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在鼓励偷挖盗采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白云鄂博矿是国家钢铁企业包钢的重要原料基地,但近年来不法分子的偷挖盗采使矿区的开采价值大打折扣。记者调查发现,有的护矿队员为了多收罚款,居然鼓励私人老板前来盗采。

  

    在白云鄂博全区48平方公里的矿化范围内,有东矿、主矿和西矿三个矿区,都属于国家规划内矿区,严禁私人私采滥采。对偷挖盗采行为,当地国土资源监察和公安部门以及包钢护矿队一直进行打击,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得知,仅白云西区盗采高峰期每天的偷采量就高达1600吨,而且全部是采富(矿)弃贫(矿)。

  

    记者暗访发现,承担着矿区日常安全保卫职责的护矿队居然有人主动向询问人夸耀矿石的成色以吸引其前来非法开采,并介绍护矿队是如何通过罚款创收的。

  

    



护矿队员利用职权,把罚款当成了生财之道,为偷挖盗采大开绿灯,是白云鄂博矿区偷挖盗采现象屡打不绝的原因之一。

  

    


详细内容:

  

    主持人:要开矿、采矿必须依法取得国家有关部门颁发的开采许可证,偷挖盗采一直是我们国家法律严厉打击的违法行为。然而位于内蒙古中部的白云鄂博铁矿,这一大型国有企业包钢的主要原料基地,近一段时期以来却遭到了严重的偷采盗采。

  

    解说: 从内蒙古包头市出发,汽车沿着包白公路向北行驶约两个小时,“白云鄂博稀土之乡”几个大字就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记者: 观众朋友,你眼前看到的这一片起伏的丘陵就是位于内蒙古包头市以北149公里的白云鄂博矿区。白云鄂博在蒙语当中的意思是富饶的神山。 这里自从在上世纪初通过勘探发现蕴含大量丰富的铁矿和稀土矿产资源以来,就一直成为我国矿产品生产的一个基地。国家在这里先后投入巨资,兴建了大型国有采矿场。然而,我们看到在不远处的国有采矿场旁边,却分布着大大小小类似您眼前看到的这种私采小矿沟。

  

    张驰 包头市国土资源监察支队: 白云西矿一共有十六个矿体,咱们这个位置是一号矿体,也就是白云西矿的最西端一号矿体。

  

    解说: 在这条矿道里,可以看到一条巨大的非法盗采者的坑道已经穿透了国家矿山的矿脉,矿道里到处是散落的矿石。由于具有稀土、铌和多种物质共存的独特矿产类型,使矿石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可以说这里的土地是寸土寸金,地下到处都是宝。然而,据了解,对国有矿区偷挖盗采的决不是少数几家,白云西矿的十六个矿体,像这样规模的盗采矿沟就有近百处,另外从岩层顶部风化锈蚀的情况来看,盗采情况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

  

    记者: 私营的这种不法开采和国家有规模有计划开采之间的差别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张驰: 最主要的就是它采富弃贫,造成矿产资源的浪费。

  

    记者: 什么叫采富弃贫?

  

    张驰: 采富弃贫就是开采品位高的,品位低的他不开采,他留下。诸如这些矿石,相对来讲它品位就低了,他就不开采了。这个矿体它这个品位相对来说高,他就采这个高的。但是,如果说国家正式大型开采以后,它这些部分都是可以利用的。

  

    解说: 根据国家《矿产资源法》的有关规定,矿产资源必须统筹安排、合理规划,防止浪费。而这种野蛮无序的偷挖盗采不仅造成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破坏了国有矿山未来开采的整体规划,而且由于根本不具备基本的安全生产条件,矿道顶部的矿石随时可能坍塌伤人,存在重大事故隐患。虽然包头市国土资源局也曾对此进行过多次打击整顿,但效果却并不理想。

  

    张驰: 我们市区离白云西矿太远,我们车辆一行动,他马上就通知上山的人往下撤,所以我们经常一来了,车印很明显,开采痕迹很明显,但是人没了,抓不着人。

  

    解说: 而另一方面,国有铁矿的矿石都是通过与包头相邻的准轨铁路直接运抵包钢的,盗采矿石只能由公路运输,因此每当夜幕降临,包白公路就成了贩运私矿的捷径,一路上有许多载重卡车往返忙碌。

  

    包头市路政大队第四支队工作人员: 这边它主要拉一个是铁粉,一个矿石。

  

    记者: 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车?

  

    工作人员: 从白云还有达茂旗,这个地段有这些(产)铁的小矿。

  

    记者: 拉了多少吨?

  

    工作人员: 它这个毛重三十七吨。

  

    记者: 连车带货?

  

    工作人员: 对,车货总重。

  

    记者: 它净重是多少呢?

  

    工作人员: 净重二十七吨六。

  

    记者: 就是这个带挂斗的这一辆车,就运了二十七吨六的矿石,是吧?

  

    工作人员: 对。这个是三十八吨毛重,这个净重三十吨。

  

    记者: 那像这样的车,大概一天在这条路上能跑多少辆呢?

  

    工作人员: (能跑)八十多辆。

  

    解说: 虽然通过这些车辆运输的大量矿石是非正规渠道的产品,但路政交警等部门主要查处的是超载现象,追查矿石来源并不在他们的管理权限范围之内,因此,为了遏制不法分子对国有矿山偷挖盗采的势头,近年来,先后有包头市国土资源局监察支队、达茂旗的国土资源局、公安局和包钢护矿队等相关单位参与到了相关矿区的管理维护工作当中。记者在包头市国土资源局了解到,在白云鄂博全区48平方公里的矿化范围内,有东矿、主矿和西  矿,三个矿区都是属于国家规划矿区,必须经国务院和国土资源部的批准才能开采。

  

    赵涛 包头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 在整个白云鄂博矿区,主矿、东矿这三个矿区内,只有主矿、东矿由包钢集团公司进行开采,其他任何企业没有开采权。

  

    记者: 那就是说有国家批准开采权的只有这一家企业?

  

    赵涛: 只有一家企业。

  

    记者: 那现在目前西矿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赵涛: 西矿现在属于国家给包钢留的一个后备矿。从这么多年来讲,我们虽然进行了一系列工作,但是偷挖盗采现象还是存在的,现在还存在。那都属于非法的(开采)。所以,我们想下一步继续跟包钢联合起来,包钢的护矿队,还有包钢公安力量三家我们互相配合起来,由他们配合我们,想进一步加大这里的打击力度。

  

    解说: 虽然是由包头市国土资源局牵头,但在众多的相关单位中间,还是由当地唯一合法的开采企业,资金势力雄厚的白云铁矿护矿队在行使日常的实际保护工作。但当记者提出要对其进行采访的时候,让人意外的是,即便有国土资源局的领导出面进行协调,他们仍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那么矿区的实际管理状况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呢?通过暗访,记者得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知情人: 他去要个车,要上车出来,我带上他拉咱们一起去那看。

  

    记者: 好,好。我们在这等你。

  

    知情人: 不用,咱们一起去就行。

  

    解说: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以私营业主的身份对矿区进行了考察。在西矿的一个盗采矿口,记者见到已经有人先到了那里。据知情人介绍,其中一位就是白云护矿队工作人员。他听说有人要做私矿生意,就主动做起了介绍。

  

    包钢白云铁矿护矿队工作人员: 这越往里头品位越好,有人勘探过。这个地方将来肯定是主坑道,还有这地方,还有那边。就像咱们说的就拉出去的这些,就有三十多个品位,绝对有,这些废石,感觉就是废石。

  

    记者:三十多个品位是什么意思?

  

    包钢白云铁矿护矿队工作人员: 矿石是铁的含量,很高的,现在主矿,就说二六一二西面有一个矿,它那个品位能上六七十,像平常这个地方能上到四十五以上,就算是可以了。

  

    记者: 实际上他挖之前这块地,应该是跟那个山一边高,这个地方,全是他挖出来的。包钢白云铁矿护矿队工作人员:比那个地方还要高。

  

    解说: 那么,作为国矿的守护者,这位护矿队的工作人员不仅对禁止私采只字未提,而且还积极地向记者介绍矿石的成色,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 你也想管,也管不了是吧?

  

    工作人员: 不是管不了,咱们也有权力管。就没跟你说嘛,一个月,我们就光罚没款就罚了二十八万元。你们相信吗?一个月罚了二十八万元!矿石不算,就是堆在那边的矿石可以卖多少钱,咱就先不算,可能有四千多吨吧。

  

    记者: 那不少。

  

    工作人员:白云铁矿矿石价位是六十四点八,六十四元八角钱一吨,加上罚没款,就是说罚款必须在五到十倍,你想这个钱数。它一吨矿,一车最少最少,说句不好听的,就看你今天高兴不高兴,高兴了就算二十吨,不高兴了就算二十五吨。说实在的,这个钱提到以后提到我们自己手里,不能说你一个人拿,要给下面群众全发下去,钱永远不是一个人挣的。

  

    解说: 原来,护矿队把罚款当成了生财之道。这种以罚代管的做法进一步刺激了盗采者在国家矿区内更加疯狂地挖掘富矿。而且由于盗采的成本低,即便交了罚款还是有暴利可图。

  

    工作人员: 就是一上午走七八十辆车,平均每车二十五吨,你自己算多少钱吧!还稀奇呢?有什么可稀奇的?我跟你说,往往说公企和私企就差在这,我私人往死里挖,我就挣钱嘛。

  

    解说: 然而,要想在这里靠偷矿挣钱,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得手,因为首先他们要过的就是护矿队这一关。

  

    记者:那他晚上一看,老远一看有车亮灯过来,他马上就不干了。

  

    工作人员:能跑过213(吉普车)吗?六个缸的213(吉普车)他能跑过吗?六个缸的213(吉普车)。

  

    记者: 要追肯定能追上?

  

    工作人员: 不用追,它一熄灯,重车跑啥呀?往哪跑呀?大灯扫一遍一下全抓住。那个坑道知道的比自己家哪个犄角有钱都知道得多。就是这个矿,从这个一号矿体到十七号我哪个矿都给你走一遍,从哪进从哪出,哪个坑道有两个出口比谁都清楚,天天在山上溜达,你说我心里有多大数?

  

    解说: 正当他如数家珍地说着矿坑的时候,旁边正巧来了一辆搬运盗采矿石的卡车。这位护矿队员很警觉地制止了我们,独自走上前去,然而就在他打了几个电话之后,搬运工人又恢复了作业,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 就是说什么证都不办,我要是在这儿找一个矿,我就这么偷着挖,要给当地关系打通了,是不是也能挣到钱?

  

    工作人员:这得看这个圈里面谁硬,谁可以把这个事情承揽下来,就找谁!就跟刚刚人家那两个人弄矿,电话一拿来,我一接电话,我就知道他是谁,他是干啥的,他和谁谁谁是什么关系,我现在就知道是咋回事。我该放不放我心里最有数,完了跟领导请示,把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一说,领导他比我还清楚。你明白我这话不?

  

    记者: 可是咱们国家还有个矿产资源法呢?

  

    工作人员: 这有什么!只要是天高皇帝远。

  

    主持人: 面对节目中这个一直鼓励别人前去白云鄂博采矿人的热情要求,我们简直不敢相信,他本身就是一名护矿队员,而他的本职工作不正是为了制止非法开采,保护国有矿产的安全吗?如果这些管理者与这些盗采者形成了这样一个同盟,打击不法开采恐怕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进入《焦点访谈》栏目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