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爱心不容亵渎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主持人: 您好观众朋友,迎欢您收看《焦点访谈》。 这个演出的现场我们在7月7号的《焦点访谈》节目里看到过,《焦点访谈》以“慈善义演幕后”为题,披露了四川省慈善总会举办的一场所谓的慈善义演的真相。节目播出以后,引起了国家文化部的高度重视,文化部已经就这一事件向全国通报。 这起以“慈善公益”名义组织的商业演出,主办单位疏于管理,承办单位违规操作,社会影响极为恶劣。文化部除了对主办单位、承办单位作为批评、罚款的处理决定以外,还要求追回善款。这个决定做出已经一周了,那么这些钱收回来了吗?

  

    





解说: 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7月7号《焦点访谈》节目播出的慈善义演幕后的一些画面,节目播出后,这种挂着慈善招牌的所谓义演,实则是商业捞钱演出的做法,引起了广大观众极大的义愤。

  

    观众: 昧着良心在这里面搞鬼,所以我很气愤。

  

    




解说: 目前国家文化部已经责成四川省有关部门全力查处这起恶劣的演出事件。

  

    张新建: 演出的主办单位,在主办过程中,违反《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采取商业运作的形式,组织这种募捐义演,结果就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

  

    




解说: 这场由四川省慈善总会、四川省民政厅在成都市举办的大型演出,原本是要为当地的希望小学和慈善事业筹集资金,可善款一分钱也没有得到,演出公司和参与演出的演员却都大捞了一把。人们不禁要问,跟慈善事业根本挨不上边的商业演出,怎么会挂上了慈善的招牌?大捞了一把的演出单位和演员,拿走了的钱,该怎么处理?应该如何杜绝类似的闹剧再次发生? 日前,记者带着观众的这些疑问,再次赶赴四川。 成都市演出公司是这次文化部通报处理的重点单位,他们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没有按照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的规定,履行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提供虚假文件,倒卖政府许可,收取高额费用。

  

    成都演艺集团公司总经理业丹: 我们感到也很心痛,当我们知道这个事出现以后,我们第一时间就把我们的款,把我们应该退的款,我们就退了。

  

    解说: 退了不该得的四万块钱,这显然是应该的。但是作为一家有演出经营资格的公司,究竟为什么他们要把这场商业演出,挂上慈善义演的招牌。使这场不可能得到批准的演出,顺利地骗过了四川省和国家文化部门的审查。对此,这位负责人并没有做出解释,而只是认为他们应该承担的是演出过程中的管理责任。

  

    业丹:我们对这个演出的走向,就放松了我们的管理。

  

    解说: 目前,文化部已经责成四川省文化厅停止这家公司半年的涉外演出活动,并处以了一定数额的罚款。在这次所谓的义演活动中,还发生了这样的一幕,拿不到演出费,演出公司和部分演员就拖延不上场,这使整个演出推迟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始。从四川省文化市场稽查总队的通知上看,一些演员的出场费还真不低,而按照慈善义演的规定,演员是不应该拿这笔出场费的。那么这些费用清缴情况又如何呢?

  

    四川省文化市场稽查总队队长陈宪纬:要求所有参加《希望之声》慈善演出活动的,非法所得的代理费全部收回来。其中支付演员王杰17万元,姜育恒17万元,田震6万元,斯琴格日勒5万元,周鹏2万元,黄安7万元,巫启贤、顺子共计13万元。其中,田震和斯琴格日勒已经退回来了。

  

    解说: 这些文艺界的知名演员们,对于什么是慈善义演,什么是商业演出应该是非常清楚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会把这笔原本用于希望小学,用于慈善事业的善款,理直气壮地揣入了个人腰包呢?尽管我们没能采访到这些演员们,但从他们退款的声明上看,他们都声称不知道这次演出是慈善义演。可事实上,无论是从他们自己签订的演出合同,还是在演出现场都明白无误地显示出,这是一场慈善义演。让我们来听一听,一些演员们在现场是怎么说的。

  

    王杰(演员): 希望工程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一个慈善的活动,所以我希望大家都保持一个爱心。

  

    记者: 这笔费用怎么追呢?由谁来追?

  

    陈宪纬: 我们认为,首先还是应该由承办公司——天堂公司来追。

  

    解说: 这里所说的天堂公司,是北京的一家根本没有演出资质的所谓演出公司。相关部门通过电话,找到了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就他们组织的一些港台演员的出场费问题进行了解。

  

    电话联系北京天堂文化公司经理盛育彬

  

    陈宪纬: 与境外演员联系上了没有?

  

    盛育彬: 联系上了,每个人都打电话了。

  

    陈宪纬: 每一个人都打了电话,他们的态度怎么样?

  

    盛育彬: 他也没说退,也没说不退。

  

    解说: 看来,要让这些被人喝采惯了的名人们,痛快地拿出本不应该被他们拿走的善款,恐怕还费一番周折。其实,不仅仅是追缴善款上遇到了困难,还有的一些钱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账,这是四川省慈善总会,与成都承办单位天堂公司签订的合同。让人费解的是,这其中有40万元,是被要求返还给四川省慈善总会的。

  

    北京天堂文化公司经理盛育彬: 这40万就是说,组委会给我打电话,跟我讲还有两个演员,也在协议里面。

  

    解说: 可是这40万元,是否付给了这两个演员呢?

  

    慈善演出组委会常务副秘书长黄光仁:其中10万是林聪的,还有10万是汤镇业的。

  

    记者: 你说有20万付给林聪和汤镇业的,是吧?但是北京那边说是有40万,这个差距还有20万。

  

    黄光仁:这个我就不清楚,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头就有20万的缺口。

  

    解说: 这20万元的缺口究竟是怎么来的?演出的主办单位,四川省慈善总会说不清楚,其实正是因为这种糊里糊涂的操作和管理,才使得一场演出变成了一场闹剧。四川省慈善总会难辞其咎,受到了文化部的通报批评。 在这次所谓的义演中,花掉费用最多的是提供场地的是成都市体育中心。他们拿到了总计70多万元的费用,文化部的通报中,明确要求他们要将高出成本部分的大额场地租金全部追缴。可是最近他们提供了一份《演唱会成本费一览表》,表中列出的花销费用,已经达到七十八万五千元,超出实际拿到费用八万五千元。由于这些费用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收入,自然也就谈不上上缴非法所得的费用了。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钱是怎样列出来的。

  

    记者: 这是你们当初在合同里面约定的高尔夫球场的补偿是5000元,最后你们怎么又提出了一个补偿8万元呢?

  

    朱洪锦: 它是这样,我们考虑一些包括以直接的为主,实际上会所那边,它还有很多间接的因素。你比如说损失一天,它就会导致比较多的时间的损失,这一块作为高尔夫练习场那一块,也给咱们有说法、有要求,是这样的。

  

    解说: 合同上约定的费用是5000元,可到了上级追缴善款时却一下子变成了8万元,列了成本表了。像这样胡乱在账目上加大成本费用,逃避上缴义演善款的嫌疑,还有好几项,其中35万元的草坪板保护租用费就令人感到十分的蹊跷。

  

    成都体育中心主任张东升: 当时这个组委会,要求我们提供的档期和第二天就要踢的足球,有非常大的冲突,必须要加一个特殊的保护,这个保护是美国的一种保护板,当时我们没有,我们向武汉体育中心借的。这个市场价格对外开的都是35万,所以我在这个做这个成本的时候,是做了35万的准备,是这样来的。

  

    解说: 这位负责人说,为演唱准备的草坪保护板市场价格都是35万元,他们从一开始也是按35万元准备的,但是这种说法与我们所见到的体育中心的合同也有很大出入。在他们自己签署的这份合同上,保护板的租用费是20万元,可现在却凭空多计算出了15万元,很显然这位负责人在说谎。

  

    四川省文化厅文化市场管理处处长盛宗毅: 那么就从他给我报的这个情况来看,我个人认为其中有一些支出,是不尽合理的。比说涉及到这个,就是保护草坪的那个板,它的费用就需要35万。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涉及到工作人员的补助等等。我认为这个,我们还要和有关部门进一步找这个体育中心,进一步核实。

  

    解说: 国家和四川省有关部门,明证要求参与这场演出单位和演员退还观众通过购票捐助的善款。按理说,观众无私地奉献了爱心,演出单位和演员也同样都应该献出这份爱心。 可就是有些单位和个人,却紧紧咬住这些善款不放,看来要彻底揭开这背后的黑幕,恐怕还需要有关部门下大气力花真工夫,这样才不会让老百姓的爱心和善举,被一些人用来中饱私囊,谋取钱财。

  

    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张新建:我们的社会公众对慈善事业充满了爱心,他们在积极参加募捐“义演”,通过购票这种形式来汇集资金,救助那些困难的群体和那些受捐对象,这是他们对社会负责任的一种表现。 通过处理这个事件,把那些群众捐助资金拿回来。至于这一次演出涉及到的经济问题,可以通过民法和刑法等多种形式,来追究极少数人的这个法律责任。

  

    主持人: 在这个演出现场的观众席中,我们可以看到观众热切诚恳的眼神,也可以想见他们当时的心情,在人们的心中,关爱之心、慈善之举是最神圣的,容不得欺骗和亵渎,而这些以慈善的名义进行的商业演出损害了慈善机构公心利益,暴露了主办单位和承办单位管理上的问题,也让观众对一些演职员的艺德艺风议论纷纷。

  

    目前国家文化部正在针对这次所谓的“义演”暴露出的问题,开展文化演出市场整顿、规范演出市场秩序。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