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学生保险谁得利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秋季,教育部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推行一费制,但有些学校依然在一费制外巧立名目进行收费。重庆合川市中小学在学费中捆绑收取保险费的做法就是其中的一种。

  

    今年开学不久,记者在重庆合川市看到,该市教委管辖的学校学生投保率高达99%,而且主要集中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合川市支公司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合川市支公司。据学校反映,这是合川市教委划片指定的。

  

    进一步调查得知,合川市教委要求学生购买保险的重要原因在于利益驱动。今年,指定的保险公司会分别给合川市教委和学校7%至8%的代理费,而这些代理费有的后来便变成了老师的辛苦费。如果全市18.7万名学生全部投保的话,那么仅合川市教委一家就可得到32万元的代理费。

  

    


在记者采访时,合川市教委下达了紧急通知停止代理。但是,去年合川市用行政命令指定学生投保后也出台过类似的纠正文件,谁知今年依然我行我素,家长们不知道第二次纠正能否真正奏效。

  

    



详细内容

  

    主持人:今年秋季,教育部在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里普遍推行了“一费制”的收费制度,其目的在于规范学校的收费,减轻学生和家长的负担。可是,仍然有一些学校在收费上做起了文章。前不久,重庆合川市的一些学生家长拿到了缴费收据,发现“一费制”的外边又多了一些收费名目。

  

    记者:这就是你孩交的学费所有的单据吗?

  

    学生家长:是今年下学期交的所有单据,这个单据光说交,你问他多少钱,他就说345元,他也没说是什么钱,他也没有说。

  

    解说:这是我们在采访中碰到的一位家长。她的孩子在重庆合川市三庙镇中心小学读书,今年开学她一共交了345元,除了“一费制”收费280元外,学校还收取开水等服务性费用40元,保险费25元。服务性项目收费家长也就认了,可是加收的保险费实在让人有点莫名其妙。

  

    秦旭东(重庆合川市三庙镇中心小学校长):是家长自愿的,这个我们没有强求。开学的时候在给家长说清楚说明白的时候,在说清楚的同时,也征求了他们的意见。

  

    记者:可是很多家长都说不知道。

  

    秦旭东:有这种情况,可能有的家长没来开家长会,因为农村这一块有的家长的素质不怎么高。

  

    解说:保险费包括学生平安险10元、附加住院医疗险5元和附加意外伤害医疗险10元,一共25元。本来给学生上保险是件好事,如果真是村民素质不高,学校可以加强引导、宣传,但同时还得充分尊重学生家长的意见。可问题是,作为经济并不富裕的地区,很多家长生活还相当紧张,不打算出钱上保险,却也被学校收了保险费。

  

    记者:那要是不交会怎么样呢?

  

    学生家长:他不能行,都要拿,不拿就没有学上,不能行。

  

    记者:那你们报名的时候,家长有没有提出来说这个?

  

    学生家长:提出来了,我提出来了。他说不能行,必须要买。

  

    解说:在合川市,记者又走访了多所学校,发现学生基本上都交了钱,而且在合川十几家保险公司里,学生保险集中在中国人寿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合川支公司两家。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学校都宣称保险自愿,事先征求过家长的意愿,但是几乎所有的家长都说不清买保险的情况,连孩子在哪家公司投保他们都不清楚。

  

    记者:您知道您家孩子买的是哪家公司的保险吗?

  

    学生家长:他们是统一块交的,一起是395元,三年级的,都是一起的。

  

    记者: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可以交这个保险费也可以不交?

  

    学生家长:不告诉,不告诉。这怎么会告诉呢?

  

    记者:那知道是在哪家保险公司投保的吗?

  

    学生家长:不晓得。

  

    解说:另外,一位不愿意说出姓名的知情人透露,如果家长表示不愿保险,学校还会采取一定的措施。

  

    电话采访知情人:不愿意交的,学校就要给家长出一个书面的东西,就说孩子要是在学校出了事,学校不负任何责任。

  

    解说:这是一份怎样的书面材料呢?

  

    邹大刚(重庆合川市古楼镇七间完全小学校长):他不愿意参加,要和已经愿意参加的人有所区别,确实个别不愿意加入的,我们也就通知家长不收取他的保险费25元,那家长必须要写一个书面的依据,写在家长那里,一旦出了事,因为没有交保险费,他就不能够得到赔偿。

  

    解说:这种做法恐怕很难和自愿联系起来,按照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学生出事能否得到赔偿,只与事故责任方有关,而参加保险获得的是一种商业赔偿,如果学生偶然发生意外,保险公司的赔偿能减轻出事家庭的经济负担,与学校的赔偿无关。可由于一些家长不了解情况,学校不保险就不赔偿的说法,给他们造成了压力。

  

    电话采访知情人:没有哪一个家长敢写这样的书面材料。

  

    解说:在学校的推动下,合川市的学生投保率高达99%以上。虽说购买保险不是件坏事,但学校“一刀切”容易引发学生和家长的不满。因此去年9月,我国保监会发出53号公告。公告明确指出,任何单位和个人无权强制学生买学生平安保险,也无权强制学生在指定公司购买保险,家长都可以自由选择。可今年开学,合川的中小学为什么还要大规模、集体收费统一保险呢?

  

    记者: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这么积极地推动学生来办理这样一份保险?

  

    邹大刚:我们这个保险是(乡里的)社会事务办公室教育干事给我们传达的。今年这一学年该加入哪个保险公司,我们就按这个要求这样进行。

  

    陈全福(重庆合川市三庙镇三岔完全小学校长兼书记):这是个教委在那个。

  

    记者:教委定的?

  

    陈全福:对,都属于教委,他们上面定下来的。

  

    记者:我们在合川听到一种说法,就像往年一样,这个学生的保险还是由教委指定的保险公司来承担的,有这回事吗?

  

    徐成(重庆合川市教委副主任):我们只是给各个学校有一个建议,建议划片,哪个学校到哪个公司投保。

  

    解说:这就是合川市教委说的建议。建议显示,合川市教委管辖的学校共有学生18万人,其中20所学校12万学生被建议给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合川市支公司,另外15所学校近6万人被建议给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合川市支公司。这种指定的做法让许多家长不高兴,也让其他没有拿到学生定单的保险公司不满。

  

    电话采访某保险公司合川分公司经理:我们办不到,我们去拜访几个学校,他们说这个是政府统一拿到中保和中国人寿公司去保,其他公司不能保。

  

    解说:针对学校代理学生保险业务的问题,国家保监会、重庆市政府多次出台文件明令禁止,可今年合川市教委仍在开学工作会议上给各学校下达了所谓的保险建议。

  

    电话采访知情人:今年教委的会上他就强调,在那两家保险公司投保,手续费和去年一样。

  

    记者:你今年是可以得到多少?

  

    徐成:今年呀,我们今年是,因为其他部门没有参与,扣除8%的话大概我们是7%,整个是15%,我们是严格按这个来执行。

  

    解说:原来推销学平险,学校和教委可以拿到15%的回扣,以一个人25元保险费计算,每保一个学生,学校和教委就可以拿到手续费3.75元,按比例教委可分得1.75元,学校分得2.00元。乍一看,钱数并不多,但是全市投保学生十八万七千多人加在一块儿,仅教委一家,代理费就高达32万多元。那么这些手续费都花到哪里去了呢?

  

    邹大刚:学校里头就给班主任发了一点补助,因为学生出了险以后,有些手续需要完善,还要给家长做些解释,甚至学生出了什么事以后,我们班主任还要把他们送到医院去进行医  治。

  

    解说:就这样,老师变成了代理人,学生保险的代理费变成了老师的辛苦费,这就难怪尽管国家、地方都有禁令,今年合川中小学还是在教委的带领下我行我素了。

  

    记者:您觉得学校和教委能做成这件事凭的是什么?

  

    徐成:那学生嘛,他要听老师的话嘛。

  

    记者:那您觉不觉得是教委和学校在利用了自身特殊的地位在谋取利益呢?

  

    徐成:我觉得不叫利用特殊地位来谋取利益,只能说我们利用了学校这个有利的条件,为保险公司,保险事业的发展这件事情做了一些工作。

  

    解说:合川10几家保险公司,市教委却只为其中的两家做贡献,这里面的原因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我们想知道的是,如果没有代理费,合川市教委还会对保险事业这么热情吗?其实保险公司根本不该给教委和学校代理费,根据国家的相关法规,保险代理费只能支付给有代理资格的部门或者企业,而教委和学校都不在此列。

  

    学生家长:我原先以为他们就是为了学生好,怕学生发生点意外,给家庭减减负担,没想到他们在里头有什么手续费,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解说: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合川市教委出台了一份紧急通知。通知在充分肯定各级学校为拓展保险市场做出成绩的同时,指出学校不具备保险代理人、经纪人资格,要求学校依法停止代理学生保险的业务。

  

    徐成:恐怕明年这些保险公司又要找我们了。

  

    记者:那以后怎么办呢?

  

    徐成:我们现在就是做出一个规定,就是严格按照保险法的规定来办。

  

    解说:合川市教委的决心很大,事情到此应该告一段落了,可有些家长却说,去年学校大批代理保险之后,市里的有关部门也进行过类似的纠正,谁知今年情况依旧。这第二次纠正会不会真正奏效,家长们信心不足。

  

    主持人:多年来,国家、地方相关部门一直采取多种方法纠正学校的乱收费,今年推行的“一费制”就是其中的一种。可是,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仍有一些地方巧立名目,要么在“一费制”之外开口子增加收费项目,要么把自愿项目和“一费制”混到一起捆绑收费,甚至从中提取好处。合川市的学校不顾国家、地方禁令,代办保险费就属于这种情况。如果我们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这样明知故犯,想方设法为自己牟利,那学生家长的负担怎么可能真正减轻呢?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