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公款赌博输掉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进入焦点访谈栏目主页

  

    进入论坛发表意见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7月21日,有“赌博书记”之称的陕西省南郑县阳春镇原党委书记刘贵正被南郑县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半。此前,《焦点访谈》记者调查了刘贵正挪用公款陪领导打牌变相行贿的问题。

  

    今年2月27日,时任镇党委书记的刘贵正离家出走。南郑县迅速展开调查,发现阳春镇西汉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收到的400万元高速公路建设补偿款中的97.9万元公款被挪用,挪用这笔钱的人正是刘贵正。

  

    1995年以来,刘贵正一直在乡镇工作,曾多次申请调回县里而未能如愿。他发现,县里有些领导喜欢打牌玩麻将,于是,多次陪县上的领导打牌,并故意输给对方,以“联络感情”。刘贵正每月工资收入只有七八百元,无法支付赌博欠债,因此,他经常向社会上的人借高利贷,有时一万元的高利贷一天的利息就达300元。在刘贵正挪用的87.9 万元公款中有40万是赌博时输掉的,其余的40多万全部用来还了利息。

  

    记者从有关方面还了解到,今年以来,在南郑县因挪用公款、赌博被查处的干部并不仅刘贵正一人,圣水镇财政所所长胡汉林、忍水镇财政所所长罗青云分别挪用公款107万和8万用于赌博。当地一位干部对记者说,要融入领导圈子,就要与领导打牌,而且不是什么人都能打的,不仅牌艺要精,还要有悟性,“该赢的时候要赢,该输的时候要输”。

  

    刘贵正事件暴露后,汉中市专门发布了《关于禁止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参与赌博的规定》,但当地群众对这项规定能否真正落实、南郑县领导干部公款赌博的歪风能否真正刹住表示担心。有的干部把赌博当成了行贿受贿的一种手段,这种现象严重违背了党纪国法,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详细内容]

  

    一年前,他挪用3700元公款,胆战心惊。一年后,豪赌输掉80多万元,却面不改色。是什么让他迈出犯罪的第一步?是什么令他在罪恶的沼泽里越陷越深?审视赌博书记刘贵正的堕落轨迹。

  

    主持人(敬一丹):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7月21号,这个人被判了刑。他叫刘贵正,是陕西省南郑县阳春镇原党委书记。人们本来叫他“书记”,后来又叫他“赌博书记”。2月份,他曾经出逃,现在终于被法办,南郑县人民法院一审,以挪用公款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2年6个月。他怎样挪用公款?把公款用在赌博上,背后是什么动机?

  

    解说:刘贵正,42岁。曾任汉中市南郑县统战部副部长,两河乡濂水镇党委书记,2002年初任年阳春镇党委书记。今年2月27日,刘贵正给妻子留下了一封信后,就离家出走了,说是去峨眉山自行了断。

  

    记者采访南郑县阳春镇原党委书记 刘贵正

  

    刘贵正:不想活下去。

  

    解说:乡镇党委书记离家出走,并要自杀,这在当地引起很大的震动,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刘贵正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在这封信中他说,我已无路可走,我把公家的钱挪用了不少。根据这样的线索,3月1日,南郑县迅速组织公安检察机关人员展开调查。很快就发现阳春县西汉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几十万元公款被挪用。

  

    记者采访南郑县检察院检察长 曾建新

  

    曾建新:刘贵正有挪用公款的嫌疑。

  

    记者:哪些迹象表明他有这个嫌疑?

  

    


曾建新:迹象就是有白条子。

  

    解说:经调查,刘贵正共挪用公款97.9万元,而且方法很简单。就是用14张这样的白条子,想用多少钱,写个数,就从会计和出纳的手中拿走多少公款。白条子上只有刘贵正一个人的签名,这些钱本该是发给农民的西汉高速公路征地款和其它的补偿款。

  

    记者采访南郑县阳春镇村民

  

    村民:村民非常气愤。

  

    村民:肯定生气吧,我们辛辛苦苦地,把我们庄稼占了去,钱发不到手。

  

    记者采访南郑县委书记 刘晓彦

  

    刘晓彦:应该说我们在工作的制度上,制度的落实上,和纪检部门、组织部门,监督管理上还存在着漏洞和薄弱环节。

  

    解说:2002年西安至汉中的高速公路建设需占用阳春镇的部分土地,根据县里的要求,阳春镇成立了西汉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一次镇党委会上,刘贵正自任阳春镇西汉高速公路领导小组的组长。虽然规定任何人动用镇高速办的钱,需要开会集体研究决定。但是一年来,刘贵正一次次从镇高速办会计处取钱,就连身为领导小组的副组长,阳春镇镇长的刘克强都不知道。

  

    记者采访南郑县阳春镇镇长 刘克强

  

    刘克强:高速公路从组建班子到最后实施,具体操作当中,都是由刘贵正直接管理。特别是在资金上,任何人都插不上手。

  

    解说: 正是由于阳春镇西汉高速公路补偿资金是刘贵正一个人说了算,因此他的行为失去了必要的约束。根据财务制度的规定,任何借款都应该通过会计和出纳两个人共同办理借款手续再取钱。但在刘贵正14次借款的过程中,他只给会计或出纳一个人单独打张白条,甚至是从并不管钱的会计手中,直接就取钱。

  

    记者采访阳春镇西汉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会计 蒋志明

  

    蒋志明:他每次拿钱,他说有公事,外出协调公事。

  

    记者采访阳春镇西汉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出纳 张建莉

  

    张建莉:万一把公事耽误了咋办?

  

    解说: 如此看来,在乡镇这一级没有人能约束刘贵正的行为,那么上级部门是否了解这种情况呢?2003年8月,南郑县西汉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联合财政局等部门,对高速公路沿途的几个乡镇资金拨付情况进行了检查。这也是从西汉高速公路南郑县段开始建设起,两年中仅有的一次检查,而此时刘贵正已经挪用了大笔的高速公路补偿款。

  

    记者采访南郑县财政局局长 张世文

  

    张世文:资金呢,属于高速公路的建设资金,不属于我们财政资金。我们参与调查,也是县上安排的。至于里面有什么漏洞?当时没有发现。

  

    解说:县财政局觉得这笔高速公路建设专项款不应归他们管,在检查中只是起到配合的作用,因此没有发现资金挪用的问题。那么作为南郑县西汉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是否发现了这个问题呢?

  

    记者采访南郑县西汉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 白明富

  

    白明富:账目我们没法去查,我们是一个非常设机构,我们的监督只能是督促他们,尽快地把资金兑付下去。

  

    解说:就这样,县里的主管部门都说检查过阳春镇高速公路资金拨付情况,但是谁也没有认真对待。因此在惟一的一次检查中,没能发现几十万元的资金被挪用的问题。

  

    在监管的真空下,刘贵正更加变本加厉,肆意挪用公款。从2002年起,阳春镇高速公路办公室共接受西汉高速公路建设各种补偿款400万,被刘贵正挪用的就高达四分之一,而且这些公款已全部被挥霍掉。

  

    曾建新:他这个钱挪用去主要是搞赌博。

  

    解说:一年来,刘贵正经常出入南郑县汉台区的宾馆酒楼,在一些所谓的棋盘室里参与赌博。刘贵正究竟是怎样走上赌博的道路上呢?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自1995年以来,刘贵正一直在乡镇工作,他曾多次申请调回县里,但未能如愿。2002年年初,县里干部调整,他又被派往阳春镇任党委书记,他觉得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自己跟县里领导的关系没有处好。

  

    刘贵正:光工作不行,该协调协调关系吧。

  

    记者:怎么协调?

  

    刘贵正:投其所好那样去协调吧,还有啥办法。

  

    


解说:所谓投其所好,刘贵正是指县里的有些领导喜欢打牌或玩麻将,自己也应该多在这方面动动脑筋。2002年的一天,县里的一位领导到阳春县检查工作,工作完毕后,领导提出大家玩会儿麻将。

  

    刘贵正:第一次拉我去的就是县委管组织的书记。

  

    解说:当天晚上,参与玩麻将还有其他随行的县里领导和一位投资商,玩麻将的过程中还带有钱上的输赢,输赢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刘贵正:我们都输了,他一个人赢了。

  

    记者:你输了多少?

  

    刘贵正:我输了3700元,就是那一次,我就开始了(挪用公款)。

  

    解说:刘贵正输掉的3700元就是公款,这也是刘贵正第一笔公款,此后刘贵正多次陪县上的领导玩麻将、打牌,尽管是要输钱,刘贵正还是觉得这是和领导疏通关系的机会,渐渐地刘贵正自己也开始迷恋赌博,找社会上的人赌,赌了输,输了再赌。

  

    采访南郑县公安局局长 齐建文

  

    记者:一局最多能输多少钱呢?

  

    齐建文:一局少的时候能输几百元,多的时候能输几千元。

  

    解说:而刘贵正每月工资收入只有七八百块钱,无法支付赌博欠下来的债,因此他经常向社会上的人借高利贷,有时一万元的高利贷,一天的利息就达300元。

  

    刘贵正:已经陷进去,钻进去了嘛,钻进去了以后,人家有放高利贷的,你借了人家的高利贷,人家就来逼债,逼债就没办法了,就把公家的钱拿了。

  

    解说:在刘贵正挪用的97.9万元公款中,有40万元在赌博时输掉了,其余的大部分都用来还了利息。当中群众表示对这种公款豪赌的行为绝不能容忍。与此同时这起案件也让记者产生了一些疑问,南郑县是否存在党员干部参与赌博的风气呢?

  

    采访南郑县委副书记 王耀

  

    王耀:完全就说是业余时间,学习干啥,这个也不现实,山区毕竟是(生活单调),但是都有一个度,都是意识到绝对没有说以这个为目的,或者是疯狂的,几十元的那种(赌),我们全县整体都是这样的。

  

    解说:这位县领导的眼中,这种现象也视若平常,那么南郑县领导干部参与赌博,仅仅是需要考虑度的问题吗?随后记者又从有关方面了解到,今年以来,在南郑县挪用公款赌博被查出的干部并不止刘贵正一人,圣水县财政所所长挪用公款107万元用于个人赌博。

  

    采访南郑县群众

  

    


群众1:现在南郑县领导干部赌博的风气很盛。

  

    群众2:有很多领导都是拿着公家的钱去(赌),而且有些人爬得还特别快,职位还特别高。

  

    解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县机关干部,还和我们详细讲起在这个县渐渐形成的与领导打牌的一些奥妙。

  

    采访南郑县机关干部

  

    南郑县机关干部:你不把麻将打好,好像你就融入不了这个圈子,你进不了那个圈子的话,好像你要走入仕途的话,就融入不进去吧。

  

    解说:据这位干部介绍,要融入领导圈子,就要和领导打牌,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打的,不仅牌艺要精,还要有悟性。

  

    南郑县机关干部:比如说我现在我是一个科长,你们是科员,有悟性你要给我点炮,或者说你要主动抓了一把好牌的话,你也不能说是你自己赢了。

  

    解说:在南郑县县委大院的墙上,挂着两个学习园地的宣传板,可见南郑县党员干部最近也在学习中央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条例中明确规定党员领导干部参加赌博的,要从重或加重处分。但是目前南郑县基层干部挪用公款参与赌博绝不是个别现象,尤其在领导干部之间,上下级之间,甚至已经超越了单纯赌博的关系,群众对这种现象非常不满。

  

    采访南郑县群众

  

    群众3: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行贿受贿,这就是工作牌和关系牌。

  

    采访南郑县阳春镇村民

  

    村民1:严重影响党的形象,影响整个基层干部的形象。

  

    村民2:一定要严惩处罚,不应该把这样的人放任自流再危害我们国家,危害我们老百姓的利益。

  

    主持人:在这麻将桌上,不知隐藏着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们的记者在南郑县采访的时候,遇到很多人,他们都说刘贵正所反应的绝不是个别现象,这是刘贵正之后尤其让人不安的。

  

    有些干部把赌博当成了行贿受贿的手段,这种不正当的方式,可以说是赌徒谋仕途,公款谋私利。刘贵正用公款赌博暴露以后,汉中市专门发布了关于《禁止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参与赌博》的规定,这一回能不能真正地刹住南郑县领导干部公款赌博的歪风,其他地方的领导干部能不能以刘贵正事件为戒,这是公众普遍关注的。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