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挖了黑金 毁了森林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近四五年来,陕西214地质勘探队在甘肃省两当县长江流域水土重点防治区内非法开采金矿,大规模滥伐原始林木,给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14地质勘探队的这个金矿没有采矿证和采伐证,该矿矿长表示,“手续正在办理中”。此外,由于该矿采用的提炼工艺非常原始,矿渣随意抛弃,污染严重。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样的采矿点多达8处,被毁的原始森林多达数千亩。

  

    面对非法采矿造成的惊人破坏,当地林场、土地管理局等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对此并不知情。

  

    





就这样,在甘肃省两当县众多职能部门的辖区内,陕西214地质队非法采矿伐林长达数年,而被破坏的原始森林是国家为了长江中上游的水土保持,投入巨资千方百计要进行保护的。

  

    [详细内容]

  

    《焦点访谈》2004年10月12日--挖了黑金 毁了森林

  

    主持人(方静):在甘肃省南部的两当县有一块林地,它是我国长江流域水土保持重点防治区,在缺雨少水的西部地区这片林地躲过了无数的天灾,但是今天它却没有躲过某些人的贪欲。

  

    解说:在我国西北地区想要看到原始森林相当的困难,只有那些交通不便,人迹罕至的深山才残存着一些珍贵的原始森林。

  

    前不久,记者来到了甘肃省南部的两当县,在缺雨少水的甘肃省记者看了这样的难得的景观。在西部实施退耕还林还草政策的今天,这大片的原始森林属于长江流域水土保持重点防治区,然而原始林区却常常被一些刺耳的声音打破宁静。

  

    记者:各位观众,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甘肃省市南部的秦岭山脉的腹地,它是我国长江中上游的水土保持区,它原本的风貌应该是像我身后的这片原始密林一样,但是您看现在在我的右手,大片的山林就这样被人为地剥落出来,露出了这些岩石和泥沙。我们可以看到,泥土顺着山水就这样流向了下游,这种现象到底是谁造成呢?

  

    解说:隆隆地炮声和机器的轰鸣声就是来自这些被破坏的林地的现场。

  

    记者:你们是什么单位的呀?

  

    金矿工人:我们打工的。

  

    记者:你们打工的?为谁打工的?

  

    金矿工人:214。

  

    记者:214?214什么?

  

    金矿工人:214金矿。

  

    记者:214什么?

  

    金矿工人:214金矿。

  

    记者:214金矿是哪的?

  

    金矿工人:陕西的。

  

    记者:陕西的,在这开矿多久了?

  

    金矿工人:几年了,四五年了。

  

    记者:你们在这采矿有没有采矿证?

  

    金矿工人:采矿证有。

  

    记者:森林采伐证有吗?

  

    金矿工人:有,都有。

  

    记者:手续都齐全的?

  

    金矿工人:证件都是齐全的。

  

    解说:原来,这是一个陕西的地质勘探队在甘肃进行金矿的开采,按照我国的森林法和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在这里开采矿产,必须依法申请取得采矿许可证和采伐证,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批准,同时采矿必须遵守有关环境保护的法律规定,防止环境污染。但是我们在现场却看到了这样的情景,首先是原始森林被大规模地砍伐了。

  

    村民:原来这面和对面全是密密的树林,但它都被砍了,现在他们为了采矿,为了大肆地采矿,把这树全部砍掉了。

  

    解说:不仅如此,由于开采出来的金矿是就地提炼的,而提炼工艺是非常原始。

  

    村民:他们提金,他们把这些氰化物加在水里面,然后用这个电把水循环,循环到上头去,从这流下去,经过管子吸附它,里面加了活性炭,然后活性炭就吸收了(金子),然后把碳罐弄出山,回去以后把金子解析出来。

  

    记者:就把金子拿走了?

  

    村民:嗯,拿走了。

  

    记者:这些矿渣就留在这里了?

  

    村民:矿渣就推到下面去了。

  

    解说:据记者了解,这样的采矿点并不是只有这一家,在这片原始森林里,开采点多达8处。

  

    记者:还有什么地方?

  

    村民:地方还多啊,东河、响水,还有在南沟那面,还有在窑二这边,地方面积都比较大。记者:总面积有多少?大概。

  

    村民:总面积大概有几千亩。

  

    记者:几千亩。都是这样把林木毁掉了。

  

    村民:嗯,都是毁掉了。

  

    解说:为了采金就可以砍伐原始森林、污染林地环境,这样做难道真的是合法的吗?214金矿的指挥部就在山脚下,记者找到了金矿的矿长。

  

    记者:采矿许可证有没有?

  

    王海原(金矿矿长):正在办理之中。

  

    记者:正在办理?您的矿开了那么多年,还在办理?那行吗?这样做先斩后奏,开了几年还在办理?

  

    王海原:咱们先进去喝点水。

  

    记者:那森林采伐许可证有没有?

  

    王海原:我们没有采伐森林。

  

    记者:没有采伐森林?那大片大片的林木谁伐掉的?这些树不是你们采的?这一车都是谁采的?你们有没有得到林业部门的采伐许可证?

  

    王海原:我们先进去喝点水,好吧?来.

  

    记者:你们有没有采伐许可证?

  

    王海原:休息一下。

  

    解说:据了解,这个金矿的上级单位是陕西省214地质勘探队,大家都知道地质勘探队本应该是勘探矿产资源的,他们既没有得到国家许可的采矿证,也没有林业部门颁发的采伐证,就在长江中上游的水土保持区,大肆开采金矿,砍伐森林已经违反了我国的相关法律。

  

    记者:勘探、采矿都需要国家相应的有关部门的批准,砍伐森林也需要林业部门的批准,这个您都知道吗?

  

    王海原:坐,坐。

  

    记者:您都知道这个相应的国家的法律法规规定?

  

    王海原:知道,知道。

  

    记者:王矿长您说行不行,这样做?

  

    王海原:可能不太合适。

  

    解说:在214金矿的厂部里记者从文件里得知,每年这个金矿的纯利润也不过10来万元,为了这区区的利润,数千亩的原始森林就被无情的伐掉了。就在记者采访中,一车刚被砍下的林木被卡车拖到了院子里。

  

    记者:这院子里的树?

  

    金矿工人:这是我今天拉的。

  

    记者:都是你今天拉的?一天就拉那么多?

  

    金矿工人:这其实并不多。

  

    记者:还不多?

  

    金矿工人:这不多的。

  

    记者:这些树干嘛用的?砍下来。

  

    金矿工人:烧水,烧火用的。

  

    记者:烧火就砍这么多树?

  

    解说:没有采矿证,也拿不出森林采伐证,陕西214地质勘探队却在甘肃省南部的这片原始森林里明目张胆的伐林采矿一干就是四五年。其实作为长江中上游水土保持区的两当县,国家为了保护原始森林,专门设立了有关机构,云坪林场只属甘肃省林业厅,一个外省的地质队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开矿、伐林,多年来这片林子的管理人员难道就看不到吗?记者:

  

    我想问您一下,您作为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这片林区,原始次生林里面,不管动多少棵树,动多大面积的树,是不是需要国家规定的甘肃省相关部门规定的森林采伐证?

  

    刘进骞(甘肃省陇林实验局云坪林场场长):对,就是。

  

    记者:你们看到了没有?他们的采伐证,出示了没有?

  

    刘进骞:没有。

  

    记者:没有,那么他们在采伐你们阻止了没有?

  

    刘进骞:采伐我也不知道。

  

    解说:作为林场的场长,几年来在百忙之中有可能没有到过他的辖区,然而那些在现场进行日常监督的护林员又看到了什么呢?在办公室的墙上,有这样的工作记录。

  

    记者:哪一个区,哪一头牛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坏,连树枝被牛吃了都有人及时汇报。

  

    解说:这份工作记录就是林场的护林员在日常工作中每天必须详细记录的日志。护林员在林场中发现的任何情况,大到某人损坏刺槐幼数多少枝,小到谁家的牛啃吃了树木等等都有记载,而唯独这么大规模的采矿伐林却没有人报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记者:你们有没有你们的工作人员在里面?

  

    刘进骞:有的。

  

    记者:他们也没有看到什么?

  

    刘进骞:在这个地方。

  

    记者:他们看到什么没有?他们汇报过没有?

  

    刘进骞:没有说过在国有林区开采,这个事没说过。

  

    记者:没有看到采伐这个原始森林。

  

    刘进骞:嗯,你说这个我也确实是第一次听到。

  

    解说:能发现谁家的牲畜贪吃了树叶,却发现不了长达数年的非法采矿伐林,这本来是已经很奇怪了。然而记者找到了两当县县政府反映情况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记者:县里面知道不知道在广金乡在云坪乡长达多少年时间一直有一个金矿在那里开采?而且毁了大片的林业和耕地。

  

    张芳(甘肃省两当县县长):那个咱们上去再说。

  

    记者:你知道不知道这么多年一直在保护区那有这么一件事,在那个林场里面。

  

    张芳:这个事知道。

  

    记者:你们知道啊?

  

    张芳:他是合法的,那是陕西的一个地质勘探队。

  

    记者:对啊,据我们了解他是什么手续都没有。你们当地政府怎么不管?

  

    张芳:他有手续。

  

    解说:金矿的矿长都承认自己没有合法的手续,两当县的县长却声称对方手续齐全,这事让记者不可理解。

  

    记者:对方说什么手续都没有,你们为什么告诉我们他们什么手续都有呢?他们一个外地的地质勘探队在你们这干了么多违法的事情,你们怎么不管呢?这事为什么那么奇怪呢?

  

    记者:县长,县长。

  

    解说:县长走了,来了两当县土地管理局的负责人。

  

    记者:他们现在没有采矿证,你知道吗?

  

    李浙(甘肃省两当县国土资源局局长):现在没有采矿手续,那是给终止了的。

  

    记者:对呀,那现在他们没有手续,他们在采矿。你们为什么不制止?

  

    李浙:现在在采矿?

  

    记者:是的。

  

    李浙:那个情况,那我该不太清楚。

  

    解说:就这样在甘肃省两当县众多职能部门的眼皮底下,陕西的214地质队在这片原始的森林里面没有任何合法手续进行了长达数年的采矿伐林,而这片原始森林恰恰是国家为了长江种上游的水土保持投进了巨额资金千方百计要进行保护的地方,在记者离开森林的时候,当地的山民捕来了一些小河里的野生小鱼。

  

    村民:你看身上长了这么多斑。

  

    记者:小红斑。

  

    村民:在十公里以外的话这个更严重。

  

    记者:以前这鱼没有啊?

  

    村民:以前没有。

  

    记者:是水造成的吗?

  

    村民:水造成的,以前没有。从214来以后才有这的。他把废渣直接推到这河里,以后才有的,以前没有。

  

    记者:这个水现在还能正常饮用吗?

  

    村民:不行,鱼都长了这些怪东西了,人肯定不敢饮用。

  

    记者:像这样的河水最后都流到哪条河里?

  

    村民:这条河到勉县,到汉江的。

  

    记者:汉江,然后流进长江了。

  

    村民:嗯。

  

    主持人:从节目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金矿开采队每年的纯利润不过10来万元,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数千亩的原始林区和宝贵的自然资源。更令人不解的是连续数年发生的事情当地有关部门却漠然处置,让人怀疑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希望甘肃省两当县有关部门多考虑一下国家和子孙后代的利益,切实负起监管的责任。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