  

    曹树信:不跟(群众)说就分了?

  

    罗屯村村干部:嗯。

  

    曹树信:拿了承包费没有?

  

    罗屯村村干部:没有。

  

    曹树信:没有拿承包费。也没有交公粮、农业税?

  

    罗屯村村干部:没有。

  

    曹树信:啥都没有交?

  

    罗屯村村干部:没有。

  

    曹树信:地种了,白种了。

  

    罗屯村村干部:也没有考虑到侵占群众利益,现在经过群众反映的问题,充分认识到私自占地是错误的。

  

    解说:经过调查认定,群众上访反映的问题确实属实,随后工作组又相继走访了60多位群众代表,把各方的情况汇总之后,召开了罗屯村的村民代表大会。

  

    王志杰:通过总汇发现,98%的群众同意收回集体土地,下面由乡村两级干部组织实施这个事。

  

    解说:罗屯村村民反应的问题在乡里得到了初步解决,但并不意味着乡级的来信、来访接待室就是万能的。还有一些涉及面宽,遗留时间长的问题县里面就要下一翻工夫了。德政镇西营村的马凤琴老人,就是因为宅基地及房屋被占用补偿不到位的问题常年上访,被当地的信访部门称之为老户。

  

    马凤琴 魏县德政镇后西营村村民:我有个脾气,两个人架不动我,我就坐在那个屋子间了,坐在到那个屋,越叫让我走,我就咕咚坐那儿了,有这个心。

  

    记者:斗那个气?

  

    马凤琴:嗯,斗那个气。

  

    解说:一次县委边书记在镇级来访接待日接待了马凤琴,责成政府有关部门具体协调解决,马凤琴多年上访的补偿问题有了转机。

  

    马凤琴:书记解决这个事不能超过15分钟,不能超过15分钟就把我这个事解决了。我这个心有10分钟就变了,10分钟就变了这个心了,脸先是哭样的,哭着哭着又笑了,这是事实,我的泪都已经掉下来了。

  

    解说:经协调,马凤琴除了拿回了自己0.25亩的宅基地之外,并且还按照规定拿到了一定数量的生活补助费。欣喜之余的她还动员其他上访老户积极配合政府解决问题。

  

    马凤琴:领导有领导的难处,哪能都达到心满意足。一是做得可能有困难,所以就(劝)说他一下。

  

    解说:应该说群众上访的问题中相当一部分是多年来相关政府和部门工作中应该解决的问题,一些问题的根本解决不是朝夕之间的事,但魏县政府提供的一组数字还是令人欣慰的。今年以来全县共发生县乡两级上访1600户,其中仅乡级接待处理的就有1285户,占总数的80%以上。在采访结束之前记者还了解到,罗屯村的原支部书记,因为侵占集体耕地和其它一些经济问题已经被开除党籍。而被占耕地的去留问题罗屯村再次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进行招标。

  

    罗屯村村干部:有报名竞标的没有?下面还有地,有愿意包的没有?

  

    罗屯村村民:我愿意承包。

  

    罗屯村村干部:站起来说,站起来说。还有没有了?

  

    罗屯村村民:有。

  

    罗屯村村干部:还有没有了?

  

    罗屯村村民:我也要。同意,同意,我同意这个事。

  

    解说:在一片笑声中田峰、田改喜等四位村民如愿以偿,成为那片土地的合法承包者。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